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过什么?”

    老人叹了口气,道:“不过这些怪异魔兽以前从未见过,虽然数量不多,却让我们的战士伤亡惨重,而且昨夜凌晨时分前方的哨兵又传来警讯,说看到火龙异族的踪迹,还有不少兽群朝这里行进,估计是它们驱役的魔兽,目前观测的数量是「Ⅱ」级规模,如果它们集中攻击第七区的话,我担心我们这里守不住,所以连夜向帝国传讯,请求各位大人增援?!?br />
    旁边静静听着的杜迪安心中一动,昨晚连夜传讯?菲丝尼亚说从这里到帝国最快也要一个多月,这岂不是说他们将讯息传到帝国,仅仅只用了一晚的时间?

    甚至更快,毕竟帝国接到讯息立刻派出人手的话,这三位边防使赶过来也需要时间。

    想到先前乘坐的紫翼飞龙的翱翔速度,杜迪安心中估算一下,感觉一路无阻畅通的话,搞不好真能抵得上他们在陆地上行进一个多月的时间,这大概就是“空军”的效率了。

    “「Ⅱ」级规模的兽群?”寸头青年三人脸色微变,眼中闪过一丝凝重之色。

    老人微微点头,“暂时得到的情报还不是十分准确,不过准率通常是八成左右,目前我已经派人在前方战场要塞外巡防,一旦有动静,立刻传报回来,有你们三位赶来增援,我这颗心也放下了,不出意外的话,咱们应该能守下来!”

    “边防的事是大事,不容许出任何意外,否则就是我们的失职!”寸头青年摆出态度,然后看了一眼周围气势如虹的战士,皱眉道:“你那怪异魔兽数量不多,怎么让战士伤亡惨重?难道是一群高阶魔物?”

    老人摇头苦笑,“单论战斗力,还不如我们的战士,但这些东西潜伏能力极强,我们前方的哨兵居然毫无察觉,而且这些东西全身是毒,临死时就会自爆,形成一片毒区,如果十多只在同一个地方密集自爆的话,释放出的毒气几乎像沼泽地带,无法踏入,不少战士来不及防备,被毒气入体,目前正在接受医疗队的治疗,情况却不是很乐观,已经有不少中毒的战士抢救无效死了?!?br />
    “这么厉害?”寸头青年脸色微变,战士受伤中毒是常有的事,但治不好死了,就是大损失了,这些战士都是辛苦栽培出来的,是帝**部中最精锐的战士,每一个都是用无数资源和金钱砸出来的!

    一旁的杜迪安也听得暗暗心惊,力量还不如拓荒者的魔物,居然给边防造成如此大的破坏,果然实力不是评判敌人的唯一标准,许多低阶魔物的软实力比深渊还恐怖!

    “我们边走边说吧?!崩先俗?,余光扫了一眼后面的杜迪安,道:“这个小伙子似乎力量不弱,你们打算怎么安排?”

    “这个你就按照其他临时征召的战士来安排就行?!贝缤非嗄瓴患偎妓鞯氐?,他知道老人之所以注意到杜迪安,绝不是因为杜迪安是个深渊,而是顾虑到杜迪安是他们带来的人,或许跟他们关系匪浅,又或者是帝国那边某个大人物的孩子,趁这机会送到边境来积攒战绩。

    “我知道了?!崩先说阃?,既然寸头青年这么说了,就说明先前他说的不是假话,这年轻人真的是他路上遇见的临时征召过来的倒霉蛋。

    “蕾莎,这年轻人你去安排一下?!崩先讼蛏砗笠桓錾泶┮疑吧聿母咛舻呐铀档?。

    这女子戴着一个红色镜框,戴着军帽,气质性感魅惑,却又有几分冷艳高傲,任何男人看见都会心动,她面色冷漠,应声道:“是!”

