菲丝尼亚眼眸转动,道:“那请问,该如何称呼恩公?”

    “我叫杜迪安,这是我的爱人,海利莎?!倍诺习彩栈啬抗?,俯视着菲丝尼亚,“你怎么称呼?”

    菲丝尼亚目光在旁边的海利莎身上掠过,很快便收回目光,在她苏醒的这段时间,虽然担心被杜迪安察觉而没有睁眼,但也感知到周围除了杜迪安外,还有一只力量极强的行尸,她心中早已经过了震惊和疑惑,此刻显得很平静,甚至没有露出任何异样神色,道:“我叫菲丝尼亚?!?br />
    “我想知道你的身份?!倍诺习材幼潘?,表达了自己的意愿。

    菲丝尼亚微微蹙眉,杜迪安说想知道,暗示着她必须得说,她知道自己没有反抗的余地,略一思索后便道:“我的身份很普通,只是一名猎魔人,这次经过此地,不慎落入陷阱,被那湖底的东西抓到了,后来的事你也看到了,至于中间的过程,我没有记忆,也没法跟你详说了?!?br />
    “我说了,我想知道你的身份,不要一笔带过?!倍诺习餐潘?*的身体,眼中却没有半分涟漪,“作为你的恩人,我的这个要求不算过分吧,你不用有别的顾虑,我没奢侈到将你辛苦救下,等你说完就将你一刀宰了,有句话说的好,多个朋友多条路,当然,前提是你是否配当我的朋友?!?br />
    菲丝尼亚目光微动,杜迪安话虽然说的不客气,但态度却很坦然,她心中并没有反感,反而悄悄松了口气,沉吟少许才道:“恩公说的有理,就如我前面所说,我是一名猎魔人,来自神国血棘军团第五猎魔小队,我是队长,虽然不知道你是怎么将我救出的,但你应该见到了我的另外几位伙伴,他们是我的队员?!?br />
    “血棘军团?”杜迪安眼眸微眯,心中却暗暗吃惊,这女人居然来自神国,而且只是这‘血棘军团’下面的一个小队长,在她前面还有四个小队,在她后面甚至排着更多的小队,至于她说的队员,杜迪安也见到了,先前自己在荒野中遇见的那个追杀自己的深渊,极有可能就是她的队员!

    当初自己折返时看见了篝火堆,从现场痕迹来看有四五人,跟菲丝尼亚说的基本符合。

    也就是说,那神国的血棘军团下,达到深渊级别的强者至少有二十五人以上,甚至数量还要翻倍!

    这仅仅只是一个不知名的神**团!

    一直在迷雾中的神国,瞬间在杜迪安心中清晰了起来,他之前就预料到神国中的力量极其强大,但菲丝尼亚所说的依然超出了他的预估!

    要知道,每座巨壁才仅仅一位深渊镇守!

    难怪巨壁在神国面前,毫无反抗能力,只能俯首听令!

    不过,这世界的巨壁有多少座?

    杜迪安不知道,也没有询问菲丝尼亚,这会暴露太多的信息,他沉思着嗯了一声,问道:“你们来这里,不只是路过吧,也是为了极冰虫而来?”

    “这倒真不是……”菲丝尼亚摇头。

    杜迪安轻笑一声,打断了她的话,道:“我乐意与你交个朋友,我相信你也不会拒绝一位深渊的友谊,多个朋友多条路,如果朋友间存在谎言,那就太可笑了,不是么?”

    菲丝尼亚微微蹙眉,抬头看了他一眼,凝视几秒,点头道:“既然如此,我就直说了,我们来此是猎取极冰虫的,只是没想到会遇见那头极寒冰龙,更没料到在这极寒冰龙的老巢里,居然藏着那么可怕的东西,早知道这样,我们就不会领取这个任务了?!?br />
    任务?杜迪安心中一动,问道:“你不知道那东西是什么?”

    “从未见过?!狈扑磕嵫且⊥?。

    杜迪安凝视着她,看上去似乎没有说谎,但也有可能是演技太高,他继续道:“这么说来,你们的情报系统倒是挺发达,居然知晓远在千里之外的极冰虫线索,这深渊地带不是没有人居住么,你们从哪得到消息的?”

