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早就料到了,所以才敢来找我们是么?”大神祀语气不善,冷冷地盯着杜迪安,事到如今,她也没什么好继续装蒜隐瞒了。

    杜迪安淡然道:“在等待的这二十多天里,我只猜到你们对我有所企图,但具体是什么却不知道,直到你们想要跟我了解神壁的事,我才知道,我觉得这不是什么问题,神壁的地域很广,大部分的疆土都是无人居住的,而且环境跟这里相比,应该算是天堂了,完全能够容纳下你们这点人?!?br />
    大神祀目光微动,沉声道:“我怎么知道你说的是真是假?!?br />
    “如果我一开始不告诉你们,我猜出了你们的想法,直接傻傻的告诉你们,你们是否会更愿意相信一点?”杜迪安略带嘲弄地道:“我可以装作什么都不懂,傻傻的回答你们,然后你们将信将疑,花时间慢慢揣测,请问,这有什么意义?你们所谋求的,不过是迁居到神壁中,这完全就是一件非常,非常,非常小的事情,就好像你们村里飞来了一只虫子,你们甚至不会有人注意到,当然,这个比喻不太恰当,但事实就是如此?!?br />
    阿米莉望着大神祀,心中震撼,按杜迪安的说法,神壁的疆土岂不是广袤到无法想象?

    大神祀面色冷漠,道:“神壁的事情,我也不是全然不了解,我知道,那里疆土广袤,神壁极其坚韧,能够抵挡绝大部分荒兽的入侵,在那里能够生活上千万的人口,但是,我想知道的是,神壁中的世界是什么样的,是否是一个弱肉强食,弱者为仆,强者为尊的世界?!?br />
    杜迪安轻笑道:“似乎任何世界,都是这样的,难道你们这里不是吗?”

    “放肆!”阿米莉闻言双眉怒竖,喝道:“我们这里才不是这样的,我们这里很和平,内部从来没有战争!”

    “没有战争,是因为他们被驯服的没有贪念?!倍诺习驳乜醋潘?,“如果村里有另一个女孩出现,把你的位置替代了,她当神女,你却只能灰溜溜的当普通村民,跟他们吃一样难吃的东西,你会甘心么?如果不甘心,你会怎么做?这里没有战争,但一样是弱者为仆,你们,为尊!”

    阿米莉气得一窒,被杜迪安反驳得一时说不出话来,咬牙道:“我,我才不会的!”

    杜迪安不置可否地耸了耸肩。

    大神祀冷冷地盯着杜迪安,已经很久没人跟她用这样的态度说话了,她心中感到愤怒,但她知道,杜迪安身上带着他们延续下去的希望,她思忖片刻,说道:“某些意义上,你说的对,但弱肉强食也有不同的区分,有**裸的,有隐藏在黑暗中的,不知道那神壁里是哪一种?”

    “第二种吧?!倍诺习膊患偎妓鞯厮档?,他也知道了大神祀在担心什么,如果是第一种**裸的弱肉强食,连表面的仁义都不存在了,那就跟壁外的魔物世界毫无区分了,那将是最惨无人道的世界,意味着强者可以肆无忌惮的烧杀抢掠,毫无秩序和规则可言。

    而将“弱肉强食”这条铁一般无法抹去的残酷规则隐藏在黑暗中,从某种意义来说,区分了人类社会和动物世界,虽然这样往往会被说成虚伪,但这也恰恰是人类和动物的最大区别!

    在动物世界靠力,力量不够,沦为猎物。

    在人类世界靠智慧,智慧不够,同样被吞食得骨头都不剩。

    大神祀微微点头,这让她心中稍微放心许多,她看得出来,杜迪安不像说谎,而且在她的推算中,第一种可能性也较低,她问道:“能把那神壁的位置告诉我们么?”

    杜迪安心中一动,说道:“就算告诉你们了,你们也去不了,这中间路途遥远,我也是历经艰险,才来到这里的,我这么跟你们说吧,在神壁周围的区域,魔物稀少,一般像普利雷这样的人就能够在那里捕猎,任何时间段都行,而较远的地方,魔物数量和强度都高了许多,至于最远的地方,那就是你们所居住的这片地带了,我们称作深渊地域,通常是禁止踏入的?!?br />
    阿米莉听得惊讶,问道:“是因为我们这里的荒兽更厉害吗?”

