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拾好东西,杜迪安带着海利莎回到了冰湖边,先前极寒冰龙捕回魔物带入湖底便忽然消失,让他对这里面有些好奇。让海利莎留在岸边照看行李和极冰虫,杜迪安一个猛扎跳入水中,激发出魔身,像一团利刃海胆般的魔身笔直坠入湖底深处。

    潜得越深,光线越暗。

    杜迪安看得反而更清晰,当来到湖内百米后,他忽然间看见湖底深处一个巨大的椭圆阴影沉在湖内,继续下潜十多米后,杜迪安顿时看清了这阴影的外貌,顿时吃惊得说不出话来。

    这是一艘旧时代电影中常见的飞碟式飞船,船体表面爬满青苔,他环绕着飞船游了一圈,飞船极其巨大,即便是极寒冰龙那样的体型,都能容纳进去。很快,他看见有一处船体附近没有青苔,表面微微凸起,似乎是一扇巨大的舱门,在门下的泥土上还掉落不少极寒冰龙身上的鳞片。

    杜迪安目光微动,靠近过去,发现舱门并非合闭的,有一条小型像通风口的暗道,直达舱内。

    他顺着暗道游去,游了七八米后,看见暗道上方露出微弱的光亮,立刻上浮,脑袋顿时离开了水面,接触到空气。

    这竟是一条极其宽广的机舱,里面没有水,他从暗道中爬出,站在舱内,发现舱体上沾了不少龙鳞,以及不知名魔物的毛发,而在自己钻进的暗道旁边,是一扇巨大的门,门边的金属凸起位置夹着龙鳞,料想是极寒冰龙进入时刮蹭上去的。

    只是,这头极寒冰龙怎么会懂得开启这舱门?

    而且这舱内怎会没有水?

    杜迪安有些茫然,想不通,很快,他联想到阿米莉部族中的那艘飞船,这两艘飞船难道是出自同一个种族?

    他慢慢地向前走去,身上的水落在地上嘀嗒作响,他慢慢前行的同时,脑子也渐渐清晰,极寒冰龙懂得进入这里的办法,多半是它脑子内的极冰虫在控制,也就是说,这很有可能是极冰虫的飞船,如果是这样,极冰虫就有可能是地外生命!

    机舱内的空地上几具白骨遗骸,体格巨大,多半是极寒冰龙猎捕回来的魔物。

    除此以外,在机舱的角落,地面,堆积着一滩滩碧绿色的黏液,散发着腥臭异味,向前走出十多米,杜迪安在一个拐角看见地上掉落着两件断裂的刀刃。

    他眼皮微微跳动,这里还有人类进来过?又或是极寒冰龙带回的人类尸体?

    他捡起断刃看了看,上面没什么灰尘,似乎是才掉落不久,刃口上有黏糊糊的液体,他不敢触碰。

    轻轻放下断刃,杜迪安又继续向前慢慢走去,同时用透视扫视四周,很快便发现,这飞船的材质跟先前冷冻希尔维亚的神棺是同一材质,透视无法穿透,里面遍布红色网状金属,将视线隔绝。

    他一颗心绷紧,不知道这里面还有没有活的东西。

    这时他忽然有些后悔将海利莎留在了岸边,这想法也让他再次意识到,海利莎带给自己的除了希望,还有安全感。

    他顺着机舱内的通道慢慢向前走去,脚掌落地没有发出一丝声响,他发现这机舱内的通道既像金属,又像某种动物体内的肠道,通道上到处沾着黏稠的液体,散发着腥味和恶臭,有些机舱内的连接带造型像昆虫的肌肉,恶心又诡异。

    太静了。

    杜迪安只听得见自己的心跳声,跳动的越来越响,他不得不用龙血术控制心跳,压抑住自己的身体机能,像一道幽灵鬼影,慢慢摸索前行。

    顺着机舱通道走了十来分钟,沿途经过几个机舱和房间,有的房门禁闭,门上沾着雪白的冰渣,从冰渣的痕迹来看,反倒像是溅射的血液。

    有的房门敞开,里面的地上躺着干瘪的尸体,像多节昆虫,已经死去多时,却又像在沉睡中,随时会苏醒扑过来。

    杜迪安全身溢出冷汗,有种极压抑的颤栗感,似乎前方有某种恐怖的东西在等待自己,他几乎停了呼吸,一步一步地向前走去,在紧张到极致时,他注意到机舱地面的金属凸起物上,刮蹭着极寒冰龙的鳞片时,心底才稍稍得以喘息,他顺着通道一直往前,通道内的灯有的明亮无比,有的坏了,漆黑一片,将通道照在黑与白的朦胧中。

