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雷鸟!”

    “居然惊动了雷鸟,难道是有空中魔兽?”

    “备战号角已经响起了,估计要出战了!”

    众人仰望着头顶飞掠而过的一只只金色飞鸟,这些飞鸟的羽毛上闪烁着紫色雷电,速度极快,如一道道金色极光,转眼间便掠入到前方的云雾中,伴随着隆隆声,越来越远,赶赴向战神壁外面的世界。

    在众人议论时,远处迅速跑来两位军官,跟指导众人练习战阵的教官说了几句。很快,教官转头抬起手里的集合旗帜,大声道:“集合,准备出战,一分钟内回营,穿戴好各自的作战盔甲,佩戴好辅助单兵作战系统,在这里集合,过时的人小心点!”

    他旗帜甩下,众人顿时立刻四散,向帐篷冲去。

    杜迪安心中一沉,没想到战争来得如此快,他还没完全准备好,不过事已至此,只能硬着头皮上了。他以最快的速度从其他人头顶飞跃而过,冲入帐篷内,取出床铺上的作战盔甲穿戴好,至于单兵系统,早已佩戴在了他的手腕上,一直没卸下来。

    他的作战盔甲在昨天已经送来,造型奇特,表面有许多窟窿,这些窟窿的位置杜迪安看过,跟自己以前进入割裂者魔身时利刃突变出的位置相近,不过那是以前,自从他吸入荒神血肉后,魔身出现了不小的变化,在某些原本没有生长出利刃的地方,也突变出了利刃,一旦进入魔身,立刻就会将这套作战盔甲撕裂,或是勒在里面。

    杜迪安试过这套盔甲的坚韧度,以他的破坏力也要全力才能切开,算是较为出色的防御盔甲了。

    虽然觉得穿戴没用,但杜迪安还是穿在了身上,到了战场上真要撕裂了,就说是战斗时破坏了,反正如今的世界不可能造出卫星,在太空中时刻监视他们的一举一动。

    里面穿上薄薄兽衣后,外面套上作战盔甲,杜迪安将海利莎从床铺上抱起,带着她飞速返回广场,整个动作一气呵成,等来到广场时,刚刚只达到五十三秒,这时仍有不少人快速赶来。

    教官注意到杜迪安手里揽着的海利莎,眉头一皱,道:“这是什么?”

    杜迪安立刻道:“这是尸王,等会儿出战时万一情况危急,我可以解除她的身体限制,将她投放到敌人中间,为我们争取更多的机会?!?br />
    “胡闹!”教官顿时喝斥道:“这是战争,不是儿戏!在战斗时你哪有心思去解开她的限制,就算解开了,万一她扑向自己人怎么办?立刻把她带回去!”

    杜迪安说道,“如果敌人没有突破我们的包围圈时,她会在原地禁止,不会给我们添麻烦的,如果等敌人突破了包围,解开她的限制对我们只有好处,我保证会在解除她身体限制时将她送到敌人中央,到时敌人说不定也会攻击她,等他们打起来我们就有更多的机会歼灭敌人了?!?br />
    “胡说八道,我让你带回去就带回去!”教官怒喝道:“你要不听我现在就将它斩了!”

    杜迪安目光阴沉下来,冷冷地看着他,道:“如今正缺人的时候,情况紧急,多一个尸王帮我们出战多一份力量,你连这点都分不清?!”

    “大胆!”教官勃然大怒,他脾气向来暴躁,先前指挥杜迪安这些临时军列阵时,一些人笨手笨脚的,已经透支了他的耐心,现在杜迪安又跟他顶撞,让他气得七窍生烟,刚要大步上前,忽然被身边的军官拉住了。这军官在他身边低声说了几句,同时看了看杜迪安。

    等他说完,教官脸上怒容微敛,冷哼一声,道:“要不是看在情况紧急的份上,我饶不了你!这尸王等会儿送到行尸部去,由他们统一推送到最前线的战场上,你们集合,守住军官交给你们的防线就行,谁要是敢后退,立即按军法当场击毙!”

    杜迪安听得眉头一皱,很快理解过来,统一推送到战场前线?显然,边防这里也聚集了不少行尸,将其当作了“炸弹”类的投掷性范围武器。不过,真要让他们将海利莎推送到战场最前线,就算海利莎的实力接近中位深渊,多半也难以存活下来,甚至难保留全尸!

