杜迪安没有跟洛西克开玩笑,在第二天出发时,洛西克将小金库里的稀有宝石、金币、古董等值钱物品,能兑换的全都兑换成皇室金票,掏空了领地内各个钱庄的库存,还剩下不少玛瑙翡翠和名家雕刻,以及稀有古董,则打包放到了马车上,准备一同拖运到王都去。

    洛西克当然舍不得自己这些多年辛苦收敛而来的财富,可是他没想到杜迪安会直接拆了他的小金库,而且查了他的账本,将他的老底都掀了,要不是他领地内的钱庄库存不多,估计杜迪安都能将他的庄园给抵押当卖。

    短短一天筹钱,次日一早出发,杜迪安和洛西克坐在同一辆马车中,一个愁眉苦脸,一个表情平静,悠然地靠在窗边,欣赏着沿途的风景。

    杜迪安时不时跟身边的海利莎说几句外面的风景,海利莎没有多言,默默无声,这奇怪的情况自然引起了洛西克的注意,但他识趣地没有多问。

    杜迪安将体内热量控制在一般拓荒者的水准,不高不低,太低的话以他的身份跟随在洛西克身边,反而更引人注目,这次进入王都宴会,他便充当洛西克的贴身侍卫。

    “这次宴请的领主很多么?”

    “回大人,估计有四五十个吧,不过能来几个,就不知道了?!?br />
    “宴请这么多领主做什么?”

    “这是玫瑰领主举办的宴会,据说是有什么重要事情商议,我也不大清楚,等去了就知道了?!?br />
    杜迪安时不时跟洛西克聊几句,问着王都里的情况,转眼间,一日过去,他们早上出发,日落时到了王都,在马车上待了一整天,途中经过四五座领地,但有洛西克出示身份,一路畅通,还在其中一座领地中吃了午餐。

    杜迪安也渐渐了解,这些领主虽然彼此争夺资源和对方的领地,常年征战,但其中也不乏一些领地彼此合作,有贸易来往,其中不少领地结盟,共同抵御其他领主,而他们今天经过的五座领地,便是跟洛西克结盟的领主,在这领主联盟中,洛西克只是成员,并非盟主。

    如果从洛西克领地直线前往王都的话,只需两三个小时,但他们今天绕过敌对领主的领地,却浪费了大量时间。

    杜迪安并没有深入了解这些领主间的情况,望着眼前高耸的城墙,他被眼前的王都所惊到,这城墙的高度竟有两三百米,相当于叹息之壁一半高度还多,可叹息之壁是用来隔离内外区域的,而这仅仅是一座城墙,在他的印象中,除了巨壁外,这算是他见过最高耸的城墙了,如果是普通人的话,抬头仰望会更加震撼。

    杜迪安看了一会儿,便收回目光,望着车队排列着慢慢驶入王都,心中有一丝凝重。

    “大人,宴会在明晚泰勒酒店举办,我们今晚先在附近租个旅馆歇息一下如何?”洛西克进了王都后,似乎放松了许多,不像先前那么绷着,向杜迪安笑道。

    杜迪安看着外面昏黄的天色,沉吟一下,道:“趁现在还有点时间,你让管家带队先去找好酒店,你带我去神殿转转?!?br />
    来时路上他便问过,神殿到晚上八点半才会关门,这时候还早。

    洛西克没想到杜迪安这么等不及,微微苦笑,道:“大人,这是不是有点太急了,要不我们明天再去吧?”

    “就现在?!倍诺习捕先坏?。

    洛西克见无法扭转杜迪安的心意,心中叹了口气,道:“那行吧,我这就跟管家说下?!?br />
    片刻后,洛西克跟管家交代完事情,不忘嘱咐他,“要是看见了他们,替我跟他们打个招呼,就说我临时有点事儿?!?br />
    管家应诺。

    杜迪安知道他说的“他们”指的是另外几个要好的领主,说是要好,其实都比洛西克略强一些,因此洛西克才不愿轻易怠慢这些人。

    交代完事情,洛西克吩咐车夫,脱离了车队,驰向神殿。

    进入王都后,杜迪安感觉像来到了希尔维亚的王城中,干净无比的街道,热闹的商铺和大量游人,不过两座城市的风格,却迥然不同,路人们传的衣服花纹,在希尔维亚便不曾见到,其次在路边经?;峥醇恍┞粢盏囊饔问?,身边围绕着不少观众,还有一些吹着乐器的落魄音乐人,在街头卖艺,这样的情况在每条街道上都会看见,时不时就能听见一两段悦耳的旋律飘进车内。

