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女瞧了杜迪安一眼,没说什么,等杜迪安抬起右手时,她走上前准备给杜迪安套上手环,就在这时,杜迪安手掌陡然一转,反手成爪,迅速扼住了她的手腕,同时另一只手掐住了她的颈脖,这一切都在瞬间完成,转眼间少女就被杜迪安制服,成了人质。

    “你!”少女惊得脸色发白。

    帷幔中的老妇人脸色一变,手放在了旁边台阶上。

    “我没有恶意?!倍诺习踩囱杆倏?,说完手掌松开,将少女放了,平静地看着她,道:“我只是想告诉你,如果我是坏人,刚才就有机会擒住你,然后以你当人质离开这里?!?br />
    少女被杜迪安松开,揉了揉颈脖,轻咳了两声,向后退出几步,咬牙切齿地看着杜迪安,“你偷袭!”

    杜迪安没有说话,目光却望着帷幔中的老妇人,道:“希望我的善意,也能得到你们善意的回报?!?br />
    老妇人见杜迪安松开了少女,身体也放松下来,但眼中明显凝重许多。

    少女转头看向帷幔,老妇人向她微微点头。

    少女领会,转过头瞪了杜迪安一眼,道:“我们又不会伤害你,这神环只对邪恶的人有效,你要是心怀善意,就不会有事?!?br />
    杜迪安也没再多说,伸手递给她。

    少女这次明显有些警惕,迅速给杜迪安套上,然后飞快退回到帷幔前。

    杜迪安看了一眼手腕上的神环,材质十分轻盈,上面有荧幕,闪动着波状线条,此外旁边还有几个英文字母,这形状再结合少女的话,让他想到了超级芯片里看过的测谎仪。

    “你来到我们这里,真的没有恶意吗?”少女气鼓鼓地向杜迪安问道,显然还介怀先前被杜迪安擒住的事。

    闻言,杜迪安的目光从神环上抬起,看着她可爱的小脸,平静地道:“当然没有,我已经表过态了,人与人之间就不能有点基本的信任?”

    “哼,少说没用的?!鄙倥⑽⒕镒?,道:“你救下普利雷真的只是偶然?”

    “当然!”杜迪安想也不想地说道。

    少女挑挑眉,道:“那你为什么会远离你的家乡来到这里?”

    杜迪安微微皱眉,思索了一下,道:“这是我的私事?!?br />
    少女轻哼一声,道:“你要不说,我怎么知道你究竟有什么秘密?万一你是特意冲我们来的呢?”

    杜迪安叹了口气,道:“既然你信不过我,我告诉你也无妨,我想要看看我居住的神壁之外的世界,如你所见,我的爱人患上了怪病,在我居住的神壁中没有办法治疗她,所以我想要看看外面的世界有没有其他的人居住,有没有方法能治好她?!?br />
    少女瞧了他两眼,似乎有些相信,脸上的不满也渐渐消散了,低声道:“我们这里也没有办法治疗这位姐姐,她患上的不是怪病,是非??膳碌男岸?,一般患上这样邪毒的人,连自己最亲近的人都会攻击,不知道为什么她没有攻击你?!?br />
    “我知道,她的病会传染,所以之前我让你别靠得太近?!倍诺习灿巧说氐?。

    少女微微昂首,道:“我早就看出她的身体状况不对了,我才不会让她咬到?!?br />
    杜迪安低着头,没再开口。

    气氛一时有些哀伤。

    少女反应过来,略尴尬的轻咳一声,上前道:“我给你把神环取下来吧?!?br />
    杜迪安抬头看着她,“你愿意相信我了吗?”

    望着杜迪安明亮又纯粹的双眼,少女脸颊微红,道:“这个要听大神祀的?!彼低?,上前给杜迪安将神环取了下来,看了两眼上面的荧幕,表情顿时放松了不少,转身退回到了帷幔前。

    看见她这样子,杜迪安越发相信这神环就是一种另类的测谎仪。

    帷幔里的老妇人接过神环后,看了片刻,将神环收了起来,态度变得温和许多,开口道:“外来的少年,谢谢你救了我们的族人,先前多有冒犯,还请见谅?!彼纳艏鹈?,浑然不像一个头发花白的老妇人。

    杜迪安看见她亲自开口,态度也十分客气,心中更加确信,那神环就是测试自己说话真假的仪器,而看这情况,他似乎是已经过关了。

    “我听说你们以前也遇见过外来者,还被外来者攻击了,所以难免会对我有敌意,我能理解?!倍诺习泊蠓降厮档?。

    少女嘻嘻一笑,狡黠地道:“是吗,刚才不还是很紧张吗?”

    杜迪安嘴角微扯,有些无语。

    “一百三十年前,我们曾遇见过像你们一样的外来者?!崩细净夯嚎?,甜美的声音沁人心脾,“当时我们初次遇见外来者,非???,将他接纳到我们这里,好生招待,不料,这位外来者却居心叵测,摸清了我们这里的底细后,准备将我们奴役,做他的仆人,幸好那时的大神祀势力不俗,才将他击杀,不过大神祀也因此受了重伤,这件事给我们留下了太深刻的教训,所以才会对你有所冒犯?!?br />
    杜迪安微微点头,不用她说他也几乎能猜到是这么个套路,不过这老妇嘴里的话估计未必全真,能来到这里的人,基本都是深渊行走者,甚至更强,这些人如果是在巨壁中,将是一方壁主,如果在神国中,多半也是高层人员,肯定知晓诸多秘辛,说不定是有备而来。

    至于攻击他们的目的,也未必是想要将他们奴役,毕竟,这里的人口不多,单是一个巨壁内,就有上千万人,哪还缺他们这点人当奴仆?

    杜迪安觉得,当时那个外来者,多半是瞄准了他们这里的战神一族尸体而来的。

    而这老妇贵为大神祀,虽然看不出实力深浅,但到目前为止的表现来看,她应该没有深渊级的实力,这说明当时的那位大神祀也未必具备跟那外来者搏斗的力量,很可能是借助了别的东西将其击杀,比如他现在所处的这飞船状的金属舱,或是其他的底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