除了病毒,神殿在荒神上面的研究,也给杜迪安收获匪浅。

    荒神因子蕴含着丰富的能量,能让垂死之人短时间内痊愈,还能作用在植物上面,让残花败柳……残缺的植物也能复苏,茁壮生长。少量加入到人体的话,能让人延年益寿,比如神殿实验在一位油尽灯枯的垂危老人身上,没过多久,这老人便从卧榻在床到下路行走,并且还能进行简单的士兵训练,体格比普通壮年还要好,而且多活了二十多年才再次衰微老化。

    不过当再次注射了荒神因子后,老人却又再一次“站了起来”,只是没过两年,却又再次衰微,效果远不如第一次,尽管如此,这也算是医学上的奇迹了!

    毫无疑问,荒神因子用在医学上,将极大程度地改变整个人类世界,而它也会成为贵族和富豪们的宠儿。

    这是荒神因子的谋利价值,而对杜迪安这样的强者来说,荒神因子远比医学上带来的成就更可贵。神殿通过研究发现,荒神因子能够刺激魔痕,激发出魔痕更多的潜力,有几率诞生出新的能力!通常情况下,魔痕在人体进化蜕变时,才会进一步增强,与人体进一步结合,附加出更多的能力,但荒神因子却能在体质不变的情况下,让魔痕出现进化后的效果,这对任何一个阶段的狩猎者而言,都是无价的宝物!

    而这种做法,也被称作「神觉」!

    神觉虽然珍贵难得,但风险较大,神殿对这项实验已经试验出成功的案例,但失败的案例更多,五十年前时,成功概率不超过两成,如今完善了许多,但依然只有七成的成功率,看似机会较大,但用生命来赌的话,即便是九成的成功率,也会令人畏惧。

    除了「神觉」作用外,还能附加在狩魔器上,让已经殖入魔痕的战士在激发出魔身后,狩魔器内的荒神因子强化魔身,这项实验成功率较高,而且风险不大,失败的话替换一把狩魔器便可,不过对于绝大多数财力紧张的战士来说,也是一种冒险。

    而这种做法,被称作「魔器神化」。

    魔器神化并不会限制战士的成长,与极冰虫没有冲突,也是大多数有背景的战士所选择的路。

    杜迪安起初觉得,自己的情况应该是属于前者「神觉」,但详细对照实验后却发现并不是,「神觉」只是采用极微量的荒神因子来完成,一片指甲盖大小荒神身上提取出的荒神因子,就足以完成上百位战士的「神觉」实验了,而杜迪安体内的那一坨荒神血肉,比上百指甲盖叠加在一起还要大得多,而且并非是通过注射输液进体内,而是直接吞服到肠胃中,两者天差地别。

    他的情况不是个例,野心勃勃的神殿内也进行过直接服用荒神血肉的实验,而且实验对象还包括魔物,野兽等不同类型生物。

    有的服用荒神血肉不久,身体爆裂而亡,有的全身异化,成为怪物,有的虽然身体没有变化,但觉醒出超高的智力,甚至险些越狱逃走。

    情况各式各样,却没有像杜迪安这样,既没能觉醒出极高的智力,也没身体异化,他甚至怀疑,是不是自己属于觉醒极极高智力的那种,但因为自己的智力已经很高了,所以没啥效果……很快他就否决了这个自恋的想法,他自觉比一般人稍微聪明一点,但跟真正的智者相比,却差了十万八千里。

    他懂的是人性,智者懂的是宇宙奥秘。

    历史上诞生的无数伟大科学家,随便拉出一个都能秒杀他的智力。

    说到这里,他不得不感谢自己的右臂,当初阴差阳错冰化的右手抑制住了荒神血肉,才让他逃过一劫,以前他不知道被那一坨荒神血肉钻入大脑会发生什么,但看过神殿的实验记录后却知道了,很可能会如实验记录上那样,“觉醒出超高智力”,不过与其说是觉醒,倒不如说是原本的思维被吞食,像实验中那些智力觉醒极高的人类和魔物,以及野兽,无一例外都表现出以前完全不曾有过的思维变化,用实验记录里提到的一句话来说:就像是完全换了个大脑一样。

    没错,或许真的是换了大脑。

    这让杜迪安对体内的荒神血肉更加警觉,虽然它现在已经沉寂,但他却不敢放松警惕,这东西……很可能包含着思维,从它先前的几次攻击就能看得出一二。

    “荒神身上的一块肉都蕴含自主思维,如果这一点是百分百的千真万确,而不仅仅是推测的话,那这荒神又是个什么东西?”杜迪安想到荒神那完美无暇的脸,以及丑恶的身体,心中暗暗叹气,这东西兴许是地球上最恐怖的东西,可灾后好不容易幸存下来的人类,却与这样的东西生活在一起,甚至受到她们(它们)的庇护,想想便不寒而栗!

