杜迪安等人翘首以盼的异族大优局面并没有出现,反而兽潮渐渐稀疏,显得后继无力,有不少兽群脱离了大部队,朝周围的区域偏向过来。

    杜迪安等人在落脚的高山上,遇到了两拨撤退回来的小股兽群,在交战中,两位受伤的拓荒者不幸遇难,到如今只剩下扎西特、杰森和杜迪安三人,以及海利莎。

    原本十几人的逃亡队伍,短短数日间就只剩下他们几个,不免有些悲凉。

    扎西特心中的逃亡之念也渐渐淡了,他忽然觉得宁可受到责罚,待在壁内也比在这里好。

    他无法想象,如果当杜迪安和杰森也不在了,只剩下他一人,会是什么样的日子?;岵换嵊肽镂?,渐渐丧失人性?会不会到最后连话都不会说?

    “现在该怎么办?”扎西特和杰森望着杜迪安,哪怕他们早已习惯居于高位,有独立的思想,此刻也不禁有些茫然。

    杜迪安心中同样有些混乱,他没想到声势如此浩大的异族攻击,最终却并未能对战神壁造成多大的冲击,这几日他们时常返回战场外缘观察,试图在异族魔物强势时出手相助,但始终没有这个机会。

    如今战斗快要谢幕,显然,这样的机会已经不可能再有了!

    而这也就意味着,他们到了要抉择的时刻,要么继续逃亡,要么伪装成落难士兵,返回战神壁。

    在杜迪安看来,扎西特想要返回战神壁是不可能了,他的腕表留在了要塞上,战神壁上应该有记录他腕表的行动路线,他只能继续逃亡,走向毁灭。

    但是,他自己的作战系统和杰森的却关闭了,没有记载他们的逃亡路线,返回的话,兴许较低的几率不会被当成逃兵。不过,边防军中的技术人员也不是傻子,他们被派遣在最前线,战斗持续这么多天,他们活下来毫无道理,必定是叛逃了。

    而逃兵的下场,便是处死,或是送到类似魔物研究所或苦力的地方,发挥剩余的价值。

    他叹了口气,感到有些烦心,对扎西特和杰森的问题,没有理睬,坐在山坡上沉思。

    扎西特和杰森见杜迪安也没了主意,心中有些发凉,全都默然下来,各自思索出路。

    又过三日,在战斗开始的第八天时,异族魔物大面积撤退,四散而逃,不过战斗持续到现在,幸存的魔物数量不足先前的十分之一,在撤退时与先前整齐有序的进攻差别极大,如无头苍蝇,各自分散。

    在连续遭遇几只撤逃的魔物后,杜迪安知道此地不能久留,要是遇上一些难缠的魔物,他们几人多半要丧命于此。能够在战争中活到现在的魔物,要么是幸运儿,要么是有特殊能力,要么就是本身实力强悍的,极少见到拓荒级的魔物。

    “我们走吧?!苯饩龅粢恢惶油龌乩吹呐佬芯奘?,杜迪安收起魔身,向扎西特和杰森说道。

    “去哪?”扎西特连忙询问。

    杜迪安看了一眼战神壁的方向,目光微微闪动片刻,最终还是叹了口气,转头指向前方,“继续向前!”

    扎西特和杰森微怔,扎西特叹了口气,他这几天也思索过返回战神壁的生还概率,但结果很显然,如今异族魔物侵袭的战斗已经结束,边防军也不缺人了,像他这样的逃兵多半会被处死,或是送到极恶之地,为帝国开采能源和珍稀矿物,那与死亡毫无差别,甚至更痛苦!

    杰森微微握拳,犹疑了一下,最终还是向杜迪安道:“我们两个的作战系统不是关了么,我们返回的话,应该不会被当成逃兵吧?你先前说过的,我们可以找别的借口,最终被处?!?br />
    杜迪安摇头,“先前的确有可能做到,但我没想到战斗会持续这么久!到现在已经七八天了,要塞早就被攻破,第一天就倒了,以我们的实力怎么可能在壁外战场坚持这么久?只有一个结论可以解释,那就是我们叛逃了!”