    除了这些外,路边的建筑风格,也跟希尔维亚有些差别,墙面以金色为主,看上去极其奢华,而希尔维亚却是以黑色,暗红色为主,比较深沉。

    两座巨壁,大致相同,却有不同的文化。

    在杜迪安望着出神时,洛西克忽然道:“大人,神殿到了?!?br />
    杜迪安回过神来,扭头一看,在另一侧的街道上,有一片干净的台阶,有几十阶,台阶后是一座金色墙体的神殿,殿外有两尊长得美丽无比的天使,脸颊的轮廓非常完美,杜迪安看了一眼,心中冒出一个念头,这天使雕塑莫非是模仿荒神刻出来的?

    他看了两眼,见洛西克下车邀请,便牵着海利莎下了马车,轻舒了口气,道:“没想到神殿离城门这么近?!?br />
    洛西克笑道:“大人,王都内神殿有好几座,这是神殿分殿,不过大人要打听什么消息,在这里一样能打听到?!?br />
    杜迪安点点头,跟洛西克一同顺着台阶而上,在台阶另外一端,也有三两人陆续上来,身穿盔甲,气质不凡,似乎也是来神殿办事。

    洛西克对此早已见怪不怪,引着杜迪安来到神殿前,主动上前帮杜迪安推开旋转门,走了进去。

    神殿里面一片金灿灿,说是金碧辉煌都有些谦虚,仿佛整座神殿都是由黄金打造,杜迪安扫了一眼,心中感慨,这神殿真是富的流油啊。

    神殿大厅内站着不少人,跟银行有点相似,有四五个柜台,外面都排着队伍。

    杜迪安正要过去排队,洛西克拉住了杜迪安,笑道:“大人,我们去贵宾室,顺便休息休息?!?br />
    杜迪安挑眉,随即恍然,他虽然瞧不上洛西克,但后者好歹是个不大不小的领主,这身份比一般人还是要高出很多档次的。

    洛西克领着杜迪安和海利莎来到大厅旁的一个房间,房间里有张办公桌,后面坐着一个身穿暗红色神官袍的老头,正喝着咖啡,看见洛西克和杜迪安进来,立刻放下咖啡,起身道:“这里是贵宾室,二位是?”

    洛西克抬手一翻,手里是一块勋章,上面的图案跟他庄园中插着的旗帜上的图案一样。

    老头眼中有一丝光芒,点头笑道:“原来是洛西克领主,久仰大名,请坐?!?br />
    洛西克立刻请杜迪安和海利莎一同坐下,杜迪安打量着周围,眼中慢慢有一丝凝重,这里的一切跟旧时代的银行实在太像,他还以为神殿内是极其神圣的模样,没想到却像办公一样程序化了,这是有意还是无意?要知道,这座神殿背后有可能是魔物研究所,而魔物研究所的总部却在神国当中,如果是有意的话,那便意味着,旧时代的事情,并没有完全湮灭,而是掌握在神国当中少部分大人物的手里!

    洛西克见杜迪安沉思不语,自然没料到身边这个青年仅仅因为眼前的环境,思绪便飞到遥远的神国中去了,他轻咳一声,向神官老头道:“我想预购「祈求者」?!?br />
    神官老头眼中闪过一丝讶色,瞧了他两眼,道:“「祈求者」排在传奇魔物榜首,价值不菲,洛西克领主您真打算购买?”

    作为专门服务贵宾的人,神官老头对各个领主自然有所了解,否则也不可能单凭洛西克的家族徽章,就能道出他的名字,虽然模样他未必记得,但洛西克的名字和他的资料却早已在心中记得滚瓜烂熟,他没想到,以洛西克的财力,居然打算购买祈求者,难道是准备孤注一掷的薄一把?

    想到洛西克面临的几位敌对领主,神官老者目光微微闪动,不动声色地看着洛西克。

    “有这意思?!甭逦骺怂档溃骸澳苈虻矫??”

