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雷,你们这里的收获怎么样?”湖边扎鱼的一人注意到围绕在深坑前的普利雷等人的兴奋表情,感觉奇怪,提着长矛走了过来。

    普利雷转头看了他一眼,目光落在他的篓子上,里面有几条小鱼在轻轻弹跳,“比恩,收获不错嘛?!?br />
    比恩咧嘴一笑,刚要开口说点什么,目光忽然被眼前深坑内的景象所吸引,他微微张嘴,呆立在原地,过了好一会儿,才满脸难以置信地转头望着普利雷,“这,这都是你们刚才弄的?”

    “难道还能是昨晚弄的不成?”普利雷笑道。

    其他几人也笑了起来,心情格外激动,他们起初还担心这次带铲子过来会一无所获,然而这新奇的捕猎方式却给了他们意想不到的惊喜,单是这深坑里的鱼,就足够他们生活很多天了,而杜迪安还要再捕捞一网,他们感觉到前所未有的幸福和亢奋。

    “我的天??!”比恩瞪着眼睛,惊叹出声。

    远处在湖边扎鱼的人听到这里的动静,好奇地走了过来,很快,一片惊呼声响起,所有扎鱼的人全都瞪大了眼睛,膛目结舌。

    杜迪安见渔网内的蓝色小鱼不停挣扎弹跳,微微皱眉,没想到这些小鱼如此凶悍,在脱水的情况下,还能坚持这么久,等到它们全都窒息而死,多半要一个小时之后了,他向普利雷道:“叫大伙在网后面开个口子,准备收鱼,先将它们放到后面的泥坑中,小心别被咬到?!?br />
    此刻杜迪安说话,其他人全都竖起耳朵聆听,杜迪安说完,不等普利雷答应,旁边便有人叫道:“我来吧!”

    “我也来!”

    “算我一个?!?br />
    普利雷见大家踊跃,笑了起来,立刻按照杜迪安说的,指派他们到深坑渔网后面,由于地势偏低,当渔网的缺口拉开后,网内的鱼顿时滑落而出,落在下面的泥坑中。

    几人站在泥坑中,用铲子将渔舀起,抛到旁边的岸上。

    另外几人等在坑边,立刻将这些抛上来的鱼拍死或拍晕,然后装进袋子和鱼篓中。

    旁边几个扎鱼的人看见他们大肆收鱼,看得眼馋无比,感觉像一片美味在眼前散发着诱香,其中有人也用篓子弯腰捡鱼。

    普利雷注意到几个扎鱼的人也在捡鱼,叫道:“你们几个,咱们之前不是说好,你们捕你们的,我们抓我们的,怎么来捡我们的鱼?”

    他一开口,其他几个闷头苦干的人也察觉到这个,立刻叫道:“是??!”

    “你们干嘛,怎么捡我们的鱼?”

    “这坑是我们挖的,鱼是我们抓的,你们来捡不合适吧?”

    捡鱼的几人听到他们的抗议和不善的目光,顿时感到窘迫,其中一人讪讪地道:“这么多鱼,你们也装不下,大伙儿都是一起出来的,何必这样呢?”

    “什么叫我们也装不下?谁说我们装不下?”立刻有人怒道。

    虽然在场的众人彼此都认识,算是熟人,但在食物面前,就没那么好说话了。

    捡鱼的几人自知理亏,但就这样眼睁睁地看着这么多鱼自己一条也分不到,心中却难以忍受,里面先前劝说普利雷的中年人说道:“老雷,我们出来捕猎,你可不能这么不讲仁义,这么多鱼,你们一条都不分给我们,太过分了吧?”

    普利雷闻言眉毛一挑,愠怒地道:“之前让你们带好铲子,你们带了吗?我们刨土时,你们在扎鱼,要是我们一条都没抓到,你们会把你们抓的鱼分给我们吗?!”

    中年人被他一说,顿时哑口无言。

    杜迪安见他们快要吵起来,立刻出来打圆场,叫道:“老雷?!?br />
    众人见他开口,立刻望向他。

    “这鱼就让他们装吧,大伙儿都是一个村的,没必要分这些,都是自己人?!倍诺习埠艽蠓降氐?。

    普利雷微怔,有些不甘,道:“可是,他们先前不听您的,还在背后议论你,这鱼他们一点力气都没出……”

    杜迪安微微抬手,止住了他的话,道:“大家伙儿生活不容易,给我个面子,就算我的那份给他们吧,反正我也吃不了这么多?!?br />
    “那怎么行!”普利雷听到杜迪安要让出自己那份,顿时叫道。

    旁边扎鱼的几人没想到杜迪安会为他们说话,而且还想将自己的那份让出来,心中不禁有些感激,同时也有些惭愧和懊悔。

    “老雷?!倍诺习部醋牌绽?。

    普利雷见杜迪安态度如此坚决,心中暗叹,道:“既然你开口了,只要大伙儿没意见,就算他们一份吧!”

    “我没意见?!?br />
    “我也没意见,这些鱼都是杜先生出的主意,杜先生说分谁就分谁?!?br />
    “那杜先生要说不分给你,你同意么?”