    杰森不死心地道:“我们可以说在要塞被攻破后,来不及逃回战神壁,暂时躲到别的地方了,这样也不算直接叛逃吧?”

    杜迪安叹气,“但上面给我们下达的死命令,就是坚守要塞,只有战神的军人,没有苟活的军人,在他们看来,我们只有一个结局,就是战死在要塞上面,要是活下来了,就是逃兵!”

    杰森眼中有几分挣扎之色,微微张嘴,想要再说点什么,但最终还是颓然地闭住了嘴,默默不语。

    旁边的扎西特听到他们的对话,有些愣神,“你们关闭了作战系统?怎么关的?”

    “破坏了,自然就关了?!倍诺习裁挥邢晁?,道:“继续向前吧,现在只有向前试试看了,我怀疑这境外也许并非全是魔物,很可能有人类存在,或是别的智慧生命,也许能够沟通也未必,比如这火龙异族,如果遇见了,兴许能跟他们合作?!?br />
    “合作?”扎西特和杰森疑惑地看着他。

    “火龙异族想要入侵战神壁,自然也想要了解战神壁,以及壁内的情形,换做是我们,也会抓几个敌方士兵,从其口中套问出情报?!倍诺习菜档?。

    二人反应过来,眼中闪过一丝怪异之色,这简直比叛逃还过分。不过,这也是他们接下来有可能存活的机会之一。

    “那就走吧!”扎西特当机立断,十分果决。

    杜迪安带上海利莎,翻越高山,继续前行。

    在几人前行途中,不时有魔物从后方追赶过来,好在几人时刻留意,提前躲避了,或是藏匿起来。这些魔物在逃亡中显得很慌张,很少有魔物注意到他们。

    翻越山林,平原,荒地,沿途遇见不少魔物,大多数都是拓荒级和主宰级,鲜少有深渊级的魔物,这让三人原本灰暗的心情也渐渐开朗了许多。

    先前战争中遇见的深渊数十上百,将他们狠狠打击了一下,此刻却又恢复了不少信心,深渊毕竟还算是少数的。

    “这是火龙异族的踪迹!”杜迪安望着树林上一颗焚烧的焦黑树木,目光凝重。

    扎西特走上前,准备伸手抚摸察看,旁边的杰森陡然道:“不要碰!”

    扎西特迅速缩手,转头看向他。

    “这东西好像有毒!”杰森从地上捡起枯枝,拨开那焦黑的树皮,只见里面沾满黏糊糊的绿色树浆,这树浆微微晃动,等几人凝目看清后,顿时变色,树浆赫然是无数细小的虫子组成,密密麻麻,数量多得骇人。

    虽然是深渊,但他们比狩猎者反而更小心,不会轻易小觑任何魔物,包括一只小虫子。

    先前几人见过火龙异族的烈焰,足以将整颗大树焚烧殆尽,但此刻却只烧毁一片树皮,极有可能便是这绿莹莹小虫子的功劳。

    杜迪安凝目看了看,慢慢深入到树林中,只见烧焦的树木越来越多,呈一条直线,应该是火龙异族前进的路线。

    顺着这里,莫非会通往火龙异族的老巢?

    杜迪安心中这样想着,心中忽然有几分期待,他也不知道为什么会期待,真要遇上,兴许自己会没命,但他的骨子里似乎有一种冒险和探索的冲动。

    吼!

    在几人深入树林不到十分钟,后面陡然传来一阵咆哮,沙哑高亢,仿佛虎啸山林,充满威慑力。

    三人瞳孔一缩,全身寒毛乍起,立刻缩到树木后面将身体藏住。

    这吼叫声三人再熟悉不过,这几天听过无数次,正是那火龙异族的咆哮!

    杜迪安将海利莎拉在身边,躲在大树后面,紧紧盯着后面,瞳孔进入透视状态,顿时看见一团绚丽如太阳般的光影在飞速逼近,是火龙异族的形状。

    不过,这火龙异族似乎受伤较重,有半边身体折断,时不时会落地用脚发力,而不是全靠仅剩的半只翅翼。

    杜迪安目光一闪,心中起了拦截的心思。但就在这时,他忽然看见这火龙异族后面有两道红点飞速渐渐逼近,热量较低,只是拓荒者程度。

    不过,拓荒者怎会追得火龙异族逃命?显然是对方刻意压制了身体热量!

