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阿米莉气得抓狂,从未受过这样的委屈,她还想再说,却被大神祀的话打断了,“杜先生,既然这个方法不行,那你有什么更好的主意?”

    大神祀看出杜迪安较真了,虽然这话让她感到愠怒,但眼下还不是跟杜迪安翻脸的时候,只能隐忍怒气。

    杜迪安冷冷地看了阿米莉一眼,再也不觉这小女孩有半点可爱,他说道:“既然我们都不能信任彼此,那么唯一的办法,就是你们妥协?!?br />
    阿米莉气道:“为什么是我们妥协,而不是你妥协?”

    “因为这场交换,本就是不对等的,老实说,这件事没得商量,你们要么拒绝,要么同意!”杜迪安面色冷漠,说话也比先前强势,有几分咄咄逼人的意味,“我可以不去地龙洞,对我而言,去那里,意味着我有希望提升自身的力量,不去的话,我也不会有什么损失!但你们不一样,你们不迁居到神壁中,迟早会毁灭,你们在这里还能坚持多少年?三十年?五十年?”

    “对你们而言,这是关乎你们所有人存亡的问题,但对我而言,仅仅是有可能会提升我的力量,这种交换,你们有什么资格跟我商量?!”

    大神祀和阿米莉顿时愤怒,但在愤怒之余,大神祀却有些心惊,没想到杜迪安的态度转变这么快,先前还算和气,如今却强硬得像块石头。

    “杜先生,你不要太过分了!”大神祀觉得应该挽回点颜面,冷声道:“这里终归还是我们的地盘,你以为没有我们的同意,你能走出这里吗?你是在用你的生命做交换,难道不值得?”

    杜迪安冷笑,道:“先不说你们能不能留住我,就算留住了,我保证你们这里也不会有多少人活下来,不信你尽管试试!”

    大神祀没想到杜迪安寸步不让,脸色微变,心中暗暗有一丝悔意,先前不该提起杜迪安的爱人,将他激怒,如今反而将事情闹僵,这是她最不愿见到的情况,她寒声道:“杜先生,我们拼得两败俱伤,对谁都没有好处,只会让我们人类消亡的更快,我不想用最坏的手段对付你,但希望你也不要欺人太盛!”

    “我可没有欺人?!倍诺习部闯鏊耐仔?,冷哼一声,道:“你我各退一步,等我出了地龙洞,就将完整的路线画给你们,我只能保证,我给的路线,绝对是证实的,而且在这之外,我还会附赠你们两个消息?!?br />
    大神祀脸色难看,这样一来,等于又回到了最初的谈判情况,只是这次,她却无法再拒绝,否则就等于是撕破脸,她问道:“什么消息?”

    “第一个消息,我现在就可以告诉你们?!倍诺习怖渖溃骸吧癖?,这世上并非只有一座,我所告诉你们的神壁,叫希尔维亚神壁?!?br />
    “并非一座?”大神祀瞳孔一缩,满脸骇然。

    阿米莉瞪大了眼睛,吃惊地看着杜迪安,问道:“那第二个消息呢?”

    杜迪安瞥了她一眼,道:“什么都没付出,就要问这么多,太贪了点吧?”

    阿米莉被杜迪安反驳,气得咬牙,但知道自己已经得罪了杜迪安,被他针对也是理所当然的,只是心中不忿,自己居然被一具亡尸给比下去了,简直气人!

    大神祀慢慢回过神来,心中仍有几分震撼,她渴望能够迁居到神壁中,从一百多年前的外来者口中,了解到神壁的大概情况,但没想到,这样的天堂之地,居然不止一处!

    这让她在震撼之余,更感到心酸和愤怒,心酸的是他们同样是人类,却居住在这荒凉贫瘠之地,一住就是数百年。

    沉默了良久,大神祀才消化完这个消息,她向杜迪安道:“行,我答应你的条件,不过,你必须起誓,你所言全是真的,以你的爱人的名义来立誓!”

    杜迪安攥紧了拳头,眼中杀气浓烈,一字字道:“你们就这么喜欢自我毁灭?”

    大神祀脸色微变,道:“仅仅是起誓而已,又不会伤害到她,除非你说的是谎言?!?br />
    “这是尊严的问题!”杜迪安盯着她,“没有任何东西,能够将她牵连进去,如果你说让我以自己的性命起誓,我完全同意,但你们千不该万不该的是,一而再再而三的牵扯到她!”

