杜迪安飞掠而下,降落到巨壁中,这里的辐射值比外面明显降低了许多,闻到的空气都感觉格外清新和自然,没有混杂奇怪的味道,他原本打算在这附近找个地方,先把右臂的事情解决了再说,不过好不容易遇见一座新的巨壁,他非常好奇里面的环境是怎样的,是否跟希尔维亚一样?

    最重要的是,这里的高手水准如何?

    他收敛气息,向前深入两百多里后,便看见了兽栏,以及人类居住的村镇影子,两百多里路程虽然很远,但壁内的土地非常辽阔,轻轻松松容纳几千万人没问题,两百多里的荒地并不算什么。

    “没围墙?”杜迪安有些惊讶,他一路走来,也遇见了不少变异的野兽和低阶魔物,都是媲美狩猎者级的存在,这粗木质的兽栏看似坚固,但在这样的变异野兽面前毫无防护力,换做希尔维亚的话,至少还有黄金之壁守护,虽然那道坚固的石壁高墙建设的主要作用,是用来隔离同是人类的野人。

    杜迪安目光一扫,便看清兽栏后这个村镇里的居民数量和实力,全都是普通人,只有六个热量较高的,其中两个站在另一处的兽栏边,似乎在守卫,战斗力应该比一般拾荒者略高一点,是普通人的三五倍左右。

    杜迪安让海利莎停在远处的森林,他悄然摸到村中,找到其中一个落单的高热源身影抓了出来,带到远处的树林中。

    这个被杜迪安抓来的人看上去三十多,等被杜迪安丢在地上,才看清杜迪安的模样,顿时被杜迪安一身狰狞的割裂者战甲吓到,脸色发白,颤声道:“你,你是什么人?”

    他说的是巨壁通用语,杜迪安在潜入时听到其他人交流的语言时,便知道抓捕后不会出现语言不通的情况,从这点来看,也反应出这里和希尔维亚的不同。

    “老实回答我的问题,你就能活着回去,其余的废话就不需要说了,知道么?”杜迪安目光冷漠,自有一股森然杀气,吓得中年人连忙点头。

    在中年人的配合下,十来分钟后,杜迪安便问完了自己想要知道的东西,然后将这人击昏了,转身带着海利莎离开了此地。

    “没想到这里比希尔维亚还真实,明目张胆的特权制度?!倍诺习踩乒逭蚣绦蚯?,通过中年人的话,他知道这村子之所以在这里,是因为他们进贡的东西少了,所以被分配到这里,在这里的所有居民,都需要向领主进贡物资,才能换到庇护。

    这里的领主,类似于希尔维亚的贵族领主,掌握着领地内的生杀大权,但在这里,并没有什么商业区,只有一座座领地,以及领地内大量的仆人和居民,还有农奴。

    每个领主麾下都有大量战士,领主间彼此争夺土地资源,连连征战,而每次战争爆发时,第一时间被波及的便是领地边缘的居民。

    可以说,这里的人们常年饱受战火摧残。

    虽然希尔维亚的贵族领主也会彼此争夺领地和财富,但鲜少会直接爆发战争,都是商场上的明争暗斗,而且会顾及颜面,局面闹僵时,也会有骑士殿堂和军部做和事佬,但这里却只有一个王都,从中年人的说辞来看,除非领主过于极端的大肆屠戮其他领地的居民,王都才会出来干预,否则基本是不出面。

    “看来,这里比希尔维亚简单粗暴多了,实力为王,可怜的平民只能活在提心吊胆中,每逢战乱便要迁徙,自家领主打胜了倒还好说,打败了,很可能会被牵连屠杀,或是沦为新领主手下最底层的奴仆?!倍诺习材抗馍炼?,王都就是这里的权利中心,也是大人物们居住的地方,穷人的地狱,富人的天堂。

    他现在便想去王都看看,在替换右臂之前能找到传奇寄生魂虫是最好不过的事。

    而且他手里采集到的寄生魂虫,也想借这座神壁的魔物图鉴来鉴定一下,毕竟这些寄生魂虫的主人,都是在来往这里的途中斩杀的,神国给予这里的魔物图鉴,应该跟希尔维亚的不同。

