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晚来临。

    普利雷提着长矛来到杜迪安门外,邀杜迪安前往隧道集合。

    “这么早?”杜迪安有些诧异,从他自己戴着的怀表上来,此刻才刚刚入夜六点不到,距离明天的黎明还有十多个小时呢。

    “晚上外面荒兽出来活动捕食了,不适合在隧道里走动,所以我们要提前去隧道,在那里休息一晚?!逼绽仔ψ沤馐偷?。

    杜迪安恍然,想了一下,道:“我有个想法,能让咱们这次捕猎的收获翻倍提升,不过要准备一些工具,不知道你们这里有没有?”

    普利雷眼眸一亮,“捕鱼的收获翻倍?恩公需要什么工具?”

    “结实点的绳子,我想编织一个渔网?!?br />
    普利雷眼中的兴趣顿时失去,苦笑道:“恩公可是想要用渔网捕捞?没用的,这方法我们早就试过,那蓝鱼湖的鱼都是吃肉的家伙,牙齿锋利,能轻易咬破渔网?!?br />
    杜迪安微微摇头,道:“编织渔网,不是用来捕鱼的,而是用来圈鱼,这个到时候你会知道了,渔网你们这里有现成的么?”

    “圈鱼?”普利雷疑惑,道:“网子是有现成的,但不是用来捕鱼的,都是用来围困小荒兽的,被其他荒猎队保管着,恩公如果要的话,我可以去借来,不过,要是弄坏了,我们得赔给人家?!?br />
    杜迪安听出他担心渔网的安全,没有多说,道:“去借吧,坏了我赔?!?br />
    普利雷见他胸有成竹的样子,将信将疑地道:“恩公,您说的法子真的有效?”

    “应该?!倍诺习裁挥邪鸦八邓?,道:“对了,不是还有十八个人呢,让他们不用的带矛,都戴上刨土用的工具?!?br />
    “不用带矛?”普利雷顿时愣住,出去捕猎,不带武器,却带刨土的工具?这是要给自己挖个坑埋了自己么?

    杜迪安看见他怪异的表情,完全能猜到他心中的想法,说道:“相信我,带矛没用,全都带上刨土的工具,另外渔网要借大号的?!?br />
    “恩公,这……”普利雷有些犹豫,毕竟出去捕猎一次不容易,机会难得,如果只是他一个人去倒好,关键这次还有另外十八人,这十八个人背后就是十几个家庭,背负着家庭里小孩和老人的口粮,如果出去毫无收获,那么接下来的日子就会过得很凄苦了。

    “恩公,不是我信不过你,只是我担心其他人未必肯这么做?!逼绽孜竦厮档?。

    杜迪安看出他的为难,道:“如果有人想要带矛,就让他们带吧,其他人带刨土工具的,可以让他们带好装鱼的袋子,这次不出意外的话,应该会大丰收?!?br />
    “好吧?!逼绽卓嘈?,如果不是杜迪安救过他,他都懒得听他鬼扯了,出去捕猎不带矛还想大丰收?别光溜溜回来就不错了。

    一个小时后,普利雷带着借到的渔网找到杜迪安,与他同来的还有三四个壮年,全都背着铲子和锄头之类的刨土工具,普利雷看见杜迪安等在门口,快步赶来,道:“恩公,渔网借到了,不过用的时候千万要小心,他们说了,要是损坏了,至少要赔偿他们三十条鱼?!?br />
    杜迪安瞧了一眼这渔网,是用树皮纤维和藤蔓编织的,网线十分粗壮,不过用来捕猎外面的魔物,倒算得上秀气了。他捏了捏渔网,还算坚韧,心中满意,问道:“其他人呢?”

    “他们都在隧道外面等着咱们?!逼绽卓戳丝创遄ド系奈⑷醯乒?,道:“时间不早了,恩公,我们现在就出发?”

    “好?!倍诺习驳阃?,转身回到屋子里,将海利莎牵了出来,道:“走吧?!?br />
    “海利莎小姐也要去?”普利雷惊讶。

    杜迪安淡然一笑,道:“我跟她不分开?!?br />
    普利雷恍然,不再多问,招呼后面的几人扛着渔网出发。

    没多久,几人便来到村外的隧道前,只见十几个人站在隧道前等待,其中有大半手里提着矛,背上背着一个小篓子,百无聊赖地等待着。

    看见杜迪安和普利雷到来,十几人全都望了过来,目光落在杜迪安身上,满是好奇,其中也有极少数目光中带着警惕和冷淡。

    杜迪安没有在意,走了过去。

    “各位,这就是杜迪安先生,我的恩人?!逼绽滓簧侠幢愀谌私樯芏诺习?。

    众人看着杜迪安,没有言语,气氛有些尴尬。

    普利雷知道杜迪安身份敏感,轻咳了声,道:“各位,天色不早,我们先去隧道吧?!?br />
    “老雷,你们几个真的只带铲子,不带矛?”其中一个年龄较长约四十左右的中年人皱眉道。

