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也好?!倍诺习驳阃?,知道不出手是不行了,否则他们未必肯认真战斗。

    在他们交谈的时候,狩猎团中又陆续有十几人死亡,有的被腐泥鬼身上溅射出的泥点射杀,有的被烂泥化作的尖刺杀死,还有的被直接拉入它烂泥般的身躯中压碎。

    杜迪安和巴克尔、莫妮卡三人迅速冲了上去,莫妮卡独自绕到腐泥鬼的后方,飞蛾般的雪白身体上慢慢浮出细微颗粒,像粉末一样飘落,似乎在蕴含什么东西。

    杜迪安和巴克尔冲到腐泥鬼面前,巴克尔率先出手,骨剑刺向腐泥鬼,噌地一声,直接没入到烂泥深处,下一刻,烂泥顺着剑刃涌来,竟要将他的手臂一同吞没进去。

    巴克尔脸色微变,猛地发力,将骨剑抽离了出来,转而迅速斩出数剑,快如闪光,将烂泥切开,但伤口转瞬愈合,完全无用。

    杜迪安靠近后同样挥舞利刃刺入烂泥,感觉很轻易便刺了进去,但想要拔出时,却感觉烂泥中似乎有种腐蚀的力量,在消化自己的利刃肢体,而且消化的速度很快。

    他心中一惊,迅速拔出利刃,却见利刃上的颜色有些斑驳,像是不均匀的褪色。

    “物理伤害没用?!卑涂硕说蕉诺习采肀?,目光一闪,道:“我记得狩猎团中有几个祈求者魔痕的主宰吧,让他们出手,兴许能造成一点伤害,我们替他们打掩护?!?br />
    杜迪安想到祈求者魔痕的魔能攻击,微微点头,在这一刻,祈求者魔痕的作用性比他的割裂者强盛许多,毕竟,这是排在这里第一的传奇魔物,不过,替换魔痕代价巨大,需要重新吸收神浆和极冰虫,才能恢复现在的实力,甚至有可能再也无法恢复到如今的力量,因此选择魔痕时需要谨慎,一旦选了,就很难再替换,因为没那么多资源。

    巴克尔来到包围圈边缘,将三个祈求者魔痕的主宰叫到身边,将自己的计划跟他们说了一遍,然后招呼杜迪安继续冲了上去。

    虽然他们的攻击无效,但至少能引起腐泥鬼的注意。

    在杜迪安和巴克尔上前牵制干扰腐泥鬼时,三个祈求者魔痕主宰偷偷摸摸地跟在后面,瞄准机会后,立刻靠近腐泥鬼,暗黑色的魔化利爪拍在腐泥鬼的烂泥身体上,顿时见效,手掌拍打的位置微微塌陷进去,颜色发黑,似乎被腐蚀掉一样。

    还不等杜迪安和巴克尔欢喜,下一刻塌陷进去的烂泥又飞快涌了出来,恢复如初,同时从烂泥中凸显出几道尖刺,射向三位主宰。

    噗!

    其中一位主宰反应不及,顿时被烂泥组成的长枪刺穿喉咙,当场毙命。

    另外两人惊慌失措地逃开,大气都不敢喘一口。

    杜迪安脸色微变,这腐泥鬼的捕猎等级仅仅比石英魔兽高出十多级而已,应付起来却难上数倍,如果他单独遇上,就只有逃跑了,他对这东西完全束手无策,这也让他看到了自己的弱点。

    咕咕咕!

    陡然,一阵像灌水声的吼叫从烂泥般的身躯中发出,愤怒至极。

    杜迪安愣了一下,顿时看见腐泥鬼的背后出现一道身影,正是莫妮卡,不过此刻的她全身更加雪白,身影飘飞时,不断有白色粉末飘洒而下,像雪花,但比雪花更细碎,更致命。

    白色粉末落在腐泥鬼身上,被沾到的地方迅速硬化,不复柔软的蠕动模样。

    当白色粉末洒落到它大半个上身时,莫妮卡手中银剑刺出,咔地一声,烂泥般的身体顿时碎裂,像岩石一样破开。

    杜迪安和巴克尔对视一眼,没有错过这个难得机会,迅速出手冲向腐泥鬼被雪白粉末覆盖的地方,咔咔数声,腐泥鬼硬化的上半身完全被绞碎。

    在上半身被砸碎后,腐泥鬼的下半身却慢慢地缩小,竟是钻向地底准备逃跑。

    杜迪安挥舞利刃划开地面,想要将其留下,但这东西钻土的速度极快,像入水的鱼,极其灵活,多半他先前会忽然出现,也是从这地底突然钻出的。

    巴克尔和莫妮卡试图留下腐泥鬼,但跟杜迪安一样,全都失败告终。

    等腐泥鬼钻土逃走后,三人也累坏了,巴克尔一屁股坐在地上,大口喘息,捂着胸口,掏出背囊里的药物给自己包扎,这一刻没有半点壁主的威严。

    莫妮卡解开了魔身,身体恢复成人类美女的模样,只是脸色和肤色都有些苍白,她看了看杜迪安,没说什么,走到一旁默默坐着休息。

    杜迪安也解开了魔身,这场战斗总共持续的并不长,他消耗不大,斩杀石英魔兽对他来说很轻松,甚至轻松到让他惊讶,这腐泥鬼虽然难缠,但他主要是牵制,也没费多大力气,而且他发现,即便是这腐泥鬼,似乎也就如此,如果不是身体柔软如泥的特性,让他无法造成伤害,要斩杀也不难。

    在牵制时,他便发现腐泥鬼的攻击速度并不快,他能够轻易躲闪,包括后来躲避莫妮卡的雪白粉末时,也显得有些缓慢,也不知是它本身就行动迟缓,还是自己体质高于一般的深渊,所以才会觉得他们慢。

    在杜迪安思索分析时,其他的狩猎团成员则清理战场,帮助受伤的人疗伤,以及掩埋地上残留的断肢和尸体,有的人提议就地火化,这是狩猎者在壁外的习俗,毕竟埋在泥土中,说不定没过多久,就会被某只嗅觉灵敏的魔物翻出来叼着吃了。

    这提议被否决了,有人认为先前动静太大,再继续停留在这里火化尸体,难保不会再引来别的魔物,而且火化的过程散发的气味较浓,更容易招引魔物。

    而且就地掩埋虽然对死者来说有可能落入兽腹,但对活人来说,却能当成诱饵,引走魔物。

    议论几句后,有人找巴克尔拿主意。

    巴克尔刚要说话,忽然远处一道身影冲了过来,正是先前被石英魔物吞吃的霍莱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