布置好丝线预警后,杜迪安冲出了森林,没有停留,继续向前,等来到森林外二十里左右的一处山丘地,才停了下来,找到一处怪石嶙峋的小山包边躲藏起来,这里几乎是他热感视野的极限,通过热源捕捉能看见那片森林中活动的魔物,如果这些魔物靠近了丝线预警地带,将机关触动,至少能分得清不是后面的追击者。

    不过,他知道自己不能完全指望这道小小的预警装置,毕竟他对敌人的能力一无所知,但既然能达到深渊级别,除了某些方面有极端恐怖的能力外,在其它方面也不会逊色太多。

    杜迪安微微喘息,取出背囊里的水喝了几口,恢复体力,同时思索后续的准备。

    嗖!

    巴蒂斯特全速返回,沿途造成的动静稍大,惊动了一些魔物,但这些魔物似乎也察觉到他散发出的凶煞之气,只是稍微追了几步,便停了下来,没有再继续追赶下去,毕竟,以他的速度,从这些魔物的领地中经过只是很短暂的事情,而大多数魔物除非是领地被入侵,否则一般不愿跟强敌交手。

    要知道,在这片深渊地带,人类生存很艰辛,魔物同样如此,一旦受伤,甚至就会沦为其它魔物的餐点。

    “该死的小鬼,等抓到你,我非得撕碎你的脸!”巴蒂斯特心中愤怒,一刻钟不到,他便沿原路返回到了先前的那片森林中,当他来到袭击杜迪安的树洞处时,这里早已没了杜迪安的身影,他早有所料,但看到这一幕,心中更加愤怒,同时也更加确信,杜迪安溜了。

    他的目光顺着枝桠向前,延伸到远处,漆黑的森林中,无数密集的树桠间,似乎有一条只有他能看见的道路,那条道路仿佛一道道发光般的脚印,指引着他追踪的方向。

    “区区主宰,遇见我算你倒霉!”巴蒂斯特心中冷笑,他的追踪能力虽然不如藏匿能力,但在他的诸多能力中,也算是排列在第二位的强度,正因为他既能追踪,又能潜伏,才敢在深夜时来到这魔坑外缘散心,不担心被其它高阶位的魔物埋伏袭击。

    嗖!

    身影飞掠而出,震荡得树桠沙沙作响,他的身影如离箭般疾驰出去,片刻后便冲出森林,继续前行,一路经过平原,草丛,以及一个几片十多里直径的树林。

    “居然沿着直线走,哼,气味残留的还很重,应该距离不远了?!卑偷偎固匮壑猩凉凰坎腥讨?,对方没有试图抹去气息,让他有些意外,这是有恃无恐?还是真的脑残?显然,即便是达到主宰级别,这点基本的常识也该懂了。不过,在他看来,杜迪安没有抹去气味,显然是打算跟之前一样,故作淡定,想要忽悠到他,不过他已经不会再上当了!

    悄然掠入一片森林的树桠上,闻着越来越近的气味,巴蒂斯特眼中的戾气越发明显,他嘴角露出一丝狞笑,向前极速掠动,忽然,他的身影猝不及防般地骤然停顿,就像画面一瞬间被暂停,这停顿极其突兀,但周围的微风带动的树叶,以及森林上空飘动的云雾,无不显示着并非时间定格。

    单是这一手极速骤停的本领,就足以让绝大多数高手惊叹和艳羡。

    巴蒂斯特微微凝目,视线落在手边快要碰到的一片树叶上,森林上的云雾化开,月光照耀而下,一抹亮色晃过,他看清了,这是一根丝线,实际上,没有月光他也能看清,因为他是用鼻子“看”的。

    他的目光顺着这条极隐蔽的丝线望去,只见丝线纵横,缠绕在前方的巨树枝桠处,而且都是缠在树叶茂盛的地方,隐蔽极深,即便眼神好的也无法察觉。

    他扫了一眼,眼中的猩红之色更加浓重了几分,而且有几分笑意,显然,这是那少年留下的陷阱,由此可见,那少年在忌惮他,他现在基本百分百能肯定,这少年绝不是跟他一样的深渊行走者!