    “消息是军团探查到的,我们只负责领取任务,至于军团是怎么得到消息的,我就不知道了?!狈扑磕嵫窃俅我⊥?。

    杜迪安微微皱眉,她的话几乎滴水不漏,无法从中揣摩出更多的东西,不过至少知道一点,这血棘军团的实力深不可测,能探索到如此遥远深渊地区的极冰虫线索,这不是一般的手段能做到。

    “我看你跟一般的深渊相比,实力要强许多,你是什么级别?”杜迪安目光闪动片刻,饶有兴趣地看着她,他没直接问深渊的分级,以免暴露出自己的无知。

    菲丝尼亚娥眉微皱,不知道杜迪安是故意讹诈她,还是从哪看出她的力量非凡,“你看错了,我只是力量和速度强一些罢了,所以看上去比一般深渊要强一点?!?br />
    杜迪安轻笑道:“是么,在没有进入魔身的情况下就能追上开启魔身的我,这应该不只是强一点吧?”

    菲丝尼亚微怔,疑惑地看着他,“追上你?”

    “你不记得?”杜迪安缓缓道:“在我救你的时候,一条极冰虫爬到了你身上,控制了你,当时你展现的力量可不一般,其他的深渊我也不是没见过,甚至交手过好几次,但跟你相比可差远了?!?br />
    “极冰虫控制了我?”菲丝尼亚大惊,她后来是苏醒了,但并不记得自己是怎么离开那片冰湖的,听杜迪安说起极冰虫控制的事,她脑海中顿时浮现出那阴暗如牢笼般的地方,自己被裹得像蚕蛹,一条条极冰虫涌出,环绕在那只恐怖东西周围。

    她对杜迪安的话信了几分,忽然有所感觉,想要抬手,但又忍住了。

    杜迪安瞧她眼神变化,估摸着她应该不是演戏,而是真的不记得自己被极冰虫控制的事,当即道:“你可以摸摸你的左耳,那里的血渍还在,你的耳膜不知道愈合没?!?br />
    菲丝尼亚闻言心中一沉,她先前便察觉到左耳传来的轻微疼痛和不适,此刻听杜迪安一说,也顾不得再克制了,抬手摸去,轻轻搓捏,很快便看见手上粘粘着硬化的血枷,而且左耳的听觉也有些奇怪,时常有嗡嗡声,同时周围的温热微风吹来,灌入左耳,整个左边脑袋都感觉到一股凉意,事到如今,再结合杜迪安说的话,以及她昏迷前看到的东西,顿时知道了自己是如何被杜迪安救出来的。

    “那……”她微微张嘴,想问。

    杜迪安道:“那只极冰虫已经被我斩落下去了,当时情况紧急,也没空捡起来打包带回,算起来它也是属于你的,你不会怪我给你搞丢了吧?”

    菲丝尼亚勉强笑了笑,觉得杜迪安这个黑色幽默实在是有些冷,不过一想到极冰虫从自己左耳钻入的画面,她便感到不寒而栗,又惊悚又恶心,同时一阵后怕,哪怕她身经百战,见识过无数血腥残暴的画面和死尸,以及断肢脏器等物,但这一幕却是发生在自己身上的,感受强烈百倍。

    “谎言被拆穿,总会尴尬,我是诚心交朋友,希望菲丝尼亚小姐也能敞开心胸,毕竟,如果我要想伤害你的话,在你昏迷时,就足以将你杀死,即便你现在苏醒了,可你没有狩魔器,无法进入魔身,我想应该也不是我的对手,你说呢?”杜迪安态度依然很平和,但话里却暗藏冷锋。

    菲丝尼亚脸色微变,在她苏醒的这段时间,不是没想过暴起偷袭,但是当她准备出手时,才意识到自己一丝不挂,没了衣物是小事,没了狩魔器却是大事!

    无法进入魔身的话,她的力量大打折扣,而杜迪安又是两人,以一敌二,她没把握能将杜迪安一击爆头必杀,所以才忍了下来。

    杜迪安的警告,她听懂了,知道杜迪安已经没耐心再听到她的谎言。

    可是坦白交代,那是犯人才会遵从的事。

    她是犯人吗?

