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用的,这上面是金属壁顶,专门承重上面的岩石,厚度超出你的想象,不是你能打破的?!卑⒚桌蚣诺习补セ魑扌?,松了口气,眼眸转动,故作随意地说道。

    杜迪安微微皱眉,阿米莉这话倒是没说错,以他的力量,的确难以打破这面金属墙壁,除非是日复一日的攻击同一处,滴水石穿,但那样耗费的时间太久了,他撑不住,即便是用嵌入金色肉粒的冰爪,多半也无法造成什么效果,毕竟,无坚不摧的割裂利刃几乎完全失效,只留下一点浅痕,这金属的厚度暂且不论,单是硬度,就超出了他认知中的绝大部分金属。

    即便是号称硬度最强的铬金属,都未必有这样的硬度,而且铬金属是银白色,自己面前的却是金色,内层则是暗红色,这样的金属元素特征,在他的认知中,并不存在,不过想到这可能是外星人飞船,倒也能理解,这多半是外星球的金属元素。

    “承重用的,倒也不见得吧?”杜迪安松开利刃,从岩壁上跳下,落在阿米莉面前,如兽般的身影散发着狰狞的气息,他表情平静地俯视着阿米莉,很快便看到她眼中闪过的一丝惶恐之色,说道:“你们世代居住在这里,粪便是怎么处理的?”

    “粪便?”阿米莉微怔,没想到杜迪安会如此直白地说出一个如此龌龊的东西,尤其是一个男人跟一个女人这样说出时,更让人觉得尴尬,不过她想到自己的身体都已经暴露在杜迪安眼中了,这种东西倒也没什么好再掩饰了,话里带刺地道:“你是不是饿太久了,怎么会对这个东西有兴趣?”

    “在你们部族外面,我初次过来时,沿途并没有闻到什么屎粪的臭味,按理说,以你们这里居住人的数量,每天产生的粪便都是一个惊人的量,每天累积,年年累积,早就该堆积如山,飘臭十里,但事实并没有?!倍诺习惭壑写乓凰看尤莺腿の?,道:“你能告诉我,这些东西去哪了么?”

    阿米莉心中一惊,顿时明白了杜迪安为什么会突然提到如此龌龊的东西,虽然这东西说起来脏,但却是一个至关重要的问题,能够引导出他们部族的秘密,她一颗心再次沉了下来,虽然杜迪安无法击破那金属岩壁,基本上已经走入绝路,但她却觉得,对方似乎还另有手段。

    “我不知道,我是神女,对这些东西没兴趣,你要是有兴趣的话,等离开这里以后,可以请村民们给你贡献一点?!卑⒚桌蚰抗庵笔幼哦诺习驳?。

    杜迪安盯着她的眼睛看了一会儿,转过身去,来到旁边的荒神面前,抬起利刃肢体,在荒神遗骸旁边的岩壁上继续开凿。

    阿米莉看着杜迪安凿墙的背影,眉头皱起,心中有不祥预感。

    “你知道猎人是怎么追踪魔物的么?”杜迪安一边凿壁,一边头也不回地跟阿米莉说话,“魔物遗留的粪便,足迹,是猎人追踪它们时最宝贵的线索,所以你们这里累积的粪便,世世代代都没有倾倒出去,我在外面并没有闻到人类粪便的气味,这么多年累积下的粪便,以你们这里的空间,估计都容纳不下,所以,你们这里应该有特殊的方式,处理这些粪便,或是特别的通道,将这些粪便转移到很远的地方,以免这些粪便被魔物闻到,引来魔物袭击?!?br />
    阿米莉听着杜迪安的话,心中慢慢泛起寒气,越来越冷,感觉四肢都有些发凉。

    “如果有这样的一条通道,那就是我们逃生的地方?!倍诺习菜档溃骸俺伺欧嗤ǖ劳?,你们这里应该还有空气净化通道,以及其他的通道?!?br />
    在见识过激光炮后,他不再将这个落后简陋的村落当成原始部落了,毕竟,大神祀居住的地方可是尽显高科技设备。

    阿米莉微微咬唇,冲着杜迪安的后背说道:“就算真有这样的通道,你难道还要从一条装满粪便的通道里爬出去吗?”

    “能活下去的话,为什么不?”杜迪安说道:“不过,你别担心,我要找的不是这条通道?!?br />
    阿米莉手指攥紧,感觉到一阵憋屈和无力,本以为将杜迪安再次逼入绝境,没想到杜迪安又找到新的出路和希望,似乎永远不会面临困境。

    片刻后,杜迪安将荒神旁边的岩壁凿到了最深处,随着叮地一声,露出一片金属岩壁,他将金属岩壁周围的岩石全都凿开,发现这金属岩壁是椭圆的,跟上面的金色壁顶连接在一起,想要从这通道深处直接刨出隧道离开这个村落,显然已经不现实。

    杜迪安没有意外,只是皱了皱眉,便继续刨土,这次改向朝地下深处钻去。

    他贴着金属岩壁不断往下刨,刨出三四十米深的土壤后,又凿出了一面金属板子,光滑无比。

    “原来如此……”杜迪安看见这地底深处的金属板,终于明白了过来,眼中闪过一丝震撼,从这村落的种种迹象,他心中有诸多猜测,要知道,在这深渊中能够生存数百年,要面临的魔物数之不尽,单靠外面的?;ぴ对恫还?,毕竟,有不少魔物能够钻地,甚至本身就是栖息在岩土当中,如果没有相应的防护,这些魔物将会成为毁灭村落的头号敌人,而这块埋在地板的金属板,却回应了他的猜想。

    这整个村落,都被装在了一个金属球中。

    或者说……

    这整个村落,都在他先前猜想的外星人飞船当中!

    之所以这么想,除了眼前所见的东西外,还有大神祀向他讨要地图,打算带领族人迁徙的事情,这件事让他产生了这样的推断,毕竟,这位大神祀就算再蠢,也应该知道举族徒步迁徙是何等危险的事,团灭率几乎是百分百,但她依然执意讨要地图,这只有两种可能,第一是她们必须迁徙,不然就会毁灭,第二是,她们需要迁徙,同时又有特殊的迁徙办法,不会让迁徙导致灭族。

    现在想来,如果她们本来就居住在外星人飞船中的话,那么迁徙的话,很可能是直接开着飞船迁徙,这样一来,风险就小很多了。

    “如果这里是飞船的话,那么控制室,难道就是大神祀居住的那个地方?”杜迪安回忆着在金属舱内见到的东西,装饰较为奢华,并没有丝毫飞船控制中心的感觉,如果说那里不是控制室,那么控制室应该在另一个秘密处,或许只有大神祀或是神女知道。

    但要开启飞船的话,多半必须要大神祀才行。

    他会这么认为,是因为阿米莉被他抓做人质后,大神祀并没有歇斯底里地营救,也没有太过慌张,最多只是悲伤,如果神女是开启飞船的钥匙,那阿米莉的小命就关乎到全族人的安危。

    “这里是飞船的话,想要凿洞离开是不可能了,只能凿洞绕到村的另一边通道中,从那里强闯出去,在那里镇守的荒将,不足为惧?!倍诺习惭垌?,想到另一个问题,“如果这里是飞船内部的话,这飞船的吨位,至少也是百万吨级的,这样级别的飞船,肯定配备有超强的攻击武器,包括内部的防御系统,不过,大神祀埋伏我却是用两架单独的激光炮……难道说,她无法完全调用这飞船的力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