杜迪安疑惑地看着中年时的父亲,此刻的记忆跟先前三百年后苏醒时不同,无法听到声音,似乎他刚出生时的听觉是闭塞的,但尽管如此,这些年他也早已锻炼出读唇语的能力,通过父亲的口型,就能看懂他说的话。

    然而,其中有一句话,却让他怀疑自己是不是读错了。

    莫非是同音字?

    可汉语讲究字正腔圆,即便是同音字,嘴唇也有细微的变化。

    在他疑惑时,抱着他的父亲转过身,他的视线也随之改变,看见了一个穿着白褂气质贤惠的温婉女子,正是他的母亲。

    此刻母亲脸上也洋溢着笑容,说道:“是啊,终于成功了,太好了!”

    杜迪安读着她的唇语,微微怔住,结合先前父亲的话,他心中忽然有些恐惧,很快,他便突然注意到一件事,母亲并非躺在产床上,而是衣衫完好的站在自己面前。

    难道说,这不是他刚出生的时候?

    他有些茫然,看见母亲从父亲手里将自己接了过去,怀抱着,但抱得较低,视线只能看见对面父亲的胸膛和颈脖一点位置,无法看见面容,自然也就无法看见他此刻有没有说话,说的是什么。

    抱了没多久,母亲又将他轻轻地放到了原先躺着的地方,并在他的额头上亲吻了一下。

    看着她满是喜悦的脸庞,杜迪安忽然觉得应该是自己想多了,他的心情也再次好了起来,心中充满温馨和暖意。这时,母亲转过头,跟父亲说这话。

    从他这个角度,刚好能看见二人的上半身,以及他们头顶的天花板。

    “还没给他起名字呢,你说叫什么好?”母亲笑着说。

    父亲也慢慢从激动中平复下来,摸着下巴思考了一会儿,说道:“要不,就叫亚当吧?”

    “亚当?”母亲明显一愣,随即噗哧一笑,“这名字会不会太俗气了,那些老外的电影里动不动就喜欢照搬圣经上的这一套,要是这样,你岂不是该叫耶和华了?”

    杜迪安心中深有同感的不停点头,叫亚当,开什么玩笑?这是有多俗气?!

    父亲哈哈大笑,挠头道:“那你说叫什么?”

    杜迪安微微咧嘴,心想还是母亲靠谱点。

    然后他就看见母亲的嘴唇动了,说道:“要不……就叫盘古吧?”

    盘……古?

    杜迪安险些歪倒。

    “这名字好像太引人瞩目了一点,嗯,还是换个吧?!蹦盖缀芸煊指牧丝?,也觉得这名字过分“嚣张”了点。

    “好像是有点?!备盖椎阃?,思索了片刻,忽然转身走出了杜迪安的视线。

    杜迪安嘴角微微抽动,什么叫好像,分明就是!不是亚当就是盘古,你们能不能起个正常点的人名?!

    过了一会儿,父亲再次出现在杜迪安的视线中,手里却不知从哪捧来了一本漆黑封面的书,封面外面有一层透明像塑料的膜?;ぷ?,书本身的封面有些破烂,只见父亲表情凝重地翻阅着书籍,过了十来分钟左右,才抬起头来,说道:“要不,就叫安迪吧?”

    杜迪安嘴角微微一抖,您老是不是叫反了?!

    “安迪?”母亲有些诧异,“这好像是个外国名,什么意思?”

    “在亚斯兰语中,安迪曾是一位堕落的神,虽然是位大魔王的名字,但本意是指「神性」!”父亲合上书籍,缓缓说道:“希望我们的孩子,将来也具备神性,造福人类?!?br />
    母亲微微摇头,“不好,这是堕落神的名字,怎么能用在我们的孩子身上。我记得亚斯兰语种跟英语有些相似,英语中的「上帝」倒过来拼写,就是「狗」的意思,安迪反过来拼写,是什么意思?”

    “反过来拼?”父亲明显一愣,再次打开书籍,翻了片刻,似乎松了口气,笑道:“那就叫迪安好了,在亚斯兰语中是光明的意思?!?br />
    “光明?”母亲微微思索,随即点头,“不错,希望我们的孩子以后行事光明磊落,永远不被玷污,就像阳光一样,普照万物!”

    “好!”父亲做出决定,“那就叫杜迪安了!”

    二人商议着,将名字定了下来。

    旁边读着唇语的杜迪安怔怔地看着,说不出话来,他没想到自己的名字是这么来的,也没想到他的名字中,居然包含着这样的意思和期望。

    光明磊落?

    普照万物?

    他嘴角微微牵动出一丝苦涩,心想还不如叫安迪呢,至少他符合含义中的“堕落”二字,“神性”颠倒过来真的是“光明”么?

    父母在商议完名字后,便一同离去了。

    在他们走后,杜迪安看见一个透明的罩子慢慢降下,将他罩在了里面。

    时光匆匆。

    此后每天,父亲和母亲都会按时过来看他,亲吻他,有时也会抱着他。

    浓浓的父爱和母亲让杜迪安感到热泪盈眶,既是感动,又是心酸和悲伤,他想到在冷冻仓合闭时,父亲的期望和母亲的叮嘱,希望他能够活下去,然后有能力的话,将人类延续下去,当人类的英雄!

    这嘱托他原本早已在当狩猎者时便渐渐忘却,岁月总是会让人不知不觉遗忘某些珍贵的东西,此次在回忆中,他却再次清晰地记了起来。

    只是。

    苦海有边,

    回头无岸……

    过了大半年左右,当父母再次过来看望他时,他感觉自己已经能够听到较为微弱的声音了,就像听觉刚刚发育起来,这让杜迪安感到欣喜,他再一次听到了父亲和母亲那熟悉的声音。

    就像温暖的泉水,在心中流淌而过。

    他忽然觉得被那位“黛娜”审问,是一件美事。

    “我的身体好像很虚弱,居然每天要待在这里面,不能下路走动?!倍诺习餐鸥改冈僖淮卫肴?,心中有些遗憾,从父母平时过来看望时的交流中,他也得知,自己的身体还不能离开这个“培育室”中,有时他能感受到,这幼小的身体极度乏力,想要翻身都难。

    他心中苦笑,没想到自己瘦弱成这个样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