    “她的身体限制方法只有我知道,送给行尸部也没用,只会成为草靶,我带她去战场,肯定会控制好她,不会让她伤到自己友军的?!倍诺习惨廊槐3掷渚驳厮档?。

    “你!”教官听得怒眉飞扬,从未见过如此不听话的兵,不过他也知道,这些临时征召过来的本就是一群乌合之众,都有各自的头脑和心思,想要将他们的意志集合到一块儿是痴人说梦。而在战场上,军队意志无法统一,就是一盘散沙,这就是为什么临时军只能充当炮灰的原因。

    这时,远处再次响起那浩大悠长的号角声,震得众人耳膜微微发嗡,体内的热血似乎也随之沸腾起来。

    教官和身边的两位军官脸色微变,先前向劝的军官低声说了几句,教官听罢,转头看着杜迪安,眼中闪烁着寒意,握紧拳道:“小子,等到了战场上要是出了问题,我第一个要你好看!”

    杜迪安心中松了口气,从这话来看是同意了。

    虽然知道前方战场危险万分,但他还是觉得将海利莎带在身边更安全,虽然帐篷里的人都已经集合在这里,要到前方出战,但战神壁上的人可不止是他帐篷里的这些人,还有许多驻守的士兵,以及后备军,以及诸多高官,他宁可和海利莎一同战死,也不愿发生让自己痛苦终生的事。

    “那个谁,你的作战盔甲呢?!”这时,教官没再找杜迪安麻烦,目光一扫集合的人,很快看见一个矮个青年没有穿作战盔甲,顿时怒火上涌。

    矮个青年脸色发白,战战兢兢地道:“我,我也不知道我的作战盔甲去哪了,我之前还放在我床上的,刚去找就没看见了?!?br />
    “废物!”教官怒骂一声,雷霆般的目光扫过其他人,不用说也知道,肯定是有人跟这矮个青年有仇,故意借此机会整他,只是这种勾心斗角在平日里就算了,在眼下的紧急作战时刻还出现,让他更加恼火,不知轻重!

    “出发!”教官看了一眼人数,见没有少人,立刻挥手,然后跟身边的两位军官一同在前面带路。

    杜迪安等人列成方阵,紧随其后。

    很快,众人穿过战神壁的中心线,来到了另一侧的壁上战场区,这里有许多的军用设备,造型千奇百怪,还有像巨大弓箭一样的金属台,以及全金属制作的带刀战车。

    地面上用油漆划着鲜明的线,就像公路上的汽车指导线一样,在这里也是区分和指导的作用,众人沿着其中一条指导线来到战神壁的另一侧边缘,壁外的辽阔世界顿时浮现在众人眼前。

    这是杜迪安第一次看到清晰地看到壁外的风景,如仙境般白蒙蒙的云雾下面,却是人间炼狱般的场景,在靠近战神壁的地带,散落着不少尸体,有人类的,也有魔物的,土壤的颜色变成深褐色,当有风由上至上地迎面刮来时,一股浓郁的血腥气味扑鼻而来。

    这血腥味不是新鲜的血液锈味,而是混合了极腥和腐臭的气味,还有粪便等恶臭味道在里面,即便是杜迪安这些常年狩猎的老手,闻到这股恶臭怪味,也感到肠胃不适,想要呕吐。

    这巍峨的壁下,究竟堆积了多少亡魂?

    「它们」想要进来,而他们想要出去。

    在战神壁前方稍远视野较模糊的地带,依稀矗立着大量军队,以及各类军用设施,此刻隐隐有某种躁动声从那更远的白蒙蒙地方传来。

    “下去!”教官喝了一声,和另外两位军官一同踏上旁边的一艘蒸汽飞艇上。

    这蒸汽飞艇??吭谡缴癖谂员?,显然是神国的产物,尽管制造出单兵系统,又掌握电能,但蒸汽飞艇似乎仍未淘汰。

    在这旁边还??苛艘怀づ?,足足有二三十艘。

    在教官的喝斥声中,杜迪安等人依次上了飞艇,一共三十七人,坐了十艘蒸汽飞艇,在飞行员的推动下,缓缓从战神壁上降落飞下。

    蒸汽飞艇停落在了前方的几个大型方阵军队后面,杜迪安下了飞艇往后看去,顿时有种强烈的冲击感,战神壁太雄伟了,尤其是站在它脚下面时,对那种冲击感更强烈,而在战神壁附近三五百米的区域内,土壤凌乱,随意一扫,便能在凹坑不平的土壤里看见散落的手指,眼球等没有清扫干净的组织。

