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就很给尬了!

    杜迪安干咳两声,他一个人旅途习惯了,菲丝尼亚不说他都没想起来,自己身边有一个活导航。

    “那个……能方便说下神国的位置和距离吗?”杜迪安望着前方的树林,一本正经地道。

    菲丝尼亚瞧着他的侧脸,捂嘴轻笑,笑了好一阵才道:“还好你遇上了我,要不然你顺着这条道一路走到底,可就倒大霉了!”

    “此话怎讲?”杜迪安转头看着她,似乎已经忘记了先前的尴尬。

    菲丝尼亚轻笑一声,道:“这里跟神国背道而驰,你离神国越来越远,你说你继续往前会走到什么地方?这还不算倒霉?”

    杜迪安目光一动,“你是说……这前面就是你说的境外之地?”

    “当然?!?br />
    杜迪安略微沉吟,他先前从希尔维亚出来时,就考虑到这样的结果,不过在他看来,哪怕找不到神国,也迟早会找到其它巨壁,就算没碰到别的巨壁,也能看见新的世界,兴许能见见神国之外的地方,这也是他没有选择兜圈而是一路直行的缘故,毕竟,地球是圆的。

    “境外孤地……”杜迪安想到菲丝尼亚提到的巨魔族,心中忽然有些期待和兴奋,问道:“先前听你说这里比较偏僻,这里离神国有多远?离境外有多远?”

    菲丝尼亚诧异地看着他,立刻认真地道:“你想去境外?我劝你还是打消这念头,这里是神国的东面,我先前听你说过,神国南面有巨魔异族,东面有火龙异族,北面有雪猿异族,这东面的火龙异族我虽然没见过,但听说比南面的巨魔异族还要可怕,像你我这样的实力,在这里虽然算是不错的水准了,但要是遇见火龙异族,必死无疑!”

    杜迪安摇头道,“你先跟我说说神国的方位吧,我未必会去?!?br />
    菲丝尼亚见他似乎还没打消念头,眉头微微皱了一下,捡起旁边一根干枯的树枝,来到一处泥土较松软的地方,以树为笔,在地上勾勒出一个巨大的圆圈,然后在圆圈的中央偏西地带戳了一个小孔,“这里就是神国,而我们所在的位置……”

    树枝尖头划到东面,较为靠近巨大圆圈线条的位置,戳了一个小孔,“这大概就是咱们所在的位置,距离神国较远,属于边界地带,靠近境外孤地?!?br />
    杜迪安盯着圆圈,思索道:“这中间的距离是多少?”

    “我也不知道,但我从神国赶路到这里,需要一个月的时间,这还是一路顺畅,以深渊小队的力量前进,而非单兵作战,如果是一个人的话,估计要三个月以上,才能赶到这里?!狈扑磕嵫强戳怂谎?,再次劝说道:“虽然我们距离境外孤地较近,但越是靠近境外,越偏僻,而这些偏僻地带的魔物数量较为密集,高阶魔物很多,所以从咱们这里赶到境外,至少也要半个月的时间?!?br />
    杜迪安点了点头,心中有了大致的了解,也知道在这地图中,希尔维亚大致处于什么地方,没想到实力弱小的希尔维亚反而距离神国更近,如果他先前选对了方向,或许此刻已经到了神国。

    “你知道其他神壁的坐标么?”杜迪安再问。

    菲丝尼亚摇头,“我们得到的地图都是不包含神壁坐标的,只有魔坑的标识,毕竟以我们的实力如果前往神壁的话,足以将神壁破坏,有一些人外出执行任务时,甚至专找神壁下手,洗劫一番,反正事后不留下痕迹离开了,也没人能追查到?!?br />
    “不过,神国对这方面有严格禁令,一旦发现有别的深渊潜入神壁进行破坏,会得到最严格的惩罚,也不是所有深渊都能够保证自己不留下任何痕迹的,毕竟一旦消息泄漏,惊动上面派人探查,那些深渊之主具备怎样的感知能力,谁都不知道,据说有些恐怖的感知能力,哪怕你没有靠近神壁,在远方用别的手段进行破坏,也能探查出来!”

