杜迪安拨开杂草,在草丛中前行,这杂草高度近三米,将他和海利莎完全淹没,视野完全受阻,好在杜迪安能用热感反应观察周围环境,每行一段距离后,便会用透视再仔细观察一次,透视太消耗眼力和体力,但抵达透视观察到的距离后再开启一次,如此反复,倒也有较大的安全保障。

    通过透视,根据建筑地基的排列,杜迪安知道自己走在一条废弃的街道中,周围是两排房屋,不过房屋早已破碎,只有埋在地下水泥浇筑的地基还在,不过从外面看去,完全看不出这是一条街道,而是一片杂草密集的荒野丛林,偶尔会遇见一两具倒在草丛中的巨大骸骨。

    这些骸骨的个头极大,有的四五米高,像牛状,有的趴着有二三十米长,像蜥蜴,又像巨龙,不难看出曾经也是极其凶悍的魔物,但如今也化作枯骨,在这荒凉草丛中,任虫子和怪鸟栖息驻足。

    嗖!

    草丛中蓦然蹿出一条毛发颜色跟杂草一样碧绿带黑斑的凶影,像猎豹,但身体极细长,张口涌出一股腥臭气味,咬向杜迪安的肩膀。

    杜迪安通过热源反应早就注意到这只魔物,捕猎等级只是六十左右,跟一般的拓荒者相当,他没有避让,在它埋伏的同时,也在埋伏着它。

    嘭!

    右臂飞速挥出,意念一动,眼前便有寒光掠过,下一刻,这只咬向肩膀的凶悍魔物脑袋破碎开来,像清脆的蛋壳,脑浆崩裂,右臂径直砸入它的躯体中,将其身体拍落在地上,没有抽搐和惨叫,瞬间毙命。

    杜迪安手臂一挥,将黏在上面的脑浆和血液甩掉,加快速度向前,等行出四五里后,才恢复正常速度。

    “我们找个地方休息一下吧?!倍诺习沧废蚝@档?。

    虽然知道海利莎不会回应,但他已经习惯了跟她交流。

    说完后,杜迪安扫了一眼周围,看见几只体质较低的魔物栖息在草丛中,离他较远,没必要理会。见此地还算安全,杜迪安当即找到附近一个石堆边坐下,从背包里取出一段荒虫血肉,切开后喂给海利莎。

    看着她吃完后,他将先前赶路途中随手击杀的一只森林湿虎的肋骨肉取出,在众多魔物中,有些魔物的血肉是可食用的,就像蓝鱼湖中的蓝色小鱼,虽然里面蕴含不少核辐射,吃完对身体有轻微影响,但在荒野中,小命随时会丢掉,哪还会顾及这点辐射。

    杜迪安没用火烤,以免散发出太强烈的气味,他将这森林湿虎的肋骨肉切成手指长的条状,一条条丢到嘴里咀嚼着吃下,满口的血腥气味,刚吃有点刺鼻,但吃多了,反而觉得有点甘甜和美味。

    生吃完大半块肋骨肉后,杜迪安感觉肚子凉凉的,但全身反而恢复了许多力气,他看了看天色,还有四个小时不到,夜幕就会来临。

    “趁夜晚来临,我们多走一点吧?!倍诺习蚕蚝@档?。

    海利莎静静坐着,没有开口。

    杜迪安说完站起,带着她继续前行。

    走了一个多小时后,杜迪安出了丛林,前方是一片平原,视野瞬间开阔,一眼便看见平原上堆积着大大小小数十堆骸骨,有大有小,有完整的,有凌乱的,其中还有一条六米多长的爬行身影在缓缓横行,这东西似乎也看见了杜迪安,扭过头来。

    杜迪安在魔物图册上从未见过这只魔物,实际上,来到深渊地区后,有许多魔物他都没在魔物图册上看过有记载,只能靠热源反应来判断。

    在这只魔物望来时,杜迪安便看见了它体内的热源反应,只是拓荒者程度,他松了口气,但依然不敢大意,毕竟有的魔物懂得隐藏热源反应,甚至有些魔物在战斗状态时的热源反应和平常状态完全是一个天一个地,他静静站着,目视着它爬来。

    爬的很快,但却只是拓荒者程度,杜迪安放心下来,飞速冲出,右臂挥舞,嘭地一声,撕开了这只魔物的脑袋,将其身体甩出七八米远。

    杜迪安甩开手臂上的鲜血,没有停留,继续向前。

    这里是平原,如果遇见其它魔物,他将直接暴露,但好在他也能提前看见其它的魔物。

    当夜色降临时,杜迪安早已翻过那片平原,来到了另一片森林中,这壁外的环境似乎除了平原和丛林外,就是森林,要么就是沼泽和寸草不生的黑土废墟。

    “呼,我们就在这里休息吧?!倍诺习睬嵬铝丝谄?,望着眼前的森林,如果不是天色快黑了,他实在不愿在森林中度过这一晚,在他的经验中,森林中的夜晚是最危险的,原因是森林的环境在下雨天能够采集到大量的雨水,并且遮挡阳光,降低积水的蒸发速度,所以大多数森林中都有水源存在。

    而有水源的地方,就有伏击者。

    杜迪安没有深入,虽然此刻才四点左右,但天空中浓雾的原因,使得天色已经暗淡,夜幕将近的感觉,他带着海利莎跳到一棵巨树枝桠上,检查了一遍周围的环境,前方和左侧两千米开外的地方有两只小型热源反应,不足为虑,他翻开背包,从里面取出行尸粉末洒在树枝的周围,以及树下的位置,然后用战刀在树杆中凿出一个凹槽,能够容纳他跟海利莎两人,当作今晚的窝。

    他摘来一些叶子,用树枝穿插,做成一个叶门。

    准备妥当后,他和海利莎先后进入树洞,将叶门盖上,准备就这样等到天亮——如果今夜幸运的话。

    坐在树洞中,杜迪安始终观察着周围的动静,一刻不敢松懈。

    在这密封的环境中,时间悄悄流逝,枯寂,僵硬,寂寞,都是荒野狩猎中的敌人,而杜迪安唯一能做的,就是忍耐。

    当夜色降临后,杜迪安明显看见周围的热源反应增多了,一个个红色热源在周围浮现,有的匆匆掠过,有的停留在此,在地上似乎找寻食物。

    还有的相互遇见,彼此缠斗。

    时不时响起的嘹亮兽吼,成为荒野夜晚中唯一的歌声。

    到了夜深时,杜迪安略觉犯困,他看了一眼海利莎,感觉精神又恢复了许多,再次巡视着四周。

    凌晨三点左右,忽然间,地面一阵剧烈震荡,将杜迪安惊动,他迅速望去,却见是一群狰狞凶悍的魔物在飞奔,从后方七八里外横向冲过,径直冲向森林中,距离他较远。

    他看得有些惊讶,通过热源勾勒的身影发现,这兽群里的种类竟大不相同,寻常的兽群基本都是同一族群的魔物,可这兽群却千奇百怪。

    在他惊讶时,忽然间看见一道尖啸声飞掠而起,从兽群后面升起,紧接着又俯冲而下,扑进兽群中。

    一时间,慌乱的兽吼此起彼伏。

    杜迪安看得瞳孔一缩,他发现,那飞扬而起的身影,赫然是一个人类形状!

    而且这个人类形状的身影所散发出的热源反应,如烈阳般浓烈,在这黑夜中耀眼无比,他从未见过如此炽烈的热源反应,比他见过的巨壁入侵者中的那位主宰还要浓烈数倍!

    深渊行走者!

    杜迪安脑海中顿时冒出这几个字,心中一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