    似乎是的。

    没有力量,任别人宰杀,便是阶下囚。

    沉默许久,她才抬起头向杜迪安道:“恩公说的是,是我先前糊涂了,我的确比一般深渊稍强点,算起来,我应该是中位深渊吧?!?br />
    “中位?”杜迪安眉毛微挑,道:“这么说,你们血棘军团里的队长,都是跟你一样的中位深渊了?”

    菲丝尼亚看着杜迪安,忽然如梨花般一笑,道:“杜先生,你应该不是生活在神国中的深渊吧?”

    “哦?”杜迪安眼底闪过一丝冷芒,“何以见得?”

    “你的打扮,你说话的口音……”菲丝尼亚面带微笑,“说实话,我很佩服杜先生,在神壁内能够进化到深渊,非常困难,神壁内资源匮乏,竞争激烈,恩公你的父亲应该是神壁内的壁主,或是大人物,你别误会,我没有打探你身份的意思,多条朋友多条路,如果恩公诚心诚意的话,我也愿意成为恩公的朋友,我想也没有谁会拒绝多一位深渊朋友才对?!?br />
    杜迪安瞧了她一眼,没想到自己的口音和打扮也会暴露自己,看来她早就识破了自己的身份,只是先前一直装傻没说出来,现在道破这点,也是在表达自己交好的诚意。

    “差不多吧?!倍诺习惨裁簧?,不置可否,道:“既然你想通了,那我们就边走边说吧,就目前来看,我想我们应该没利益冲突,至于冰湖的事,除了你知我知,还有一些人也知晓,其中包括一位深渊?!?br />
    他不知道冰湖的事对菲丝尼亚来说,算不算不可道破的绝密,因此故意提点一句,告诉菲丝尼亚,别妄图试着灭口。

    这话不是惧怕,而是告诉她别犯傻。

    菲丝尼亚当然知道杜迪安的意思,心中有些无奈,杜迪安是想多了,那湖底的秘密虽然诡异,但还不至于让她灭口,回头返回神国,她还会禀上军团,兴许还能因此得到重赏也不一定。

    从草地里站起,菲丝尼亚没有羞涩和扭捏,抬手一抓,从旁边捞起一片杂草,将身体敏感部位护住,想到自己昏迷的这段时间,身体被杜迪安看光了,她心中有几分气怒,虽然她看过不少战场的血腥,但不代表对自己的身体暴露无动于衷,她也是个女人,而且是个极漂亮的女人,所以也有女人该有的自尊心。

    杜迪安见她窘态,想了想,从背囊里取出一件自己的衣物抛给她,道:“在这不远就有一座神壁,等到了那里再换身好的吧?!?br />
    “嗯?!?br />
    “在中位深渊上面,还有上位么?”杜迪安边走边问,如今既然识破了自己偏居一偶的身份,他也不再隐瞒,求知若渴地问了起来。

    菲丝尼亚对这些基本知识没有藏拙,给杜迪安一一讲解。

    深渊分下位,中位,上位三个阶段,在上位深渊上面还有一个级别,称作深渊之主!

    顾名思义,达到这个地步,基本能算是深渊地区的半个主人,别说横跨深渊,即便是推平半个深渊,都不是什么难事,只是要耗费不少精力和时间罢了。

    听到菲丝尼亚的话,杜迪安除了心惊外,还有兴奋,以及叹息。

    兴奋是觉得,当进化到深渊之主的地步,掌握着堪比核武的力量,兴许能得到许多神秘莫测的能力,让海利莎起死回生,恢复意识。

    叹息的是这个过程,太艰难了。

    按菲丝尼亚的话说,深渊提升所依靠的主要东西,就是极冰虫!

    想要从下位提升到中位深渊,至少需要两条极冰虫,从中位到上位,是五条!至于达到深渊之主需要什么样的条件,菲丝尼亚也不清楚。

    “在深渊之主上面的大人物,便是七大王者!”菲丝尼亚说到这里,美丽的脸上似乎闪烁着光芒,充满憧憬和敬畏,“那是整个神国的巅峰,是所有人类中的最强者,是生命的极限,最接近「神」的地步!”

    “七大王者?”杜迪安再次惊住,没想到深渊之主还不是终点,在深渊之上,还有王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