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快!

    杜迪安瞳孔一缩,只觉视线中一道黑影骤然袭来,不等他的身体做出反应,就已经来到身前,此刻想要施展刺盾根本来不及,还不等他旋转起来多半就已经被击中。

    匆忙之中,他全身利刃本能地抬起掩向前方,或招架或突刺。

    就在这时,黑影骤然一闪,宛如一道幽灵弧刃,寒意瞬间从背后传来。

    杜迪安的全方位视野清楚地看见少女化作黑影绕到了背后,他脸色瞬间白了,难以置信,在那么快的移速下,居然还能够折转?难道那还不是她速度的极限?

    他看到了少女的动向,然而此刻他的利刃尽数冲向前方,想要回防根本来不及。

    这一切都在总共不超过半秒,黑影骤然撞击到杜迪安背后的利刃根部,虽然他全身覆盖利刃,但利刃的间隙处却是他身躯的薄弱处。

    嘭!

    杜迪安的身体向前倾飞而出,剧痛让他感觉整个背部都被撕裂一样,像是一道尖锥刺穿了整个脊椎骨,他痛哼一声,不等落地,便见少女如影随形般追随而来,从手臂的腋下处陡然射出两道毒蛇般的触手,缠绕住杜迪安的腿脚。

    在魔化状态下,杜迪安的双腿上也凸起尖刺,极其锋利,但这毒蛇般的触手却缠绕在尖刺的缝隙处,将杜迪安硬生生拽住,下一刻杜迪安感觉脚上一痛,身体向前翻滚而去。

    他顾不得身上剧痛,借势飞快爬起,用利刃将全身护住,第一时间找寻到少女的身影,却脸色一变,只见她腋下的触手微微弯曲,卷着一条满是利刃的小腿。

    这小腿自然是他的。

    他这才感觉到自己的一条腿从膝盖处被斩断了,血流不止。

    少女满是暴戾的面孔带着几分玩味,狰狞地看着杜迪安,嘴角似乎扯出一抹狞笑,随意地将触手卷住的小腿甩掉,在甩飞的过程中,几道黑影快如闪电地划过,小腿顷刻间粉碎,变成一块块血肉和断骨散落在地上,失去了重接的可能。

    杜迪安凝视着她,目光阴沉,额头上却溢出细密冷汗,战斗受伤很常见,断肢也很常见,在这样的劣势情况下,他能够保住性命,就已经是万幸。

    这少女的实力比他想象的要强大太多,体质完全碾压他,能力花样又多,他感觉自己有点像困兽,在劫难逃。

    剧痛和愤怒,以及灰凉的心情让杜迪安心绪难平,但他竭力忍住了诸多杂念,强迫自己冷静了下来,他没有去思考断腿后自己未来的生活会怎样,会不会影响自己今后的实力,会不会成为一个废人,他此刻只想如何逃离此地,或是,如何反败为胜!

    然而,正如少女所说,他的能力弱点就是太单一了。

    极限攻击虽强,但如果这一点被克制了,无法攻击到敌人,或是敌人能够承受住你的攻击,那么你就失去了所有优势。

    “血猎!”少女微微狞笑,身影陡然飞掠而来。

    杜迪安瞳孔浓缩,视力提升到极致,捕捉到了少女的身影,比先前只看见一道残影时要清晰些许,能看到她的肢体,只是依然较为模糊。

    嗖!

    当正面逼近后,杜迪安刚要防御,少女陡然变向,出现在侧面。

    杜迪安早已防备,利刃留力,迅速变向。

    但少女的身影却又是一转,出现在他的背后。

    当他的利刃转向背后时,少女却又变向了,出现在左侧,这次杜迪安的利刃来不及跟上她的速度,只觉左腰一痛,少女的身影出现在前方十几米外,嘴里叼着一块混合着甲壳和血肉的肉块。

    杜迪安望着腰部被撕咬下的一块血淋淋伤口,脸色难看,眉头却紧紧皱起,这少女的特长他似乎已经看出来了,那就是极速变向!在高速移动中依然能保持快速地换位,变向,这在近战搏斗中简直就是神技一般的存在。

    而这能力,多半来源于她下半身的八条怪爪。

    杜迪安这才注意到,她的怪爪并非只是爪子尖锐,在构造上有一些奇特之处,爪内侧有软骨和稚蹄,那快速变向的功劳,多半就是来自这两处构造。

    先前他也看见了,只是没想太多,毕竟魔身的构造千奇百怪,最多只能从大体上推断出对方的能力类型。

    嗖!

    少女又一次冲来。

    杜迪安心中一紧,却没慌乱,目光快速闪动,思考着办法。

    噗!

    在他思考的过程中,少女又一次得手,从他身上撕下一块血肉。

    此刻的他如同衰弱的猛虎,只能任凭猎鹰啄食,却无力反抗。

    当少女再一次冲来时,杜迪安忽然间灵光一闪,收起了身上利刃,将利刃像羽毛般覆盖到身体表面,看上去像披了一层甲胄,防御力大增。

    少女嘴角勾起一抹狞笑弧度,快速逼近,然后极速变向,连续换了四个方向,等到杜迪安来不及反应时,猛地从杜迪安的正面出手!

    她相信杜迪安连续几次被她从侧面和背后偷袭,早已对这几处防备了,反而对正面留意较少,因此反其道行之。

    然而,当她的利爪和嘴巴触近时,原本覆盖在杜迪安身上像甲衣披着的利刃,陡然间贲张开来,像是陡然竖起的利刺,弹射的速度奇快无比。

    少女移速虽快,也没料到这陡然间的反应,而且这种方式也出乎她的预料,一时竟无法避开。

    噗噗噗!

    几道刺骨声响起,伴随着一声惨叫,杜迪安感觉胸口被狠狠撞击了一下,忍不住闷哼一声,身体倒飞出去,像布袋般甩在远处,等他急忙爬起时,便见少女站在三十米开外,先前被切断手腕的胳膊和另一条胳膊,全都从手肘处被斩断,颈脖上也有一道极深的划痕,几乎要将玉颈斩断。

    在她的脸部,有两道划痕和一个切入的血窟窿,将嘴角划破,血流不止。

    杜迪安松了口气,虽然没能将她顺势击杀,不过能重创也算不错了。

    少女痛得尖叫不止,八条怪腿在地上剧烈践踏,将地面的杂草踩碎。

    杜迪安刚要趁势攻击,惨叫的少女陡然停了下来,瞪着血红的眼珠子,死死地盯着杜迪安,一瞬间散发出的煞气,让杜迪安硬生生止住了身体。

    此刻的少女反倒像自带王八之气的天命之女,散发着恐怖的杀气,单是一个眼神,便让杜迪安感到危险。

    他觉得少女不像是色厉内荏,犹豫一下,还是选择了以静制动。

    少女狰狞的脸孔在鲜血流淌中显得更恐怖了,配合满嘴凸出的暴齿,像是要吃人一样,就在杜迪安以为她会再次突袭过来时,忽然间少女仰天发出一声极高亢的啸声,持续了数秒才停下,然后继续瞪视着杜迪安,一动也不动。

    两人僵持了几分钟,杜迪安心中陡然起了警兆,心想那咆哮声难道是一种呼唤?

    念及至此,他顿时惊出一身冷汗,顾不得继续恋战,他转身就跑。

    没有逃向扎西特和杰森那个方向,而是径直朝战神壁的位置跑去。

    在得知黛娜不是真的疯傻后,他就知道自己先前的计划已经破产,如今能够活着离开成了最大问题。

    至于扎西特和杰森,此刻与死人无异,他直接选择了放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