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维罗领主,这里的首饰都是出自迪兰大师之手,您瞧瞧,这宝石的成色……”街边一个豪华璀璨的商铺中,几位气度不凡的人在柜台边随意观看着里面的饰品,翡翠钻石的光芒通过墙边的镜子反射得令人炫目。

    维罗随意地看着,虽然这里的饰品号称是迪兰大师制作,但其中真正由对方制作的饰品又有几件?不过哪怕只是一件,也能挂上这个名头,吸引不少豪富。

    在几人闲看时,浑然没注意到,街道外面一对俊男美女缓缓走过。

    嗖!

    破空声骤起。

    站着维罗旁边的一个魁梧青年陡然脸色大变,迅速转身抬手,却感觉胯下一凉,似乎有一阵劲风刮过,他脸色吓得更白了,但很快,背后传来的惨叫声,让他瞬间清醒过来,迅速转头望去,却见正在柜台边挑选一件水晶吊坠饰品的维罗领主,竟倒在了地上,不住地惨叫呻吟。

    “有刺客!”魁梧青年心底发凉,这里距离玫瑰庄园很近,谁敢在这里偷袭?

    他顾不上那么多,迅速激发出魔身,转眼变成一只人形蜥蜴状的怪物,直立在原地,尖长的蜥蜴脑袋吞吐着舌头,虽然脸颊轮廓是人类模样,但看上去非但没有给人熟悉的感觉,反而更让人惊悚。

    饰品店内一阵女人的尖叫声响起,众人纷纷远离了魁梧青年附近,有的直接转身跑出了商铺。

    商铺外面的守卫听到动静,也急忙赶了过来,现场顿时乱作一团。

    在街道外面的人听到里面的骚乱,怕惹麻烦,也连忙让开,退到路边一旁。

    魁梧青年眯着眼睛,顾不得周围投来的鄙夷和惊恐的目光,在人群中飞速望去,查找着偷袭出手的刺客。

    这时,商铺赶来的守卫到场,在商铺后面的高手也出场,来到维罗身边,只见他的右腿膝盖处血流不止,其中有人连忙出手,帮他止血,同时察看伤势。

    很快,从维罗的膝盖内夹出一块铜币,正是这枚铜币,击穿了维罗的膝盖,镶在里面。

    见铜币上无毒,商铺的高手松了口气,立刻嘱咐人将维罗送去治疗。

    ……

    街道上,杜迪安牵着海利莎若无其事地继续向前逛街,一句“让开”换一条腿,他觉得自己很仁慈,没直接要他小命算是好的了。

    顺势出手,后续情况如何,他没有关注,也懒得去关注,这样的小角色,见到了教训一下便是,他不想自己的心情被这样的小角色破坏。

    难得的悠闲时光,杜迪安带着海利莎各个商铺间游玩,还有王都内的一些名景,如某某喷泉大广场,某个水晶花园等之类的地方。

    一天下来,杜迪安玩得有些累了,他发现逛街消耗的体力,丝毫不逊色战斗,心中不免苦笑,再看旁边依然静若处子的海利莎,心底轻轻叹了口气,但很快便打起精神,说道:“今天也买了不少东西,我们回去吧,那两套衣服你穿着应该很合身,我们回去换上看看,怎么样?”

    海利莎表情平静,无动于衷。

    杜迪安微微抿嘴,牵着他返回玫瑰庄园。

    回来的路上,他便听见有领主议论,维罗领主被人偷袭受伤的事,只是暂时还没查出凶手是谁,不过有人猜测是其他深渊得到消息,过来出手警告。

    因维罗领主受伤,庄园内弥漫了一股紧张的气氛。

    杜迪安没想到自己随手教训一下,会引起这样的反应,也没在意,回到自己房间,关上门,将买的首饰,吃的零食等东西全都从袋子里掏出,堆到桌上,一个一个地递到海利莎眼前。

    转眼间,两天过去。

    庄园内的领主开始集结在玫瑰庄园后面的训练场上,其中包括那个受伤的维罗领主,瘸着腿,腿上缠满白色纱布,杵着拐杖出席,不过身边的守卫从一个增加到了三个,这一幕让几个跟他关系不好的领主看见,暗暗憋着偷笑,有人则直接上前调侃了几句,惹得维罗脸上发黑。

