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神壁内,扎西特和杰森或多或少的接触过魔物研究所,自然知道他们进行的实验有多么恐怖。而壮汉说用他们当实验素材,自然进行的是人体实验,或是魔改实验之类,这种实验每年所牺牲的人甚至比战争上阵亡的人还要多,只不过用于这些实验的人大多数都是流浪汉,或是底层贱籍的贫民,所以对整个神壁内的安宁和影响并没有那么显而易见。

    杜迪安目光阴沉,在壮汉没有杀死他们而是将他们带回来时,他就预感到会别有用处,但没想到是当成实验品对待。他想到拷问黛娜时她所说的话,她的爸爸喜欢做实验,现在看来的确如此,而且从这基地的布置看来,这壮汉的实验水平非同一般。

    “大,大人,要不我们替你去找寻其他深渊级的战士吧?”扎西特的求生欲很强烈,劝求道:“我可以去战神壁那里,引诱那里的士兵下来攻击我们,然后趁机将他们俘虏带回来,以我们的叛逃身份,绝不可能再投奔他们,所以您尽可以放心交给我们?!?br />
    “是??!”杰森眼睛一亮,“以我们三个的力量配合,引诱几个深渊过来,完全能够抓捕回来,实在不行您在旁边掠阵,也能轻易拿下,我们可以当诱饵,这样您的实验素材就源源不断了?!?br />
    说完,他向杜迪安挤了挤眼神,示意他也帮忙劝说。

    杜迪安却沉默不语,没有说话。

    壮汉不等扎西特继续开口,抬手打断了他们的发言,“这点我当然考虑过,不过异族刚侵入过战神壁,暂时不会再大肆侵入,战神壁上的战士不会因你们几个叛逃者而轻易下来追捕,就算要追捕,也会是以小队的形式下来,单靠你们几个吃不定?!?br />
    “可是还有您呀!”扎西特连忙道,生怕他打消这念头。

    壮汉摇头,“战神壁内的秘密比你们想象的要多得多,我一旦靠近的话,就会被察觉,这里可是帝国边防,你们以为这里的感应装置会那么弱?”

    扎西特和杰森怔住,顿时说不出话来。

    他们忽然想到,这壮汉躲在这境外孤地,却不在壁内做实验,多半也是跟他们的身份一样,要么在壁内待不下去,要么就是被驱逐了出来,都是被通缉的对象,不敢轻易暴露身份。

    如果有机会,他们倒是可以利用这个情报向战神壁换取一个活命的机会,不过对方多半是不可能放他们再离开此地了。

    “我叫博罗,你们以后可以称呼我博士,至于你们的名字,我也没兴趣知道,就按编号来叫吧,你是一号,你是二号,你是三号?!弊澈悍直鹬赶蛟魈睾徒苌?、杜迪安,接着起身来到旁边的架子上,拉开抽屉,从里面取出三个紫色玻璃质的小药瓶,里面是紫色的液体。

    将三瓶紫液放到桌几上,博罗扫了三人一眼,道:“一人一瓶,喝下去?!?br />
    扎西特和杰森对视一眼,有些犹豫。

    “这就是实验么?”扎西特小心翼翼地问。

    博罗目光冷了下来,“别浪费我的时间,给你们十秒钟,别逼我动手?!?br />
    扎西特和杰森微微咬牙,一人抓起一瓶,拧开瓶口的塞子,犹豫了一下,将眼一闭仰头喝了下去。

    杜迪安也上前抓起一瓶,目光微微闪动,拧开瓶塞仰头倒进嘴里,喉咙微微滚动。

    放下瓶子,扎西特看了看自己,忽然感觉身体有些不舒服,紧接着臀部一阵剧痛传来,他转头望去,什么都没看见,然后便感觉全身的血液似乎都朝臀部涌去,紧接着血液忽然逆流,激荡得他险些喷出一口老血,等他憋住后,却感觉四肢发软,像是几个月没有休眠一样,全身提不起劲,而且精神涣散,眼皮都抬不起。

    好累。

    扎西特的意志无法聚拢挣扎,慢慢地闭上了眼。

    扑通,倒了下去。

    在他倒下不久,又是一声扑通,杰森同样倒了下去。

    在他们后面的杜迪安身体摇晃着,也软软倒下。

    博罗冷眼看着,冷哼一声,“二号和三号,你们两个给我站起来!”

