岩鳞蟒很快便察觉到杜迪安的存在,它原本盘在地上的身躯慢慢地游动起来,巨大的蛇头微微昂起,从草丛中展露出来,碧绿色的竖瞳冷冷地盯着杜迪安,吞吐着蛇芯,脑袋慢慢以戒备的姿势弓起,似乎随时会弹射出击。

    嗖!

    杜迪安飞速逼近,像一团狰狞的利刃组合的怪物,怪异扭曲的利刃在地面上划动,推动他的身体极速向前,在魔身状态下疾驰,仿佛全身的利刃都能化作腿脚,速度奇快,是正常人类肢体时的三倍左右的速度,转眼间便冲到了岩鳞蟒前,他望着它摇摆不定弓起的蛇头,身影蓦然向左突出。

    岩磷蟒反应极快,迅速朝杜迪安冲去的左侧张口咬去。

    但杜迪安一步踏出后,身体瞬间扭动,全身利刃肢体划过地面,将他的方向硬生生止住,并且向侧面避开,躲过了岩鳞蟒的血盆蛇口,在这蛇口擦身而过的同时,杜迪安胳膊上凸起的尖锐利刃瞬间刺出,从蛇口边缘割去,噗地一声,暗红色似乎浸着血的鳞片顿时被割破,划出一道切口,鲜血直流。

    杜迪安见能够破开它的鳞片,心中大定,全身利刃肢体飞速搅动,一根根利刃肢体像钉子般刺到岩磷蟒的身上,带动他的身体飞速攀爬到它的背上七寸左右,这位置是它的脑袋无法扭转过来咬到的地方。

    岩鳞蟒的身体被扎出几个血窟窿,痛得发狂,使劲摇摆着脑袋,想要将杜迪安甩下,但依然无果,反而杜迪安在这其间用利刃肢体牢牢钩住它的身体,双臂大力挥舞,将它背上的血肉鳞片割得鲜血横流。

    岩鳞蟒痛得巨大的身躯疯狂扭动,将地面震得微微发颤,它将脑袋朝身躯中转去,用身躯挤压背上的杜迪安。

    杜迪安不敢怠慢,迅速用利刃肢体凿出一个血窟窿,在它用蛇躯挤压时,立刻扑进血窟窿中,朝里面钻去。

    不一会儿,岩鳞蟒便渐渐停止了挣扎,躺在了地上,脑袋无力地从身躯中伸出,蛇形游动,向前慢慢抬头爬起,似乎想要拖着沉重的身躯离开,但游出七八米后,便慢慢停了下来,脑袋磕在了地上,不再动弹。

    从岩鳞蟒的颈后七寸处,杜迪安宛如一个血人,从里面爬出,全身的利刃肢体染着鲜血,看上去格外狰狞,他甩了甩身上的血渍,从岩鳞蟒的身体上跳下,来到它的身体中段,用利刃肢体划破它的肚皮,钻到里面,片刻后,他抱着一个水壶大小的蛇胆从里面走出。

    这岩鳞蟒的蛇胆是最顶级的解毒药剂主要成分,直接服用的话,能够解大部分的蛇毒,就算没中毒也能服用,极大程度增强自身的抗毒能力。

    取了蛇胆后,杜迪安来到它的脑袋前,将它的嘴巴掰开,将嘴里的四颗尖锐獠牙敲断,一般的蛇类牙齿较为脆弱,因此大多采取吞的方式猎捕食物,但岩鳞蟒却不同,它的牙齿可以说是全身最坚硬的地方,是锻造神兵的绝佳材料,虽然他有狩魔器,不缺攻击利器,但这獠牙用来当陷阱材料,也是再适合不过。

    将这两样宝贝取走后,杜迪安看了一眼已经彻底死去的岩鳞蟒,心中有一些感慨,这就是荒野,见面了,不是猎杀对方,就是被对方猎杀,没有多余的废话和言语,失败者死。

    他将四根短剑长度的獠牙抱起,背在背上,蛇胆则用密封的罐子储存起来,留着防备中毒时所用。

    虽然这岩鳞蟒身上还有不少值钱的好东西,但杜迪安的背囊空间有限,对于在横渡深渊中作用不大的东西,他便懒得取了。

    “没想到深渊最外面,就见到这种东西……”杜迪安背上行囊,收起魔身,牵着海利莎继续向前,他心情沉重,虽然首战告捷,但先前战斗时的凶险只有他自己知道,反应稍慢一点,或许此刻死的就是他了。

