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馆一楼点着蜡烛,杜迪安从窗户中看见老板娘趴在柜台处酣睡,其余的租客在楼上各自的房间里睡熟了,这老板娘之所以睡在楼下客厅,倒不是为了晚上营业,而是怕租客们半夜起来有事,找不到她人。

    杜迪安敲了敲门。

    老板娘迷迷糊糊醒来,嘟哝道:“谁啊,晚上不营业?!?br />
    “是我,开门?!倍诺习驳蜕档?。

    老板娘一听杜迪安的声音,觉得有些耳熟,很快她便想了起来,顿时打个激灵,彻底醒了过来,她脸色一阵变幻,没想到杜迪安这煞星又回来了,这不是给她找事儿吗?犹豫片刻,她才忽然反应过来,凭这扇门多半是挡不住杜迪安的,她急忙上前开门,看见门外果然站着杜迪安,立刻露出笑脸,道:“原来是恩公,这么晚了,您有事儿?”

    杜迪安见她不愿让自己进门,知道她在顾及什么,淡淡地道:“既然是恩公,方便住一晚么?”

    老板娘心中叫苦,但哪敢拒绝,杜迪安虽然说的客气,但这大半夜的,如果不让杜迪安住下,多半会被巡逻的守卫遇见,到时出什么乱子,还得怪罪到她头上,她只能拉开门,将杜迪安请了进来。

    “给我一间房,再准备点吃的?!倍诺习泊忧锾统隽矫兑业?。

    老板娘接过杜迪安的银币,心中苦笑,头一次觉得这银币烫手,但事已至此,有钱拿总好过没钱,她收了下来,堆满笑脸将杜迪安引到楼上客房住下,然后又送来热水和点心。

    杜迪安用热水洗漱一番,吃过点心,跟海利莎一同休息了。

    又是睡得很香甜的一晚,直到太阳从窗户照进来,感觉有些热了,杜迪安才醒过来,洗漱后带着海利莎下楼吃早餐,不过此刻已经临近中午,旅馆里陆续有客人进来用餐。

    昨天招呼杜迪安的小姑娘见杜迪安又出现在店里,吃了一惊,小声跟老板娘问了起来。

    老板娘瞪了她一眼,让她招呼好杜迪安,尽快打发了。

    昨天杜迪安在这里杀了两人,她可不希望对方再找上门来,将她这小旅馆当成斗武场。

    杜迪安吃吃喝喝,享受这难得的悠哉时光,没过多久,门外便来了一阵急促的脚步声,同时有低声交流传来,不过距离较远,店里的其他人是听不见的,但杜迪安却听得眉头一皱,不过很快便恢复如常,一点麻烦事,对他来说,甚至都不算麻烦,最多只是手底下多添几条人命罢了。

    当初在希尔维亚时,他能在内壁区投毒,坑杀的可是几十万人,甚至军队和内部大佬处理不好此事的话,死个几百万人都不是问题,如今杀个把人,对他来说早已不痛不痒,何况这些人本就不是什么好人,非善良之辈,虽罪不至死,但他杀起来心中半点负担都没。

    果不其然,数分钟后,旅馆被踹开,四五道身影冲了进来,阳光从他们背后照来,众人望去,一时觉得刺眼。

    “谁是老板!”为首的青年怒喝道。

    众人这才看清,这青年是个独眼,戴着黑色眼罩,有几分煞气,一看就是凶狠之人。

    柜台后的老板娘吓得一跳,立刻看清这人后面的帮手中,有昨天见过的面孔,她心中咯噔一下,暗暗叫苦,偷偷瞟了一眼杜迪安的方向,连忙向几人走了过去。

    在老板娘走向几人时,杜迪安依然自顾自地吃喝,并不着急,如果太吵的话,他不介意再出手,虽然他知道这是迟早的,但还是觉得有必要再给这些人一点机会。

    就在这时,一个弱弱的声音从旁边传来,“先生,您快逃吧,他们不好惹?!?br />
    杜迪安偏头看去,却是昨天劝说自己的小姑娘,只见她眼中满是焦急,不似伪装。

    杜迪安看了她一眼,又看了一眼那挤着笑脸跟独眼青年几人努力游说的老板娘,心中轻轻一叹,道:“别担心,继续去上你的菜,顺便给我带两套餐具过来?!?br />
    小姑娘一听,眼眸微瞪,昨天的餐具可是用来杀人了,难道杜迪安还想再杀?

