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年骑士离开后,杜迪安没坐多久,吃完送来的餐点后便带着海利莎起身出门。

    独眼青年见杜迪安要走,忙上前点头哈腰道:“大人,先前小的多有得罪,不知您……”

    “滚远点?!倍诺习仓迕?。

    独眼青年吓一跳,急忙退开。

    杜迪安带着海利莎径直出门。

    望着杜迪安离去的背影,独眼青年脸色变幻不定,不知道杜迪安等会儿去面见领主时,会不会提到他,如果提到了,他就彻底死定了,就算他上面的那位大人物也保不住他。不过,他转念一想,先前中年骑士在这里时便能处置他,杜迪安都没开口提到这事,多半不会去领主那里告状。

    想通这点,他心中稍松了口气,立刻招呼手下匆匆离开,不敢再出现在这里。

    出了门,杜迪安叫辆马车,“去领主庄园?!?br />
    车夫听到杜迪安的话,愣了一下,又打量了杜迪安一眼,见他气宇不凡,脸上立刻露出恭敬之色,小心翼翼地拉着杜迪安奔向洛西克的庄园。

    下了车,杜迪安丢给车夫一枚银币,不等他找钱,直接走向庄园。

    庄园前站着一个身穿黑色燕尾服中年,左眼戴着镜片,手里戴着白色手套,像是管家模样,见到杜迪安从马车上下来后,眼睛一亮,上前道:“您就是杜迪安先生?”

    杜迪安点头。

    “领主大人早已恭候多时,特让我在此等候您大驾光临?!敝心旯芗衣承θ?。

    杜迪安微微点头,“带路吧?!?br />
    管家见杜迪安不喜多言,也没再多说什么,以免让杜迪安生厌,他转身在前面带路,顺着大门而入,经过碎石扑着的小道进入庄园,绕过庄园中的几片小池子,池内的水喷涌不停,周围草坪上园丁们辛勤地修剪草地,偶尔有女佣抱着茶壶穿梭而过。

    杜迪安一路走来,心中暗暗感慨,这洛西克虽然不算什么,但日子过的比他还逍遥。

    不过他也知道,洛西克在他眼里虽然不值一提,但在他麾下统治的各个村镇中,却比天还大,是无比尊贵的大人物,居住在这里奢华美丽的地方,是理所当然的事。

    来到庄园前的古堡中,中年管家缓缓推门,气派辉煌的大厅,水晶般剔透的吊灯,跟镇上相比,这里仿佛是堆积着金山银山的王宫,奢侈无比。

    中年管家微微侧身邀请杜迪安,同时打量了一眼杜迪安的反应,却见杜迪安只是简单地扫了一眼,脸上并未有任何异色,心中顿时暗暗吃惊,隐约明白了为什么老爷会让自己堂堂内务管家,在大门前恭候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年轻人,看来后者的身份比他想象的还要尊贵

    虽然在这领地中,洛西克是当仁不让的统治者,地位最高的人,但不排除其他地方过来的大人物探访,中年管家接待过不少,心中不禁揣摩起杜迪安的身份,莫非是来自王都?

    杜迪安自然不知道身旁这管家在想什么,也懒得去猜,洛西克对他来说都是小人物,何况是小人物手底下的一个管家,他毫不客气地道:“洛西克呢?”

    见杜迪安直呼洛西克的名字,中年管家目光微凝,却不敢斥责杜迪安,更加小心翼翼地道:“杜先生您稍等,我这就叫人去通知领主大人?!彼低?,引着杜迪安来到大厅中的会客桌边。

    杜迪安随意坐下,向中年管家道:“告诉他,别让我等太久?!?br />
    中年管家忙道:“是,是?!毙闹腥锤泳次?,立刻转身去叫人。

    杜迪安抓起桌上鲜嫩可口的水果,擦了擦便吃了起来,这水果都是已经洗好的,上面还有点点水渍,像露珠般诱人,他也懒得跟洛西克客气什么。

    在他吃得正香时,一个女子声音从楼梯处传来,“这人谁啊,怎么一点礼数都没有?”说完,一阵高跟鞋的声音踩踏着走了过来。

    杜迪安听到这滴滴答答的高跟鞋声,转头看了一眼,不过看的是脚,果然是一双鲜红色高跟鞋,跟旧时代那种几乎没什么差别,他心中泛起一丝怪异念头,称霸星球的科技都湮灭了,女人的高跟鞋却没退出历史的舞台。

    他只是看一眼便收回了目光,但被看的主人却愤怒了,喝道:“你看哪里呢,有没有点修养?”

    杜迪安这才抬头瞧了一眼,是个二十出头的小姑娘,长得很漂亮,打扮得也很精致,一身贵族华服,颇为典雅,只不过满脸怒火。

    杜迪安有海利莎在身边,对别的女人早就没有念想,连荒神那种无可挑剔的完美容颜都见过,最多只是惊叹一番,却没什么非分之想,他瞥了一眼便低头继续吃着自己的水果,道:“我想看哪里就看哪里,眼睛在我脸上,你还能管得着?”

    “你!”女孩没想到杜迪安会说出如此无赖的话,气得脸涨红,“你是什么人,坐在我家客厅里干什么?谁邀请你来的?给我出去!”

    “你老子邀请我来的?!倍诺习财房醋潘?,虽然他杀气重,但还不至于跟一个二代小姑娘较真,似笑非笑道:“等会儿出去的人是你,信不?”

    洛思妮听得一愣,好半天才反应过来“你老子”指的是自己的父亲,只是她从小待在父亲身边,每天学琴看书,偶尔相聚的朋友也都是其他有身份的小姐,哪听过如此粗鄙的话,不过自古脏话最易领会,她反应过来后,顿时气得瞪眼,道:“这里是我家,你敢让我出去?我父亲怎么会邀请你这样的人来家里!”

