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多大?”

    听到博罗的话,杜迪安愣住了。

    过了好几秒,才反应过来他问的是什么,他心中一惊,满脸疑惑地道:“你指的是年龄?”

    “你多少岁?”博罗再一次问道,目光紧盯着杜迪安。

    杜迪安被他看得心中不安,但还是很快回答道:“这个,我也记不清了,算起来,应该有二十二岁左右吧?”自从离开希尔维亚后,他还真没计算过自己的年龄,在荒野中不知年月,只能大致感觉过了多久。

    “二十二?”博罗微微眯眼,一字字地道:“应该是三百二十二吧?”

    杜迪安心脏微缩,狠狠跳动了一下,迷惑地道:“你说什么?”

    博罗深深地看了他一眼,从仪器前起身,慢慢地走了过来,“没想到,你居然还藏着这样的秘密,算起来,三百多年前刚好是大灾变发生的时间,你……应该是来自旧时代的人吧!”

    “旧时代的人?你说什么?”杜迪安满脸茫然。

    博罗嘴角微微翘起,“虽然不知道你是怎么活下来的,而且活了这么久,却依然只是一个小小的下位深渊,但你的身体却不会说谎,真有趣,没想到我还没遇见旧时代的人,而且这么弱小,早知道这样,就不该那么急着用你的身体来做实验了?!?br />
    杜迪安的一颗心完全沉了下去,他知道已经无法再隐瞒了,后者提取自己的血肉在那仪器上,似乎鉴定出了他的身体状况。只是,他有些不能理解,冷冻仓将他的身体完全冷冻,他的身体机能仍是二十多岁的状态,为什么能鉴定出他冷冻后的岁月。

    忽然,他醒悟了过来。

    自己虽然处于冷冻沉眠状态,但时间并非是静止的,这就像储存在冰箱里的冷冻肉,依然能鉴定出肉质的储存时间一样。

    由此可见,后者刚才用的那个类似显微镜的仪器,并非是单纯的显微镜。

    “三百二十二岁的旧时代人……”博罗来到床位前,眼眸中带着几分异样的兴奋,上下打量着杜迪安,仿佛在观赏动物园里罕见的珍稀?;ざ?。

    旁边床位上装睡的扎西特听到博罗的话,半眯的眼缝中闪过一丝震撼,难以置信地看着外表是青年模样的杜迪安,三百二十二岁?旧时代人?

    他忽然感觉自己的脑子有些不够用了,平生的丰富阅历在这一刻显得有些孤陋寡闻。

    杜迪安被博罗看得有些不舒服,只能保持沉默,他知道,自己接下来可能会被解剖得底朝天,从内到外,被博罗完全掏空。

    果然,博罗观赏片刻后,说道:“说说吧,你是怎么活下来的,活了这么久,居然这么弱小,真让人好奇你的人生经历?!?br />
    杜迪安嘴角微微抽动了一下,沉默片刻后,缓缓道:“有一种仪器叫「冷冻仓」,不知道你听说过没?”

    “冷冻仓?”博罗目光微挑,随即恍然,“是储存荒神遗骸的冰库么?”

    “差不多吧?!?br />
    “然后呢?”

    杜迪安看了他一眼,“在冷冻仓内沉眠,能让身体机能停止,只要冷冻仓的能源持续下去,就能一直沉睡下去,而我,沉睡了三百年?!?br />
    关于冷冻仓的事,他没打算隐瞒,第一是冷冻仓对他而言已经无用了,第二是即便给博罗得到,对他也没什么大影响,这只是一个避世的仪器罢了。

    “在冷冻仓内沉眠,能够沉睡三百年后活过来?”博罗脸色古怪地看着他,“你莫非以为我是三岁小孩,这么容易糊弄?”

    杜迪安挑眉,“你不信?”

    “至少在我的了解中,冷冻固然能保持身体处于生前的状态,但只能用来储存死物,活物一旦冷冻,心脏停止跳动,就等于死了,等解冻后,也无法复活,你莫非是想用这个来让我亲身试验,然后借机逃脱?”博罗脸上露出嘲弄之色,显然觉得这想法很可笑。

    杜迪安有些无语,但很快便想到,自己沉眠的冷冻仓跟一般的冰柜是有截然不同的差别,而博罗显然是把冷冻仓理解成了冰柜。他叹了口气,解释道:“这是真的,冷冻仓跟你想象的冰冻储存是两回事,虽然都是冷冻,但冷冻仓是专门为活人而制作的,在解冻时会激发你的心跳,让你复苏过来,具体的我也不是很了解,但我说的都是真的,你要是不信的话,可以去找来自己研究看看?!?br />
    “在哪?”

    “在一个叫「希尔维亚」的神壁中?!?br />
    博罗嗤笑一声,道:“这么说,我要先翻过战神壁,然后找到这座神壁,才能拿到你所谓的冷冻仓?”

    杜迪安叹气道:“真话为什么比谎言还不可信?”

    “你不必再说了,我自有办法检验你说的是真是假?!辈┞薨谑?,转身走去。

    杜迪安看见他准备出去,脸色有些难看,“你准备用刑?”

    博罗没有回应,推开门走了出去。

    “草!”杜迪安怒骂一声,满脸愤怒,作为一个疑心病重的人,他自然知道“信任”是多难取得,就像他们抓到黛娜时一样,不将所有酷刑用上一遍,便不敢去相信她说的话,不管她说的多么情真意切,多么真挚,都不敢相信,只有把她逼到极致,甚至逼疯了,才会觉得她吐露出来的话有可信度。

    然而报应不爽,转眼间他就沦为阶下囚,如同当时的黛娜,他目睹过黛娜经受的所有折磨,从身体到心灵,他自然不愿看到这样的事情发生在自己身上,尤其是心灵上的折磨,博罗知道他的软肋,那就是海利莎。

    他绝不希望看见那种噩梦般的事情发生。

    如果真的发生了,他觉得自己绝对会发疯!

    愤怒,无力,憎恨,暴戾,甚至想要毁灭一切,但最终身体传来的虚弱无力,却让他痛不欲生。

    旁边的扎西特望着博罗离开,本想趁机问问杜迪安年龄的事,但看见杜迪安脸色变幻,时而愤怒,时而狰狞,时而悲伤,情绪极不稳定,他识趣地收了口,怜悯地看了他一眼,再次闭上了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