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还有事,三天后的这个时间点在这里会合,你意下如何?”杜迪安没准备带菲丝尼亚一起入城,他要偷渡进去办事,带上菲丝尼亚难免会被她看到点什么。三天的时间,他觉得自己应该能打探到自己想要的东西了,毕竟这座神壁内就莫妮卡一位深渊,对他而言畅行无阻。

    菲丝尼亚有些惊讶,没想到杜迪安这么快就要跟她分道扬镳,看杜迪安的样子,要去办的事似乎不方便让她知晓,她很聪明地没有表现出好奇,很自然地应道:“没问题,到时我在这里等你?!?br />
    “行?!倍诺习泊虾@砭妥?。

    菲丝尼亚望着杜迪安离去的背影,眼眸闪烁,连地主之谊都不表达一下,似乎有点没礼貌,难道是另有隐情?

    跟菲丝尼亚道别后,杜迪安绕着护城河边一路走去,没多久便来到王城的城门口,这里人流较多,不时能看见大量流民,有的衣衫褴褛,似乎是从饱受战争和饥荒的地方迁徙过来;有的是贵族领主的马车,驰骋而过;还有的是骑士,用巨大兽车拖运着野兽的尸体。

    杜迪安稍微乔装打扮一番,带着海利莎混在流民中入城。

    “滚!滚开!”

    “入城费十铜币,什么?没钱?滚!”

    “贱民滚远点,臭死了,别弄脏了这里的地!”

    在守城侍卫的喝斥声中,一些没钱的流民顿时被拦下,有的绝望之下试图硬闯,但被守卫一脚踹飞,跌在地上半天爬不起?;褂幸恍└九ё潘奈逅甏蟮暮⒆?,泪眼婆娑,哀求轻泣,结果非但没有换来守卫们的同情,反而得到更加厌恶的眼神和恶毒的怒骂。

    有些身上有余钱的流民匆匆交钱入城,不敢招惹是非。

    杜迪安看了一眼被拦下的流民,没有多说什么,交了自己和海利莎的入城费,便跟着其他的流民一同进去。

    “不让我们进城的话,我们会饿死的,求求大人了……”

    “哼,让你们进城的话,到时到处行窃,迟早被打死,早晚都是死,趁现在死远点!”

    哀求声和怒斥声在耳边越来越远,杜迪安在墙下的阴影中走了许久,终于来到了王城内的大街上,阳光明媚,街上的叫卖声充满朝气,以及喧闹。

    杜迪安入城时左右瞧了瞧,并没有看见周围贴着通缉令之类的告示,他之所以乔装打扮,便是担心莫妮卡将他全城通缉,到时自己入城难免会引起莫妮卡的注意,尽管他不惧怕她的战斗能力,但她提前返回的话,有足够的时间布下陷阱应付自己。

    为此,他甚至没有去找先前那个贵族领主,就是担心莫妮卡在他身边安插了眼线。

    “先打探下她的消息,要是她没有回来,死在了壁外,就省事多了?!倍诺习残闹邢胱?,顺着街道转悠起来,朝王城中央区域走去。

    强大的听力让杜迪安对周围的交谈声尽收入耳,并且大脑能自动处理,分辨出这些声音从哪个方向传来,说话的是谁,而不是乱糟糟一团杂音。

    连走几条街道,还没到王城中央区域,杜迪安便听到了关于莫妮卡的消息,是在一个酒馆里传出来的,说话的似乎是几个替贵族办事的打手,议论着巴克尔的事,在他们口中,巴克尔下落不明,有人说听到风声传闻巴克尔壁主死在了壁外,有人则说巴克尔率领莫妮卡等强者去壁外狩猎尚未归来,聊着聊着又聊到王城内近日来的一些怪异举动,如某某王宫骑士团的大骑士长被撤职,某个贵族升了爵位等等。

    杜迪安驻足停下,听了一会儿,很快有了答案。

    莫妮卡回来了,而且似乎已经控制了壁内的各大势力,目前整个王城内看似风平浪静,实则暗流涌动。从这几个生活在底层的贵族打手交谈的话来看,杜迪安发现自己忽略了一件事,那就是巴克尔和霍莱尼留下的势力和根基,这些都会成为莫妮卡统治王城的阻碍!

    她想要防备自己,集合王城的力量对付自己,多半也是心有余而力不从,难怪在入城口没有看见通缉自己的告示,他还以为是莫妮卡不想打草惊蛇,现在看来,应该是她还没有完全控制王城军队!

    也许她回来的时间,并不早,只是比自己早一些而已。

    不过,作为王城内硕果仅剩的深渊,莫妮卡居然没能用武力统治神壁,倒是出乎他的意料,难道说这里还有别的深渊?又或是,她在顾及什么?

    思索片刻,杜迪安渐渐有些明白了,莫妮卡跟他不同,他可以利用武力强行统治希尔维亚,那是因为他从未打算待在希尔维亚,希尔维亚对他而言,并不是唯一的归属地,随时都能远走他乡,将其抛弃。

    但莫妮卡不行,她是这里土生土长的人,她很可能要在这座神壁内待一辈子,如果强行统治的话,一旦神国使者来访,察觉到这一切,她跑都跑不了!

    深渊虽强,但在神国面前,也是蝼蚁般的存在。

    作为深渊并且是壁主的巴克尔、亚里士多德这些人物,只需神国一道诏书,便要只身前往拜见,便可见地位是何等之低!

    想到这些,杜迪安心中暗叹了口气,虽然不知道他猜测的准不准,但八成有可能是这样,在这时候莫妮卡强行统治绝对是愚蠢的行为,一旦被神国察觉到,反倒认为是她谋害巴克尔,篡夺壁主之位。如果她继续低调行事的话,等神国使者来了,将巴克尔的死讯传达,兴许神国还会看在她是唯一的深渊份上,将壁主之位封赏给她,这前后的差异,只要不是脑子坏掉了都会选第二种,无非是多忍耐几年罢了。

    莫妮卡估计也很纠结,既想要忍耐,又担心杜迪安没死,回来掠夺神壁内的珍稀资源。

    杜迪安摇了摇头,不再去管莫妮卡的事,他回来的目标是探寻神殿的秘密,这神殿能够随意出售传奇魂虫,对杜迪安而言实在太不可思议了,哪怕这座神壁内有三位深渊,同时效力神殿,也没奢侈到能将传奇魂虫随意售卖的地步,里面必有隐情。

    当夜,杜迪安让海利莎待在一家旅馆休息,他偷偷潜入到了一座规模较大的神殿中,此时不少神殿职员已经下班休息,只剩下少数人值夜班。

    通过透视和热感视觉,杜迪安看见神殿内各处暗藏着七八位内荒级高手,还有一位主宰坐镇,这样的力量让他有些震惊,区区一座神殿就聚集这么多高手,这神殿的实力只怕毫不逊色霍莱尼等人手下的任何一个狩魔军团!

    如果神殿有深渊坐镇的话,甚至会是壁内最强大的势力!

    想到这点,杜迪安越发小心起来,谁能确保这里真的就只剩下莫妮卡这一位深渊呢?

    他小心翼翼,使出浑身解数潜伏到内殿,然而刚踏入一处回廊中,周围暗处藏着的八位内荒级高手和那位主宰,便忽然间位置出现了变化,朝他所在的位置赶了过来。

    “暴露了?”杜迪安微微眨眼,心中却叹了口气。

    割裂者在攻击方面虽强,感知也不弱,但潜伏方面似乎是比较差的,这些人里应该有非常出色的感知魔痕高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