    普利雷看了他一眼,又看了看杜迪安,道:“我们不用矛,你们要带就自己带?!?br />
    “老雷,这次要是没收获,你可要吃好几天马草了?!敝心耆颂嵝训?。

    普利雷微微摇头,挥手道:“准备出发?!?br />
    中年人看了杜迪安一眼,眼中有一丝不满,但没说什么,这次带队的是普利雷,他只要保证自己不会空手而归就好。

    众人陆陆续续进入到隧道中,没多久,便来到岩石堵住的隧道口处,只见两位荒将驻守在此,而在这入口处,除了他们外,竟还有两拨人马,每一波都有十几人左右,此刻坐在两堆,席地而睡。

    杜迪安扫了一眼这两拨人的装扮,他们携带的工具较多,有捕猎的网,以及遍布铁定的巨大木架,还有长矛和剑等武器。

    普利雷轻车熟路,来到另一处空地上,招呼大家休息。

    杜迪安向他问起这两拨人,普利雷低声解释道:“他们是第三荒猎队和第五荒猎队,主要猎捕南面那块荒原上的小荒兽,跟我们没关系?!?br />
    杜迪安心中好奇,又问了几句,才知道他们荒猎队负责捕猎的范围各不相同,像普利雷便是主要负责蓝鱼湖那一块,之所以有这样的划分,便是因为蓝鱼湖最早是普利雷的祖父找到的地方,因此被大神祀划分给了他,然后一代代传承,如今落在了普利雷头上,其他人想要去蓝鱼湖捕猎,必须加入普利雷的荒猎小队,猎捕到的猎物,普利雷将得到十分之一的提成。

    这样的条例,让杜迪安有些惊讶,这是相当完善的合同契约,没想到在这落后贫穷的地方也会实施,不过这样一来,的确提高了效率。

    “哟,老雷,你们明天也要出荒呢?”从其中一拨人中走出一个跟普利雷年龄相仿的中年人,似乎跟普利雷关系很熟,笑道:“这次带这么多人,是准备大搞一番了?”

    普利雷笑道:“哪有,你们这次准备的怎么样?”

    “啥准备不准备的,准备的再好,也是靠天吃饭?!闭馊诵α诵?,目光扫了人群一眼,在杜迪安身上停留了一会儿,道:“听说你们这次带了那个外来者一起去捕猎,这人好像挺强的吧?”

    普利雷没好气地道:“比你肯定要强上好几倍?!?br />
    “哈哈,能轻易杀死亡尸的,的确比我强?!闭馊舜笮?。

    杜迪安瞥了二人一眼,靠在墙上闭目养神,静待着明日的捕猎行动。

    时间过得很快,到了**点时,众人都陆陆续续睡着,轻微地鼾声在隧道里起伏着,在黑暗中不知时光流逝,直到一个粗犷的声音叫道:“都起来了,时间到了?!?br />
    杜迪安从浅睡中醒来,睁开双眼,只见其他人也陆续醒来。

    说话的是荒将,隧道洞口处的岩石已经被推开了一条缝隙。

    普利雷同样醒来,拍了拍身边还在昏睡的人,将所有人拉起,道:“准备一下,出发了?!?br />
    所有人飞快收拾好东西,跟在普利雷身后出了洞穴。

    转眼间,三拨人各奔自己的捕猎地点。

    天色蒙蒙亮,微光从云层上照耀而来,杜迪安闻着荒野间清晨特有的湿气和清新,感觉全身毛孔都微微舒展开来,意识格外的清醒,他牵着海利莎,紧跟在普利雷身后,翻过树林,走了没多久,便来到那蓝色湖泊前,只见湖泊上平静如镜,湛蓝美丽。

    其他人看见这蓝色湖面,眼眸焕发出光芒,恨不得立刻上前大干一番。

    杜迪安短促的轻轻嗅着,闻到空气中残留着血腥味,目光一扫,看见湖边的远处有几个凌乱的怪物爪印,看来这几天里,还有别的怪物来过这里,似乎经历过一场恶战。

    “看来这水源地,倒是引怪的好地方?!倍诺习残闹邪迪?,这时,普利雷来到杜迪安身边,问道:“恩公,我们时间有限,只有两个小时,您打算怎么做?”

    杜迪安知道时间紧迫,也不啰嗦,道:“去你上次捕鱼的那个浅水处,听我的口令刨一个深坑,把鱼引到我们刨的坑里,最后再集中打捞?!?br />
    普利雷有些茫然,但事已至此,也没多说,毕竟他连武器都没带,只能听杜迪安指挥,他转身召集众人,来到上次捕鱼的浅水处,向杜迪安道:“在哪里刨坑?”

