霍莱尼和莫妮卡神色平静,但心中却已经愤怒无比,没错,正如杜迪安所说,挑拨的手法很拙劣,但杜迪安给出的条件却不拙劣,事到如今,他们基本可以肯定,杜迪安就是一位深渊,再加上那只被控制的行尸,就有可能是两位深渊级力量,而且这两份力量都是一个意志在控制!

    但他们却不同,他们做不到百分百团结,如果另一方暗中跟杜迪安合伙,这次探寻极冰虫反而不算什么了,如果利用杜迪安谋划壁内的格局,才是真正可怕的。

    壁内三足鼎立的局势早已形成多年,霍莱尼和莫妮卡二人关系较近,共同抵抗壁主,他们知道唇亡齿寒的道理,二人中无论谁出事,剩下一人都会被壁主吞掉。

    但现在却有外来力量入场了,而且这股力量比他们都要强,甚至能跟壁主抗衡!

    哪怕知道跟杜迪安合伙很危险,不可能同意,但人心隔肚皮,他们不得不说,因杜迪安的话,他们心中对彼此有所防备了。

    愤怒归愤怒,二人却没有当场跟杜迪安动手的意思,这里是王都,一旦他们打斗起来,造成的破坏难以估量,而且会白白便宜了壁主。

    霍莱尼沉声道:“不要说这些有的没的,作为入侵者,你最好尽快离开,别忘了,这里可不单单只有我们两位,真要拼到鱼死网破,你未必能讨到好?!?br />
    杜迪安淡然一笑,他将自己说成入侵者,实际是告诉莫妮卡,他们才是同一个阵营,他不会背叛,同时也希望莫妮卡不要脑子混乱,不过,他早有预料,随意地道:“算上那位壁主,你们一共三人,二位如果不想跟我合作的话,我想,我跟那位壁主合作,剔除二位,不知道会有什么奖励?!?br />
    霍莱尼和莫妮卡瞳孔微缩,脸上散发出几分寒气,莫妮卡向来恬静温柔的脸颊,此刻也彻底冷了下来,道:“壁主大人是不可能跟你合作的,与其跟你合作,倒不如继续维持我们现在的局势,你不要以为你能挑拨我们,你这入侵者居心叵测,壁主怎么可能勾结外人谋害自己人?”

    “这倒也是?!倍诺习埠芮嵋妆闳贤怂幕?,这态度反而让莫妮卡眉头一皱,杜迪安继续说道:“我暂时也没打算跟这位壁主合作,目前我只想得到极冰虫,二位,你们只是引个路罢了,谁能得到归谁,这件事很公平,好歹我也跟你们一样,这点小面子,二位不会不赏脸吧?”

    霍莱尼和莫妮卡见杜迪安不提跟壁主合作的事情,心中暗松了口气,至于杜迪安后面的话,他们想了想,觉得倒没太大问题,只是引路罢了,别说杜迪安身边还有一个深不可测的行尸,即便是杜迪安一人,跟他们平起平坐,也有资格参合一手了。

    思索片刻,霍莱尼缓缓道:“这件事我们需要商议一下,等明天再给你回复?!?br />
    杜迪安瞧了他一眼,道:“你觉得我是傻子么,另外,说的不客气一点,二位有资格跟我谈条件么,别忘了,这里是你们的老巢,可不是我的,被一个,哦不,是被两个深渊惦记着,估计壁主也会很头疼吧?莫非真打算逼我让这王都动荡一下才舒坦?”

    二人脸色微变,目光阴沉下来,的确,他们顾忌杜迪安的一半原因,便是这点,如果他们不能当场杀死杜迪安,那么杜迪安在暗处,他们在明处,他们能?;ず米约?,却未必能?;ぷ≌獗谀诘钠矫?,尤其是自己派系下的势力和自己经营的力量。

    除了这些,他们还有妻子,孩子,父母,都在这里。

    这些亲人是他们的羁绊,虽然对他们二位来说,用亲人要挟,未必能真的让他们低头,但他们知道,那一位肯定会低头!

    毕竟,如果壁主的孩子被抹杀,那壁主的传位会是一个很大的问题!

    “好,我答应你,现在就出发,一起找寻极冰虫,谁找到归谁,我提供你线索?!被衾衬岱煽焖妓饕幌?,立刻同意,果断得令人惊讶。

    莫妮卡偏头看了他一眼,目光闪动一下,忽然间明白了什么,没有反对,只是默默不语地看着杜迪安。

    “聪明,省事儿?!倍诺习部湓蘖艘痪?,便道:“把人都集结了吧,准备出发,再不快点,等消息传到那位耳中,指不定出什么变故呢,是吧?”

    霍莱尼嘴角微抖一下,漠然道:“这就不劳你操心了?!?br />
    转头向一旁惊呆的希曼道:“把人集结下,在南门集合,我们三个先过去了?!?br />
    希曼愣了几秒,才反应过来,忙道:“是?!彼低?,偷瞟了一眼不远处的杜迪安,心中怦怦跳动两下,没想到在自己的眼皮子底下,居然潜伏着一位深渊,这就像卧榻之中盘踞着一条毒蟒一样,令人直冒寒气。

    人群中的维罗早已吓得腿软,脸色发白,想到自己昨天的话,心脏贲张得快要爆炸,在他周围几个关系较好的领主,也在这一刻远离了他,不敢靠近,生怕引起杜迪安的注意。

    “阁下如何称呼?”霍莱尼转头向杜迪安道。

    “杜迪安?!?br />
    “好,杜迪安先生,我们先走一步吧,在南门那里准备?!被衾衬崴档?。

    杜迪安点点头,牵着海利莎起身。

    霍莱尼和莫妮卡也不再多说,他们过来原本还想跟众多领主交流几句,安抚他们的心,但杜迪安先前一句集结炮灰的话,让他此刻也不想再多说什么了,只想尽快离开,他也不怕这些领主反悔,毕竟谁都看得出来,他和莫妮卡此刻的心情有多么糟糕,这时候触霉头,绝对是自讨没趣。

    二人腾飞而起,沿先前的来路返回。

    杜迪安背上的割裂者战刀上流动出部分暗黑色黏液,在背脊上形成烙纹,很快烙纹化作实物,两只狰狞如无数刀片组成的羽翼舒展开来,将周围的椅子掀翻,揽着海利莎腾飞而起,一跃冲天,很快便追上了霍莱尼和莫妮卡,只留下一地满脸震惊的领主。

    ……

    ……

    送老婆回岳父家吃年夜饭了,刚好一个人在外地,也没啥亲戚可拜,后天去拜年时再接老婆回来,这两天更新照旧,可能还会多点,也快十二点了,祝大家新年快乐,狗年旺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