嗖!

    背后暗处一道利箭骤然射来,疾如电光。

    箭已至,声才响。

    没有喝斥,没有招呼,一出手就是致命攻击,而且是在最不易防备的位置,最刁钻的角度!

    杜迪安再次叹气,然后身体忽然间转了过去,射向他后背的箭矢忽然间出现在他的手中,他反向甩出,箭光以更快的速度咻地一声射向黑暗中。

    铮!

    一声格挡,四道暗影从角落里落下,将杜迪安团团包围,而另外四人却依然隐藏在暗处,包括那位主宰,也停留在暗处观察着,没有直接露面。

    “都出来吧,暗箭伤人未免有点卑鄙?!倍诺习菜档?。

    躲在暗处的几人微微皱眉,心中却有些疑惑,杜迪安能察觉到他们,说明感知不弱,既然提前感知到了他们,为何还如此鲁莽地潜伏进来?

    几道暗影晃动,躲在暗处又踏出两人,其余三位依然在观望,他们对自己的潜伏能力比较有信心。

    “你是什么人?这里是神殿,你夜闯这里,想做什么?”一个身材修长的冷峻青年说道,他的语气和他的脸一样冷,并且带点盛气凌人的味道。

    “有点小困惑,想找人解答,如果你们知道的话,倒也省事?!倍诺习不夯旱溃骸澳忝巧竦罾镎饷炊啻婊瓿?,都是从哪来的?”

    “哼,原来是想要盗取传奇魂虫,自不量力!”冷峻青年眼中露出不屑之色,道:“你真想知道的话,告诉你也无妨,你给我听好了,这些传奇魂虫都是……”

    嗖!

    杜迪安背后的一个女子忽然如电光般持剑杀来,在扑向杜迪安的刹那,她的身体已经变形,像头直立的猎豹,腿脚膝盖处奇异的弯曲,附着毛发,手里的利剑融化,指甲凸出,比?;钩?,当她行动时的劲风声响起时,人已经来到了杜迪安的背后,丰满的前胸几乎贴到了杜迪安背上,同样的,她的利爪也快抚摸到了杜迪安的后颈上。

    但在下一刻,她的身体忽然停住了,毫无预兆地止住。

    然后一阵剧痛从她胸口传来,紧接着剧痛从全身各处传来,手臂上,腹部,大腿,喉咙,额头,眼眶……她微微张着嘴,惨痛的叫声卡在了嗓子眼儿,不一会儿,身体就这么直直地倒了下去。

    当她倒下时,皎洁月光照在地上,映出杜迪安背上的阴影,全是密密麻麻凸起的尖刺!

    这尖刺像是利刃的后背,实际上如果杜迪安愿意的话,能让自己背上的尖刺比刺猬还要丰富,而且更锐利!

    “心急的人总是会打断别人说话,但这样是不好的?!倍诺习菜坪踝匝宰杂?,但周围其他人的脸色却倏然变了,倒下的人是他们中速度数一数二的,在冷峻青年用话语将杜迪安注意力分散的同时,以最快的速度偷袭,非但没有成功,反而被杜迪安反杀,这反转让他们难以置信。

    但在场几人都是杀伐果断之人,很快便反应过来,瞬间从四个方向同时冲来。

    当他们靠近的一瞬间,鲜血溅射而出,月光倒映下的暗影中,一片狰狞且密集的黑色物体从杜迪安体内一瞬间冲出,又一瞬间缩了回去,快得仿佛是残影幻觉,但冲向杜迪安的几人却停了下来,并且身体一块一块地断裂,掉落在了地上,鲜血弥漫开来。

    杜迪安抬头望着暗处躲藏的三人,道:“该你们了,出来回答我的问题,兴许能活下去?!?br />
    暗处的三人脸色煞白,包括那位主宰在内,全都怔在原地,只觉两腿从未如此的酸软,心跳从未如此的强烈,他们咬紧牙,屏住呼吸,想要转身夺路狂奔,但想到最先出手偷袭的女子被杀的事,理智克制住了他们的冲动,慢慢地从暗影中走了出来。

    杜迪安见三人识趣,也很满意,道:“我问,你们答,活下去的希望在你们自己手里,别让我知道你们在说谎?!?br />
    三人微微颤栗,战战兢兢地应了一声。

    杜迪安当即将先前的问题复述了一遍。

    三人面面相觑,那位四十岁出头左右的主宰犹豫着慢慢开口了,“这个我们知道的也不是很清楚,只听说总部那边有神力,能够大量孵化传奇魂虫,只要有一只传奇魂虫当卵,就能孵化出许多只,不过孵化的代价很高,所以收费相对较贵?!?br />
    “孵化?”杜迪安微微皱眉,看了一眼旁边两人,看样子不像说谎,“寄生魂虫难道还能产卵?这种事我怎么不知道,照你这么说,你们岂不是能大批量孵化同一种传奇魂虫,制造出大量的神化传奇魂虫?”

    主宰脸色发白,苦笑道:“大,大人,我真的没有骗您,不过孵化大量魂虫制造神化魂虫,却是不可行的,大人有所不知,这些孵化出的传奇魂虫,无法进行神化,据说还有不小的后遗症,依靠这些孵化出的二代传奇魂虫,无法成为深渊行走者,达到我这水平就算是极致了!”

    “无法神化?”杜迪安挑眉,心中却更加疑惑,他又问了几句,这位主宰却满脸苦相,说不出原由,旁边的两位内荒级高手也是一脸紧张,眼中掩饰不住恐惧。

    杜迪安估计他们应该没说谎,想了想,让三人带路,他准备在这神殿内亲自观察一翻,顺便让三人取来传奇魂虫,他要亲自验证。

    三人不敢拒绝,依照杜迪安的吩咐,将地上的尸体匆匆处理掉后,给杜迪安引路,沿途遇见一些巡守的侍卫,主动出面喝退。

    杜迪安在三人的带领下,顺利来到神殿的各个研究室,图书室等重地,还有储藏寄生魂虫的仓储中。

    “大人,您要什么样的魂虫?”主宰小心翼翼地道。

    “暂且不急,我先逛逛?!倍诺习裁患弊趴椿瓿?,而是先在各研究室内翻找起来,里面一些锁在特殊密码箱中的绝密文件,也被他暴力破开,拿出来翻看。

    看得越多,杜迪安越是心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