    杜迪安用手指了指浅水湖边,道:“在这里划一个口子,这边刨一个坑,所有人马上动手开挖,坑挖两米深就行,延伸到这里,十米左右?!?br />
    普利雷看杜迪安一比划,顿时醒悟过来,虽然这方法他从未想到过,但看杜迪安比划的方法来看,可行性极高,他当即招呼众人,道:“大家都准备了,按杜先生说的来办?!彼低?,第一个提着铲子来到湖边,飞快刨土。

    其他人面面相觑,也跟着他一起刨土。

    另外七八个提着矛的人看见普利雷等人的动作,面面相觑,有些茫然,不知该帮忙,还是该等待。

    很快,先前提醒普利雷的中年人率先转身离开,来到浅水湖边的另一处踏脚点,提着长矛朝水里扎鱼,很快便扎到一条,收入到篓子中。

    其他人见他有收获,顿时围拢了过去,纷纷找到浅水踏脚点,用矛扎鱼。

    湖里的蓝色小鱼数量多如牛毛,见有人靠近,纷纷凑到湖边,有的小鱼弹跳着跃起,扑咬着矛尖,小嘴里满口尖齿。

    杜迪安看了这些人一眼,没说什么,目光时不时扫向湖泊中央,提防那只恐怖怪鱼潜伏过来袭击他们,同时来到旁边的树林边,用战刀劈断树木,削成小型木棍,支在渔网中,将渔网撑成一个长篓子。

    片刻后,杜迪安比划的深坑便刨好了,大家都是狩猎者体质,刨坑的效率很快。

    “恩公,现在呢?”普利雷擦着额头汗水,目光扫了一眼另一处湖边扎鱼的那些人,眼中有一丝发热和紧张,他心有不甘,向杜迪安问道。

    “把渔网摆放在这里?!倍诺习脖然湃盟嫱嵯蚍湃肷羁又?。

    几人合力,很快将渔网摆好,固定在坑内。

    杜迪安接过普利雷手里的铲子,将坑和湖中间的坎迅速刨开,湖水缓缓流入深坑,不过湖边的蓝色小鱼都被扎鱼的那几人吸引了过去,只有寥寥几条小鱼顺着湖水流入深坑。

    杜迪安甩动战刀,刺入湖水中,挑起一条蓝色小鱼,手腕微转,刀光迅速将这条小鱼劈砍成数段,鲜血流淌出来,他将鱼块丢入的中段和末尾,没多久,如他所期待的一样,血腥味的刺激,很快便将这片湖边的小鱼全都引了过来,湖面如沸腾般,小鱼不停跳动。

    随着湖水流动,小鱼飞快涌入深坑中,恰好深坑内的渔网口子对准湖口,所有小鱼全都涌入网内,朝着网的深处鱼块游去。

    短短数分钟不到,深两米,长十米的深坑内的渔网,全都被蓝色小鱼和湖水填满,里面小鱼涌动,粗略一扫,至少数百上千条。

    普利雷和其他几个刨坑的人看见这一幕,呆呆地望得出神,有些难以置信。

    杜迪安见时间差不多了,向普利雷道:“把湖口堵起来?!?br />
    普利雷反应过来,忙招呼旁边几人一同提着铲子上前,将刨坑的土铲到湖口,将湖口填平。

    湖水停止了灌入,深坑内剩下满满的鱼和湖水,杜迪安让普利雷在深坑的末尾继续刨坑,刨的更深一些,让湖水流出来。

    杜迪安一说,普利雷便懂了,其他几人也醍醐灌顶般醒悟过来,一个个兴奋得提起铲子飞快刨土,只觉刨得全身血液都沸腾起来。

    很快,几人合力,刨出一个小水坑,深坑里的水很快流了出去,被土壤吸收,深坑内的渔网飞快下沉,里面只剩下挣扎的蓝色小鱼,满满一网。

    杜迪安看了看时间,才只过一个小时,目测还能再搞一网。

    “这,这么多!”普利雷看着渔网内因缺氧蹦跳着挣扎的蓝色小鱼,眼睛瞪得巨大,兴奋得难以自持。

    其他几人也都直勾勾地看着,吞咽着口水,感觉像做梦一样。

    杜迪安说道:“准备收网吧,把这里面的倒出来,再打一网就回去?!?br />
    普利雷听到杜迪安说还要再打一网,不禁愕然地看着他,下意识地道:“我,我们带的袋子好像不够装……”

    “没事,我有办法,等会儿你们去旁边摘取一点大的树叶过来,垫在渔网下面,直接用渔网拖回去?!倍诺习菜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