吼!

    伴随着巨兽的低吼声,再次起航。

    杜迪安躺在金属舱内思绪如潮,博罗的一句“东大陆”让他浮想联翩。

    没过多久,杜迪安忽然听到一阵唳鸣声从远处传来,由远及近,越来越清晰,声势浩大,即便是隔着金属舱都能感受到噪杂的唳鸣,似乎有成千上万只鸟兽成群袭来。

    杜迪安心中一惊,只觉金属舱忽然摇晃倾斜向一侧,似乎驼着他和货物的这只青褐色长颈巨兽在极速转弯。

    遇袭了?

    杜迪安心中又惊又喜,仔细倾听片刻,却不见人声,心中暗自诧异,难道不是追击者?

    很快,他忽然想到神罗帝国上空的雷鸟。

    而这只青褐色巨兽恰好也是飞行在高空中……难道说,这里也有类似雷鸟的空中鸟群,专门栖息在云端?!

    想到这里,他心中紧张起来,倒不是担心博罗不敌,致使他们全军覆没,而是担心博罗?;げ恢?,让绑在青褐色长颈巨兽背上的海利莎受伤。

    唳鸣声越来越响亮,金属舱的隔音忽然显得有些淡薄,杜迪安估计置身在外面的话,大声说话吼叫都未必能听得清。通过唳鸣声的分布,杜迪安脑海中浮现出青褐色长颈巨兽被一众凶恶的鸟兽魔物包围的画面。

    这时,杜迪安听到唳鸣声忽然激烈起来,其中有尖锐嘹亮的长鸣,似乎是指挥,也有惊慌失措的鸟鸣,显然,博罗和那几位黛娜都已经出手了。

    嘭!嘭!

    杜迪安忽然感觉金属舱受到撞击,舱盖朝内微微凹进了一点,他心中暗惊,没想到外面的攻击如此狂暴。

    很快,这撞击声陡然被惨叫声所代替。

    没多久,周围的唳鸣声却更密集,如海潮般一阵阵席卷,金属舱时不时被撞击,凹陷的痕迹尖锐无比,似乎是被利器所撞。

    咔!

    随着又一次的撞击,金属舱的舱盖边缝隙处忽然破裂,纽扣被弹开,舱盖在烈风中被刮起朝外撬着,光线一刹那照耀进黑暗中,与此同时,比先前强烈十倍百倍的唳鸣声也随之传来,刺入耳膜,让杜迪安瞬间感觉像置身龙卷风中心,什么都听不见。

    乌泱泱的阴影在视线中翻飞,杜迪安看见的第一眼,便是铺天盖地的暗红色巨大鸟兽,将他们完全包围,头顶下午三点钟的烈阳,被这些鸟兽完全遮挡。

    嗖!

    一阵破空声袭来。

    杜迪安匆忙回头望去,顿时看见一只暗红色羽毛的巨大鸟兽张着利爪飞扑过来。这鸟兽体型高度近五米,利爪完全能轻易将一个人提起。

    “滚开!”一声娇喝,杜迪安眼前白影一闪,一只全身雪白像猩猩的直立型怪物飞扑而出,身体近三米高,长有六条手臂,将这只鸟兽的利爪和翅膀分别抓住,腾出两拳击向它的脑袋,嘭地一声当场打爆,鲜血喷洒。

    杜迪安看见这全身覆盖雪白毛发的猩兽怪物,看见它的脸孔有点像黛娜,再闻到那熟悉的气味,顿时明白,它就是白衣黛娜。

    杜迪安不再看她,目光搜寻向先前位置处的海利莎,却见她依然绑在那沉重的货物仪器上,身体一动未动,对眼前的灾难视而不见。

    杜迪安见她安然无恙,松了口气,随即暗暗提起一口气,一旦等她遭遇危险,就发布指令,让她自救。

    甚至,要是有机会的话,让她顺便带自己一同逃离!

    虽然铃铛不在身边,但他早已预想过类似的绝境场景,预设过第二种指令方式,口哨。

    不过,让他担忧的是,周围如此噪杂,他的口哨声能不能传递到海利莎的耳中?