    “不错?!倍诺习驳阃?,“除非是找死,否则不会有人轻易踏入这里,我们通常只在深渊外面的荒区中捕猎,而且神壁内地域广阔,根本无需捕猎来维持生活,靠种植农作物就行,我们之所以捕猎,也是想要扩充地域,希望有朝一日,能够将这世界上所有的魔物全都清剿了,那样的话,这里就只剩下我们人类了,可以去任何地方?!?br />
    这一点自然是他将自己的期盼和愿望替代进去说出来的,壁内的狩魔家族之所以捕猎,完全是魔物研究所的需要,也是神国的需要。

    “清剿所有魔物?”阿米莉知道杜迪安说的魔物就是她们口中的荒兽,听到杜迪安的话,她眼眸发亮,不禁神往,“这些魔物这么多,真的能够完全清剿吗?如果荒神还在的话就好了,那样的话,说不定我们真的能像你说的那样,去世界上任何地方游览,可惜,我们人类只能蜷缩在这里,这些荒兽太强了,数量又多,繁衍的又快,根本就杀不尽……”说到最后,眼眸黯然,小脸上满是沮丧。

    “虽然任务艰巨,但不做怎么知道不行呢,毕竟,我们人类曾经可是这个世界上的统治者!”杜迪安眼底闪过一丝火热,一字字地说道。

    阿米莉吃惊得小嘴微张,“我们是这世界的统治者?怎么可能!”

    “怎么不可能?”杜迪安很理所当然地看着她。

    大神祀凝视着杜迪安,缓缓道:“你说的没错,在大灾变之前,我们人类的确是这世界上最强的种族,不过,自从荒神死亡后,我们人类的地位也不复存在了,但愿这世上还有遗留幸存的荒神,再度带领我们走向最强!”

    杜迪安微微挑眉,心想这跟荒神有个屁的关系,不过从她的话中倒是能看出来,她们似乎对大灾变之前的事情了解的不多,否则不会将荒神看得如此崇高。

    他没有在这个问题上继续深刨,扯回话题道:“等我去了地龙洞后,不管那里的荒虫能不能提高我的力量,我都会把神壁的位置告诉你们,不过,你们潜伏在这里生活倒还行,如果迁居的话,这么多人,估计能够活着抵达神壁的,不会超过五指之数,甚至会全灭?!?br />
    “不行!”大神祀皱眉道:“你必须先告诉我们神壁的位置?!?br />
    “我就算告诉你们了,你们也去不了?!倍诺习参弈蔚厍康?。

    大神祀冷声道:“你怎么知道我们去不了?我们一定能研究出去往神壁的办法,就算我们想不出,我们的下一代也能想出,世世代代,总会找到迁居神壁的法子?!?br />
    杜迪安见她如此执拗,心想让他们去神壁倒也没什么,那里容纳下他们绰绰有余,就算有什么冲突,也是亚里士多德去解决,跟他无关,当即道:“行,我把去神壁的路线画给你们,能不能去,就看你们自己了,不过,我只能先画一半给你们,剩下的等我从地龙洞出来了再画给你们?!?br />
    阿米莉气道:“你难道担心我们食言?”

    “当然?!倍诺习蚕氩幌氲氐?。

    阿米莉气得白眼都翻了出来,跺跺脚,不知该说杜迪安什么好。

    大神祀沉着脸道:“这不行,万一你画的路线是错误的,我们岂不是白白吃亏?”

    “这么看来,我们谁都信不过谁了?!倍诺习仓迤鹈纪?,也感到棘手,信任是一个麻烦,而且他们的先祖还吃过外来者的亏,想要建立信任更难。

    大神祀也看出了问题所在,沉吟片刻,道:“我倒有个主意,你先带阿米莉返回神壁,等你完成了此事,阿米莉写信让你带回,这样一来就没问题了?!?br />
    杜迪安微微皱眉,这样有点耽误时间,毕竟他来到这里,已经历经凶险了,又耗费大量时间,再来一个往返的话,就是好几个月,不过,眼下也只有如此了。

    “万一他把我杀了怎么办?”阿米莉听到自己要跟杜迪安离开,有些紧张和担心。

    大神祀说道:“所以,要让杜先生将你的爱人留在这里,等你带回了阿米莉的信回到这里,我就会……”

    “不行!”杜迪安不等她把话说完,便断然拒绝,“我不会将她留在这里的?!?br />
    大神祀没想到杜迪安反应这么激烈,微微愕然,皱起眉头,道:“她如今只是亡尸,我们又不会对她怎样,你有什么好担心的?”

    “不用再说了,我不会将她当物件一样抵押在这里?!倍诺习怖湎铝忱?,眼中寒光闪动,身上散发出阵阵杀气。

    看见杜迪安被激怒,大神祀知道此路不通,也不再多说了。

    阿米莉听到大神祀的话,本想跳脚,没想到杜迪安比她反应还强烈,她气得瞪大眼睛,向杜迪安道:“难道我的命不能跟她比吗?她已经死了,我可还是活的!”

    杜迪安手指捏得咔咔响,目光森然地看着她,“你再说一句,你就是死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