噗!

    一只岩地蜥蜴的脑袋被削断,身体应声而倒。

    杜迪安看了眼左右,飞快蹲下,将这岩地蜥蜴的身体划开,从怀里取出「引魂瓶」,这是能在荒野中快速从赐名魔物体内取到寄生魂虫的特制瓶子,瓶底有寄生魂虫最爱的神虫气味,他将瓶口插到这只岩地蜥蜴的断颈处,血水流淌,过了半分钟后,从它剖开的体内血肉中没有半点动静。

    杜迪安叹了口气,知道这只岩地蜥蜴并非赐名魔物,他收回瓶子,转而继续向前行进。

    这深渊地区的大部分魔物都是他从未见过的,因此想要辨别出哪只是赐名魔物,只能靠「引魂瓶」一具一具的验证,不过他出手击杀的次数并不多,而且有些魔物一看就是普通魔物,他也懒得验证,只有某些较为狡诈,又具有一些特殊能力的魔物,他才会出手验证一番。

    诸如这只岩地蜥蜴,先前伪装成岩石潜伏在他周围,他竟丝毫没能察觉到,可见这份伪装能力有多强,好在它本身力量一般,只是拓荒者级别,才没有给他造成伤害。

    “胸口的割裂者魔痕已经没了,只剩下空空的魔巢,好在割裂者的能力还能使用,不知道将右臂砍断后,会不会将这割裂者能力也切除掉,毕竟魔痕被那东西给吞了……”杜迪安赶路的同时,想到自身的情况,有些心烦意乱,右臂的变化始终让他觉得不安,如果不是顾及到切除右臂后,会将割裂者能力一并切除,他早就动手了。

    这两天,他看见冰化的右臂中,那颗金色肉瘤的周围半厘米内,原本的冰化血肉,竟然变成淡淡的金色,显然是被金色肉瘤给同化感染了。

    等这金色蔓延到身体时,他感觉自己可能会再次面临大脑被入侵的局面。

    这让他很郁闷,虽然右臂提升的怪力,让他多了一张底牌,但如果能舍弃体内的危险,他宁可不要这张底牌,只可惜由不得他。

    横向挪移三百里后,杜迪安继续向北,赶路虽然枯燥,却不得不打起十二分精神,小心翼翼。

    噗!

    杜迪安突袭出手,斩杀一只像牛又像老鼠的魔物,取出「引魂瓶」对准它的断颈处,十来秒后,杜迪安便看见这只怪异魔物的背脊处,有轻微的凸起,似乎有什么东西在游蹿过来,他眼眸一亮,用透视一扫,便看见是一只血红色小虫子,正是寄生魂虫!

    很快,这只寄生魂虫钻到了「引魂瓶」中,当杜迪安将瓶盖拧上后,这只血色小虫似乎意识到落入陷阱了,在瓶内强烈挣扎,撞得咚咚作响。

    杜迪安收入背囊中,带着海利莎飞快离开此地,来到一处凌乱的石堆地中,他坐在一块像是混凝土的石块上,察看了一眼周围的环境,确认是安全后,让海利莎为他守护,然后取出背囊里的注射器和相应道具,他想要验证一下,没有割裂者魔痕了,这寄生魂虫是否还能成为身体的养分。

    很快,引魂瓶内的血色小虫被弄成一团黏液,吸入到注射器中,杜迪安脱下盔甲,撩起上衣,望着胸口中央淡淡的疤痕,通过透视能看见里面是一个气泡一样的东西,表面是一层膜,但在这类似气泡的魔巢周围,却有许多极细密如头发丝般的血管,从某种意义来说,他这一块的肢体,已经不属于人类结构的范畴了。

    杜迪安深吸了口气,将寄生魂虫注射了进去。

    暗红色的黏液很快填充满魔巢,从表面看去,像是有一个红色的胎记,摸上去十分柔软,鼓鼓的。

    杜迪安凝视着,感受着它的变化。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印象中的灼热感迟迟没有出现,杜迪安望着魔巢中丝毫未减的寄生魂虫黏液,脸色慢慢沉了下来。他继续等了十来分钟,依然没有任何变化,他只能收起注射器和引魂瓶,穿上衣物和盔甲,心情复杂又失落,“难道说,必须得注射到那金色肉瘤中,才会有效果?”