    “小鬼,你完蛋了!”巴蒂斯特心中冷笑,身影微动,绕过这透明丝线缠绕的地方,从旁边掠过,等成功绕开这片巨树后,他看了一眼附近,很快瞄到一只栖息在大树上的魔物,像猎豹,又像大猫,他从怀里摸出一块裹着糖的硬块,抛到丝线缠绕的巨树区域中间,然后转身继续向前,这次速度没有先前那么快,因此所经过的地方,连微风都很轻,没有散发出任何动静。

    “以目前的气温,三分钟糖化,里面的黏膜会松开,散发出肉土的香味,三分钟后,陷阱启动,这段时间,是你最松懈的时候,不管你是主宰还是深渊,都得死!”巴蒂斯特仿佛潜入夜色中的猎手,目光阴冷而残忍,乘着夜色悄然前行。

    顺着气味追踪,很快,他来到了山丘地带,目光锁定在了一座小山上。

    “气味还在,停留在了这里,哼,想在这里埋伏我么?”巴蒂斯特微微冷笑,刚要靠近,但忽然又停了下来,眼中闪过一丝精光,“原来如此,这里才是真正的陷阱,如果他自知不是我的对手的话,那么先前森林里的丝线就是预警装置,既然做出预警手段,那么这里就会是埋伏地,可是他没有隐藏气味,可见这里也是一道预警装置,并且很可能兼并了陷阱的作用,两重预警手段!”

    “只要我出手,他就会知晓,他本尊和那只尸王应该被隐去了气味和行动痕迹,藏在了附近,走不远?!?br />
    想到这点,巴蒂斯特停了下来,一边小心地施展能力,模拟成周围的形态和特征,一边打量着周围,依靠嗅觉仔细地探寻和分辨。

    即便是用某种手段抹去了气味,也总会遗留一些东西,要知道,一个人除了身体会分泌汗液散发气味外,衣服上,靴子上都会残留原本身上的气味,或是途径过的地方的气味,这些气味太多,根本不可能做到完全消除,即便是像他这样的特殊潜伏能力都不能办到。

    所以只要足够仔细,就能找到破绽。

    但是,他知道留给自己的时间不多了,丝线被触动时,应该是那少年最警觉,也是最松懈的时候,这时候如果出现在他身边暴起袭击的话,绝对能一击必杀!

    只是,三分钟快过,要在剩下的短短时间内找出杜迪安,他心中有些焦急,不过这焦虑的情绪没有影响到他的身体波动。

    “花香,湿润的泥土……”巴蒂斯特如猎犬般仔细搜索。

    忽然间,嗖地一声劲风弹动的声音,从远处传来。

    说是劲风,但也只有他的听觉才能听见二十里外森林中树枝弹动的声音,而且还是他一直分出部分心思时刻留意那里的动静,才能听得出来。

    这风声就像一颗被压弯的巨树骤然弹起,他知道,是丝线破了,算算时间也到了。

    他脸色微沉,最佳的袭击机会错过了。

    他控制自己平静下来,继续专心搜索。

    数分钟后,在某一处,杜迪安听到石块被砸碎的声音,眼中寒光一闪,没有回头,继续向前蠕动。

    巴蒂斯特搜索了几分钟,依然没找到杜迪安,他知道继续伪装下去已经没有了意义,杜迪安想必已经知道他在这里了,他索性不再潜伏,冲到小山上气味源头处,只见在一块石头上耷拉着一件白色毛巾,在毛巾下面的石头上刻着几个大字:蠢货,恭喜你!

    没错,在“你”字的后面还有一个感叹号,载着满满的恶意。

    巴蒂斯特看得险些气歪了嘴,当即便一拳砸在了石头上,嘭地一声,石头应声而碎。

    等敲碎石头时,他才陡然清醒过来,忍不住想要暴粗口骂娘,他怀疑这石头上的字就是对方故意留下来激怒他的,而他含怒击碎了石块,造成的声响却恰好提醒了对方。

    这又是一道预警装置,而且他明明看见了,却亲手触发了!

    想到这个结果,再想到石头上刻的几个字,他感觉脑门都快要气炸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