寸头青年微微点头,看了一眼杜迪安和菲丝尼亚,忽然目光一闪,说道:“帝国边防目前有点紧急情况,缺少人手,你们两个就随我们一同过去吧?!?br />
    杜迪安皱眉。

    菲丝尼亚却脸色变了,连忙道:“大人,我刚执行任务结束,还要回去向君王回禀任务,只怕是……”

    寸头青年瞥了她一眼,“血棘军团也是帝国的强军,你身为军团的小队长,怎么一点大局观都没,边防的事情是天大的事情,目前正缺人手,你们既然在这里,出点力是应该的。当然了,我也不会亏待你们,这次会以临时征召的名义让你们加入边防军,到时战绩会记录到你们的身份系统中,你应该知道,在边防累积战绩有多快,运气好的话,这次战役结束,你兴许就能从小队长,升到大队长,跟我们平起平坐了?!?br />
    菲丝尼亚苦笑道:“大人,不是我不愿意为帝国贡献力量,只是我执行的任务比较紧急,君王还等着我回去复命,如果在这里耽搁,惹恼了君王,我担待不起!”

    担待不起?听到菲丝尼亚的暗示,寸头青年眼中闪过一丝冷色,不过却没说什么,血棘君王是至高无上的王者,他得罪不起,也不敢强行征召菲丝尼亚,不过,这次的威胁,他记下了。

    “既然如此,你就回去复命吧,君王大人的任务要紧?!贝缤非嗄炅成峡床怀雠?,十分平淡,目光转到旁边的杜迪安身上,“这位小兄弟刚从神壁中出来,还没加入军团,这次便随我们去边防应征吧。运气好的话,等战役结束,以你深渊级的力量,加上这份功勋,应该能直接成为军团里的小队长,这可比你现在去帝国报道,随便给你安排一个普通团员的身份强多了,到时你还不是得执行任务,累积功勋才能晋升,哪有在边防上的战绩累积快?”

    杜迪安脸色微变,菲丝尼亚百般推脱,他自然看得出来,这绝不是什么好事,边防既然出现紧急情况,说明凶险无比,很有可能,哦不,应该说百分百会跟异族交战!在边防战场上,他这点力量根本不够看,就像一个力量稍强的将军在万军从中,也不过是水中浮萍罢了,一个不慎就会覆灭!

    至于累积功勋,晋升队长,就如寸头青年所说,也要运气好才能累积到战绩,运气不好呢?就直接躺在这里了,永远的。

    “大人,菲丝尼亚已经答应了我,向君王推荐我,我刚出神壁,资历尚浅,去边防只怕会给各位大人添乱,等我历练几年有所长进,再过来……”杜迪安有些头痛地斟酌言辞说道。

    “哼!”

    话没说完,一声冷哼打断了他接下去的话,寸头青年脸色完全冷了下来,居高临下地道:“这帝国边防是天大的事,我们是帝国边防使,有权强征所有庶民,难道你要我强征你?”

    杜迪安眼中闪过一丝阴沉,但很快便收敛,他转头向菲丝尼亚望去,示意她帮自己说两句。

    菲丝尼亚看见杜迪安投来的目光,微微摇头,用目光示意他自己也爱莫能助。

    见她准备袖手旁观,杜迪安心中微沉,有些愤怒,但不是针对菲丝尼亚,他和菲丝尼亚毕竟不是什么真正深交的挚友,大难临头各自飞倒也正常,而且菲丝尼亚应该巴不得脱离自己,这样至少自己的生命得到保障,这时候帮自己说话反而奇怪。他愤怒的是自己无能为力拒绝,以及这寸头青年强硬的态度!

    “别耽搁时间了,上来吧?!贝缤非嗄曛迕嫉?。

    杜迪安嘴角微微扯动一下,深深地看了一眼菲丝尼亚,道:“既然大人这么说了,我就随大人去边防了,我们在神国再见!”

    菲丝尼亚听出他话里的弦音,眼中露出一丝怜悯,还神国再见?你大概还不知道,临时征召的人往往被派到了战争的第一线,幸存的可能性不到一成,也就是说百分之九十会死亡!

    这是什么的概率?

