杜迪安想了片刻,还是慢慢转身离开了,手里的碎瓶也随手扔在了雪地上。

    他沿着战斗路线返回到湖边的森林处,还未靠近,便闻到淡淡的血腥气味,如果不是这里的气温低,气味会更加明显,很快,他便看到了狩猎团战士埋伏的地方,遍地碎冰残骸,有冻僵的半个脑袋,表情仍凝固着惊恐,有打碎的手臂,胸骨,此外还有溅在白色植叶上的血,上面已经覆盖上淡淡的冰,像血色斑点。

    数百个狩猎团战士,如今只剩地面的碎尸,杜迪安粗略扫了一眼,碎尸的数量并不多,估计拼凑在一起,最多百来具,也就是说,还剩下两百多号人活着,不过这些多半早已离开了此地,当初极寒冰龙只顾着追他,没有理睬这些人,让这些人有了离开的机会。

    杜迪安微微默然,望着手里见到的一条冻成冰的手臂,从手臂上的盔甲可以看出,这是巴克尔的手。

    他被杜迪安踹向极寒冰龙后,身体冻结,摔到了森林中,但杜迪安只找到他的这条手臂,却不见其他肢体,他觉得,巴克尔很可能还没死,也许是离开了。

    声势滔滔的讨伐最终演变成一场屠杀和窝里斗的闹剧,杜迪安轻叹了口气,他也是其中一员,有时看得清却未必能做到独善其身。

    看着远处结冰的湖面,杜迪安估摸着这头老龙多半在里面养伤,他心中有一丢丢的不甘心,原本他已经放弃了抢夺极冰虫,但后来跟海利莎配合时,才发现这头老龙也没想象中那么强大,或者说,他低估了自己的力量,通过先前霍莱尼和巴克尔等人的表现,他觉得自己比他们这些深渊,应该是略强上几分的,再配合海利莎的火焰,能够克制极寒冰龙的冰雾攻击,倒也能抗衡一二。

    虽然他胸口险些被刺穿心脏,当场挂掉,但冰龙也断了尾巴,双方都伤到了。

    “要是这里靠近巨壁就好了,能取壁内钢材制作几个陷阱场……”杜迪安望着四周的树林,眼眸闪动,对猎杀极寒冰龙,他还是有一丝想法的。

    狩猎魔物依靠正面搏斗是最愚蠢的,先前霍莱尼和巴克尔等人在,狩猎团战士又不是杜迪安的手下,杜迪安并没有多说什么,实际上他觉得有这么多拓荒者配合,在这附近完全能制作出一片陷阱沼泽,即便这极寒冰龙力量再强一倍,也得脱层皮。

    当时他还担心,四位深渊的力量搭配在一起,又加上这么多拓荒级战士,还有主宰,极寒冰龙会不堪一击,到时如果极寒冰龙很快就被斩杀,就轮到他们相互争夺极冰虫了,所以在埋伏时他并没有多说什么,目的也是想消耗掉霍莱尼手下的狩猎团战士,同时借机看看他们几人的真正底牌。

    然而战斗一开始情况就逆转,后续变化太快,已经来不及组织所有人进行有效的埋伏,导致被一面倒的屠杀。

    杜迪安觉得,这场团灭跟他的私心有一些关系,如果由他来主导的话,凭在场这么多人手,就算闭着眼睛也能坑杀这头老龙。

    如今反被屠杀,损失惨重,杜迪安心中有些遗憾,不过也没有什么罪恶感和自责,他相信巴克尔和莫妮卡也有这样的想法,甚至霍莱尼察觉到了他们这样的想法,有意配合他们削弱狩猎团战士的一定数量,并没有提前进行较长时间的陷阱制作和狩猎准备。

    只可惜,极寒冰龙展现出的强势力量,让他们这些小心思和勾心斗角,最终显得可笑,也可悲。

    如今这里只剩他一人,杜迪安觉得好好布置一番,未必没有机会坑杀这头老龙,只是他一个人准备陷阱的时间会比较耗时间罢了。

    在古老的原始人时期,人类和野兽的力量相差悬殊,但制造出一根木矛,就敢与嗜血野兽搏斗,不是你死就是我亡,这是求生的意志,也是狩猎者精神,如今杜迪安和极寒冰龙的力量差距,比正常人类和猛虎的差距还要小,并非是一面倒的扑倒屠杀,他至少还能还手。