    杜迪安微怔,没想到还有这样的规定,不过想想倒也合理,否则以目前这样通讯闭塞的环境,神壁出了什么事,神国兴许十年半载才知晓,甚至永远都不知晓。

    “你对境外没兴趣么?”杜迪安看着她。

    “没兴趣!”菲丝尼亚断然说道,态度异常坚决,似乎想让杜迪安就此打消念头,她凝视着杜迪安,道:“境外不是闹着玩儿的,神国每年在境外牺牲的战士数不胜数,深渊陨落也是常有的事,甚至是深渊之主那样的级别,也会栽在境外,如果可以选择的话,我这辈子都不想靠近境外,更别说踏出去看看了,那里就是一片战场,没什么可看的,我的好奇心也没这么大,你也应该知道,好奇心往往会坏死人?!?br />
    杜迪安没想到她是如此保守的人,不过倒也不算是没有冒险精神,或许从小生活在神国中,让她对境外的感触更深,所以不愿接触。不过对他来说,在知道除了神国外还有境外之地时,便对这境外的世界产生了强烈的好奇,就像生活在壁内的孩子,渴望见识壁外的风景。

    他想要看看,曾经的地球,如今究竟变成了什么模样!

    “能说说东面境外的事么?”杜迪安问道。

    菲丝尼亚没想到杜迪安如此执着,有些无奈,叹气道:“作为你的朋友,我真心希望你能够打消这个可怕的念头,不过看你这样子,也不是我三言两语能劝动的,也罢,我把我知道的跟你说说,你自己好好考虑清楚?!?br />
    “多谢?!倍诺习驳阃?,语气有几分真挚。

    菲丝尼亚摇了摇头,用树枝点在地上的巨大圆圈外面,“这境外东面除了火龙异族出没外,还有许多强大的魔物,所以驻守边境的将士除了要抵御火龙异族的入侵外,还要防备边境魔物的侵袭,因此,这里的防守非常森严,没有神国七王的手谕,没人能够越境!除非你我有七王这样的力量,或是深渊之主级别的力量,才有可能偷渡越境,但一旦越境出去了,想回来就没那么容易了!”

    杜迪安微怔,眉头皱起,心中的执念顿时消了大半。

    虽然他渴望见识境外的世界,但菲丝尼亚说的没错,这不单单是冒险的问题了,出去都成了大问题,至于回来,更加危险!

    而且,他不敢保证以后,万一侥幸有机会从境外回来,在神国中再次遇见菲丝尼亚,她会不会将自己的事情上报,将自己出卖。

    菲丝尼亚见杜迪安脸色阴晴不定,继续道:“边境两侧魔物密集,像你这样身份不明的人过去了,就算没被魔物干掉,也会被驻守的边防军逮捕,轻则充当苦力死士,重则当场处死,就算是我,没有七王手令,擅自靠近边防,也视作重罪,剥夺职位,贬为贱民?!?br />
    杜迪安微微默然,边防问题的确不是小事,尤其是七王都搞不定的境外异族,这边防的森严程度可想而知。

    “好吧?!倍诺习睬嵬铝丝谄?。

    菲丝尼亚松了口气,笑道:“你能想通就好……”

    “我们就去看看,在靠近的时候就回来?!倍诺习裁坏人八低瓯闼档?,然后看着她一脸错愕的样子,轻咳了声,“反正都已经来了,靠近边境这么近,就当是领略下边境的风采了,有些东西知道的多一点总会有好处,有句老话不是说了,技多不压身,见的多了总没坏处?!?br />
    “有些东西还是不见为好?!狈扑磕嵫橇澈诘?。

    “可是已经见到了,与其只见冰山一角,不如看个朦胧的全影,至少心中有底?!倍诺习菜档?。

    菲丝尼亚挑眉,“心中有底?你想做什么?”

    杜迪安知道失语,却没慌,随口道:“能做什么,你不是说等去了神国后打算介绍我加入血棘军团么,我估摸着以我的能力,就算不加入血棘军团,迟早也会被上面的大人物看中,兴许哪天就派到边防这样的重地来了,现在了解一点,省得到时一头黑?!?br />
    “你想多了,真有那时候,上面也会给你详细介绍的?!狈扑磕嵫橇⒖痰?。

    杜迪安见劝说不动,便道:“反正我准备去看看,你去不去?”