    “我……”

    听到这逗趣的话,其他人顿时笑了起来,气氛顿时缓和。

    “快,抓紧时间装鱼?!倍诺习菜档?。

    众人知道时间紧迫,一个个咬牙苦干,那些扎鱼的人也纷纷出手帮忙,等装鱼时,他们才意识到,自己带的小鱼篓实在太小了,根本装不了多少,而他们来之前认为能装满一篓子,就算大丰收了,现在看来,跟普利雷这些带了大袋子的人相比,简直是小巫见大巫。

    不少人心生悔意,恼恨自己先前短见。

    没多久,深坑里的鱼都被抛出,杜迪安看了看时间,吩咐普利雷将渔网重新支好,然后将湖边的坎刨开,水顿时涌了进来,一同涌入的还有大量的蓝色小鱼。

    众人一边收捡着岸上的小鱼,一边望着不断涌入渔网内的鱼群,暗暗兴奋。

    先前扎鱼的几人这下终于知道为什么能捕捞到这么多鱼了,跟他们一个个扎鱼相比,这样的捕鱼方法简直就是洗劫。

    杜迪安望着湖面前方,留意着湖里那只恐怖怪鱼的出没,然而等渔网内再次装满鱼后,那只恐怖怪鱼依然没有出现,他心中松了口气,这样一来,也省得他出手了。

    转眼间,捕猎的时间将要结束,杜迪安领着众人返回,每个人都背着鼓鼓满满的袋子和鱼篓,十几人扛着用渔网装的鱼,收获惊人。

    回到峡谷中,普利雷敲打岩石,众人回到了隧道中。

    两个驻守的荒将看见众人满满的收获,有些吃惊,目光不自禁地看向杜迪安,知道这样恐怖的收获,跟这个外来者应该是脱不了干系,毕竟,他们见过普利雷带队捕过无数次鱼,但从未有这样的海量收获。

    虽然鱼很重,但队伍的气氛很欢乐,进入隧道后,一人忍不住哼起歌,其他人听到曲调,也一起同唱了起来。

    就这样唱着唱着,回到了村子中。

    众人将所有收获到的鱼堆在村子门口的广场上,一些在附近游玩的小孩看见了,惊得目瞪口呆。

    消息很快传遍整个村子,引来不少人围观。

    杜迪安看见这些人的兴奋表情,心中微微一笑,这点食物对他而言,并没有多少价值,但用来拉近跟这里居民的关系,却是最好的利器。

    他觉得,如果能多捕捞几次的话,估计自己很快就会成为这里人人爱戴的存在了。而那时,他要办什么事就非常方便了。

    “老雷,清点下鱼的数量吧?!倍诺习菜档?。

    普利雷望着周围环绕的居民惊叹和羡慕的目光,感觉有一种自豪和荣誉,听到杜迪安的吩咐,他有种享受的感觉,立刻嗯了一声,便指使着几人将鱼倒出,开始清点。

    在众人清点的过程中,隧道后面又来了两拨人,正是先前跟他们一同出去狩猎的两拨人。

    其中一波人扛着一只近三米高,像野猪的怪物,哼着小曲走来。

    “咦,老雷?”之前在隧道睡觉时跟普利雷打招呼的中年人推开围观的人群,顿时看见普利雷,还未说什么,目光顿时被空地上满满的鱼堆所吸引,不禁瞪大了眼睛,有些傻眼。

    普利雷听到叫声,转头看见是他,笑道:“杰斯,回来了,不错嘛,这次收获这么大一只?!?br />
    杰斯回过神来,不禁瞪了他一眼,“你在挖苦我呢,你们这是把那湖里的鱼全都捞上来了吗,这么多?”

    普利雷哈哈一笑,道:“要真的全都捞出来了,这里可放不下?!?br />
    杰斯翻了个白眼,目光在广场边转了一圈,很快便看见了杜迪安的身影,向普利雷道:“老雷,是这个外来者搞的么?”

    普利雷没好气地道:“别老一口一个外来者,这是我恩公,杜迪安先生?!?br />
    杰斯微微撇嘴,看了一眼地上的鱼堆,有些羡慕,但知道多看也无用,转身招手道:“走吧,我们去分我们的?!?br />
    没多久,鱼的数量都清点出来了,总共一千八百余条,普利雷分给杜迪安五百条,被杜迪安拒绝了,他提议,今天大丰收,不如晚上举办一个鱼宴,邀请全村的人来品尝。

    普利雷听到邀请全村的人来品尝,心中有些不舍,但既然杜迪安开口了,他也不好意思拒绝,而且他已经学会了杜迪安的这个方法,以后出去捕鱼一样会大丰收,也不用吝啬这一次。

    金属神殿中。

    阿米莉向大神祀汇报完,嘟嘴道:“这个人倒是蛮厉害的,一点武力都没动用,就抓到这么多鱼,本来还想趁这次机会,看看他究竟有什么能耐,没想到啥都没看出来?!?br />
    “我倒看出挺多?!贝笊耢牖夯旱溃骸八艽厦?,而且对咱们村里有企图?!?br />
    “聪明是没错,姐姐您说他对我们有企图?”阿米莉讶异。

    大神祀缓缓道:“他只是一个过客,没必要对咱们这么友善,阿米莉,你要记住,任何不必要的善意的背后,都是别有所图,我不觉得,他这样敢独自来到如此凶险地方生存的人物,会保留着一颗孩子般童真的善心,所以,他肯定是看上咱们什么了?!?br />
    “姐姐,那他会看上我们什么呢?”阿米莉乖巧地向她询问。

    “再观察几天看看?!贝笊耢肭嵘?,“他会给我们答案的,不过,蓝鱼湖那边,不要再提醒他们去捕猎了,他们抓回的鱼越多,对他的感激就越深,我可不希望到最后,他们成为他的忠实追随者?!?br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