    所以他觉得自己没道理就这样撤了。

    这几天养伤时杜迪安一直在思索这件事,在犹豫,但最终还是决心返回此地,看看情况,如今湖面风平浪静,看不出什么,不过他觉得有必要试试,毕竟一旦成功了,得到极冰虫的话,力量将会再次增长许多,到了他这地步,单靠壁内的资源已经无法提升力量了,只能在这壁外荒野寻求机遇。

    如今的冒险,也是为了将来抵达神国做准备,在人类生活的地方,更需要力量,这种机会可遇不可求,他不想将来在神国中因为自己力量弱了,被人欺负算计却无力反抗,那里是另一个残酷的世界,弱小的代价同样血淋淋。

    杜迪安带着海利莎在森林边缘坐下,他打量着周围的环境,思考着陷阱的布局,别看极寒冰龙身体坚硬,刀枪不入,但以树为箭,以藤为弓,拉力足够的情况下,依然可以对它造成不小的伤害和冲击,如果一棵树不够,那就十颗,以这森林内三五人合抱的巨树大小,弹射出去的力道,绝不会好受。

    而且极寒冰龙体积巨大,虽然飞翔速度很快,但转向不够灵活,这些都是它的弱点。

    转眼间,数小时过去,杜迪安想到了几套狩猎计划,刚准备起身去砍树伐木,制作陷阱,忽然感受到地面微微颤动,他心头微跳,望向湖面。

    平静如镜的湖面在两三秒后,忽然间隆起,湖面的冰迅速破碎,一道巨大的身影从湖内跃起,全身水花四溅,巨大如剪刀般的翅翼张开,带动身体落在湖边的岸上,正是极寒冰龙!

    杜迪安瞳孔微缩,屏紧呼吸。

    只见这极寒冰龙的尾巴已经长出,不过比先前那条要短小许多,它落在岸上后,抖了抖身体,然后迈着步子朝前方的森林中走去,龙爪按在地上隆隆作响,声音低沉。

    杜迪安松了口气,差点还以为被它察觉到了,要不是看见这头老龙上岸的位置是在对面湖边,他都准备转身开溜了。

    “愈合速度倒是挺快,难道是上岸出来觅食?”杜迪安目光闪动,上次的战斗较为激烈,对这些大型魔物来说,需要填补成吨的食物来补充体力消耗,出来捕食很正常。

    杜迪安没有离开,准备等它回湖再去伐木。

    等了两三小时过去,就在杜迪安以为这头老龙抛弃了老巢已经移居时,极寒冰龙从天而降,飞了回来,没有落在岸上,而是一头扎进了湖内,掀起一股巨大波涛,湖水涌动,将湖边的碎冰拍打到岸边,横七竖八地斜着,像是一片刀剑利刃编织的护栏。

    “活的?”杜迪安在极寒冰龙钻入冰湖的前一秒,看清了它嘴里的东西,含着一头三米左右大小的血狮牦牛,这不是冰雪森林里的寒冰体质魔物,而是森林外面平原上的魔物,而且血狮牦牛都是成群结队的,极其狂暴,捕猎等级四十二,单个拉出来并不可怕,但成群的血狮牦牛却足以让许多捕猎等级上百的魔物望而却步。

    在这魔坑深处,血狮牦牛显然是属于“食物”级别了。

    杜迪安之所以奇怪,是没想到极寒冰龙捕猎的食物,居然不是冰雪森林里那些寒冰体质的魔物,更奇怪的是,它居然含着一头活的回来,以这血狮牦牛的体积,它一口就能吞下,都不需要怎么咀嚼,没必要带回老巢慢慢享受吧?