    神官老者点头,“买是可以买到,不过祈求者的价值你也知道,我多嘴一句,与其买祈求者,倒不如买其他传奇魔痕,能买到十个,虽然祈求者潜力大,但同阶中也不可能以一敌十是吧,而且您要购买祈求者的话,还得拿出您的领主地契,以及领主契约?!?br />
    听到他提起领主契约,洛西克心中一阵肉痛,购买祈求者不光是花钱就能买到的,还要分出自己一半的领主契约和不少领土才行,一旦签订领主契约,他的领地面积不会改变,但他的权利却会缩水一半,甚至最终被神殿完全取代。

    杜迪安静静地看着洛西克,他知道购买祈求者的条件,所谓的领主契约,便相当于是让神殿入股洛西克的领地,而且股份相当于百分之四十九,虽然洛西克依然掌握执行权和管理权,但神殿只需要施点小手段,就能轻易将洛西克的领地纳入囊中。

    因此,一般的中小领主,都不愿购买祈求者,跟神殿签署这样不平等的条约。

    只有大领主,领地面积广,权利集中,才有可能玩得过神殿,不至于被神殿夺走领地。

    神殿依靠出售魔痕,掌握着所有领主的命脉,可谓是无冕之王!

    “我愿意?!甭逦骺怂淙辉缬行睦碜急?,但说出这三个字后,还是感到一阵虚脱和绞痛,等事情完后,杜迪安拍拍屁股就走人,但剩下的麻烦,却要他自己处理,就算杜迪安不对付他,他接下来的日子也不会好过,不过,他别无选择,弱小只能接受。

    神官老头看了他一眼,没再说什么,道:“那你先付订金吧,地契带了吗?”

    “这是十万金币订金,这是地契?!甭逦骺嗽缬凶急?,十万金币是厚厚一叠金票,相当于他领地的一年收入,而这仅仅是订金,等正式购买时,还需要支付九十万金币!

    一只祈求者,价值整整百万金币,几乎能掏空洛西克的家底。

    神官老头见洛西克已经准备好,也没说什么,从抽屉中取出文件,帮洛西克办理了预购手续。在办理手续时,需要不少文件,其间神官老头叫来了好几波人,其中还有神殿的殿主亲自到场,作为见证,按下了手印。

    半小时过去,手续终于完成。

    神官老头吐了口气,笑了笑,道:“大人,您现在回去候着就行,十天后,我们会邮件通知您结果?!?br />
    洛西克勉强挤出一丝笑容,收好手续文件,转身向杜迪安道:“我们走吧?!?br />
    杜迪安坐在旁边一直冷眼旁观,见购买祈求者的事情办好,说道:“别忘了极冰虫的事?!毕喽杂诠郝蚱砬笳?,他现在更关心极冰虫。

    在洛西克的描述中,他心中一直有个猜想,先前在阿米莉部族的地龙洞中遇见的那只水晶荒虫,会不会就是极冰虫?

    虽然后者是荒虫,但洛西克不也说了,极冰虫没有其他能力,但具有极其纯粹的寒冰能量,而那只水晶荒虫当初可是冻结了火焰,那种手段已经超出了冰的概念,以他的科学知识完全无法解答,除了个头太大外,这东西完全符合他心目中极冰虫的形象。

    听到杜迪安的话,洛西克才醒悟过来,一拍脑袋,忙转头向神官老头道:“我想了解下极冰虫的事,比如外貌,生活习性这些?!?br />
    神官老头一愣,他看了看一旁的杜迪安,又看了看洛西克,先前还以为杜迪安是洛西克的守卫,现在看来,似乎杜迪安的身份更高一些?

    他微微打量了一眼杜迪安,不记得有这么一号人物,不过他没见过的大人物也多,倒没有多想,点头道:“没问题,我这就给您找找?!?br />
    “多谢?!甭逦骺肆⒖痰佬?。

    杜迪安眼中闪过一丝异色,没想到这神官老头如此直接,完全没提出什么要求。

    他转念一想,心中慢慢释然,或许神殿并不在意流露出极冰虫的资料,一旦被洛西克这样的领主获得,反而是好事,说不定洛西克会直接售卖给他们,就算不卖,他们多半暗中留意洛西克的动静,一旦洛西克能得到,从他手里强抢过来也不是什么难事。

    这等于是免费的悬赏了,自然不需要藏着掖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