扑通!

    陡然,一条巨大荒虫爬到洞穴的顶上,这洞穴高四米左右,煤石的温度映照在洞顶较微弱,给了这条巨大荒虫可趁之机。

    阿米莉惊叫一声,向后退去。

    杜迪安被她叫声吓到,转头望去,顿时脸色微变,身体迅速反向冲刺,来到这巨大荒虫面前,全身利刃飞舞,噗地数声,这只越过煤石的巨大荒虫被秒杀,斩成七八段。

    杜迪安又迅速退回到前方,堵住前面的荒虫群,同时向阿米莉叫道:“快从旁边搬几个石块,堆积起来,把那煤石放在上面,让它的火光照到顶上?!?br />
    阿米莉回过神来,脸上仍有一丝心悸,她连忙按照杜迪安的吩咐,从旁边地上抱起几块石头,但来到煤石面前时,却有些犯难,这煤石烧得火红,她怎么才能将它们拿到石头上堆高呢?

    杜迪安注意着她的动作,见她在那里犯难,不禁翻了个白眼,道:“你不会扯一块布料将它们包裹起来迅速带到石头上么,这么笨?!”

    阿米莉脸上一阵羞红,咬牙将衣服下摆撕下一块,以她如今的手劲,很容易将这衣物撕碎,如果换做之前,便只能靠牙齿咬了。

    撕出一条布料后,她握住两端,勒住煤石,带到石头上,这时布料也被煤石给点燃,她看见巨大荒虫陆续爬到岩壁上,想要寻找温度最低的薄弱处闯入进来,立刻朝巨大荒虫聚集的地方抛向布料。

    火光飞舞,巨大荒虫一阵骚乱,发出吱吱尖叫,向后缩去,但其中一只来不及退后,被燃烧的布料耷拉在了脑袋上,顿时发出痛苦叫声,疯狂甩动,撞击在岩壁上,砸出几个深坑,然后慢慢地滑落下来,身体竟有些软化,像溶解的冰块一样,尤其是被燃烧布料耷在的脑袋上,组织竟软软地垂落下来。

    阿米莉没想到这恐怖的虫子,如此轻易就被重创,心中惊奇之余,也暗暗兴奋,但很快,她便意识到,燃料是一个重大问题,如果燃料足够,她觉得凭自己的力量也能将这些荒虫干掉,但在这潮湿的洞穴中,哪来燃料?

    她看向自己身上,脸再次红了。

    煤石堆在石块上,火光映照,温热的火光仿佛形成一道结界般,将这洞窟竟堵住,外表看似凶恶狰狞的荒虫,停滞不前,不敢靠近。

    数分钟后,杜迪安将前方通道涌来的荒虫群尽数斩杀绞碎,连续几分钟的高速切割,他的体力消耗颇大,全身出了热汗,等解决前面的荒虫群后,他一屁股坐到地上,慢慢解开了魔身,恢复人类的模样,手里杵着魔刀靠在岩壁上,大口喘息。

    阿米莉看见杜迪安又恢复了人身,松了口气,虽然知道杜迪安不是人类了,但至少在人类的外表下,她觉得还是能用言语进行沟通的。

    “这些荒虫好像很怕火,我们要不要出去找点燃料来对付它们?”阿米莉小声问道。

    杜迪安瞥了她一眼,出去找燃料再进来,自然是最好的办法,但就怕出去了,就没机会再进来了,那位大神祀多半在外面早已布置好攻击,一旦出去,就只能夺路而逃,在没有得到荒神遗骸前,他不想就这么离开,说道:“实在没东西烧了,就把你的衣服烧光,如果还没东西烧,就把你的皮剥了,把你皮里的油脂炸出来涂抹在石头上烧?!?br />
    阿米莉听得心脏狂跳,身体向后缩了缩,剥皮的画面她脑补一下就觉得恐怖和疼痛,咬牙道:“你要真敢这样,我就跟你同归于??!”

    杜迪安没理她,望向煤石前聚集的巨大荒虫,心中感到惊奇,这些巨大荒虫对火焰的畏惧,未免也太强了,如果是两块煤石换做是两堆熊熊燃烧的篝火,将它们吓到了,他还能理解,但仅仅是小小煤石散发出的温度,居然就能吓到它们,实在是不可思议!

    杜迪安静静地看着,思索着,忽然觉得肚子有些饿,当即从背包里取出一些干粮,吃了起来。

    阿米莉看见杜迪安吃东西,顿觉自己也肚子饿了,她瞅了瞅杜迪安,想要讨要,但想到以杜迪安的性情,未必会给,索性懒得丢这个面子了。

    杜迪安看见她投来的目光,道:“想吃?”

    阿米莉见杜迪安主动问起,心中一喜,微微昂头,淡淡地道:“还行?!?br />
    杜迪安抓起旁边地上的东西,甩向她,“吃吧?!?br />
    阿米莉接过,却发现是一段扭动弹跳的荒虫,吓得差点甩了出去。

    “这东西吃了能提升力量,又能填饱肚子,多好,你们神女都这么喜欢浪费么?”杜迪安淡漠道。

    阿米莉瞪了他一眼,将手里的荒虫装到罐子里,忽然觉得肚子也不是那么饿了。

    时间流逝。

    杜迪安吃完东西,靠在岩壁上休息,过了半个小时不到,忽然,他睁开了眼睛,看着前方遍地虫段的地面,在他凝望时,这遍地虫段旁的岩壁陡然破裂开来,从里面爬出几条巨大荒虫。

    杜迪安看得脸色一变,再转头望去,只见煤石前的巨大荒虫数量少了很多,居然是打通了洞穴,绕到另一边来了。

    阿米莉也注意到了,顿时紧张起来。

    杜迪安迅速从背包里再次取出一块煤石,再将背包里的毛巾取出点燃,用燃烧的毛巾裹住煤石,放到旁边的石块上,火光照耀,从通道这边钻过来的巨大荒虫顿时停止了下来。

    阿米莉刚松了口气,便听见杜迪安说道:“看来,我们被包围了?!?br />
    “我之前就说了,冲出去找燃料再进来,你偏不信我的?!卑⒚桌蛎缓闷氐?。

    杜迪安瞥了她一眼,道:“现在只有两种办法,第一是把你丢出去,把这些东西引走,然后我一个人逃出去,第二是咱们继续等在这里,等到燃料烧尽,再把你丢出去,我再逃走,你觉得哪个好?”

    “你!”阿米莉气得瞪眼。

    杜迪安再次靠在岩壁上,静静思索,忽然想到,这些荒虫对荒神子嗣很有兴趣,那按理说对荒神遗骨本身的兴趣更大才对,毕竟荒神子嗣传承这么多代,血脉早已淡薄,难道说,这洞穴深处的荒神遗骨被啃食完了?不对,如果是这样的话,这些荒虫为什么又聚集在这里呢?

    但如果没有啃食完,它们为什么会轻易离开荒神遗骨,被自己给吸引过来?

    难道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