    她不敢问,心中颤了颤,退了下去。

    杜迪安吃完,见那老板娘望向这里,紧接着那独眼青年也看了过来,知道事儿还是来了,他把玩着手里的餐刀,准备出手,就在这时,外面忽然传来一阵马蹄声,数量不止一只。

    杜迪安目光微动,抬头望去。

    马蹄声停在了旅馆前,准备上前找杜迪安滋事的独眼青年眉头微挑,也没急着出手,转头望去,只见几个身披银色盔甲的骑士撩起布帘走了进来,目光一扫酒馆,完全无视了面前的独眼青年等人,向戴着头巾的老板娘道:“你是老板娘?”

    问话的是个中年骑士,他看人还是很准的,从老板娘的打扮就大致判断出她是这里的人。

    老板娘微愣,脸色变了变,忙堆起笑容道:“几位大人,我是这里的老板娘,请问各位大人要住宿还是吃饭?”

    中年骑士等她上前,低声道:“这里有没有一位叫杜迪安的大人居???”

    “杜迪安?”老板娘愣了一下,不禁望向不远处的杜迪安。

    杜迪安见中年骑士说出自己的名字,便知道他应该是那位领主派来的人,当即瞥了一眼。

    中年骑士顺着老板娘的目光望去,见杜迪安气定神闲地瞥过一眼,顿时了然,知道他多半就是自己要找的那位大人,连忙上前抱拳道:“请问,您就是杜迪安大人?”

    杜迪安微微点头,“领主找我?”

    中年骑士态度更加恭敬,道:“是的,大人,领主让小的给大人带个信,说有场宴会,在王都举办,问大人想不想一同前去?”

    “宴会?王都?”杜迪安目光微动,立刻知道那领主是什么意思,他要去王都参加宴会的话,多半担心自己盯着他的行踪,以为他要跑路,故而特别邀请自己。不过,也不排除宴会是假,布置陷阱是真,等自己自投罗网,但这样的可能性较低,他觉得这位领主在知晓他身份和实力的情况下,应该不敢冒然行险。

    想了想,他问道:“什么时候出发?”

    “领主大人明天就走?!敝心昶锸棵Φ?。

    杜迪安点头,“行,回头我去找他谈谈?!?br />
    中年骑士见杜迪安如此淡然,态度更加谦逊,道:“大人没什么事的话,我们这就先行告退了?”

    杜迪安点点头。

    等中年骑士等人离开后,小旅馆的目光顿时齐刷刷地聚集到杜迪安身上,尤其是先前的独眼青年,他微张着嘴,艰难地咽下一口唾沫,感觉四肢发麻,全身冰冷。

    先前中年骑士出现时,他便认出这骑士胸口的茑尾徽章,正是洛西克领主大人手下的骑士团,吓得他当时一动都不敢动,毕竟他做的行业不是那么光彩的,全靠上面有大人物罩着,他还以为这些人是来缉拿自己,结果却是直奔他要找麻烦的那位青年过去。

    而中年骑士和杜迪安的谈话,全旅馆的人都听见了,洛西克领主居然邀请杜迪安共赴王都的宴会,这是何等殊荣?杜迪安又是何等身份?

    青年如同坐蜡,恨不得自己凭空消失,没想到自己随便招惹一个人,居然就是这么恐怖的存在,等中年骑士离开后,他才松了口气,还好杜迪安没让中年骑士对他们出手,否则多半没法活着离开这间旅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