    “这金色肉瘤迟早要剔除,如果剔除了,割裂者魔痕也没了,我的力量岂不是会直接衰退到谷底?”

    他心中叹气,要是在巨壁中遇见这样的情况,他马上就能做出取舍,不会如此纠结和为难,但在这片?;姆纳钤ǖ厍?,他不愿轻易舍弃右臂,更不愿冒险失去割裂者魔痕,那意味着他很可能会丧失透视能力,热感捕捉能力,以及魔身,到时可能还不如一个普通拓荒者。

    剖出金色肉瘤也不是,不剖出也不是,杜迪安感到心烦又无力。

    忽然,他想到之前遇见的那位深渊,“这附近如果不是神国的话,对方用的是巨壁通用语,应该是某座神壁在这附近,如果是神壁的话,应该是非常强大的神壁,不知道这神壁是不是也分三六九等,不管怎样,如果能找到一座神壁,潜入进去,至少比在深渊地区安全,到时再趁机从里面打探情况,顺便找机会弄到其它的传奇魔痕,再将这肉瘤剔除,那样的话,即便失去了割裂者魔痕,也有别的传奇魔痕替补上?!?br />
    这是下下策,但相比其他选择,算是目前最好的解决办法了。

    虽然替换割裂者魔痕,让他非常犹豫,但这也是没办法的事,以这金色肉瘤蔓延的速度,要不了四五天,估计就会从右臂中蔓延而出,到时要面临的问题就更加危险和头痛了。

    如果不是时间紧迫,他还能返回希尔维亚,在那里他至少能保证自己百分百能得到一个传奇寄生魂虫。

    “如果替换魔痕的话,估计就会从主宰级别跌落下来,一般的传奇魔痕承受的极限是内荒级,神化传奇才能承载主宰身躯,不知道深渊行走者的魔痕,是什么级别,但想来在传奇之上,应该还有更高的存在……”杜迪安心中叹息,吃荒神血肉真是一个错误的选择,如今却要为这错误买单,付出惨痛代价。

    他站起身来,虽然他已经做出了决定,但前提是能否找到这附近的神壁,都还是一个未知数,毕竟,深渊行走者的活动地区太广泛了,那深渊所来自的神壁是否在这附近,都很难说。

    “神壁周围的魔物等级普遍较低,沿着魔物等级较低的方向找,应该有机会找到?!倍诺习不叵胱耪庖宦飞嫌黾哪锓植?,很快,从中找到了一个强弱的路线趋势,不过这路线与他北行的方向有冲突,在东边。

    杜迪安当即沿着东边走去,反正神国离这里还有一段漫长路途,他也不急着赶路,兴许在东边找到的神壁中,能有什么意外收获也说不定。

    而且,他只见过希尔维亚,却没去过别的神壁,见识一番后,兴许能从中对比出神壁间的差异和某些机密。

    一路前行,遇见的魔物大多数都是拓荒级,随着杜迪安向东边走得越来越远,遇见的魔物也越来越弱,证明了他先前选择的路线没错。

    到了夜晚,杜迪安便停下休息,吃点猎杀到的魔物血肉,喝点路边巨大脚坑中的积水,到了次日,便又继续赶路。

    转眼间,三天过去。

    杜迪安日行千里,短短三天内便赶了三千多里路,之所以能走得这么快,主要是他所走的路线上,大部分都是拓荒级的魔物,偶尔才会遇见主宰级和内荒级,至于主宰之上的深渊级魔物,他只遇见过两只,都被他提前远远绕开了,并没有惊动对方。

    “如果后天还没找到神壁,就只能在这荒野断臂了?!倍诺习部戳艘谎刍骱Φ挠冶?,肩膀处的金色肉瘤蔓延的范围越来越大,短短三天半的时间,就扩大到一厘米多,他发现注射到胸口魔巢中的寄生魂虫黏液,在不知不觉中干瘪了不少。

