杜迪安深深看了一眼这只慢慢复苏的荒虫,向阿米莉道:“你待在这别动?!?br />
    阿米莉见杜迪安似乎又要离开,心中紧张,这里漆黑一片,她吃下两只荒虫,力量提升,视野依旧只能看见三五米左右的范围,不知道杜迪安发现了什么。

    杜迪安提着战刀,飞速向这只荒虫冲去。

    荒虫被杜迪安的举动完全惊动,盘着的身体迅速解开,身体近三米长,昂起的脑袋上的圆孔骤然扩大,从里面竖向裂开,露出一张狰狞的嘴巴,满是尖锐的利齿,而嘴巴微张的同时,能看见嘴内漆黑,利齿延续到深处,似乎整个身体内都密布利齿。

    它发出一声尖鸣,朝杜迪安迅速游蹿扑来。

    杜迪安眼眸微眯,骤一加速,手起刀落,将其扑咬过来的脑袋斩断,转而手腕一扭,下劈的战刀反向撩起,将其身体中段切落。

    连续数刀,这只荒虫的身体迅速被砍成数段。

    虽然被迅速解决,但杜迪安依然目光凝重,这只荒虫的速度极快,比前面遇见的所有荒虫都快,媲美拓荒者级别,他不知道,这会不会是这里最强的荒虫,如果里面深处还有更强的话,那很可能是内荒者级别,甚至……有可能存在主宰级的荒虫!

    他不敢大意,转身向后方的阿米莉叫道:“过来?!?br />
    阿米莉听到洞窟里传来杜迪安的声音,松了口气,立刻向前赶去。

    很快,海利莎和阿米莉一同来到杜迪安身边,不同的是海利莎是杜迪安用铃铛召过来的。

    看见地上断成几截依然在扭动的巨大荒虫,阿米莉脸色极差,第一个念头是怎么会有这么大的荒虫,第二个念头便是,这么大要怎么吃得下?

    杜迪安看见她的目光,说道:“想不想尝尝?”

    阿米莉连忙摇头,像拨浪鼓一样。

    “走!”杜迪安继续向前,走了没多久,洞窟的视野豁然开阔,前面出现一个类似地下世界般的宽阔洞窟,里面的地上和墙上,盘睡着四五条跟刚才一样粗壮的荒虫。

    杜迪安看得心中一惊,嘱咐阿米莉在原地等他,主动朝这几只荒虫冲去。

    几只荒虫被惊动后反应很快,立刻嘶叫着朝杜迪安扑去。

    杜迪安身影像是一分为三,刀光闪动,几只扑向他的荒虫迅速被解决。

    杜迪安松了口气,心情却有些沉重,先前的猜测似乎隐隐有成真的可能,如果遇上主宰级的荒虫,在保证不受伤的前提下,他就必须让海利莎配合自己一同攻击了,但这是他最不愿做的事情,而在荒野上,受伤会将死亡的几率提高到百分之七十以上。

    这个洞窟十分宽广,仿佛是回到了地龙洞外面的村庄世界,洞窟的穹顶高十几米,四周的岩壁上沾着黏稠的液体,十分潮湿,地上有水坑,里面的水却是乌黑的,还有凸起如竹笋般尖锐的石锥,杜迪安向前走了十几米后,忽然听到一阵悉悉索索的声音。

    他顿时停下,凝目倾听。

    这声音像是鳞片摩擦在地面的声音,但声音密集,数量极多。

    他极力向前望去,很快,视野尽头出现了骇然一幕,只见黑压压一片荒虫从前方的洞窟中涌来,像是水里川流不息的鱼群,一道道黑背,但仔细看去,就会发现是一条条漆黑粗壮的荒虫,每只都像先前遭遇的那几只巨大荒虫一样的个头,其中还不乏有几只四五米长的超大荒虫。

    杜迪安头皮发麻,虫群,他在外面的通道中也遇到过,因为阿米莉吸引荒虫的体质,遇见过好几次,但那些荒虫都是小型和中型,即便成群,也能轻易解决,但眼前的荒虫却不同,全都是堪比拓荒者的存在,而且他还不清楚这些荒虫有什么其他特殊的诡异能力,比如超强度的腐蚀液,或是喷射毒气之类。

    跑!

    杜迪安转身拉着阿米莉就跑,海利莎紧紧跟随在他身后。

    很快,杜迪安退到洞窟外面狭窄的通道前,先前地上被他斩断的几只巨大荒虫似乎已经掌握了半段活动的方法,朝它扭动着爬来,但速度不快。

    杜迪安用战刀挑开它们,冲入通道中,边跑边想解决办法。

    通道里全是被斩断的荒虫,有的仍在地上弹跳扭动,有的像死去一般,但杜迪安经过时,却立刻抬起身体,朝杜迪安的脚伸去。

    “??!”阿米莉惊叫一声。

    杜迪安望去,她腿上爬上了一只雪白荒虫,缠绕住了她的大腿。

    杜迪安眉头皱起,战刀劈去,吓得阿米莉再次大叫,但下一刻,她便感觉腿上一松,那只缠绕着的雪白荒虫被斩成两端,她的雪白大腿却丝毫未伤。

    她松了口气,感到惊魂未定,没想到杜迪安的刀法如此精准。

    杜迪安转头望向身后,只见那群巨大荒虫依然锲而不舍的追来,纷纷涌入狭窄的通道中。

    杜迪安脸色变得难看,这些荒虫该不会追着他一直冲出这地龙洞吧?

    他正想着,忽然看见前方的通道中,一群中小型荒虫成群地涌来,全都是先前被他斩断的荒虫,没想到这短短半小时不到,竟然就恢复了活动能力。

    两片虫群,前后夹击。

    杜迪安脸色难看,虽然前面涌来的荒虫是中小型的,他并不惧怕,但胜在数量多啊,要清理的话需要时间,而后面的巨大荒虫群迫在眉睫,容不得等待。

    阿米莉还没搞清楚发生了什么事,但看见杜迪安脸上的焦急之色,心中却有些惊恐,知道她最担心的事情发生了,与此同时,她听见了后方通道墙壁被撞击得咚咚作响的声音,这声音比她先前听到的虫群声还大,像是无数荒兽逼近,她脑海中几乎能脑补出一些恐怖的画面。

    难道说,就要在这里跟他陪葬么?

    她心中想着,有一丝苦涩和恐惧,这是她来此的目的,即便不能让杜迪安给她陪葬,也能将杜迪安重创,而大神祀已经在外面布置好准备,将重伤的杜迪安擒下,拷问出他的秘密和神壁的坐标。

    这就是她和大神祀的计划,而如今,计划显然要完成,只是,她却有些害怕了,她不怕死,却怕被这些丑陋狰狞的东西活活咬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