    越往前,黑暗越深邃。

    杜迪安似乎有种错觉,在通道前方的边缘,黑暗像触手般延伸出来,张牙舞爪地伸向他。

    他全身利刃弓起,随时处于战斗状态,当他咬着牙慢慢走到通道尽头的出口时,眼前的一幕顿时让他心脏抽搐,甚至有种转身就逃的冲动。

    只见这通道的出口是一个巨大的幽暗空间,昆虫肌肉般的金属管道在幽暗空间四周蔓延,窜连在墙上,像枯树的藤蔓,又像散落的肠子,一阵阵恶臭从里面传来,而空间最中央的位置,伫立着一堆黑色树根般的物体,从上面伸出复杂的管道,连接在墙体上。

    在这黑色树根状物体下面,两排粗壮的枝条延伸而出,像血管一样,表面粘粘着碧绿色的液体,像数百年没清洗过一样。

    枝条下面却像开花结果,垂吊着一个个蛹,有大有小,黑暗并不能阻拦杜迪安的视力,他一眼就看见其中几个人类大小的蛹上,露出一张苍白的人脸。

    而另外两团巨大的蛹上,伸出两颗怪异的脑袋,其中一颗便是血狮牦牛的脑袋。

    杜迪安忽然间明白了过来,为什么极寒冰龙会将猎物抓捕回来,原来是送到了这里!

    难怪这些猎物会突然消失,原来是这飞船遮住了他的热源视线。

    在黑色树根状物体中央,嵌入着一个有七八条白色触角的巨虫,虫的身躯像一颗放大的花生,全身雪白,表面光滑,没有眼睛和嘴巴,如果不是身体上连接的狰狞触角,谁也不会认为,这是一个生物。

    杜迪安屏住呼吸,不敢发出半点声响,他从未见过如此诡异的事,最恐怖的是,他发现这东西是活的,有东西不断从蛹里面抽离出来,流入这东西的体内。

    极寒冰龙居然在供养如此诡异的生物!

    不,应该说是它脑袋里的极冰虫在供养这东西!

    杜迪安感觉自己看见了某些隐藏在这世界最深处的秘密,他不知道这东西是不是最恐怖的存在,但他现在只想赶紧离开这里!

    就在杜迪安准备转身撤退时,忽然有悉悉索索的声音响起,杜迪安后退的脚步一僵,看见了七八个白乎乎肥胖的身影,从黑色树根上的孔洞内钻出,洁白的身体与漆黑的树根物体有鲜明对比,他一眼就认出了这些怪异的东西,甚至是熟得不能再熟。

    极冰虫!

    这七八条钻出来的东西,全都是极冰虫!

    杜迪安有些难以置信,为了夺取一条极冰虫,霍莱尼他们召集众多人手过来却惨败而归,如今在这湖底深处的神秘飞船内,居然一下子出现七八条极冰虫,这完全能造就七八个深渊!

    在杜迪安震惊时,这些极冰虫微微抬起身体,像毒蛇一样抬头,似乎在审视着杜迪安,它们拥簇在中央的那雪白如花生的多触怪物周围,静静审视片刻,其中两条极冰虫忽然顺着血管般的黏糊糊管道爬去,速度很快,不一会儿便游到了其中两团蛹上面。

    这两团蛹一大一小,一个是人类,一个是模样狰狞的长条状魔物。

    下一刻,两条极冰虫顺着垂吊的线爬到了蛹上面,很快便从蛹表面的不知名物质上钻了进去,不消片刻,这两个蛹表面的物质微微鼓动,破裂开来,那长条状的蛹落地,从里面钻出一只头顶像昆虫又像蛇的魔物,身体像鳄鱼,匍匐在地,尾巴极长。

    另一颗人类的蛹也垂落了下来,蛹破开,里面是一个全身**的女人,身体上沾着黏糊糊的液体,浑圆饱满的胸膛微微起伏,竟还有心跳!

    杜迪安眼皮一抽,余光扫过其余的蛹,陡然目光一凝,心中冰凉,他看到了巴克尔!

    巴克尔被裹得很严实,只露出五官,苍白无比,他先前一时竟没认出来!

    巴克尔居然被抓到了这里,还成了蛹!

    难怪他没找到巴克尔的尸体!