    他不知道这两者有没有关系,他打算今晚将这寄生魂虫黏液再抽出,如果身体迟迟不能吸收的话,只会在魔巢里腐烂,反而会带来病菌,让身体发病。

    三天的赶路,杜迪安没有再遇见那深渊行走者的踪迹和气味,他觉得自己应该已经远离了那人,或者说,那一队人。

    杜迪安从丛林中飞掠而起,热感视界中前方三里出有一只界限者级的魔物,他直接冲了上去,这只魔物像只巨大的兔子,毛茸茸的,但头上尖长的耳朵却不是毛茸茸的,而是牛角一样尖锐的黑色耳朵,它转头望向杜迪安,猩红的眸子中充满戾气,刚要张口嘶叫,一道寒光掠过,鲜血绽开。

    魔物的脑袋掉落而下,滚落在地上。

    杜迪安取出「引魂瓶」,凑了上去,很快,这魔物喷涌的血水中,一只像蜈蚣般的寄生魂虫飞速爬出,钻入瓶中。

    “又是一只?!倍诺习才∩掀扛?,这三天赶路,他杀了上千只魔物,其中有十二只赐名魔物,算上眼前这只,一共十三只寄生魂虫,在这上千只魔物中,还有不少魔物他觉得不像赐名魔物,而没有去试验。

    取好寄生魂虫,杜迪安带着海利莎继续向前。

    夕阳照耀而来,他抬头望着夕阳,暖洋洋的光芒让他有种在夕阳下漫步的闲散感,在沿着东边的方向前行时,他的确有种悠闲的感觉,这一路遇见的魔物,比他先前遇见的要弱得多。

    走着走着,一缕夕阳晃过眼帘,在丛林前方的杂草上空,远远的矗立着一座高耸巨壁,像古老的城墙。

    杜迪安微怔,停了下来,抬手遮眼望去,确认自己没有眼花,是巨壁!

    他在原地愣了几秒后,才反应过来,心中有一种莫名的兴奋感,这是除了希尔维亚外,他见过的第二座巨壁!

    当初那些入侵者,是不是也如他这般,从深渊中翻山越岭袭击而来?

    “不知道这神壁是那些深渊居住的地方,还是一个跟希尔维亚差不多的神壁,又或者是一个更弱的地方?”杜迪安眼中光芒一闪,如果是实力更弱的巨壁,他不介意也当一回入侵者,抢完就跑。

    他打起精神,带着海利莎飞快赶了过去,在离巨壁越来越近时,他启用透视瞳力,察看着巨壁周围,以防有哨兵埋伏,虽然在希尔维亚没有这样的设置,但不代表别的巨壁不会如此。

    搜寻一番后,并没有看见哨兵,杜迪安展开魔翼,搂着海利莎腾飞而起。

    千米高的巨壁飞快拉近,杜迪安飞跃到了巨壁上,这巨壁顶上的宽度和造型,让他感到格外亲切和熟悉,仿佛回到了希尔维亚巨壁上面一样。

    他飞快走到巨壁另一边,放眼望去,只见壁内青山绿水,一片又一片的树林茂盛,环境优美,在他视线所及的地方,并没有人居住的痕迹。

    他知道,靠近巨壁的地方,辐射严重,都是荒芜地带,虽然看似环境优美,但里面却藏着不知多少被辐射过的变异猛兽,以及低阶的魔物。

    “没想到,在这深渊地区中居然真能找到第二座神壁,说起来,这附近的千里内,应该不算是深渊地区了,千里内我连主宰级的魔物都没遇见过,如此看来的话,这深渊地区的分布,难道就是各个巨壁外最远的荒芜之地?”杜迪安若有所思,他心中感觉隐隐能俯视到如今世界的格局分布了。

    巨壁矗立,在各个巨壁的边界最远处,没有开拓的地方,便是深渊。

    “除了没有开拓外,或许是因为这些地方有着「魔坑」,亚里士多德的笔记中记载,魔坑是深渊中最深邃的地方,距离魔坑越近,魔物越强,在魔坑周围显然不适合建造巨壁,魔坑是地理环境,无法改变,所以巨壁建造了距离魔坑较远的地方,如此说来,深渊并不是一个密封的区域?!?br />
    在杜迪安心中,终于勾勒出了对这个世界的一幅画面,就像是一片全黑的世界中,每座巨壁都像一座灯塔,灯塔散发的光芒之内,是开拓出的狩猎区域,而在光芒照耀之外的黑暗地带,便是深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