    “你们先走,我来断后!”忽然,一道低哑的声音传来,仿佛自深渊中苏醒的恶魔,充满难言的阴森恐怖。

    杜迪安循声望去,却见一个头顶弯曲牛角,背上长有十二黑色翅翼的身影凌空而起,身体近三米高,肌肤黝黑泛青,身形却依然保持着人类的模样,而且像极了神话故事中的堕落天使姿态。

    杜迪安瞳孔微缩,这是什么魔痕?

    下一刻,魔化后的十二翼博罗杀入到周围的暗红色鸟兽群中,巍峨的身影仿佛一道黑色镰刀,轻轻一晃,便有七八只暗红羽毛鸟兽的脑袋掉落,从颈脖上斩断,切面光滑无比。

    杜迪安看见,十二翼博罗手里握着一把黑色巨剑,剑很宽,像是狩猎者佣兵团中盾战士用的大剑。

    “这是……半魔化?”杜迪安看见这一幕,心中震惊,这些暗红羽毛鸟兽速度奇快,不亚于主宰,但在博罗面前如同静态的玩偶,任由揉捏。

    只见他杀入鸟群中,仿佛一道黑色利刃,沿途所过,鸟兽尽数炸裂。

    当周围一圈的鸟兽被清退后,青褐色长颈巨兽立刻低嚎一声,如泣如吼,扭头转身,朝另一侧鸟群稀疏的地面飞去。

    杜迪安余光扫见扭转过来的青褐色长颈巨兽的脑袋,陡然瞳孔一缩,差点咬住舌头,这巨兽的脑袋上,竟长着一张五官清晰的人脸??!

    不过,这人脸的皮肤却跟颈脖上的青褐色皮肤一样,极其粗糙,有许多小疙瘩,但那五官却是人类面孔无疑!

    “低头!”倏然一道爆喝传来。

    杜迪安心中一凛,迅速缩头爬入金属舱。

    却见头顶呼地一声掠过一道阴影,同时有淡淡的炽热感觉传来,这鸟兽身上竟散发着极强烈的高温。

    杜迪安心中暗道好险,转头望去,却见全身雪白毛发像雪猿般的白衣黛娜飞掠而来,几个大步将另一只袭向杜迪安的鸟兽抓住撕开,血雨纷纷。

    在青褐色长颈人面巨兽的另一侧,一道全身血红像蜘蛛般的身影与漏网的鸟兽做搏杀,身上有一道道黑色花纹,动作灵敏,蛛腿弹跳,轻松将鸟兽刺穿,像几根利矛。

    在后方,十二翼博罗将鸟兽群挡住,黑色的羽翼中不时飞射出羽毛,刺中越线的鸟兽眼睛,或是颈脖,有的重伤,有的当场击毙。

    连续撤退了四五分钟,鸟兽群依然不依不饶地追随着,死伤数百。

    这时,唳鸣声中忽然有一道高亢声传来,紧接着,忽然感觉周围游离的鸟兽飞快减少,纷纷撤去。

    “准备走了?”杜迪安目光微动,既松了口气,又觉有几分遗憾。

    但很快,杜迪安便感觉情况不对,鸟兽慢慢聚集了起来,在后方形成一大片乌云,准确的说,是暗红色的乌云,像是云雾里渗出鲜血一样。

    杜迪安忽然感觉周围的气温有些热,而且越来越热,没过半分钟,他便感觉这气温上涨到让他皮肤发烫的地步,他脸色微变,却见那鸟群有了巨大变化,如果说先前还是暗红色的鸟兽,那么此刻就已然是赤红色的鸟兽,每只鸟兽的羽毛都变得鲜艳无比,残存的黑色尽褪,变得鲜红如血。

    呼!

    当其中某一只鸟兽的翅翼上燃烧起火焰时,仿佛点燃了一个引线,所有的鸟兽翅翼上接连不断地冒出火苗。这火苗延伸得越来越大,将整只鸟兽包裹,转眼间化作一只火鸟!

    而整个鸟兽群,也变成了一片火海!

    炽热的风浪卷来,让杜迪安口干舌燥,他感觉一旁的雪白毛发的白衣黛娜身上的毛发,似乎在微微卷起,有焦黄的感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