    天色完全亮了。

    杜迪安在房间留下换下的染血衣物,再换上一套新的棉质衣服,带着海利莎下了旅馆,付了房钱,然后出门雇上一辆马车,径直出了王城。

    马车一路行驶,路旁各个商铺、酒馆,以及聚集在路边或广场的人交谈的声音传来,杜迪安很快从中听到了一些关于神殿的议论声,昨晚自己夜闯一座分殿,又屠了半个总部的事情,似乎已经传开了。

    神殿在壁内的地位至高无上,堪比王权,一夜间出了这么大的事,压都压不住,这时候神殿已经焦头烂额,估计也没空理会消息宣扬的事情了,导致路边行人皆知,绝大多数的交谈都是关于神殿的事情,不过民众毕竟是民众,议论的只是被袭击等等,却不知道具体的伤亡。

    显然,现场还是进行了一些封锁。

    杜迪安估计莫妮卡已经知道了,不过他该做的事已经做完了,继续留下也没意义,被她知道也没什么,至于那神殿里的实验器材等物,他觉得等自己将来迟早有机会再回来取,也许在神国里,他会得到更完善的器材也说不定,但前提是能接触到神国的核心圈子。

    车辆驶出王城,杜迪安随手交给车夫一张最低面额的十银票,拉着海利莎转身离开。

    没走多久,在他准备进入郊外的野兽出没区域再提速前行时,后面忽然赶来一阵马蹄声,回头望去,却是那个车夫驾着马车追了过来。

    杜迪安微讶,等马车冲到面前拦住他后,他停了下来。

    车夫坐在马车上,一脸笑容地向杜迪安道:“先生,您还要往返么?我在这里接你?!?br />
    杜迪安顿时想到守在自己房门外的小丫头,摇头道:“不用了,你回去吧?!?br />
    车夫“哦”了一声,有些失望,接着又道:“先生您还要往前么,那里有些危险,我路熟,要不我送你吧?”

    “你不是只送到城门外么?”

    “您说笑了,我之前是怕脏了马蹄和车轱辘,先生如此慷慨,我多送您一程也是应该的?!?br />
    杜迪安摇头,“不必了,你走吧?!?br />
    车夫脸色微变,然后叹了口气,道:“那好吧,既然先生非要这么固执,就别怪我了?!被案账低?,一直藏在另一侧的手豁然甩出,手里竟握着一把短小的匕首。

    杜迪安同样叹了口气,他起初还以为这车夫是跟那小丫头一样,想献殷勤多赚几个钱,但后来才察觉到对方不止是贪心,还有狠心,他像是忽然失去所有兴趣一样,目光从车夫身上移开,甚至像没有看见他挥刺过来的匕首,牵着海利莎转身继续向前。

    嘶!

    健马长嘶,忽然扬起蹄子,像受惊一般。

    杜迪安带着海利莎越走越远,而在后面的马车上,车夫软软地靠在了车厢上,脑袋滚落在了自己的裤裆上,鲜血汩汩地从颈脖处涌出,只剩下马匹不停地嘶吼,蹄子乱蹬。

    车夫在意这里离城门口近,人流量多容易出意外,杜迪安却不在乎。

    ……

    ……

    来到荒野后,杜迪安和海利莎一同飞速前进,没过多久,来到了偏远地区的一处森林中。

    这森林内树叶茂盛,所以林内湿气较重,阳光稀疏,毒蛇猛兽盘踞在林内,随处可见一条条花纹鲜艳的毒蛇在树上游动,盘弓着身子。

    杜迪安来到一处地形较开阔的地方,从地上捡起一把小石子,随手弹射出去,嗖嗖声和树叶被击穿的声音响起,陆续有一条条的毒蛇从树上和草丛中,以及盘踞的树皮上掉落下来,无力地抽动,此外还有一头半米长的不知名黑毛野兽倒在了草丛中。

