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难道说,这里还有一条大荒虫?”阿米莉眼中露出惊疑之色,她同样看到了地上的巨大凹痕,这洞窟中除了荒虫,似乎也没别的怪物存在。

    杜迪安目光微微闪动,思忖少顷,继续向前走去。

    滑痕顺着通道向前,一直到通道前的分岔路口,滑痕拐向了另一侧的死胡同通道中,这条通道也是村民们探索的地方,深度较短,栖息的荒虫也少。

    杜迪安看了一眼滑向这条通道中的滑痕,用热感视觉扫了一眼,里面并没有热源反应,来地龙洞的村民应该早就撤退出去了,寻常探索的时间一般是半天为准,毕竟这条通道再深,也就几百米,如果不是里面?;姆?,半天时间足够在里面来上百次了。

    “我们还是别去了吧?”阿米莉偷偷地看着杜迪安。

    杜迪安收回目光,微微点头,就算阿米莉不说,他也不会去追踪这只疑似超级大荒虫的东西,从这滑痕可以预测出它的体积,比那只水晶荒虫都要肥大,力量就算不是主宰,至少也是内荒级,这荒虫对他而言无用,杀了白杀,反而浪费自己体力。

    阿米莉见杜迪安难得地听从了她的提议,眼中有一丝讶色,不由多看了他两眼。

    杜迪安顺着通道直走,洞口就在前方不远,走了几十米后,他便看见了洞口的微光出现在视线中,他停了下来,从背包外的兜里掏出望远镜,虽然他有夜视能力,但在夜晚视力难免无法跟白天相比,就像此刻身处洞穴中,视线的距离大大缩短,只能看见洞口外面几十米的光景。

    “这是什么?”阿米莉看杜迪安掏出的望远镜,好奇问道。

    杜迪安没理她,用望远镜看去,顿时见到洞口外面的绿色草地前,有几个身上带着纹身的荒将驻守,全副武装的样子,在外面的空地上,早已没有聚集观望的村民,十分空旷,但在这空旷的地方,却耸立着两个怪异的草堆,三四米高,草堆搭得很不整齐。

    这里怎么会平白多出两个草堆?

    杜迪安微微皱眉,稍微上前十来米,用透视望去,视线穿透草堆,下一刻,他脸色大变,迅速缩回到先前的地方,背上溢出一丝冷汗。

    阿米莉看见杜迪安如此紧张的样子,心中一沉,小脸却保持不变,问道:“怎么了?”

    听到她的话,杜迪安缓过神来,似想到了什么,看了阿米莉一眼,转身返回洞窟,道:“走?!?br />
    阿米莉怔了怔,回头看了一眼洞窟外面,眼中有些复杂和犹豫,这是难得摆脱的地方的机会,出路近在眼前,而她的力量又大大提升……

    犹豫不到两秒,她还是收回了目光,转身跟着杜迪安进入了洞窟中,她这几天每当力量提升时,便偷偷测验过自己的身手,知道自己距离杜迪安还相差甚远,如果此事逃命,必定会被杜迪安抓住。

    穿过通道,回到最深处的洞窟中,杜迪安才停了下来,脸色阴沉,在看见草堆里的东西时,他差点没吓得叫出声来,他的猜想居然成真,那是两门大炮!而且,那大炮并非是装填火药的大炮,虽然外表造型相似,但在他的透视观察下发现,这大炮赫然是内置能源板,如果他没猜错的话,应该是激光炮!

    也只有这样的能源武器,才需要内置能量板!

    这个可能性虽然不是十分肯定,但也非常高了,他不敢亲身去验证,他速度再快,也快不过激光炮轰击的速度,他暗暗庆幸,自己提前勘察了,否则冒然踏出洞窟的话,说不定前脚刚走出来,就被激光炮轰炸了脑袋,瞬间毙命!

    两个草堆,两个激光炮,可能是想要同时狙杀他和海利莎。

    起初看见大神祀居住的地方有现代科技的感觉,他便猜测这里会有激光枪之类的武器,没想到对方直接掏出两个激光炮,这样的大凶器就算是遇上深渊级怪物,都能直接轰杀了!

    当然,前提是要瞄准要害才行。

    杜迪安不知道这两个疑似激光炮的大炮具体的功效怎样,发射的间隙是一发一装填,还是蓄能多发,如果是能连续多发的话,这两门激光炮的价值就高得吓人了。

    如果单是激光炮,杜迪安还不至于吓到直接退回,换做普通人来操控激光炮的话,他能轻易从操纵者的动作预判射击的位置从而躲避,但这两门激光炮换做拓荒级高手来操纵的话,他就只能挨了。

    “既然有这玩意儿在,那么我之前的推测应该是对的,这里有外星人飞船,或是类似飞船的东西,遗留着很先进的科技,不过,这里的人似乎并没有从中学到什么,只会运用,却不会剖析这些科技,用来发展自己?!倍诺习材抗馍炼?,这个现象很关键。

    只会用,却不会将里面的科技运用到生活方面,就说明这里的人对这些东西,也是一知半解。

    “看来,你们的手段比我想象的还要厉害嘛?!倍诺习材抗馍炼幌?,低头看着一旁的阿米莉,嘴角露出一丝冷笑,道:“而且心也够狠,打算让你给我陪葬是么?”

    阿米莉心中一跳,装作听不懂,道:“你说什么?”

    “大神祀在外面埋伏我,这事儿你知道吧?”杜迪安瞧着她,“你觉得我现在该怎么做呢?”

    阿米莉茫然道:“什么埋伏,你说什么?”

    “不用演了,耽误时间?!倍诺习捕⒆潘?,“外面已经把陷阱做好了,不过我挺想知道,那两门大炮你们是从哪得来的,是我们这头顶上的东西里面的么?”说着,抬手指了指穹顶。

    阿米莉脸色顿时变了,但很快便意识到自己的表情暴露了,立马转过头去,怒道:“我不懂你说什么?!?br />
    “我都已经看见了,还演?”杜迪安瞥了她一眼,自言自语地道:“你们村顶上的灯光如此明亮,需要的能源不少吧,除了太阳能外,在你们这地方,我实在想不到在哪安置发电站,这上面的灯连接的地方,我挺想去看看?!?br />
    阿米莉脸色难看,知道杜迪安已经识破了她和大神祀的计划,这让她憋屈郁闷,甚至是抑郁,纳闷道:“你怎么知道那光束炮?在你们神壁中也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