    “你这是无赖!”菲丝尼亚苦着脸道。

    杜迪安耸肩。

    “好吧,我陪你去?!狈扑磕嵫翘酒?,她知道自己没有别的选择,虽然之前包括现在跟杜迪安相处还算愉快,貌似已经成为朋友,但她知道,杜迪安不会这么轻易让她离开的,甚至杜迪安之所以坚决要去,很可能是试探她的态度,要知道,她可是知道杜迪安的一件大秘密——控制尸王!

    虽然她一直没对这件事表现出异样,唯恐引起杜迪安的注意,但她知道就算自己笼了瞎了,杜迪安也一样会对她留有猜忌,甚至灭口!

    “那就去吧?!倍诺习惨桓薄罢饪墒悄阕约和狻钡谋砬?,说完便转身走去。

    菲丝尼亚微微苦笑,忽然怀疑是不是自己搞错了,兴许……自己现在说分道扬镳,真的能抽身而退?

    她摇了摇头,丢开树枝跟在了杜迪安身后。

    随着二人离神壁越来越远,一路上遇见的魔物数量也渐渐多了起来,不时有捕猎等级两百多的魔物从地底或是树丛暗处蹿出偷袭。

    换做以前刚出希尔维亚时,杜迪安难免会手忙脚乱辛苦应对,甚至要转身逃命绕路,但现在却是随手斩杀,毫不费力。

    走得越久,他越发体会到「深渊行走者」这个称呼的意义,实在是太形象了,他现在完全能保持直线前行,即便沿途遇见深渊级魔物,也无需惧怕,似乎这?;姆纳钤?,在他脚下不过是一片郊区荒野,而他则是一个身经百战的猎人老手。

    时间匆匆而逝。

    噗!

    血光绽放,一只近百米长的爬行怪蛇软软倒地,它背上竖起细密鳞刺,像蛇又像鳄,尾巴分叉,此刻一颗蛇头被击碎,失去了生命。

    菲丝尼亚身影轻巧地跳跃过来,划开这怪蛇的肚子,不一会儿,从中取出一条细小的虫子,收集到杜迪安给她的特制魂虫罐中。

    寄生魂虫离开宿主后会在短时间内死掉,但在这特制魂虫罐内却能生存一两个月。

    “三星传奇魔物盘岩者魂虫!”菲丝尼亚将特制魂虫罐递给杜迪安,笑道:“没想到我们运气不错,短短两天就遇见了两头传奇魔物?!?br />
    杜迪安随手接过罐子丢入背囊中,如今传奇寄生魂虫对他已经没什么吸引力了,从菲丝尼亚和神殿资料中才知道,深渊变强的途经主要依靠的是极冰虫,以及其它药物的辅助,比如有些药物刺激身体,能短时间内增强力量,或是让皮肤硬化,但这些药物都有一定的副作用。

    也有一些药物能永久性增强人体力量,但能增强十分之一的力量就不错了,而这类药物价值昂贵,在神国内也是有价无市的珍品!

    而寄生魂虫对杜迪安这样的深渊而言,已经失去了价值,注射后也没有效果,只能用来培育手下,或赠送亲人,又或是卖了当货币,送人情等等。

    而且,这条寄生魂虫只是三星传奇魔物,通过菲丝尼亚口中了解,传奇魔物划分五个价值评测,分别是一星到五星,五星最为稀有,比如杜迪安所知道的「育梦者」便是五星传奇魔物,而「祈求者」是四星传奇魔物,至于「割裂者」,只是三星传奇魔物。

    不过,按菲丝尼亚的说法,「割裂者」在三星传奇魔物中也算是较为珍贵的存在,排在前列,远不是这条在三星传奇魔物中都属于一般货色的「盘岩者」能比。

    尽管知道「割裂者」排得不高,杜迪安也没有返回神壁抢夺「祈求者」寄生魂虫原体的想法,在他看来,这星级界定评测,只是神国魔物研究所发表的评测罢了,评测只是根据大数据,并非绝对数据!至少在他看来,割裂者比不少四星传奇魔物,甚至五星级传奇魔物的作用还大,虽然全面性能力弱了许多级别,但攻击方面,却是不少五星传奇魔物都无法媲美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