    老人领着寸头青年三人边走边向前,离开了此地,其余人也跟了上去,如众星捧月般环绕在他们身边,原地只留下杜迪安和这位叫蕾莎的女军官,以及原地驻守的士兵。

    “你,叫什么名字?”蕾莎转头看向杜迪安。

    杜迪安思绪一动,道:“杜迪?!?br />
    “杜迪?”蕾莎略微打量了他一眼,点头道:“跟我来吧?!?br />
    杜迪安当即带着海利莎跟在了她身后。

    战神壁上面宽度极广,靠近内侧是众士兵扎营的生活区,外侧是防线,一些突破层层攻击爬到壁顶上的敌人,往往会在防线外面被解决,那也是壁上的临时战场,地面上永远飘荡着血腥气味儿。

    杜迪安跟着蕾莎穿梭过一个个军营,走了很久,来到了另一堆扎营的棚子前,这里附近同样驻守着士兵,但其他闲散的战士却不多见,而且跟杜迪安最先经过的军营外面活动的战士不同,那些战士虽然在闲逛,有的坐在一起闲聊,甚至是赌博,但全都穿着军装盔甲,整装待发,似乎随时准备参战。

    而这里的战士一眼看去,便有种懒散的感觉,几乎都没有穿上完整的军装盔甲,有的只穿着军装裤子,上身白衬衫,十分松散休闲,有的头发乱糟糟,像刚睡醒一样,打着哈欠。

    看到蕾莎过来,这些人却全都变色,正在嬉皮笑脸开玩笑的人也立刻息声。

    很快,众人的注意力转移到蕾莎身后跟着的杜迪安和杜迪安身边的海利莎身上,有些人看到海利莎后,眼眸微微闪动,似乎察觉到什么,也有的幸灾乐祸地看着杜迪安和海利莎,还有的抱以同情的目光。

    蕾莎没理会这些在营外闲逛的人,径直来到营堆中央一个较大的帐篷中,只见里面十分宽敞,最上面有一张办公桌,上面坐着一个光头,脚翘到桌上,怀里搂着一个军装**的妙龄女子,雪白的半球和平坦的腹部像绸缎般光滑,一只粗糙的大手正在上面游走,揉捏。

    这只大手比这女子的蛮腰还大,似乎能将她的腰肢一手捏断。

    看见蕾莎进来,正在激情中的二人顿时停下,光头抬眼一看是蕾莎,刚冲到嘴边的脏话顿时咽了下来,没好气地道:“你就不会让人通报一声么?”

    蕾莎漠然地看着他,“有那个必要么,就算你们正进行到关键时候,我也可以在旁边等着,顺便看一场真人表演也不错,解解乏?!?br />
    杜迪安没想到蕾莎这样看似像冰山一样的美女嘴里会说出这样彪悍的话,果然人不可貌相,不过类似这样的人他也见过不少,这年头害羞的少女比多情的大妈罕见多了。

    光头翻了个白眼,却将身边的妙龄少女推开,挥了挥手,示意她下去。

    少女乖巧地点头,将衣物穿好,迈着小步子离开,经过杜迪安身边时,向杜迪安看了一眼,见杜迪安也在看她,顿时脸颊绯红,露出一抹害羞之色,然后匆匆走过。

    杜迪安面色平静,知道这少女脸上的羞赧之色不过是刻意做出的罢了,实际上某些接客无数的妓女也能做到,只要有需要,就会有供应。

    蕾莎随意地走到旁边坐下,瞥了一眼站在帐篷口的杜迪安,道:“这里是临时征召营,你擅长什么,魔痕是什么,跟这个死光头说说,让他给你安排适合的兵种,今后他就是你们的老大,当然了,有我在的时候他只是老二?!?br />
    光头一脸黑线,不过早就熟悉了她的性子,这样的事情也不是第一次了,他不去理会蕾莎,当没听到,向杜迪安问道:“看你的样子,应该是深渊吧,很不错,这样级别的高手,在这临时征召营可不多见,你叫什么名字?另外,你旁边这头尸王是怎么回事?”

