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杜迪安低沉道。

    壮汉闻如未闻,依然缓缓地一步一步踏来,如斧刻般削瘦的脸孔上面无表情。

    “站?。?!”杜迪安低吼一声,左肩上一条利刃刺出,将少女的脸颊割破,血流不止。少女痛得低叫一声,但很快便咬住了嘴唇,不让自己发出声音。

    壮汉脚步微顿,停了下来,毫无表情的脸上慢慢地露出一丝森冷,喉咙沙哑地道:“你是神罗帝国的人?”

    “你就是她的父亲?”杜迪安望着壮汉止步,心中稍松了口气,但依然紧张无比,只是表情却显得淡漠而冷酷,似乎有恃无恐,“听说你也是来自神罗帝国,莫非是叛逃出来的?”

    壮汉冷冷地看了他一眼,目光转到少女身上,看了片刻,又回到了杜迪安身上,“放开她,我可以让你死的痛快一点?!?br />
    杜迪安微微冷笑,“你的两个女儿都在我手里,想要让她们活命,你就得按我说的做?!笔碌饺缃?,他只能摆出一副‘绑匪’的样子,挟持人质保全性命。

    壮汉无动于衷地看着他,沉默不语,过了片刻,才道:“你们是帝国的逃兵吧?”

    “你想说什么?”杜迪安眯眼。

    “就算我放过你们,你们也没能力在这里生存,至于回到帝国……”壮汉冷漠的脸上微微流露出一丝嘲讽,“以你们叛逃的罪名,应该会生不如死?!?br />
    “也许我们是帝国的先锋军呢?”杜迪安似笑非笑道。

    壮汉漠然道:“前不久火龙异族聚集魔兽攻击战神壁,以这次的攻击规模,足以让战神壁元气大伤,哪还有精力派出先锋军来探查异族?!?br />
    “你似乎知道的挺多?!倍诺习睬嵘溃骸澳慵热恢酪熳逭偌薰セ髡缴癖?,却没有提前通报,所以你跟我们没有差别,也背叛了帝国!”

    “背叛帝国?”壮汉淡漠的眼眸中闪过一丝冷光,“是帝国背叛了我!”

    杜迪安微怔,脑子飞速转动起来,语气软和几分,道:“既然我们是一致的,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或许我们可以合作,毕竟,你杀了我们,对你没有任何好处,而多了我们,就多了几个帮手?!?br />
    壮汉看见杜迪安有意求和,眼底深处微光一闪,表情却依然冷漠,“能不能当我的朋友,得看你有多少诚意?!?br />
    杜迪安轻轻一笑,道:“我自然是有诚意的,但原谅我暂时不能放开你女儿,毕竟,我可没看到你的诚意?!?br />
    壮汉凝视着他,“你觉得怎样才算有诚意?”

    “誓言,保证之类的就不必了,我觉得我们暂时可以以书信和暗号来往交流,你先离开,我自会将你的女儿释放,让她们回去,然后约好传信地点,等下次再见?!倍诺习卜煽焖档?,似乎早有准备。

    壮汉盯着他看了片刻,轻叹了口气,低声道:“你的小聪明,实在让我有些不耐烦了!”

    杜迪安一怔,心中陡起警兆。

    而壮汉在话落的刹那,身体陡然在原地消失了,准确的说,是从杜迪安的视网膜上消失了,化作一道电光般的暗红色残影,瞬息而至,出现在了杜迪安面前。

    杜迪安紧绷的心瞬间吓得一跳,合抱住少女的利刃迅速夹击,登时刺入到少女的体内,他相信,等壮汉绕到侧面对自己发动攻击时,自己足以和少女同归于尽。

    在这生死瞬间,他想到的仅仅如此。

    噗!