    杜迪安正想再说点话气气这小姑娘,他发现自己挺喜欢这种气人的感觉,但目光一瞥,收住了话,低头继续吃着自己的水果。

    洛思妮见杜迪安不吭声,还想再说几句,忽然听到背后传来一个威严的中年声音,“思妮,你在这做什么?”

    洛思妮转头一看,正是自己的父亲洛西克,她连忙上前,道:“父亲,我刚准备出去转转,看见这人在咱们客厅里,脚翘在桌上,靴上的泥巴都磕在桌上了,我上去想提醒他一下,他说是您邀请来的客人,父亲,您怎么把这样的人请到咱家,这人就是个无赖!”

    洛西克见她骂杜迪安,吓得脸色一变,上去就是一巴掌,甩在洛思妮的脸上,怒斥道:“滚出去!”

    洛思妮捂着脸,愣愣地看着他,完全懵了,从小到大,洛西克对她连说话声儿大点都没有过,更别说直接打一巴掌了,她甚至怀疑面前的这个男人究竟是不是自己的父亲。

    旁边的中年管家也吓得一大跳,没想到老爷会对一个外人如此看重,居然会下手打最自己疼爱的女儿,他连忙上前劝说道:“老爷喜怒,小姐也是一时糊涂……”

    “闭嘴!”洛西克斥怒道。

    管家顿时噤声,不敢再说。

    杜迪安微微皱眉,倒没想到洛西克反应这么大,但很快便知道,他大概是怕自己发怒,直接出手杀了洛思妮,他根本没这打算,这是一个二代贵小姐,他根本没在意,何况也没觉得这洛思妮有多坏,对方虽然说他,但眼中并没有那种一般贵族眼中的高高在上,所以他先前才想多气气这个单纯的小姑娘,换做其他骨子里就带着优越感的贵小姐,他早就懒得理会,直接让她滚蛋了。

    “好大威风,这是耍给我看的么?”杜迪安出声,瞥了洛西克一眼,有些不满。

    洛西克愣了愣,忙道:“杜先生误会了,这件事都怪我……”

    杜迪安抬手打断了他的话,道:“行了,让其他人都出去吧,我们聊聊?!?br />
    洛西克见杜迪安没有深究,松了口气,立刻让管家带洛思妮退下。

    管家本以为杜迪安只是洛西克的贵客,但看现在的情况,明显是洛西克在畏惧杜迪安,他心中打颤,不知道这青年是什么人物,忙拉着洛思妮退去。

    洛思妮回过神来,这时候就算她再不懂世事,也看出了眉目,没想到这个跟自己年龄差不多的人,居然让自己的父亲如此害怕,她微微咬牙,跟着管家一同离开了,出门时想到杜迪安先前说的话,心中羞恼不已。

    “好了,现在人都离开了,杜先生,您消消气?!甭逦骺嗣Ω诺习驳贡杷档?。

    杜迪安将腿从桌上拿下,精致的桌面上自然洒下了不少沙子,换做别人,洛西克早就发怒了,但面前是杜迪安,就算把这桌子踩破了,他也只能喝彩,哪敢表露出不快,此刻只是满脸堆着笑,向杜迪安问道:“杜先生知道宴会的事了?您愿意去么?”

    “你邀请我去宴会,是想给我介绍几个大肥羊让我宰宰么?”杜迪安瞧着他,玩味地说道。

    洛西克眼中闪过一丝尴尬,但笑容不减,道:“杜先生说笑了,您要的祈求者寄生魂虫,十五天后保准给您送到,我说话向来算数!”

    杜迪安没再追究他的小心思,如今他实力大增,就算王都里有陷阱,他也不惧,何况一个身边仅仅三位拓荒者守卫的领主,还不可能布置出什么能够坑杀主宰的陷阱,否则的话,跟洛西克争夺领地的人早就第一个吃瘪了,他之所以过来洽谈,的确有赴宴的意思。

    如今他体内的?;菔苯獬?,倒不急着要祈求者寄生魂虫,甚至可要可不要,虽然祈求者寄生魂虫很难得,综合能力上,比割裂者更全面,既具有极强生存性,也有极强的攻击能力,但要替换魔痕,短时间内会实力大幅衰减,等他适应祈求者魔痕的攻击方式时,至少要半年时间,才能如臂使指,控制自如。

    而且,祈求者魔痕如果只得到一个,对他的作用不大,除非是得到五只,进行神化,才能恢复到主宰级实力,但要得到五只祈求者寄生魂虫,需要花费不少时间,总不能直接一口气绑架五个领主,为自己购买魔痕,那样必然会惊动神殿,暗中探查。

    他之所以赴宴,第一是既然来都来这座巨壁了,也不急这一时去赶路,稍微深入了解一点,兴许对将来自己在神国中的发展有益处。第二是他觉得这座巨壁跟希尔维亚有不小差别,连排在传奇第一的寄生魂虫都出售,应该不是缺钱,而是说明这里不缺这种传奇魔痕!

    在魔痕不缺的情况下,这里的强者数量比希尔维亚要多得多,单是一个领主就有三位拓荒者守卫便能看出一二。

    拓荒者多的情况下,大浪淘沙,主宰数量自然也多,在主宰之上的深渊行走者,甚至也有可能不止一位,兴许能从这里打探到晋升深渊的办法。

    “我问你,这里最强的是谁,实力如何?”杜迪安向洛西克问道。

    洛西克愣了愣,不禁瞄了杜迪安一眼,心想你果然是来自壁外的人,他不敢撒谎,立刻如实相告。

    十来分钟后,杜迪安眉头渐渐皱起,眼中闪过一丝异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