    大神祀心想就是因为看你对她的反应如此强烈,才会相信你不会拿她起誓说谎,不过,看杜迪安如此愤怒的样子,她知道这是不可能了,只能退而求其次,道:“那行,就以你自己的名义起誓吧?!?br />
    “晚了?!倍诺习惭壑械纳币饨ソナ樟?,漠然地道:“你们冒犯我,质疑我,都没有问题,但你们不该不尊重我的爱人,现在我改变主意了,另外一个附赠的消息,不会给你们,另外,你们必须跟我的爱人,当面道歉谢罪?!?br />
    “什么?!”阿米莉瞪大眼睛,“让我们跟她道歉?怎么可能!我们又没做错什么!”

    大神祀满脸怒容,觉得杜迪安太过分了,道:“杜先生,你这么做,莫非是心虚了?”

    杜迪安冷冷地看着她们,忽然嘴角微微扯动一下,露出一抹嘲弄之色,道:“你们的愚昧,会毁了你们的子民,我给了你们机会,你们却不知道珍惜,说实话,这个局面不是我想要看到的,但你们的愚昧,造成了这样的局面,既然如此,我们就共同承担这样的结果吧!”

    大神祀听到杜迪安话里的杀意,心中暗惊,一下子清醒过来,她最不想看到的就是双方关系破裂,因为她知道,用手段要挟杜迪安,会付出不少代价,先前原本谈得好好的,一切的因素变故,都出在她们谈论到杜迪安的爱人身上,她有些后悔,没想到杜迪安会将他的爱人看得如此重要,甚至比自己都重要,这让她难以理解,不过事到如今,她贵为大神祀,自然不可能跟一具亡尸道歉服软。

    “既然你执意如此,那就别怪我们不讲客气了?!贝笊耢胛⑽⒁а?,用目光示意阿米莉准备出手。

    杜迪安目光穿透帷幔,看见了她的眼神示意,冷笑道:“你们这些野蛮人,也不知道什么叫礼貌和客气,阿米莉,大神祀向你伸手是什么意思?”

    阿米莉看见大神祀的目光示意,刚准备对杜迪安出手,听到杜迪安的话,心中疑惑,不禁回头看了一眼,难道姐姐还有别的指示?

    这一看,风声嗖地一声响起,阿米莉只觉全身一轻,下一刻便远离了帷幔,感觉脖子上被一只修长的手恰捏着,扼住了喉骨。

    她心中冰凉,知道自己上当了。

    “你!”大神祀看见杜迪安瞬间掳走阿米莉,气得从地上猛地站起,掀开了帷幔,按理说她的身份不能轻易见人,但此刻也无暇顾及这些了。

    但她却不知,杜迪安早已隔着帷幔见过她的样子了。

    “你最好站住?!倍诺习捕笞虐⒚桌?,淡漠地看着大神祀,道:“虽然不知道你会动用什么手段制服我,但不管你做什么,我保证,能在你出手前让她给我陪葬?!?br />
    大神祀知道杜迪安说的没错,别说是她,就算是历代最强的大神祀在这里,都无法从杜迪安手里救下阿米莉,毕竟,她的身手再快,也快不过杜迪安手指一动,何况杜迪安本身也是顶尖高手。

    如果动用机关的话,估计会连阿米莉一同射杀。

    她咬着牙,向杜迪安道:“阿米莉要是出事,你也别想活着离开,别以为你挟持了她,就能为所欲为,阿米莉虽然是神女,但历代为族人牺牲的神女不在少数,当年那位外来者攻击时,神女便是第一个奋力抵抗牺牲的人,阿米莉也早有这样的准备!”

    阿米莉听到她的话,苍白的小脸上顿时镇静下来,身体也不再瑟瑟发抖了,亮晶晶的眼眸中充满决然的勇气,似乎随时准备赴死。

    杜迪安感觉到手里平静下来的人质,神色淡然,向大神祀道:“说的不错,所以我决定再给你们一次机会?!?br />
    “嗯?”大神祀皱眉。

    “地龙洞开启后,我带着阿米莉一起进去,离开时,我还是会将神壁的路线画给你们的,至于信不信,就随你们了?!倍诺习菜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