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寒冰龙痛嘶,断尾之痛让它发狂,在杜迪安继续切割它背脊时,从断裂的尾巴根处陡然射出一片寒冰利刃,疾冲而出,噗噗数声,从杜迪安的肋骨处刺入,将其身体贯穿。

    割裂者的弱点在这一刻尽显无遗,防御远不如海利莎的魔龙者强大,愤怒中的杜迪安被疼痛和冰冷刺激,立刻清醒过来,他没想到从断尾内还能发出寒冰利刃,猝不及防,只觉胸口阵阵灼痛,又冷又热,他迅速挥臂斩断利刃肢体,身体倒飞而出,朝海利莎坠落的方向冲去。

    他刚冲到一半,就见海利莎从尘雾中冲天而起,全身燃烧着火焰,尖啸着杀向极寒冰龙。

    杜迪安见她没有受伤,心中稍松了口气,见她再次杀向极寒冰龙,心中有一丝迟疑,愤怒归愤怒,他知道,单凭他和海利莎想要斩杀这头老龙,还是太艰难了,而且他已经受伤,将肋骨边的寒冰利刃拔出后,血液止住,但行动间胸口疼痛无比,这时候他倒渴望身体也能像右臂一样失去痛觉。

    虽然心生退意,但他还是追了上去,让海利莎一人阻拦极寒冰龙,后果不堪设想。

    吼??!

    极寒冰龙仰天哀嚎,充满愤怒和痛苦,它的身体从半空降落,龙翼挥舞,掀起的飓风将海利莎推开,身体重重落在地面,将森林压倒一片。

    海利莎止住身体后,再次朝极寒冰龙冲去,似乎要不死不休。

    极寒冰龙张口喷出一片寒气,在寒气中裹着无数道利刃,雨点般射向海利莎。

    海利莎身体表面燃烧的火焰将寒气逼散,挥舞龙爪将利刃拍碎,但身体依然被几根利刃刺中,不过只没入鳞片少许,便被火焰燃烧融化,伤口转瞬愈合。

    杜迪安从另一侧接近,刚靠近极寒冰龙三十米不到,就被极寒冰龙察觉,扭头一口寒气喷来。

    杜迪安不是海利莎,不敢硬抗,脸色微变之下,迅速转身退开,转而从另一侧方向潜行过去。

    但极寒冰龙似乎开始注意到他了,当他从另一侧接近时,极寒冰龙再次察觉到,用寒气将其逼退。

    杜迪安见极寒冰龙只顾防守,而自己一时半会儿无法近身,海利莎也被极寒冰龙吐出的利刃阻挡,无法靠近,看似暂居上风,但时间拖得越久,他和海利莎的优势越弱,他已经注意到,周围的寒气弥漫的越来越厚,如果极寒冰龙是一个深渊级人类的话,他甚至会觉得,对方数次用寒气将其逼开,或许只是次要的,真正目的是将散发寒气,将周围完全笼罩,等附近完全陷入寒气的世界,将是极寒冰龙所主宰的领域!

    而且,海利莎全身浴火,这火焰是她体内的脂肪和能量燃烧成的火焰,对身体消耗极大,无法持久。

    想到这些,杜迪安退意更浓,再次靠近被击退后,他立刻晃动铃铛,招呼海利莎从寒气中开辟一条路径,准备撤退。

    海利莎听到铃铛声后,攻势顿歇,随即飞到杜迪安近前,然后继续向前飞去,全身燃烧的火焰将白蒙蒙的寒气驱散,像指路明灯。

    杜迪安紧随其后,迅速逃遁。

    这极寒冰龙被他斩断一条尾巴,他觉得它应该不会再追来了,就算要追,速度也没有先前那么快,对于飞行类魔物,尾巴的作用极大,负责调节身体平衡和方向,没了尾巴,速度将大打折扣。

    吼!