    经过一座座村庄和镇子,有的繁荣,有的落魄,没多久后,杜迪安来到了一座目前为止见到的最繁荣的镇子上,一眼扫去,镇子的马路都是石块铺的,跟外面其它村镇用脚掌踩平的泥土道路有着鲜明对比,而且这座镇子上的人口也非常多,随处可见一个个狩猎者级的守卫。

    杜迪安在来镇子前,就将战甲脱下,和背囊一起藏在了附近的某个森林洞窟中,那洞窟是一只接近捕猎等级二十的魔物的洞穴,由那魔物看护,应该没什么问题,就怕那魔物被他直接吓跑,不敢再回洞了。

    “先试试水?!倍诺习餐耪蜃又醒氲囊淮笃ㄖ?,这建筑前是一片最繁荣热闹的广场,广场周围几栋楼和街区都是黄金地段,是各类商铺,而广场后面却是一片极宽敞的豪华庄园,里面是几座秀挺的别墅,等他来到广场时,能通过庄园外的铁栏看见里面草坪上修剪的园丁和仆人,来来往往。

    对于他最先遇见的荒凉村庄,这镇子已经算是天堂,而这庄园却更像是天神居住的地方,干净,整洁,优雅,又极具格调。

    不过这种格调是西方人所喜爱的,杜迪安对此并不感冒,他用热感扫了进去,很快便看见一道道热源身影,整个别墅内遍布热点,像是无数道红外线照射在上面一样,其中有三道热源身影让杜迪安较为侧目,竟然是拓荒级!

    他遇见的第一个领主的庄园中,居然就有三位拓荒级高手!而且这还不排除隐藏在暗处的,以及本能就会隐藏热源的拓荒者。

    杜迪安有些惊讶,要知道,在希尔维亚中,除了狩魔家族和内壁区军方外,基本看不到拓荒级的高手。

    杜迪安眯了眯看,抬头看了一眼天色,准备等晚上再动手。

    夜深。

    杜迪安翻身潜入华灯初上的庄园在红,虽然晚上十一点多,但庄园里依然灯火明亮,而且杜迪安看这情况,估计会彻夜不熄,索性便懒得再等了。

    庄园里的仆人们都已经入睡了,睡在庄园下面的地下室中,里面是成群的红点,而在精致的别墅上面,却只有十几道红点,较为分散。

    杜迪安挑选了一个身边始终伴随着一位拓荒者红点的身影潜了过去,这应该就是这里的领主,身边时刻有拓荒者?;?,多半也是因为这里领主彼此挣脱有关,时刻提防暗袭,不过这样恰好给他提供了明显的目标。

    “呼!”洛西克轻吐了口气,靠在椅背上,终于将事情办完了,别看他这个领主表面风光,享受不尽,但每天都是很累的,领地内的大小事务,都需要他来打理,而且在王都里他麾下的几间商铺,也需要他来运作,这些事情说来简单,但换做一般人,当一间店铺的店长,就足够焦头烂额了,何况是偌大一个领地内的所有事情?

    好在他麾下有不少得力助手,帮他将事情简化和具体化了,否则这些繁复的事情,但是看一遍,都需要好几天的时间。

    “大人辛苦了?!迸员?,一个身穿暗青色盔甲的青年低头道。

    洛西克一笑,道:“我说你,也别老这么紧绷了,这身盔甲穿着多累?!?br />
    “应该的,万一来了敌人,我也能替大人挡在前面?!鼻嗄旯Ь吹?。

    洛西克微微一笑,还不等他再说什么,陡然,青年猛地向前冲来,杀气腾腾。

    洛西克瞳孔一缩,心中骇然,第一念头便是,你被那些家伙收买了?

    但很快,他便见青年冲到自己面前后,立刻背对自己,转头盯着前方,他向前望去,顿时惊出一身冷汗,只见房间中不知何时,竟站着一个高高瘦瘦的身影,虽然房间里有光线,但太晚了,他又生性节约,并没有点燃房间所有灯,使得他竟一时间看不清这人的面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