    二号是杰森,三号是杜迪安,闻言毫无反应。

    博罗微微冷笑,从旁边的抽屉中再次取出两瓶紫液,同时又翻出一个铜制的注射器,上前抓起杰森的一条胳膊,将注射器吸入紫液,然后对准他们的胳膊注射了进去。

    当注射器插入胳膊时,杰森手臂一抖,想要挣扎,但壮汉的膝盖处陡然抵在他的背脊上,瞬间压制在地上,无法反抗,只痛哼一声,便被飞快注射了紫液。

    旁边的杜迪安没想到杰森也跟自己一样没有吞下,而是故意学扎西特的反应伪装昏迷,更没想到他和杰森的表演都被识破了,他自认为从外表来看,他的反应毫无问题,难道对方也有跟他一样的透视能力?

    在思考的同时,他慢慢坐起,此刻博罗已经给杰森注射完,转头看见他坐起,毫不惊讶,面无表情地将注射器吸入紫液,抓起他的手臂从血管注入了进去。

    很快,杜迪安便感觉胸口一阵剧痛,那是他魔痕所在的位置,紧接着,全身的血液似乎朝着胸口浓缩了过去,压迫得心跳剧烈,喘不过气,但下一刻,所有血液又似乎疏散开来,然后便觉四肢发软,极度疲倦,他暗自咬牙硬撑,但最终还是眼前发黑,脑子嗡嗡作响,一头栽倒。

    在头磕在地上时,他将脑海中仅剩的念头叫了出来,听上去更像呻吟梦呓,“别伤她,我,我知道……”

    话没说完,便彻底昏迷。

    博罗望着昏迷的杜迪安,瞥了一眼旁边站着不动的倩影,嘴角微翘,“就算你不说,我也会留住她的,这么奇怪的尸王,我还是头一次见?!?br />
    冰冷,四肢发冷!

    当杜迪安再次苏醒时,却发现自己在一处漆黑的囚笼内。

    他微怔一下,陡然转身望去,却没看到海利莎,心脏顿时怦怦狂跳,他咬牙站起,感觉四肢发软,但依然几步踏前,抓住前面囚笼的铁柱叫道:“博罗!博罗!”

    吼!吼!

    嘶,嘶嘶!

    回应杜迪安的是一阵兽吼和怪异叫声。

    杜迪安这才注意到,在这寂静的囚室内,关押着的不止他一个,在旁边两个囚笼内分别是扎西特和杰森,二人似乎仍在昏迷状态,在更远的地方,还看到了那个感染病毒的少女,但此刻的她已经完全苏醒了过来,游荡在自己的囚室内,手脚都被锁上镣铐,如同行尸走肉。

    他的叫声自然也惊动了这少女,她立刻扑到囚笼的铁柱上,抓住铁柱,朝杜迪安龇牙咧嘴地咆哮,双眼纯黑,赫然已经化作了尸王。

    杜迪安看得一惊,随即又注意到,在她旁边的囚笼内还关押着其他怪模怪样的魔物,此刻都被他的叫声惊扰,在囚笼内翻滚挣扎,撞击着铁栏。

    “这是先前的那个囚室?!倍诺习参⒄?,忽然发现自己的视野并不是那么清晰,囚室内的光线不算纯黑,墙壁上有几盏电灯,中间过道上还悬挂着几个灯泡,散发着昏黄的光线,在光线照耀到的地方,他才能看见,而光线无法找到的囚笼深处的阴影之地,他却无法看见。

    他早就习以为常的黑暗视觉,似乎失效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