    陡然,一道硬物破入胸膛,狂暴的力量将他全身震荡得一抖,紧接着是冰冷的撕裂感和炽热的剧痛同时传来。

    他瞪大了眼睛,难以置信地看着面前近在咫尺的壮汉,他的一条手臂魔化成甲胄般的巨钳,从他面前的少女胸膛中破入进来,径直贯穿到他的体内,一石二鸟。

    “你……”杜迪安震惊的同时,一股死亡的阴影笼罩头顶,他顾不得发呆,在这危急时刻,右臂登时解开了魔身,显露出寒冰化的硕大利爪,猛地朝壮汉一拳锤去。

    壮汉微怔,抬起另一只没有魔化的手臂挡去。

    嘭!

    地面微微一震,冲击的力量传递开来,壮汉的身体微微晃动,向后倾斜了十几度,而杜迪安的身体却猛地向后退去,沾着鲜血的巨钳从他胸膛中脱离而出,血水喷洒。

    借着反冲力量,杜迪安退到了海利莎身旁,望着手臂毫发无损的壮汉,心中又是震惊,又是冰凉。

    要知道,他的寒冰利爪力量是他左手的十倍,足以媲美上位深渊的全力一击,但这壮汉没有魔化,仅仅依靠人类身躯便抵挡了下来。

    这就是深渊之主的力量?

    又或是,更强的存在?

    “爸,爸……”少女望着搂抱住自己的壮汉,声音微弱,依恋地叫了一声。

    壮汉解开了手臂的魔化,巨钳恢复成手臂时显得纤细无比,从她破碎的胸膛中抽回,冷漠的脸上有一丝温柔之色,轻声道:“弄疼你了,在这等着我?!彼底?,用击穿她胸膛沾着鲜血的手抚摸着她的秀发,满脸溺爱。

    少女强挤出笑容,微微张口想要说什么,却咳出一口鲜血。

    壮汉将她的身体慢慢放倒在地上,抬头望着前方的杜迪安,眼中的温柔溺爱早已不见,取而代之的是冰冷的杀意,但当他的目光落在杜迪安硕大的寒冰右臂上时,明显怔了一下,眼中的杀意也收敛了许多,微微皱起眉头。

    杜迪安目光阴沉,他没有趁机逃跑,是因为他知道以自己的腿力,根本跑不过这壮汉,只会白白浪费自己的体力。他思考着脱身的办法,但思前想后,脑筋转到头痛,依然想不出任何希望。

    生命就这样终结了?

    他心中没有太悲哀,也没有多少悲伤,只是有些不甘,有些遗憾,又有几分解脱的感觉,经历太过多次生死边缘的徘徊,他早已对这种感受麻木了。

    最大的遗憾,便是不能让海利莎复活。

    这份亏欠,或许只能持续到下辈子——如果这世上真有轮回的话。

    “没有逃跑,算你聪明?!弊澈郝匾徊揭徊较蚨诺习沧呃?,缓缓道:“黛娜在哪,就是被你抓住的第一个女孩?!?br />
    “死了?!倍诺习裁嫖薇砬榈氐?,他没有企图利用黛娜的生死来做交易,从壮汉毫不犹豫出手击穿少女的胸膛将他重创时,他就知道,他的两个女儿在他心目中的地位,或许并没有那么高,还不至于让他犯错和冒险。

    “你想死?”壮汉走到了杜迪安面前,居高临下,俯视着他。

    杜迪安看见站着的距离,灰死的心又萌发出了一线希望,依旧面无表情地道:“既然落在你手里,我也没什么好说的,我杀过人,也做好了被人杀的准备?!?br />
    “你倒想的开?!弊澈河窒蚯奥吡肆讲?,“但死亡不是最可怕的?!?br />
    “你想怎样?”杜迪安抬头望着他,“折磨?虐待?或是从我口里套问出帝国的事情?如果你有这些癖好的话,我可以满足你,至于帝国的事,你想知道什么,我不介意告诉你,毕竟我也是叛军?!?br />
    壮汉听出杜迪安话里以退为进的意图,说明杜迪安仍有一丝求生的心,他冷漠的脸上首次露出了笑容,刚要开口,陡然间,一道疾如闪电的寒光陡然间呼啸而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