    极寒冰龙看见杜迪安和海利莎逃遁离开,愤怒吼叫,龙翼拍打,却没有再腾飞追来。

    转眼间,寒气将身后的路径遮住,一片朦胧,杜迪安听见白雾寒气后的龙吟越来越远,心中稍松了口气,没过多久,他和海利莎一起冲出了寒雾,朝森林远方极速冲去。

    离开寒雾后,海利莎身上的火焰也渐渐熄灭,在鳞片表面有一些黏稠的血丝,散发着浓郁的腥气。

    杜迪安和海利莎一同飞出三十里外,才慢慢降落下来,杜迪安见极寒冰龙没有追来,便和海利莎落在森林树桠上,他打量了一眼周围,只看见几只小魔物躲在树林内,并没有什么厉害角色,他才放心下来,解开了魔身,同时让海利莎也解开了魔身。

    恢复成人形后,杜迪安立刻看见胸口肋骨处的三个血窟窿,窟窿边缘的血肉已经止血,伸手一抹,非常冰凉,还摸到一点残留的冰渣。

    这冰渣颜色鲜艳,是冻结的血。

    杜迪安看向海利莎,见她嘴角带血,手臂有些怪异的弯曲,心中顿时揪起,上前用透视仔细地看了一遍,原来是她手臂内的骨头折断了,他眉毛微微抖动了几下,握住她的手慢慢扭动,将骨骼顺位,然后取出背囊里的药物和小手术刀,将其手臂划开,将手臂内的骨头碎渣挑出,再缝合好手臂,包扎上药。

    除了手臂外,其他地方倒没什么大伤。

    等治好海利莎后,杜迪安靠坐在旁边的树桠上,将自己身上的战甲脱下,将血窟窿边缘冻死的坏肉全部切除,没有带麻醉,他只能龇牙咧嘴地忍着,等切掉坏肉后,给伤口上药包扎。

    处理完这些,他已经满头热汗,既是痛的也是累的,他靠在树上大口呼吸,森林中的空气还是非常清新的,这时后方依然没动静,杜迪安估计那头老龙应该是不会再追来了。

    “捕猎等级三百七十二的家伙,果然厉害?!倍诺习材钸兑痪?,心情有些复杂,如果他先前的猜测没错的话,这头极寒冰龙应该还是属于会被荒神血肉所吸引的那一部分魔物,而忌惮荒神血肉的那一批,比极寒冰龙更强,也是荒神遗骸镇守巨壁所针对的对象。

    他本以为达到深渊,自己已经算是上等人,属于顶尖一列。

    结果却在一头极寒冰龙面前如此狼狈,霍莱尼也是深渊,却被秒杀,巴克尔生死未明,莫妮卡运气较好,多半是逃走了。

    如果是遇到恐惧荒神血肉的那种魔物,他的下场又是如何?

    杜迪安不敢想,心中的压力很大。

    他不知道荒神究竟跟什么样的魔物战斗过,但他知道,自己和荒神还差得很远,对方凭气味就能震慑住一些恐怖存在,深渊并非力量的终点,而在深渊之上又是什么?

    他不知道,他费劲周折才达到深渊,现在却更加迷惘了。

    难道必须制造出核武,才能荡平一切阻碍?

    如果是这样的话,那岂不是再制造一次末日?

    杜迪安靠在树上,思绪飘远,许多的想法和困惑在心中出现,让他沉默无言。

    休息半刻钟后,杜迪安带着海利莎继续前行,虽然极寒冰龙没有追来,但这里仍是在它的领地中,随时会出现。

    继续赶路半小时后,杜迪安来到一片高山上,山腰有一个洞穴,里面盘踞着一头七八米高的虎怪魔物,这虎怪魔物长得像老虎又像蜘蛛,身体怪异,实力接近主宰级,被杜迪安轻易斩杀,不过这魔物临死前喷吐出的绿色唾液,险些沾到杜迪安身上。