    旁边大树后的杰森给杜迪安递了个眼色,显然也看见了火龙异族后追击的人。

    杜迪安示意二人静止不动,不要出手。

    这时,火龙异族顺着直线飞速逼近过来,还未抵达树林,后面一道破风声暴射而来,从其侧面擦过,险些击中。

    火龙异族身体反转,躲开这一击,却被另一个热源身影迅速拉近距离,没有多余的话,一靠近便发动猛烈攻击,死死黏住火龙异族。

    这时,三人凭肉眼也能看清战况,两位追击过来的热源脸孔是人类,身体已经魔化,一个像直立的巨鳄怪物,脸部被拉长,一个满头绿色卷发,身下有无数纤细怪肢,像蜈蚣,但怪肢像利刃,极其锋利。

    杜迪安看见这绿色卷发的女子,目光一动,想到他在希尔维亚巨壁内领养的两个孩子,一个叫加百列,一个叫忒赫卡,其中赫忒卡就是绿发。

    他之所以领养他们,也是处于好奇,当时他还没有见过绿色头发的人,还以为是内壁区某些较隐秘家族的专属发色,但后来占领内壁区后也没见过绿色头发的人,因此也就没再继续关注赫忒卡,以为是生活在外壁区边缘,常年受辐射所致,没想到在这里又见到一个绿色头发的人。

    只是不知,此人的绿发是魔身变化,还是原本就是如此。

    “牵制住它!”身体像直立鳄鱼的男子喝了一声,飞掠而下,在他背上有一对极短小的翅翼,与正身凶恶的形象对比显得有些可爱,他冲到地上,捡起先前投掷而出的黑色长矛。

    绿发女子身体像毒蛇一样扭动,肢体下的纤细多足利刃挥舞,将这火龙异族逼得连连后退。

    这火龙异族表面是赤色烈焰,里面却有一缕金色火焰,居然是战斗力接近上位深渊的火龙异族精英,此刻半边身体断裂,似乎是被什么齐肩斩断了一样,在绿发女子的猛烈攻势下节节败退。

    不过,绿发女子也不敢逼得太紧,每当火龙异族出手时,便向后退去,不敢被它身上的烈焰扫到。

    鳄鱼短翅男子拔出黑色长矛后,刚要返身攻击,忽然间身体微顿了一下,但紧接着便冲了出去,持着黑色长矛杀向火龙异族。

    杜迪安观察仔细,看见这男子身体停顿时,便心中一沉,知道他们三人很可能已经暴露了!

    杜迪安转头向扎西特和杰森望去,杰森依然全神贯注地关注着战况,扎西特却偏头看了过来,眼中示意,似乎也看出自己暴露了。

    杜迪安向他微微点头,抬手示意。

    看见杜迪安表达出的意思,扎西特惊了一下,这时,杰森也注意到杜迪安的手势,有些错愕,露出不解的表情。

    “不趁势攻击,我们就得死!”杜迪安直接压低声音说道。

    扎西特和杰森脸色变化,这两人敢追击这火龙异族深入到此地,实力显然比他们强上数倍,甚至很可能是上位深渊!从他们的攻势就能看出,比先前的猩化教官更快,更凌厉!

    而他们却是三个下位深渊,哪怕是偷袭,也有些胆怯。

    “我们可以逃走!”扎西特打出手势。

    杜迪安微微皱眉,逃走的确也是个办法,只是他想试试能不能在偷袭时将这两人斩杀,如果能办到的话,他兴许能将他们的尸体送回战神壁,换取一个活命的机会!

    毕竟,这两人是上位深渊,上面的人也不会联想到是被他所杀的,到时哪怕认定他是逃兵,或许也会酌情宽恕,如果这二位背景较大,自己将他们的尸体送回,兴许能得到他们背后人的庇护。

    不过,扎西特和杰森没有出手的意思,强迫他们也不会尽力,兴许关键时候直接溜了。

    没他们帮忙,单靠他和海利莎,风险太大。

    想了想,杜迪安打出手势,“再观望一会儿?!?br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