    而战神壁下面的一截巨壁,颜色深褐,染了不知多少鲜血。

    这时,教官带着杜迪安等人顺着一条路径笔直向前,一路经过那些大型方阵军队。

    这些方阵军队站姿笔直,气势庄严,一看就是正规军。

    没多久,教官带着杜迪安等人来到了一片高耸的要塞前,这要塞有四五百米高,巨石和建木搭建,上面沾满了人,插了不少旗帜。教官带领众人来到要塞左侧,这里有几个小型方阵已经排得整齐,但跟后方大型方阵相比,气势明显不足,也是跟杜迪安等人一样的临时征召军。

    教官带领众人靠拢这几个小型方阵边,然后小跑到前面三个肩上佩戴有剑痕徽章的军官前,抬手敬礼,然后报道。

    其中一个军官跟他说了几句,教官应命,返回到杜迪安等人前面,似乎是他们的领队。

    杜迪安在人群中望着他的背影,目光微微闪动了一下。

    旁边几个方阵似乎早已来此集合,此刻正低声议论,从这一点就能看出杂牌军和正规军的不同,不过交流声很低,也没有军官出声喝止,似乎也懒得跟他们这些临时军一般见识,这也充分说明了他们的分量。

    这时,前面一个距离教官较近的青年低声问道:“我们不是有战神壁么,为什么要出来打仗?借助战神壁不是更好防守么?”

    教官闻言转头瞥了他一眼,见他是个主宰,眼中的不耐稍少了几许,冷哼道:“多动动脑子,战神壁固然是我们的最强防线,但上面容纳的人数有限,境外魔物大军如果一口气冲了上去,在上面厮杀,突破了我们的包围圈,不就冲到了壁内?”

    青年疑惑道:“既然这样,为什么不在壁内再多设置几道防线呢?”

    “你怎么知道没有设置?”教官反问。

    青年语塞。

    的确,他没见到,不代表没有,也许是很隐蔽罢了。

    这时,如海啸般浩大的号角声再次响起,竟是从要塞顶上传来,在号角声结束后,忽然一阵紧促的钟鸣声响起。

    远处几个肩戴剑勋的军官脸色一肃,立刻传出命令,所有冲锋营战士,即刻上要塞防线!

    教官听到这话,立刻带杜迪安等人顺着要塞后面的陡长楼梯,一路向上,跑到要塞最上面,接替了这里原本驻守的士兵。

    众人顿时知道,他们的任务,就是守住这里,或者说,在这里充当炮灰,缓和敌人的第一波进攻!

    通过先前那青年和教官的谈话,杜迪安便猜测到,这座境外要塞的目的,很可能不是跟境外敌人真正厮杀,而是起到缓和以及牵制的作用,以防敌人冲击太快,对战神壁造成过大的冲击,毕竟战神壁一旦倒了,估计没人能够修复,这是被誉为神的杰作,大概也只有“神”能修复了。

    所以帝国不允许战神壁倒塌和破损!

    站在要塞上,战旗猎猎作响,杜迪安目视前方,看见远处一片烂泥土壤的大地,无数的蹄爪印像利刃,对大地造成恐怖的破坏,此刻脚下要塞隐隐在震颤,在前方一带是白蒙蒙的雾气,此刻不是早晨,而是中午,但地面上的雾气却格外的浓郁,使人视线大大受阻。

    在这白雾中,似乎渐渐浮现出阴暗之色。

    而地面的颤动声也越来越强烈。

    众人的脸色全都变了,有的人已经提前进入魔身状态,紧张地看着白雾深处。

    然后,从白雾深处陡然射出无数黑影,像黑色流光般刺向瞳孔。

    霎时间似有万箭齐发,从白雾中呼啸而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