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了四五十米左右,杜迪安又随手斩断了七八条荒虫,这些荒虫都是灰白色,其中只有一条是全身漆黑的虫子,这颜色漆黑的虫子远远便会吐出带有腐蚀性的液体,能将岩石腐蚀。

    很快,一条岔路出现在杜迪安面前,杜迪安选择了直走,直走的这条路是通往洞穴最深处的路径,而另一条插道,是荒虫在漫长岁月中开辟出来的,大多数村民都会去另一条插道,对于村民而言,能捕捉到荒虫就行,只有少数心气高傲的人,会走直道,想要去地龙洞最深处一窥究竟,证明自己的勇气。

    走了二十多米后,阿米莉忽然痛哼一声,弯腰蹲下,捂住肚子。

    杜迪安心中一算时间,五六分钟了,也该到见效的时候了。

    一般吃下荒虫在五到十分钟左右,就会起效。

    阿米莉痛得全身蜷缩在一团,身体微微颤抖,过了不到十秒左右,便安静了下来,然后迅速从潮湿的地上站起,吃惊地看着自己的双手。

    杜迪安注意到,她体内的热量增长了许多,一开始她体内的热量反应和常人无异,但这短短时间内,便达到了初级狩猎者的程度,这让他心中有些吃惊,难道说,这位小神女一开始真的只是一个普通人,并非是故意隐藏了热量?如果是这样的话,这荒虫带来的效益未免也太强了!

    不过,他想到普利雷和其他村民所说,初次吃荒虫都是非常痛苦的经历,这种痛苦会持续半个小时左后才会消失,然后力量才会得到增强,只有多次服用,生效的时间才会缩短,到了后期吞吃荒虫时,痛苦往往只会持续几分钟就结束,但阿米莉却只有十来秒左右,这差距实在太大了!

    “你以前没吃过这东西?”杜迪安微微眯眼,怀疑阿米莉在伪装,不过想到她先前吃荒虫时的呕吐反应,又觉不像,除非这个女孩的演技是奥斯卡级别。

    听到杜迪安的话,阿米莉摇了摇头,刚要回答,忽然意识到杜迪安这么问的原因,她眉头一皱,低头不语,没有说话。

    杜迪安挑眉,道:“我问什么,你最好答什么,否则我不介意让你的身体跟这些虫子有更亲密的接触?!?br />
    阿米莉脸色一变,咬牙切齿地看着他,道:“你这么恶毒,小心堕入地狱!”

    “那是死后的事情,用不着你操心?!倍诺习参⑽⒚醒?,“一般人吃这东西,没这么快起效,除非你多次服用过,要么就是,你是神女,虽然不知道你们村子是根据什么将你挑选出来的,但应该有些跟普通村民不同的地方,你最好老实交代,否则,我可以剥光你的衣服,将虫子引到你面前,让这些虫子好好品味下神女的鲜血?!?br />
    “你!”阿米莉听到杜迪安如此无耻的话,气得身体发抖,脸上一阵白一阵红,“没错,我的确更大家不同,所以我消化这些荒虫会更快,这答案你满意了吗?!”

    “哪里不同?”杜迪安追问。

    阿米莉恨得想要跺脚,她本想保住这个秘密,但现在看来是不行了,不过,事到如今,她就算说出来也不怕杜迪安将她抛弃,毕竟这里距离洞口不远,她微微抬头,冷视着杜迪安,道:“我是荒神的子嗣,我体内有荒神之血,所以我能轻易消化这些荒虫,另外,我不怕告诉你,这些荒虫对我的血液也很有兴趣,你带我到这里来,是你最大的错误,因为荒虫会闻到我的气味,你进入的越深,遇见的荒虫越多,甚至会遇上虫潮!”

    杜迪安微怔,荒神的子嗣?难道是战神一族的后代?

    他不禁打量起阿米莉,战神一族的体积都是十多米高,下半身狰狞扭曲,但阿米莉的身高和外表,跟正常人无异。

    “如果你是荒神的子嗣,那大神祀是什么?”杜迪安凝视着她。

    阿米莉冷哼一声,道:“当然也是荒神的子嗣?!?br />
    杜迪安微微眯眼,道:“既然你们都是荒神的子嗣,你对荒虫的消化能力这么强,为什么以前没有吃过荒虫?如果你想要的话,你应该能成为这里最强的人吧!”

    阿米莉脸色微变,杜迪安的这个问题太尖锐了,虽然杜迪安问的可能是无心,但如果她老实回答出来了,就会暴露出很多东西,包括大神祀的弱点,她目光闪动了一下,昂着头道:“我是神女,就算不是全村最强的,大家也要尊奉我,我干嘛要跟自己过不去,吃这些恶心的虫子?”

    “是么?”杜迪安盯着她的眼睛。

    神女同样直视着杜迪安,时间仿佛在这一刻静止,但杜迪安眼睛眨也不眨,尖锐得仿佛要刺进她的灵魂深处,阿米莉看得久了,心脏咚咚跳动一下,慢慢地转开了头,道:“你爱信不信!”

    杜迪安深深地看了她一眼,道:“我有一个猜测,不知道是真是假,你说你第一次吃荒虫,我是相信的,但你以前不吃的原因,不是恶心,而是你不想增强力量!因为你的体质越强,散发出的气味就会越浓郁,对这些荒虫的吸引就更大!那时,荒虫就不会安分的待在这里了,所以你才没有增强力量!从这一点上可以猜出,大神祀跟你不一样,她并非是荒神的子嗣,否则同样是子嗣,为什么一个是神女,一个是大神祀?”

    阿米莉听得心中冰凉,怔在原地。

    全中。

    她没想到杜迪安的推测,居然完全命中!

    看见她的反应,杜迪安基本可以确定了,论察言观色的本领,他早在巨壁中就锻炼得炉火纯青,这阿米莉的演技看来并非是奥斯卡级别,终究是一个十几岁的少女,虽然心智较一般人聪明许多,但在这狭小的村落中,经历的事情终究不会太多。

    “荒神的子嗣,你的祖辈,应该是人类跟荒神的结合吧?”杜迪安再一次推测问道。

    阿米莉身体微颤,因为杜迪安又说中了,她抬头看了杜迪安一眼,看见那黑邃的眼眸,顿时有种被完全看穿的感觉,她心中一阵失落,甚至惘然,道:“你怎么知道?”这个秘密倒不是什么大事,她已经无力争辩了。

    “你的心智不像活了几十岁的人,从这点来推测,你的年龄跟外表是相吻合的,而荒神早已死了数百年,你的父辈生了你,说明你的父辈是人类,但你依然算是荒神的子嗣,只能说明,你体内具有一半,甚至更少量的荒神血统,由此可以推断,你的祖辈,只是荒神跟人类的结合罢了?!倍诺习菜档?。

    阿米莉怔了一下,听杜迪安这么说来,她忽然觉得要推测出她的身份,倒也不难,她心中略微好受了一些,但依然为杜迪安看穿自己这么多秘密感到愤怒,咬着牙道:“知道就知道,有什么好神气的,谁说我不是活了几十岁的,装的你很懂一样,你才比我大多少?哼!”

    “大一岁你也得叫哥?!倍诺习膊辉倮硭钠幕?,转头打量着四周,在他说话的这段时间,感觉洞穴前方传来微弱动静,有东西在慢慢接近,多半是荒虫。

    她刚准备前行,忽然间,他发现自己忽略了一件事。

    自己也吃了荒虫,但,为何没有反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