    虽然被避开了,但绿色唾液落在岩石上,看似坚硬的岩石顷刻间就融化了,而且一直往泥土深处融化近十米深,才慢慢停下腐蚀。

    如此强烈的毒性,让杜迪安色变,也愈发小心起来。

    有的魔物虽然体质不强,但毒性猛烈,就算是深渊都会被轻易毒死。

    在这山洞内休息,杜迪安将这虎怪魔物身上挑选了几块没有多余组织的血肉,烧烤吃了,和海利莎一起填饱肚子。

    吃好休息,杜迪安准备等伤养好了再赶路,这里是魔坑,随时会遇见深渊,他虽然有透视感知,但可见范围有限,而且又不能时刻用透视看路,对眼睛太吃力。

    一转眼,三天过去。

    杜迪安和海利莎躲在山洞中,以虎怪魔物尸体为食,闲来无事杜迪安便会回忆超级芯片上记下的知识,以前是死记硬背,有空都思考,到时也能灵活运用。

    等思考这些知识累了,就想想先前的战斗,反省自己的失误。

    杜迪安的伤虽然比海利莎重,但愈合的速度却比她更快,海利莎体质虽强,但行尸的体质导致她的伤势几乎成了永久性的,自愈能力极差。

    不过,杜迪安发现每当她吃了新鲜血肉后,体内的伤势愈合就会加快一些。

    等伤痊愈后,杜迪安没有直接离开魔坑,而是带着海利莎再次返回了冰雪森林,并且悄悄潜入,来到先前战斗的地方。

    三天的时间森林内几乎毫无变化,被战斗波及的森林依然遍地狼藉,树木倒塌,杜迪安找到龙尾掉落处,却见那条龙尾已经不见了,地上还有不少冰锥散落。

    在地面上留有极寒冰龙的爪印,杜迪安顺着它的爪印走去的方向看去,是返回冰湖了。

    杜迪安从森林另一处绕过冰湖,来到他和霍莱尼等人与极寒冰龙战斗的地方,很快便找到了霍莱尼的尸体,被刺穿钉在一根从地面戳起的寒冰利刃上,尸体已经破破烂烂,半张脸被寒冰刺出,看不清全貌,但身上的衣物却是他的,此刻已经从魔身状态恢复成了人形。

    一位深渊的尸体就这么挂在自己眼前,杜迪安心中有些唏嘘,然后他就上前摸了摸霍莱尼的尸体,同时用透视扫去,这一看顿时轻咦一声。

    他本想用透视看看霍莱尼衣物下面有没有藏什么好东西,没想到却在他的尸体中看见一个奇怪的东西,那是一条淡白色的虫子,形状跟寄生魂虫很像,两三厘米长,这虫子正蜷缩在霍莱尼的脑袋中扭动,似乎在蚕食他的大脑组织,这是他全身上下唯一的活物!

    杜迪安想到魔物研究所记载的一些情况,狩猎者死后,体内的寄生魂虫也会一同死去。

    他见过不少死掉的狩猎者,的确是这情况。

    可是资料却没记载深渊死去后的情况,而这也是他头一次看见深渊的尸体!

    这小虫子难道就是霍莱尼的寄生魂虫?

    杜迪安觉得有**成可能是,毕竟这森林内的温度这么低,霍莱尼的尸体**的,都快结冰了,不可能腐烂生蛆,也没有这么大的蛆,除非是变异过的。

    杜迪安伸出手指,在霍莱尼的头顶划去。

    他的指甲比刀子还锋利,霍莱尼的头皮很快被划开,但头骨很硬,杜迪安单靠指甲还是无法切开,不过他用两根手指插到霍莱尼的眼眶中,另一只手按住他的下巴,用力一掰,便将他的头盖骨掀了开来,只见里面冻硬的脑组织上,一只白色小肉虫在上面蠕动。

    杜迪安感到一丝头皮发痒,没直接伸手触碰这小东西,有些魔物的能力太诡异,即便是深渊也会栽跟头,他取出背囊里的小瓶,再从旁边扯下一个小树枝,做成小木棍,轻轻戳在小虫子身上。

    小虫子慢吞吞的身体被木棍一碰,顿时缩到霍莱尼的脑组织深处,速度快如闪电,看得杜迪安吓一跳。

    他立刻将霍莱尼的脑袋从颈脖上斩断,以免这小东西跑到他的身体中,到时再取更麻烦。

    他将霍莱尼的脑袋丢到旁边的石块上,用木棍将他的脑组织慢慢剔除,小肉虫很快无处可躲,钻到了霍莱尼的鼻腔中。

    杜迪安取出手术刀将霍莱尼的鼻骨削开,将小肉虫挖了出来,用小瓶子将其扣住,装了进去。

    小虫子在瓶内扭动,杜迪安举起看了两眼,忽然发现,这小虫子全身慢慢升起白色丝线般的毛发,这毛发极细,他先前竟没注意到。

    这毛发抬起后,小虫子的行动慢了下来,就在杜迪安准备将其收起时,陡然间,小虫子身上的所有毛发蓦然刺向瓶子,哗啦一声,这特制的坚硬玻璃瓶竟碎了,要知道这瓶子就算是壮汉用石头砸都未必能砸碎,可现在却被这只三厘米不到的小虫子给击碎了。

    破开瓶子后,小虫子迅速坠落,落在地面的雪地上,很快便遁入雪中,向前极速蹿去,转眼间便跑到了杜迪安看不见的地方。

    等杜迪安急忙用热视望去时,却看不见半点热源反应。

    怔了一会儿,杜迪安望着手里破出一个窟窿的玻璃瓶,脸色微微变化,这小虫子究竟是什么?寄生魂虫显然不具备这样的破坏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