    湖面的波涛仍在翻滚,极寒冰龙的雪白身影却渐渐沉入湖底,杜迪安伸头望去,湖水很深,透视只能勉强看到上百米深度的地方,不过热视倒是能看见血狮牦牛散发出的微热生命源。

    就在他准备收回目光时,血狮牦牛的热源忽然间消失了,毫无征兆。

    杜迪安心中诧异,难道是被极寒冰龙吞了?就算是吞了,血狮牦牛的身体也不会立马失去热源,而是慢慢消散才对。

    他觉得有些古怪,不过也没太在意,等湖面彻底平静后,他便转身前往森林,在较远的地方砍伐树木,将一颗颗巨树堆积码好,在砍树时还遇见一些森林魔物,有全身雪一样白的巨大蜥蜴,也有潜伏在雪地下的巨蟒,还有生活在巨树内部的怪虫。

    杜迪安随手斩杀了这些魔物,有些魔物用毒素攻击,他便切下它们的毒囊或是拔下毒牙,留着当陷阱材料。

    转眼五天过去。

    杜迪安已经砍伐了上千颗树,其间听见轻微龙吟声,从冰湖处传来,感知一番后便发现,极寒冰龙又出去觅食了。

    他停下陷阱制作赶到冰湖边等待,发现这头老龙又含着一头体胖浑圆的魔物回来,也不是寒冰体质。

    如果说第一次是巧合,那么两次都是如此,基本就可以确定这头老龙的口味了,这让杜迪安较为开心,他原本还烦恼用什么做饵,现在倒简单了。

    杜迪安将砍伐的树木剥皮,表面削光,拨开树皮后,树里面依旧粗糙,不过好在这些巨树生活在寒冷气温下,树杆极硬,普通的刀剑都未必能砍伤。

    杜迪安点火,将树皮熬炼出树油,涂抹在树杆上,使得树杆表面光滑起来,然后将一端削尖,做成巨型弓箭的样子,再找到一些藤蔓,编织弓绳。

    森林里的藤蔓较少,韧性不足,杜迪安只能抽丝剥茧,将其拨丝再编,这很耗时间,他只能一个人做,花了三天时间,才做好两张弓。

    弓是用几颗大树插在地面固定,绳是自己编的,树箭反而最容易制作。

    杜迪安挑好位置,等极寒冰龙出去觅食时,便在湖边轻手轻脚地刨坑,将大弓埋下,除了树箭外,他还准备了巨网,准备让这巨网从地面弹射而起,将引到半空的极寒冰龙裹住,即便被它挣脱开来,也足够让它费一番力气了。

    时间不知不觉过去。

    转眼间杜迪安在冰湖边待了三个月,陷阱遍布冰湖周围,有的陷阱途中被别的魔物触碰摧毁,他不得不将陷阱外面的地刨出一道道深沟,又在陷阱周围弄上难闻的野兽粪便,让魔物止步。

    这三个月来,杜迪安除了制作陷阱外,也摸清了极寒冰龙的捕食规律,几乎三天一次,每次都会带一头魔物回来,而且这头魔物一进入湖底后,就会忽然失去热源反应,这种奇怪的现象在后来的每次都会出现,让杜迪安倍感好奇,甚至想过在极寒冰龙离开时,潜入湖内察看一番,但最终还是忍住了,担心自己的气味留在湖内,引起这老龙的警惕。

    天色蔚蓝。

    杜迪安在湖边静静等待,到了中午时,湖内掀起波澜,极寒冰龙的身影从中腾飞而出。

    杜迪安眼中寒光一闪,立刻从森林边踏出。

    刚准备离开的极寒冰龙顿时身体一顿,扭过头来,冲着杜迪安低吼一声,然后拍打着翅膀越过湖边,朝他飞了过来。

    杜迪安见它似乎忘记了自己是谁,也没急着施展魔身,只是紧紧握住割裂战刀。

    极寒冰龙从天而降,掀起的风将杜迪安头发刮得凌乱飞扬,它落地,张口,朝杜迪安咬了过来,似乎并没有将杜迪安太当回事。

    在它嘴巴伸过来的刹那,嘴内的血盆大口和尖锐的獠牙上仍沾着血丝和肉渣,杜迪安陡然出手,身体侧身滑去,割裂战刀瞬间抹过极寒冰龙的嘴角,锋利的刃口像切入沙地中一样,杜迪安紧紧按住战刀,向前划出三四米,等极寒冰龙的痛吼声响起时,立刻抽刀而退。

    极寒冰龙仰天嘶吼,翅膀扬起,痛得怒不可遏,当它再次低头时,张口便喷出一片寒气。

    杜迪安早有准备,一击得手后迅速腾飞而起,飞向后方的森林中。

    他特意飞得较高,让极寒冰龙不得不腾飞起来才能攻击到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