    不过,事到如今,她也不想在这关头跟杜迪安决裂,她知道杜迪安在想什么,担心她将那只行尸的秘密爆料出来,可是,事到如今她就算说出来了,也没什么意义,杜迪安如果死掉,君王反而会责怪她没有将杜迪安带回,至于现在跟这三位边防使说起此事?她想都没想过。

    他们不是一个体系的人,告诉这三人杜迪安的秘密,对她没有半点好处,反而会资敌。

    “我等你?!彼氐?。

    杜迪安看了她一眼,没再说什么,来到一旁用较为粗暴的手法抓住海利莎的肩膀,似乎在警惕她反击,然后将她一路带到了紫翼飞龙面前,纵身一跃,落在飞龙的侧背上。

    这飞龙背部广阔,站七八个人都不成问题。

    “这东西杀了,你要去边防帮忙,带这个没用?!贝缤非嗄曛迕嫉?。

    杜迪安手指瞬间攥紧了一下,但很快又松开,低声道:“大人,这是我准备上交给军团的礼物,还指望着换取战绩升职?!?br />
    寸头青年嘴角微撇,露出一丝冷笑,但没说什么,尸王的确是较为少见的实验材料,能换取到不少的金钱,但你也得有这个机会回到帝国。

    在他眼中,杜迪安已经是一个死人。

    “走吧?!倍姥壑心耆舜叽俚?。

    寸头青年没再说什么,瞥了一眼地面的菲丝尼亚,记住了这个女子的模样,今日的威胁,让他颜面受损,今后有适当时机,他绝不会轻易放过她!

    紫翼飞龙展翅高飞,掀起狂风气流,瞬间拔高上千米,腾飞到高空中,朝着远处飞翔而去。

    山头上的菲丝尼亚瞬间变成一个小点,越来越远,直到看不见。

    “希望我们来得还不算迟?!备咛襞右煌沸惴⑺孀趴穹缙?,目视前方,身处千丈高空却丝毫不惧,她眼中露出几分忧虑,“听侦查团的人说,这次的事态有些严重,希望不会在我们手里出什么大乱子?!?br />
    “别担心,战神壁上百年都没出过事,不会严重到哪去,多半是边防的人不小心,让这些异族魔兽偷袭了?!贝缤非嗄昶骄驳?。

    “也算我们倒霉,这东方战神壁二十区,唯独我们第七区出了问题,这些异族真是缺心眼儿!”独眼中年人摇头叹气,一改先前话不多的沉稳形象。

    几人一边赶路一边闲聊着,似乎完全没有注意到杜迪安。

    杜迪安在旁静静听着,这三人聊的内容没有避忌他,似乎不怕他听到什么东西。通过三人你一句我一句的搭话,杜迪安大致知道了一些情况。

    这战神壁东南西北四个面,似乎每个面都分二十个区域,而这三位是这第七区的此次急救人,由帝国任命派遣过来平复边境战乱。

    如果战乱没有平复,他们三人负全责,也正因如此,寸头青年看见杜迪安和菲丝尼亚两位深渊时,才会想要强征他们,深渊虽然在边境战场不算什么,但也不是小鸟,毕竟神国还没恐怖到边防军人人都是深渊的地步。

    然而菲丝尼亚背后有血棘君王,又没透露出来执行的是什么任务,寸头青年虽然恼怒,但不敢强征,万一是十分紧急的事情,到时血棘君王怪罪下来,即便他把边防守住了,立了功,说不定也会因此事翻船。

    毕竟,单从那血棘君王封号里的一个“血”字,就能看出是怎样的性格。

    随着紫翼飞龙展翅翱翔,杜迪安眼前的灰蒙蒙巨壁越来越清晰,如拨云见雾般退去了灰色朦胧,由小至大的显露在了他的视线中,这是一道陡峭巍峨的巨壁,原本在杜迪安心中已经算是雄伟建筑的神壁,在这道巍峨巨壁面前,忽然间气势全无,仿佛弱小的孩童般娇小。

    这是真正的耸入云端!

    杜迪安心中震撼,这边防战争,真的算是在天上打架了!