    除了巴克尔外,杜迪安忽然还看见一个熟悉的面孔,似乎在哪见过,他稍一回想便惊醒过来,这人是他来到巴克尔巨壁之前遇见的那个深渊,当时他还没成为深渊,好不容易才将这人甩脱,没想到在这里又遇见了他!

    吼!

    一声低吼传来,那只鳄鱼状狰狞的爬行魔物低吼着朝杜迪安冲了过来。

    杜迪安脸色微变,迅速转身跑去。

    嗖!

    一道破空声极速逼近,杜迪安头顶犄角的感知向后望去,却见是那全身**的女子追赶了过来,她的速度比旁边的魔物更快,最诡异骇人的是,她的颈脖上竟盘绕着极冰虫,仔细看的话甚至能看见,极冰虫的一端缠绕在她的头顶,似乎从耳朵处延伸了进去。

    是极冰虫在操控?

    杜迪安不敢停留,沿着机舱飞速向前冲去。

    赤**子速度奇快无比,转眼便追了过来,抬手一掌朝杜迪安后背拍去。

    杜迪安心中大惊,背上利刃肢体甩动,如风扇般绞杀而去。

    赤身女子手臂上顿时蔓延出寒冰,覆盖整条手臂,探手抓入旋转的利刃肢体中,噌噌数声响起,利刃肢体划破了她手臂上的寒冰,却没能斩断她的手臂,反而她的五指无所畏惧地伸出,扼住了杜迪安的一条利刃肢体。

    嘶!

    缠绕在她颈脖上的极冰虫如白色毒蛇般张嘴,发出嘶吼。

    赤身女子手臂发力,猛地回拉。

    杜迪安脸色微变,身体一动,嘭地一声,赤身女子拉住利刃向后倒退,险些跌倒,而杜迪安速度不减,继续向前冲去,如壁虎断尾,只求自保。

    嘶!

    赤身女子颈脖上的极冰虫发出愤怒的嘶吼,如蛇一般的圆嘴中满是细密的利齿,赤身女子在它的控制下,再一次飞速踏步冲来,势如流星。

    杜迪安心中暗惊,这赤身女子的身体素质好强,没有进入魔身竟然也能追上他,这应该跟极冰虫的操控无关,毕竟在他们后面,那只巨大的魔物到现在已经被甩开四五十米了!

    眼见这赤身女子再一次接近,杜迪安陡然甩出利刃,如旋转的陀螺利刃风暴,向其绞杀过去。

    赤身女子全身迅速结冰,两手护住身体,利刃瞬息间斩出千百次,将其手臂上的冰块切碎,并且留下数十道细密的伤口,但奇异的是,伤口内并没有血流出。

    杜迪安见没能杀她,一落地便头也不回地发足狂奔。

    赤身女子再次发狂般地追来,肩上的极冰虫发出尖啸声。

    杜迪安望着越来越近的机舱出口,陡然间心中一憷,他忽然想到,这极冰虫能控制寒气,等到了外面的湖水中,岂不是能爆发出更快的速度?

    就算不能,如果用寒气控制湖水,他岂不是更危险?

    在这分秒间,他大脑极速转动,陡然间止住身体。

    落后十多米的赤身女子却没有停止,在杜迪安停下时,立刻追了过来,全身结冰,冰块像利刃般凸起,抬手抓向杜迪安,在她胸口也凸起寒冰尖刺,一旦被她抓住,杜迪安的身体立刻会被她胸口的尖刺扎入。

    杜迪安的目光在这一刻闪过极明亮的光芒,转身回头,生死交错的瞬间,他的双手忽然间恢复成人类的手臂状,五指捏住了赤身女子的手臂,身体弹起,肩上和背上的利刃闪电般射出,不是攻击赤身女子,而是扫向她肩膀上的极冰虫。

    极冰虫尖叫一声,想要控制赤身女子抬手招架,但赤身女子的双手被杜迪安紧握,一时半会儿无法挣脱,这一切在瞬间发生,咔嚓数声,极冰虫被斩碎了,身体像几团雪白肉块,掉落在地上。

    而扎入赤身女子耳朵中的尖细一端,也无力地滑落了出来。

    杜迪安松了口气,却见赤身女子忽然软倒,与此同时,机舱后方隆隆声响起,拐角处,那只鳄鱼状的巨大爬行魔物气势汹汹地追来。

    杜迪安脸色微变,转身便冲向暗道,在转身的刹那,他忽然也不知怎么想的,手掌一拉,将这赤身女子带入怀中,抱着她一同跳入暗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