扎西特和杰森对视一眼,有些不情不愿,但杜迪安实力最强,他既然执意留下,他们也无法阻拦。

    吼!

    咆哮声传来,只见火龙异族被两人完全压制,左冲右突始终无法脱离二人的夹击包围,身上新伤不断,旧伤未愈,越战越乏。

    鳄状短翅男子手里的黑矛似乎不惧火龙异族的烈焰,挥舞黑矛猛攻,将火龙异族身上的鳞片剃出数寸,火光覆盖到黑矛上,转瞬间便熄灭,像被黑矛吸收了一样。

    而绿发女子似乎有所顾虑,虽然配合鳄状短翅男子牵制火龙异族,但不敢接近,对后者身上的烈焰避之不及。

    两人配合默契,作战经验丰富,不给火龙异族丝毫翻盘突围的机会,没有逼得太急,只是慢慢地牵制拖延,耗损它的力量。

    杜迪安看了片刻,心中暗叹,这两人实在太稳了,没有丝毫冒进,不给火龙异族半点反扑的机会,这样下去,火龙异族只怕会被活活耗死!

    明明能够合力迅速斩杀,却偏偏选择拖延消耗战,原因显而易见,应该是对方在留着力量,防备他们的偷袭!

    “走吧!”杜迪安向扎西特和杰森无奈示意。

    扎西特和杰森看见杜迪安的手势,松了口气,他们还真担心杜迪安一意孤行,想要坐收渔翁,那种好事显然是不太现实。

    二人立刻悄然抬脚,跟随杜迪安撤离。

    “嗯?”跟火龙异族交战的鳄状短翅男子目光微动,余光通过火龙异族的肩膀瞥了一眼远处的树林。就在这时,火龙异族似乎察觉到破绽,猛地低吼一声,朝其飞扑过去,张口喷吐出一片浓烈的炽焰。

    炽焰速度极快,比他们的身体移动更快!

    鳄状短翅男子脸色微变,这火龙异族喷吐出的烈焰杀伤力极大,即便是他也不敢被击中,先前他始终留意,在它有张嘴的前兆时便做好躲避的准备,此刻却事发突然,他匆忙间抬手一挥,转动黑矛如风车般,无数矛影飞射向烈焰炮弹,嘭地一声,火光四射!

    烈焰被击溃,丝丝缕缕的火焰飘散开来,有的沾到鳄状短翅男子的身上,立刻燃烧而起。

    鳄状短翅男子十分果断,魔化的手臂利爪拍去,将火焰沾到的地方连皮带肉一同撕扯而下,甩向地面,火焰飘忽不停,却没有熄灭。

    当挖掉身上的火苗时,鳄状短翅男子却发现那火龙异族已经借机向前方冲去,不过没跑出多远,已经被另一旁的绿色卷发女子拦下了,若不是有绿发女子掠阵,方才这一击真有可能让它借机逃掉。

    “该死!”鳄状短翅男子咬牙,忍着身上剧痛,持矛冲杀过去。

    激烈地战斗持续十来分钟后,火龙异族终于耗尽体力,仰天悲鸣,被鳄状短翅男子持矛当胸刺穿,鲜血洒落,坠落倒地。而绿色卷发女子和鳄状短翅男子两人看上去也有些狼狈,一个头发飘逸的卷发被烧掉一半,散发着焦糊味,十分影响美观,另一个身上全是抠出的血窟窿,血流不止。

    “终于死了?!蓖嵬铝丝谄?,感到一阵疲倦,但他没有就此放松,持矛俯冲而下,从这火龙异族的颈脖处刺去,将其颈脖刺穿,连带着将它的脑袋完全斩下。

    做到这一步,他才放心下来,向徐徐降落而下的绿发女子道:“之前树林那边有点动静,你注意到了么?”

    “有三个人,似乎都是深渊?!鄙诼昴抗饫淠?,“应该是逃兵,哼,每次战争都会遇见这样的蠢货,喜欢自寻死路!”

    威廉嘴角勾起一抹冷酷弧度,“看来他们还算聪明,知道及时撤退,先前我还以为他们会埋伏偷袭,正准备等压制住这只异族龙人,就故意示弱受伤,引诱他们出手?!?br />
    莎内玛冷声道:“我们要去解决掉这几个败类么?”

    “不必了,他们用不着我们来解决,别浪费咱们的力气?!蓖崆嵋恍?,道:“别忘了,他们还有别的价值,总有这样的蠢货喜欢争当鱼饵,自以为能抓住一线生机,殊不知只是给我们当探路石罢了?!?br />
    “这倒是?!鄙诼甑阃?,“除了我们这些十字勋军官外,其他人应该不知道,他们的战斗盔甲内装有特殊的定位装置和视镜,他们的一举一动,都在上面的观察中,希望他们走的越来越好,免费的探路石,总比每年花大价钱派人探索孤地要强得多?!?br />
    “这就叫废物利用?!蓖嵝?。

    “嗯,不说这些了,我们还是抓紧时间把这火龙异族的尸体搬运回去吧,本想活捉的,可惜以我们的实力,还无法做到生擒一个金焰龙人,但愿这尸体也能提供点价值吧?!鄙诼晏酒?。

    威廉点点头,从随身的小型军包里取出一串绳索,将其栓在火龙异族的一条腿上,这绳索通体漆黑,像铁链,发出叮当作响的声音,又像橡皮,竟能拉伸较长,此刻被火龙异族腿上的烈焰燃烧,却丝毫没有起火的迹象。

    “走吧?!蓖プ∩油献ё呕鹆熳?。

    莎内玛微微点头,解开魔身,用自己的狩魔器利剑挑起火龙异族的脑袋,跟随在威廉身后。

    “等等!”

    突然,莎内玛叫了一声。

    威廉微愣,回头道:“怎么?”

    莎内玛望着手里用剑举起的火龙异族脑袋,睁大了眼睛,有些愣神,眼眸深处渐渐涌现出一抹心悸和恐惧…

    ……

    ……

    嗖!

    山林间,三人沿着树木灼烧的痕??焖偾敖?。

    跑了半个多小时后,三人才渐渐停歇下来,杜迪安回头看了片刻,松了口气,道:“看来没有追上来?!?br />
    扎西特和杰森各自察看一番,同样没找到那两人踪迹,也稍稍放心下来。

    “我们还要顺着这火龙异族的踪迹前进么,万一找到他们的老巢了怎么办?”扎西特望着杜迪安,希望他改变主意。

    杜迪安心中同样有这个顾虑,虽然他对这火龙异族的老巢深感兴趣,但性命要紧。只是,不去探索火龙异族老巢,他们就只能在这境外孤地流浪求生了,但这绝不是长久之计,一旦运气不好遇上极恐怖的东西,就会被直接抹杀,成为口粮。

    世界很大,但似乎连他们区区三个人都无法容纳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