    清扫完周围的野兽毒虫,杜迪安找块石头坐下,从背囊里取出从极寒冰龙脑袋里刨出的极冰虫。

    有过菲丝尼亚的讲解,再结合神殿资料的印证,杜迪安已经知道怎样吸收极冰虫了。

    “可惜,当初没将菲丝尼亚脖子上缠绕的那只给顺走?!倍诺习蔡酒?,有些遗憾,要不是当时情况紧急,他顺走了那条极冰虫凑足两条,如今就能一举进化到中位深渊了。

    中位深渊和低位深渊的差距,就跟深渊和主宰的差距没什么两样,这一点从菲丝尼亚没有进入魔身便能追赶上他就能看出。

    取出极冰虫后,杜迪安按照步骤开始吸收。

    到了中午,太阳高照,树林内的温度也升高了一些,杜迪安在密林内活动起来,身影在各个大树间蹿动,如同幻影,掀起的风声一阵阵,将树叶刮得东倒西歪。

    片刻后,杜迪安回到了背囊边,眼中有些疑惑,吸收这条极冰虫后,他感觉体质只增强了五分之一不到,效果比他预期的低太多,他原本以为至少能力量翻倍,两条极冰虫的话就是四倍,附和他心中低位深渊和中位深渊的差距,但现在仅仅只是五分之一不到,难道说非要吸收两条,才会产生质变?

    杜迪安想不出答案,在密林内待到晚上,他又试练了一遍,结果还是一样,只能作罢,准备等与菲丝尼亚会面后问问再说。

    约定的时间很快赶到,三天后,杜迪安如约而至来到王城外面的约定地点,却没看见菲丝尼亚的人,他微微皱眉,难道对方食言而肥?

    在猜疑中,等了没多久,菲丝尼亚的身影飘然而至,换了一套干净的淑女装,浅绿色的裙子,有点小清新,像杜迪安笑道:“抱歉抱歉,来晚了?!?br />
    “没事,女人有权利迟到?!?br />
    “你还真是绅士?!?br />
    “别误会,我只是随口说说?!?br />
    “好吧,你是个战士?!?br />
    杜迪安牵着海利莎转身在前面走去,边走边问起菲丝尼亚这几天在王城的事。

    “这几天玩的很愉快,没想到这些偏僻的神壁内也有这么多有趣的东西,说起来我还给你带了一份礼物……”菲丝尼亚将手里的礼盒递给杜迪安。

    杜迪安接过拆开一看,是只毛茸茸小熊,而且戴着蝴蝶结,又是粉色系,他嘴角微抽,将礼盒还了回去,“我用不着?!?br />
    “这又不是用的?!狈扑磕嵫潜鹩腥の兜氐?。

    杜迪安顿时无语,忽然发现对方并非是打扮的那样淑女,在他眼神怪异时,菲丝尼亚捂嘴笑道:“你不要可以送给你女朋友呀,她说不定喜欢呢?!?br />
    杜迪安眉头微挑,道:“她喜欢的礼物由我挑选就够了,这个还是你留着自己玩吧,毕竟荒野旅途寂寞,用这个陪伴还不错?!?br />
    菲丝尼亚耸了耸肩,见杜迪安不要便接了过来。

    走了没多久,杜迪安跟她问起了吸收极冰虫的事,他将吸收的方法和效果说了一遍。

    菲丝尼亚早就注意到杜迪安背囊里有只极冰虫,也没什么奇怪,只是听到杜迪安说的效果时有些吃惊,“不应该呀,一般来说,力量应该翻倍才对,你只是低位深渊罢了,又不是中位深渊,等等,难道你……”

    说到这里,她忽然愕然地看着杜迪安。

    杜迪安听到她的话,愣了一下,瞬间便反应过来,他心思何等敏锐,忽然间惊了,他想到中位深渊成为上位深渊的要求是五条极冰虫,难道说,自己不知不觉间已经是中位深渊?可自己明明只用了一条极冰虫!

    很快,他想到了荒神血肉,顿时皱起了眉头。

    菲丝尼亚瞟了杜迪安一眼,道:“你一个中位深渊有这效果是正常的,我就说以你的力量,怎么可能只是下位深渊,之前还骗我,现在露馅儿了吧?”

    杜迪安心中无语,不过也没解释,反而庆幸自己先前没跟她说太多关于自己的事,要是让她知道自己只用了一条极冰虫就有这样的力量,难保她不会多想。

    杜迪安没再跟她多说这方面的事,继续转回了先前王城游玩的事。

    等来到巨壁上后,杜迪安通过太阳辨别了方向,便继续前进。

    下了巨壁,菲丝尼亚跟着杜迪安走了七八里后,有些狐疑地看着杜迪安,道:“你到这附近有事?”

    杜迪安愣道:“没事啊?!?br />
    菲丝尼亚也愣了,随即瞪大眼睛,愕然道:“你,你该不会不知道神国的位置吧?”

    杜迪安看她如此表情,也反应过来,心虚地道:“我走错了?”

    菲丝尼亚哭笑不得,“不是走错,你的方向完全是反的,继续往这边走,只会离神国越来越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