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天很快过去。

    杜迪安带着海利莎在王都中吃吃喝喝,到处游玩,享受这难得的安宁时光。转眼间,宴会开始,杜迪安和洛西克乘坐同一辆马车,跟随其他领主的马车队伍,驶向这次宴会的举办地,玫瑰庄园。

    “玫瑰庄园有一百多年的历史,坐落的街道也在六十年前更名为玫瑰街道,这一任玫瑰大公爵开建了紫罗兰广场,成为王都经济最繁茂的四大区域之一,但凡提到紫罗兰广场,人们便会想到玫瑰庄园,以及玫瑰大公爵,他们是世袭贵族,从祖上延续至今……”

    车厢内,洛西克滔滔不绝地跟杜迪安介绍着玫瑰庄园的事。

    杜迪安只是随意问起一句,见他说的详细,也不打断,当故事来听了。

    没过多久,车队就驶入到一片热闹非凡的地区,洛西克撩起车帘向外望去,眼中闪过一丝敬畏和向往,轻叹道:“紫罗兰广场快到了,不愧是王都四大繁茂地区……”

    杜迪安扫了一眼,顿时也感受到了王都的繁荣,街上人流拥挤,车队虽然插着诸多领主的旗帜,但依然举步艰难,路边有几支骑士队伍前来维持秩序。

    洛西克一看这骑士队伍,便低声道:“是玫瑰公爵的扈从?!?br />
    杜迪安瞟了一眼,记住了这骑士肩上的徽章图案,是一朵玫瑰的形状,倒跟这位领主的称号很相配。

    经过半个小时的龟速前进,车队终于来到了一片空旷的街道前,这街道附近的人流不多,大多数路人走到这附近,便绕道而行,望向此地的眼中也大多含着敬畏。

    杜迪安撩起帘子望去,顿时明白了这位玫瑰领主和其他领主的区别,伫立在他们车队前的庄园,广袤无垠,仿佛一座碧绿的草原,庄园内零星可见十几个女佣和园丁,在修剪茶树,以及草坪,在更远的地方,才能看见一座座建筑隐隐矗立的身影。

    换做普通人的话,只能勉强看见建筑的黑色轮廓。

    单是庄园的面积,就大得惊人,比杜迪安见过的王宫还夸张。

    “王都当中,建立这么大的庄园领地,还不包括在王都外的私属地域……”杜迪安目光微微闪动,对这玫瑰庄园的实力有了一个更直观的了解。

    这时,庄园外七八队骑士驰骋而来,盔甲铮亮,头盔上的羽毛鲜红无比,根根竖起,极其雄伟,这些骑士来到车队前,跟门口的守卫交流一会儿,便打开了庄园的门,为首的车队一马当先地驶入进去,其余人车辆陆续跟上,缓缓驶入这片广袤的庄园中。

    进入庄园后,仿佛进入另一个世界,先前热闹噪杂的声音完全不见了,变得十分宁静,祥和。

    洛西克砸巴着嘴,一路上撩起帘子偷偷打量,虽然贵为领主,但他也很少有机会能来到玫瑰大公爵的庄园中做客,此刻对比这玫瑰庄园,再想想赖以自傲的自家城堡和庄园,顿时有种惭愧的感觉。

    感慨的不止是洛西克,其他车辆中的领主同样如此,见识到了玫瑰庄园的雄浑大气,以及沉淀下来的磅礴财力。

    杜迪安对这些倒没什么兴趣,他篡夺壁主之时,便已经见过太多的金银财富,虽然这玫瑰庄园颇为大气,但在他看来也就这样,而且他从个性上还是将自己看成一个战斗者,认定强者为尊的铁律,对这些表面的花哨并不在意,虽然他也明白,这种花哨并非只是单纯的美和大气,更是一种无形的武力炫耀。

    十来分钟后,车队才穿过庄园,来到山坡高处,刚来到此处,众人便看见一片气势雄伟的古堡,坐落在山坡上各处,其中层数最高,面积最大的建筑前,站着骑士列队,将建筑的院门装饰得一片欢腾气象。

    车辆陆续驶去,来到正厅前,众人陆续下车。

    “那位是玫瑰公爵的三儿子,克罗迪?!甭逦骺丝醋琶趴诮哟说囊桓隼渡狼嗄?,向杜迪安低声说道。

    杜迪安瞧了一眼,点点头,没说什么。

    洛西克知道杜迪安真正在意的是什么,也没多说,之所以给他介绍,也是怕杜迪安惹出什么乱子,虽然他巴不得杜迪安出事,但现在毕竟是跟随自己来的,真要出事了,难免牵连到他自己头上。

    “思妮,雅儿,过来?!甭逦骺讼蚝竺娉盗旧舷吕吹牧脚惺?。

    两女在侍卫的陪同下走了过来,洛思妮瞟了一眼站在洛西克旁边的杜迪安,眼中仍有一丝不满,但没有表露出来,她虽然平日里喜欢画画弹琴,对领地战争的事并不了解,但也不是全然无知,至少在礼仪修养上,让她知道克制,尤其是对自己父亲都敬畏的人要保持克制。

    旁边的洛雅是姐姐,她笑吟吟地看了一眼杜迪安,向洛西克道:“爸爸,今天来的领主真多,我们什么时候进去?”

    “现在吧?!甭逦骺丝戳艘谎壑芪?,向杜迪安道:“杜先生陪我一起进去吧,否则守卫的话,只能在外面待着?!?br />
    杜迪安点点头。

    众人向正厅走去,门口的克罗迪等洛西克上前,亲热地道:“久闻洛西克领主大名,今日一见,果然气度非凡,这两位就是您的女儿吧,真是美丽可人,优雅大方!”

    洛西克受宠若惊地道:“谢谢谢谢,让您见笑了?!?br />
    克罗迪笑了笑,目光一扫旁边的杜迪安和海利莎,奇道:“这二位是?”

    洛西克忙道:“他们是我亲戚家的孩子,这次顺道过来看看,不会耽误什么事的?!?br />
    克罗迪微微皱眉,想了想,道:“也好,你们请吧?!?br />
    洛西克见他同意,松了口气,带着杜迪安进入正厅。

    来到厅内,即便是从小出生在贵族世家的洛思妮和洛雅,也忍不住轻吸了口气,脸上忍不住露出震撼之色,实在是太华丽,入眼全是金灿灿一片,富丽堂皇,整个正厅宽广无比,估计能容纳下上千人,像一个小广场,摆设着大大小小十几张大桌,桌上堆着高高的香槟,以及大量餐碟,旁边还有一排专门供应食物的厨师,以及穿梭在宴会当中的女佣。

    亮晶晶的水晶灯悬挂在头顶,排列有序,精美大气,看得二女屏住了呼吸。

    杜迪安看见这一幕,忽然想到进入巨壁时最外缘遇见的村落,破旧和泥泞,以及饿得皮包骨的村夫,心中轻轻叹了口气,倒不是同情那些人,没这必要,只是有种淡淡的遗憾,他也说不出为什么遗憾,或许是这种两极分化的现象,他明明厌恶,又无力去改变,又或许是,他看透了,也认同了,也成为了其中的一份子。

    在杜迪安思绪飘动时,忽然一个声音从背后响起。

    “让开!”

    声音粗犷,充满威严。

    杜迪安转头望去,却见洛西克带着他的两个女儿,早已进入宴会的正厅中,只有他自己以及挽着他胳膊的海利莎站在这门口。

    不过,这正厅宽广无比,门口自然也很宽大,足以容纳七八人并行,自己也并非站在正中央,而这说话的人,身边还邀着五六人,如果不是并列而行,倒不需他让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