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培育室中,幼小的杜迪安大部分时间都在休眠中,有时父母过来看望时,也只是被吵醒睁开看一眼就继续睡去了,似乎有永远睡不完的觉。

    直到某一天,杜迪安听到培育室的透明玻璃外面传来轻轻敲打声,视线睁开望去,却是一个粉雕玉琢的小女孩,眉清目秀,从眼眸和嘴唇轮廓来看,正是他的姐姐。

    杜迪安心中顿时有一种久违的熟悉感,但很快,视线却合闭了,幼小杜迪安仅仅看一眼便又继续睡去了。

    杜迪安心中苦笑。

    日复一日的间歇性休眠中,时光匆匆,杜迪安能感受到幼小杜迪安的身体变得越来越强壮,已经能够自己从培育室中爬起来坐着了。

    直到某一天父母过来时,将培育室打开,将幼小杜迪安从里面抱起,教导着他走路。

    几次跌倒后,幼小杜迪安勉强学会了行走。

    尽管走得摇摇晃晃,父亲和母亲却已经激动无比,只听母亲说道:“迪安终于会走路了,太好了,我还以为要再过几年呢!”

    “毕竟也三岁了,虽然发育较差,但也不算太晚?!备盖桌孔∧盖?,宽慰地说道。

    杜迪安心中默默记着,三岁……

    这么说,自己在培育室里待了三年了。

    这时,父亲和母亲牵着幼小杜迪安走出了实验室,当走到门口时,杜迪安忽然想要回头看看,自己居住三年的培育室究竟是怎样的。只可惜,幼小杜迪安就这么直接走了出去,并未回头。

    而他所见的画面,只是自己儿时所见的记忆,无法自主控制。

    离开实验室后,杜迪安很快便见到了他的姐姐,之前粉雕玉琢的小女孩,此刻已经有六七岁的模样,一身粉色公主系打扮,非??砂?。

    杜迪安目光温柔,很想伸手去捏捏,才发觉那个骄傲孤高的姐姐小时候是如此可爱呆萌。

    “这是你姐姐,杜小娲?!?br />
    “这是你弟弟,杜迪安?!?br />
    母亲给他们介绍彼此。

    杜迪安望着这温馨一幕,忽然觉得时光就此止住,似乎也不错。

    不过很快,他便想到了海利莎,想到了自己正身处博罗的地下基地中,心情顿时黯然几分。

    时光荏苒。

    转眼间,小杜迪安长大了,到了七岁的年龄。

    这四年里,他被送到了贵族幼儿园中学习,表现出众,虽然体能还是很差,但头脑方面却已经展露出天才般的智慧,老师教导的简单数学题,其他孩子完全听不懂,但他只听一遍,就会了。

    他的幼儿园只上了两年,在五岁时,就送到了一个叫“英才少年班”的地方,里面都是半大的孩童,最大的也才七八岁,在里面教的知识,却已经是小学三四年级的水准。

    小杜迪安很快跟上了学习,并且成绩越来越优异。

    除了每天上学外,回家后他便跟着姐姐一起,玩游戏,打电动,在实验室里躲迷藏,或是偷跑到某个实验室外,偷偷观看父亲和其他科研人员做实验。

    冷冰冰的实验室,就是他的家。

    而他也不觉得这里冷清,一切都那么美好而温馨。

    直到某一天,父亲告诉他们,实验室要迁移。

    然后他们便从国外迁徙回了自己的祖国,在他们迁徙回来后,杜迪安和姐姐的学习也自然中断了,父亲和母亲也没有再给他们报名新的学校。

    两姐弟每天在家里无所事事,玩耍,玩电视游戏。

    后来,小杜迪安发现姐姐变得沉闷了起来,越来越少跟他玩耍了。

    直到有一天,正一个人在电视上玩着游戏的小杜迪安,忽然看见姐姐冲了过来,脸上充满他从未见过的惊慌失措,抢夺过他手里的??仄?,扒出游戏卡,跳转到电视正常播放的频道,一个体育频道。

    然而,即便是晚上新闻联播都不转播的这个体育频道,在此刻大白天的下午,却换到了新闻联播的画面,在上面正播放着一则视屏,像是科幻电影里的视屏片段一样,一艘艘造型古怪的飞船,从天而降,破入云层,坠落地面,出现在全球各国地域中。

    “大灾变之始……”望着电视上的画面,杜迪安心中顿时颤动,揪紧。

    在送到冷冻仓的时候,他才知道,这就是灾难的初始。

    当时七岁多的杜迪安,也被电视上的视屏吓到了,而且也一眼就分辨出,那不是电影特效,而是真实的世界。

    换做其他的孩子,估计会误以为是特效,被这雄伟的画面所迷住,感到兴奋,但当时的杜迪安却只有迷惘,然后就从他姐姐脸上看到了恐惧。

    恐惧就像病毒一样,会蔓延和传染。

    自这一天起,杜迪安再也没看见姐姐笑过,笑容似乎也从父亲和母亲的脸上剥夺了。

    家里似乎有看不见的一团阴云笼罩。

    七岁时的杜迪安,也在这压抑的气氛中,如昆虫一样蜕变,快速的成熟。

    他们每天都会守在电视前,观看世界各地突发的新闻状况,当时所有频道似乎都被新闻占据,没有电视剧,没有电影,没有动画片,没有娱乐节目,一打开电视看见的便是来自世界各国拍摄的灾难场景,以及一座座雄伟庇护所建造的情况,还有各国领导会面商谈的事。

    杜迪安也在默默地看着新闻上的播报,当初年幼时的他虽然看了,但毕竟才七岁多,很多东西即便看了也看不懂,只记住了灾难场景和一些震撼的庇护所构造图。而此刻在记忆回放时,杜迪安却从记忆里记录下来的新闻内容中,看到各国领导商谈应对的内容。

    生化武器,热武器,导弹……

    所有人类的攻击手段,全都用在了入侵的怪物身上。

    这些怪物全都是一个个身体扭曲的人类,已经面目全非,却不是行尸,而是身体突变成极其怪异的生物。

    导弹虽然能摧毁这些“被感染”的怪异人类,但往往炸死一片,又会有更多人被感染。

    似乎有看不见的蒲公英,在天空中飘荡,飘入更多人的身体中。

    随着被感染的怪物人类越来越多,各国的防线也一再收缩,不得不进行联合制,但尽管如此,在短短半年后,地球已然面目全变。

    最终,各国领导提出了终极计划。

    核毁灭!

    “本以为能和这些怪物同归于尽,现在看来,似乎只是当时一厢情愿的想法……”杜迪安想到灾后遍布核子落尘的天空,心中叹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