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念头一出,便如扎根般在他脑海中迅速滋长,杜迪安随身携带希尔维亚的尸块,主要有两个原因,第一是万一遭遇深渊区域中的一些恐怖存在时,能够用女神尸块镇压驱散,第二是如果沿途遇见其他巨壁,里面的科技较为发达的话,能够借用里面的科技物品对女神尸块进行研究剖析。

    而如今在这困境中,女神尸块却似乎只剩下最原始的作用,当充饥物。

    想归想,杜迪安心中还是有些犹豫的,不过,当饥饿再一次从肠胃中袭来时,杜迪安很快断去了顾虑,他起身绕过那滩暗银色的黏液,来到嵌在岩壁上的荒神遗体前,抬头看了两眼,望着那张被灰尘掩盖但脸颊轮廓依然完美的脸,心中总有种特别的感觉,似乎她并未死去,只是暂时沉睡,会被惊醒。

    他知道,这感觉很可能来自对方身体上散发出的危险气息,即便是死去,这种危险的感觉依然能传递出来,可见这荒神生前的力量是何等恐怖。

    杜迪安举起战刀,在她下半身的一条怪肢腿上斩去,无坚不摧的刀锋像切在一块坚硬木头上,只砍入一小半,便卡在了里面,他来回锯动,才将战刀抽回,然后顺着先前的切口再次斩去。

    这荒神遗体的硬度,跟希尔维亚几乎相当,他庆幸自己的魔痕是割裂者,如果换做魔龙者,或是狩影者这类的传奇魔痕,只怕是望洋兴叹,无可奈何。

    切开的荒神遗体怪肢上没有流血,这点跟希尔维亚一样,她们体内的血液似乎凝固在身体的细胞中,而且她们体内似乎不存在血管这样的导血组织,血液在每一处血肉中存在,似乎不需要进入心脏进行循环。

    数分钟后,杜迪安削下一块胳膊长的血肉,相当于荒神整个身体来说,却只是极小的一个创伤。

    “色泽跟希尔维亚的倒是一样?!倍诺习脖ё耪饪檠饣氐胶@肀?,这时,海利莎似乎感觉到什么,微微偏头,向杜迪安看了过来,目光落在杜迪安手里的血肉上。

    杜迪安见她对荒神血肉有反应,心中惊异,问道:“你想吃吗?”

    海利莎没有反应,只是定睛望着。

    杜迪安想了想,决定给她也尝尝,不过他得先看看这位荒神的血肉有没有问题。

    希尔维亚的尸体冷冻在那金属舱中,所以能存放三百年之久,但这位荒神只是埋在这阴冷的地下洞穴中,虽然这里的温度接近零度,但比起希尔维亚的冷冻仓来说,还是相差甚远,虽然从外表来看并没有腐坏,但难保里面的肉不会变质,滋生出一些恐怖细菌。

    杜迪安取出背包里的希尔维亚尸块进行对比,反复检测察看,半小时后,他惊奇的发现,这荒神的血肉跟希尔维亚的尸块毫无差别,只是表面略脏了一些,肉的颜色,气味,硬度等等全都一致!

    这个结果让他有些震惊,难道说,战神一族的尸体不会腐朽?那希尔维亚的尸体藏在金属冷冻仓内,难道不是防腐?又或是……眼前的这位荒神,死去不久?

    最后一个念头刚出现,便被杜迪安打消,这里的深渊遗民存在很久了,如果荒神刚死不久,在她临死之前,至少能轻松掠夺一座神壁给这里的居民当庇护所。

    他思忖片刻,最终还是放弃了深思,这里面包含太多秘密,如果能得到神国的绝密资料,或许能知晓一切,但以他目前的实力,显然还无法接触这些。

    他用战刀从荒神血肉中削出一片,起身绕过拐角,来到旁边岩壁处的阿米莉面前,道:“饿么?”

    阿米莉昏昏欲睡,听到声音,睁着迷糊的眼眸抬头看着杜迪安,在看见杜迪安时,她眼中的迷糊一瞬间消失,清醒过来,警惕地看着杜迪安递来的肉片,道:“这是什么?”

    “肉都不认识?”

    “……我是问,这是什么肉?”阿米莉忍住怒气说道。

    “能填饱肚子的肉?!倍诺习仓迕?,不耐烦地道:“让你吃就吃,我要杀你,还需要给你下毒?”

    阿米莉微微咬牙,她知道杜迪安说的是事实,但杜迪安的态度却让她很受屈辱,不过见识过杜迪安之前的强硬手段,她也只能好女子不吃眼前亏了。

    “好韧!”阿米莉将肉片放到嘴里嚼,却发现怎么嚼都嚼不烂,只能硬吞下去。

    杜迪安通过透视看见肉片顺着她的喉咙滑落下去,这才转身离开,但目光却始终关注在她身上,仿佛一台精密的仪器,扫视着她的身体变化,包括身上局部的热源反应,以及心跳频率等,随着时间流逝,两三个小时过去,阿米莉突然有所反应。

    她捂着肚子,蜷缩成一团,满脸痛苦表情。

    这模样让杜迪安想到她第一次吃荒虫时的反应,心中一跳,难道说,她吃荒神血肉也能体魄?

    很快,杜迪安发现是他想多了,阿米莉这次没有忍住,而是痛叫出身,不一会儿,杜迪安便看见她匍匐在地上,膝盖弯曲,然后竟出现狼狈一幕……拉肚子。

    在她拉肚子的时候,杜迪安看见拉出来的东西里面,混合着那块没有消化的荒神血肉。

    “消化不良?”杜迪安微微挑眉,没想到是这个结果,阿米莉如今的体质已经相当于高级狩猎者了,消化能力是普通人的数倍,竟然无法消化荒神的血肉,这就是荒神尸体不腐的秘密么?

    拉完肚子后,阿米莉似乎解脱了一样,但很快,她注意到背后的脏物,顿时羞得满脸通红,她偷偷看了一眼杜迪安这边,隔着岩壁,无法看见杜迪安,她不知道杜迪安有没有注意到这里,或是,闻到脏物的气味,但她感觉应该逃不过杜迪安的鼻子。

    她咬着牙,拎着地上的荒虫轻手轻脚地挪到另一边,心中依然感到羞愤无比。

    杜迪安又观察了她两个小时,见她没有出现不适反应,才稍松了口气,随即自己也割下一小片,丢到嘴里咀嚼起来,他本想用阿米莉来验毒,毕竟,这是数百年的尸体,就这样吃下去,难保不会食物中毒,虽然阿米莉没有消化掉那片荒神血肉,但好歹在她的肚子里待了这么久,如果有毒,她肯定会有所反应,从她的表现来看,这荒神血肉应该还算是安全的食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