    “……各位领主,请将你们派遣出来的精英上前登记?!焙压?,希曼直入主题。这时,其他领主低声向身边的侍卫交代几句,侍卫们陆续站起,上前排队登记。

    “杜先生……”洛西克看了一眼海利莎,没想到杜迪安在这样的场合,都将她带来了,一时有些犹豫。

    “我们两个都参加,以你的名义?!倍诺习仓苯铀档?,然后牵着海利莎上前登记。

    登记表上出了名字外,还要求写上各自的魔痕,按希曼的说法,这表格会交给霍莱尼先生察看,通过各位的魔痕能力,也好分配职责。

    杜迪安略微思索一下,便给自己的魔痕写上了一个名称「百斩者」。

    这是这里的一只传奇魔物的名字,能力跟割裂者相似,也是擅于攻击类型,但没有飞行能力,缺点也很明显,是排在二十名后面的魔物。

    至于海利莎的魔痕,杜迪安也随手写了一个名字,同样是攻击类型的魔物,这样一来分配职责时,倒不会跟海利莎分开。

    等所有人登记完后,希曼笑吟吟地看着众人,道:“告诉大家一个好消息,今天,霍莱尼先生将会来到现??!”

    哗!

    人群中一阵沸腾,众多领主发出惊呼,紧接着满脸兴奋和激动。

    杜迪安回到洛西克身边坐下,在洛西克另一边的洛思妮和洛雅知道杜迪安会代表他们家族出战,对杜迪安的态度也变得友善了许多,尤其是洛思妮,虽然她心底依然不喜欢杜迪安,但表面却不再给杜迪安脸色看。

    “霍莱尼先生居然要过来?!?br />
    “啧啧,上次见到霍莱尼先生,还是在加冕威廉大公时呢!”

    领主们小声议论。

    这时,希曼忽有所感,抬头望去,顿时看见天空中两道黑影出现,身影在太阳的光芒下拉长,从众人头顶晃过,很快有人注意到,发出惊呼,然后其他人纷纷抬头望去,惊呼声陡然变得更大。

    “天呐!莫妮卡小姐也来了!”

    “她怎么会过来?”

    众人惊叹,所有领主不由自主地站起身来,没有谁还敢坐着。

    杜迪安看见这两人出现时,心底便感到一阵压抑,脸色微沉,这种感觉像是一个密集的空间,忽然被挤满了东西,让人感到沉闷。

    他收回目光,不想引人注目。

    “咦?”看上去二十出头美丽可人的莫妮卡忽然目光一动,低头在人群中看了一眼,脸上有些惊讶。

    在他旁边的霍莱尼看见她的模样,轻笑道:“怎么了?”

    “有点奇怪,咦?”莫妮卡刚说一句,忽然又咦了一声,这次更加吃惊,目光望向人群中一个戴着紫色面纱的女子,“行尸?怎么可能!”

    “行尸?”霍莱尼对这两个字还是很敏感的,顺着她的目光望去,顿时脸色微变,“的确是行尸的气味?!?br />
    杜迪安见这二人看过来,便知道海利莎暴露了,心中暗叹了口气,深渊的敏锐性,果然不容忽视,他先前只是抱着试试看的想法,期望能隐瞒过去,但现在看来,似乎是自己异想天开了。

    想到上次在壁外,被那位深渊一眼识破海利莎的身份,以及眼前两位深渊也是如此,杜迪安心中有些丧气,不过,他和海利莎是密不可分的,既然被识破了,让他无法扮猪吃虎混在里面当小喽啰,他也不在意,大不了从捡漏变成合作,稍微多吃点亏罢了。

    在杜迪安这么想的时候,莫妮卡和霍莱尼低声交流了几句,二人徐徐降落到希曼身边。

    “霍莱尼先生,莫妮卡小姐!”希曼看着旁边的莫妮卡,脸上有一丝吃惊,没想到她也会过来。

    霍莱尼轻轻一笑,道:“莫妮卡小姐希望同行,大家不必见怪,人都集齐了么?”

    “都在这里了?!毕B卮鸬?。

    霍莱尼微微点头,在他说话时,领主们早已安静了下来,没人敢发声,但满脸的敬畏和恭敬,以及激动之色显而易见,霍莱尼目光一一扫了过去,最后落在了杜迪安身上,轻声道:“这位先生,你旁边的这位女伴,是行尸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