    他露出较有兴趣的样子,但也没有联想到这尸王受杜迪安控制方面去,那不太现实。

    杜迪安眉头皱了一下,低声道:“我叫杜迪,她是我从荒野抓到的,准备等征召期过了,回到帝国后送给君王?!闭庖宦飞咸狡渌颂崞鹕窆汲谱鳌暗酃?,他也改了称呼,而且特意用了“回到”二字,暗示着自己的身份。目前知道他是从神壁走出来的人,只有寸头青年三个,但他觉得他们三个应该不会特意跟人交代,自己只是从神壁中走出来的,而不是神国的人。

    至于口音问题,杜迪安这路上也想到了一番说辞,比如小时候被派到外面执行任务,以及在神壁中实习等等,理由多了去。

    “献给君王的?”光头和蕾莎微微侧目,却没表露出异色,光头点头道:“这头尸王似乎也是深渊级的吧,能抓到一头深渊级尸王,本事倒是不小,不过尸王容易栽培,深渊级的和狩猎级的没什么区别,应该换不到多少东西吧,要不,你送给我,我倒是可以给你点好东西?!?br />
    杜迪安心中一沉,皱眉道:“你要做什么?”

    光头没在意杜迪安的口气略显无礼,用一副”你是男人你该懂“的表情说道:“当然是过过瘾啦,你刚来,还不知道这里有多无聊,上面又禁止了喝酒,聚赌也不能超过一个小时,能消遣的东西,就只剩下女人了,外面这些小妞我早玩腻了,说起来很久没干过行尸了,嘿嘿,还真有些怀念!”

    杜迪安眼中迸射出利剑般的寒意,手指瞬间攥紧,但很快,他又松开了手,低着头,克制着体内汹涌的杀意,过了片刻,才缓缓道:“她是我准备送给君王的,已经打过招呼了,如果到时没能送过去,只怕不太好?!?br />
    光头轻笑道:“你瞎说什么呢,你应该是在外面执行任务时被逮住了临时征召过来的吧,你都还没回到帝国,怎么告诉君王这东西的事?再说了,君王又怎么会跟你联络,刚来就学会撒谎,这可不是个好习惯哦?!?br />
    杜迪安手指微微颤动,低着头,摇头道:“我没有说谎,跟我一同执行任务的是血棘军团第五小队的队长菲丝尼亚,本来要将我们两个一同征召过来,但她有要紧任务必须回去复命,我也跟她提起了此事,她回去后应该会帮我禀报君王,所以……”

    “菲丝尼亚?”光头微微皱眉,这名字他没听过,不过看杜迪安的样子,似乎不是说谎。他脸上的笑意很快收了起来,盯着杜迪安,手指轻轻点在桌上,散发着威严,帐篷内的空气似乎都有些压抑。

    换做其他人,此刻心中早就忐忑无比。

    但杜迪安心中却在拼命克制,克制自己的杀念。

    “这样吧,你先借我几天,等我用完了洗干净再还给你,怎么样?”光头一字一字语气加重道。

    帐篷内一片沉默。

    沉寂持续了很久,才传来杜迪安的声音,“如果我不愿意呢?”

    光头目光顿时冷了下来,刚要开口,旁边的蕾莎忽然插话,不耐烦地道:“行啦,说正事儿呢,扯到哪去了,你这光头天天搞女人,现在都搞到行尸上了,也不怕把你那东西给感染了,或者给你一口咬了?!?br />
    光头眼中的寒意淡去,像是什么事情都没发生过,脸上再次露出笑容,道:“开玩笑的,那么较真干嘛,我只是说说罢了,不过行尸搞起来还真有不同的刺激,你们是没体会过,再说了,搞个隔离膜套上,这东西怎么感染?记得以前我搞的那只行尸,敲碎了它的牙,把我的活儿递到它面前,那拼命咬的样子别提有多爽了!”

    “够了!”蕾莎眉头一皱,喝斥道:“刚才的事儿没完,你精虫上脑了是吧?!”

    光头被她一喝,脸色微变,知道玩笑开过头了,挠头道:“我就说说罢了,好啦好啦,我不说了,说起来还不都怪你,让我憋着火?!?br />
    蕾莎瞪着他。

    光头讪笑一声,不再提此事,抬头向杜迪安一本正经地道:“你的魔痕是什么,把你的具体实力说说,我好给你安排到对应的兵种里面去?!?br />
    “割裂者?!倍诺习不卮鸷芸?,没有隐瞒,传奇魔痕在神壁中虽然稀奇,但在这里却不算什么稀有物了,大概只有四星和五星级的传奇魔痕,才会令人重视。不过,这并不是他如此耿直的主要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