    紫翼飞龙的速度很快,划出的飓风呼啸而过,带着几人转眼便腾飞到战神壁上空。几人随着紫翼飞龙一同穿过薄薄的云雾,云层的湿气从身上拍打而过,在云上的世界格外耀眼,远处无数的云雾像一朵朵棉花糖,又像一片挥洒的面粉团。很快,紫翼飞快一头扎进了云层中,风声呼啸。

    在呼啸声中,杜迪安隐隐听到极尖锐的鸟鸣声,以及隆隆响起的雷鸣!

    他脑海中似乎划过一道闪电,是雷鸟!

    不等他循声望去,陡然间加速的风力让他不得不用手紧紧抓住紫翼飞龙背上的绳索,另一只手则拉住了海利莎,不让她掉落下去。

    云层忽然间向后远去,视线瞬间清晰,杜迪安顿时惊呆,他忽然怀疑自己是不是一下子降落到了地面,在他眼前是一片广阔的广场平地,上面驻扎着密密麻麻如蚂蚁般数不清的士兵,一个个如标枪般站着,手持长矛,军姿整齐,气势如虹,令人心惊。

    在这平地尽头的边缘,杜迪安看见了地面绿油油的树林,小河,显然,这广阔的广场,就是战神壁顶。

    只是,这宽度大到足以形成战??!

    杜迪安忽然间能够理解了,为什么这战神壁能够庇护神国这么久,以这样的厚度,就算让擅于凿壁的深渊魔物来破坏,估计都要好几天的时间,而且战神壁应该跟巨壁是同一个材质,并非普通岩石构成,当初大割裂者也只是在希尔维亚神壁上留下几道浅浅爪痕,可想而知这材质的坚韧程度!

    嗖!

    紫翼飞龙迅速刹车,掀起飓风,将壁顶上的士兵帽子和头巾刮得飘扬,插在旁边的战旗也是猎猎作响。

    很快,从远处几道身影飞速赶来,为首是一个身穿暗金色盔甲的六旬老者,头发花白,没戴头盔,脸上染着鲜血,盔甲上也全是血迹,还有碎肉夹在盔甲的缝隙间,他看见飞龙上的寸头青年等人,松了口气,露出笑容道:“终于把你们等来了,这下可算能松口气了!”

    寸头青年脚掌轻踩,从飞龙颈脖上跳落而下。高挑女子和独眼中年人紧随其后。

    杜迪安也跟着他们一同跃下。

    当他和海利莎落地时,四周笔直伫立的士兵顿时看了过来,一时间无数杀气迅速聚集到杜迪安身上,准确的说,是聚集到杜迪安身边的海利莎身上,无数的长矛战枪挥指而来。

    这一刻,哪怕是手染无数血腥的杜迪安,也感到一阵寒意。

    这些士兵跟他以往见过的战士完全不同,通过热源他能看出,这些人都是拓荒者级别!在神壁内算是高手的拓荒者,在这里似乎成了最低水准。然而,这些人跟他所见到的拓荒者完全不同,全身杀气浓烈,仿佛从地狱中攀爬出来的恶鬼一般。

    杜迪安寒毛微微乍起,本能地有种战斗与反抗的冲动。

    “嗯?”先前开口的六旬老人微微皱眉,鼻音轻轻一出,周围的士兵们顿时受到讯息般,收枪而立,似乎先前的一幕完全不存在。

    而杀气却依然笼罩在杜迪安周围,似乎一旦海利莎有所异动,立刻就会出手。

    “这位是?”六旬老人看着杜迪安,有些疑惑,杜迪安的打扮似乎不是边防使,而且他也没见过,不过他看得出来,这只尸王似乎是这个青年的。

    “别误会,他是我们在路上临时征兆过来的,我听说这里情况危急,看他也有深渊级的水准,想着在这里也能帮上点忙?!贝缤非嗄暌桓南惹暗馁瓢撂?,很客气地向老者说道。

    老人恍然,难怪他觉得杜迪安有点奇怪,似乎没达到边防使级别。

    “这尸王是?”老人问。

    “是他自带的,准备带回神国献给君王?!贝缤非嗄瓴幌朐诙诺习采砩隙喾芽谏?,简单地说了一句便立刻问道:“这里情况怎么样?”

    六旬老人闻言面色一肃,沉声道:“昨夜有一群怪异的魔兽潜上战神壁,瞒过了哨兵,险些突破了我们的防守,好在我们及时察觉,没有酿成大祸,不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