    转眼间,岩鳞蟒的尸体就甩在了身后,杜迪安一路向前,没走多久,便遇见两只游荡在平原上的行尸,这两只行尸的模样极其怪异,说是行尸,倒跟像杜迪安从魔物实验所资料中所看见的虫人画像,一只行尸是蜘蛛状,身体趴着,臀部臃肿,腹部下面长了四五只尖锐的腿,外表都是人类的皮肤颜色,但腿的形状却只有三根脚趾,而且每根脚趾都极长,像匕首一样锋利,立在地上。

    另一只行尸身体像后弯折着,似乎脊椎被人压断,胸口朝天,脑袋跟屁股快要撞到一起,但胸口内有一个极大的裂痕,里面的阴影中遍布利齿。

    杜迪安从未在魔物图册上见过这样的行尸,心中忌惮,毕竟是在这深渊中存活下来的行尸,单看这形状,就很不普通,他看了一眼身边的海利莎,犹豫一下,还是打算冒险试一试。

    他投掷石块,引来其中那只蜘蛛状行尸,让海利莎进行控制。

    这蜘蛛状行尸飞速爬进后,海利莎上前低吼一声,幽晶般的瞳孔中似乎焕发出奇异的光芒,这一刻不再是平时静默呆滞的模样,似乎是伫立在万物之上的天神,带有一种狰狞邪魅的皇者气息。

    蜘蛛状行尸的身体顿时止住,披头散发的脑袋满是狰狞,但眼中却流露出明显地畏惧,龇牙的嘴巴也微微收起,摇晃着身子,慢慢地趴了下来,表示臣服。

    杜迪安看得心中一松,同时再一次被海利莎的控制力所震撼,没想到即便是生活在深渊中的行尸,也难以抵挡尸王的控制,而且这种控制,似乎是发自本能,是什么东西,让这些毫无意识的行尸会本能地害怕尸王?

    杜迪安觉得,行尸身上必然藏着匪夷所思的大秘密,不过这不是他目前能够推晓出来的。

    有一就有二,控制了这只行尸后,杜迪安如法炮制,引来那只裂胸行尸,海利莎出手,再次轻易控制住。

    杜迪安心中满意,如今有两只行尸当开路的探脚石,倒也不错,而且这两只行尸行动迅捷,估计能跟军神级别的高手较量,甚至战胜。

    控制了两只行尸后,杜迪安继续向前。

    走了四五十里,杜迪安再次遇见几只魔物巨鼠状的魔物,热源强度不高,只是界限者程度,但那身巨鼠的外貌,配上这样的力量,就显得有些恐怖了。

    杜迪安控制着两只行尸将几只巨鼠魔物咬杀了,然后继续向前。

    随着越来越深入,杜迪安发现这深渊地区的地貌差异极大,一会儿是平原,杂草丈高,一会儿就到了干旱的沙漠,而且在沙漠中,又会出现小面积的沼泽地带,像一个个雨坑,里面藏着不少形状怪异的生物,被杜迪安用透视看见,提前避开。

    “看来,这深渊地区的怪物虽强,但数量并没有荒区中密集?!倍诺习残闹邪档?,这一路走来,他遇见的魔物和行尸并不多,但所有的魔物全都实力强劲,鲜少有低于拓荒者级别的,这对那些荒区中纵横的拓荒者而言,无疑是死亡世界,只要遇上魔物,便有可能是一番生死苦战。

    除了最初遇见的岩鳞蟒外,杜迪安后面走了上百里,都没有再遇见主宰级的魔物,不过,他不敢就此放松警惕,巨壁中并没有记载深渊地区有多长,有可能他现在走的这段路,对于整个深渊地区来说,只是边界线罢了。

    “壁主从神国返回巨壁,大多数是十年一次,整整十年才往返一次,这中间的路途不知会有多远……”杜迪安心中暗道,他忽然想到小时候看过的西游记,心中苦笑一声,感觉自己现在就像西游记里的唐僧一样,要跋山涉水去取经,路途上不知还会遇见多少妖魔鬼怪,而且更悲催的是,他可不像唐僧那样,是个关系户,开局就送孙悟空,他只能靠自己,以及海利莎。

    想到海利莎,他看了她一眼,心中顿时平衡了。

    有她足以。

    转眼间,进入深渊地区三天。

    杜迪安每天昼行夜伏,只在白天赶路,尽管如此,也走了近两百多里路,随着逐渐深入,他原先的想法渐渐被打破,一路上遇见的魔物数量越来越多,随地可见一只只魔物的巨大尸骸,皮骨犹在,却像破布般耷拉着,任残风吹拂。

    “嗯?”当来到一座阴沉沉的高山脚下时,杜迪安忽然停步,目光落在了一处巨大爪印中,这爪印长六到七米左右,宽三米,不难想象爪印的主人是何等巨大的身躯,但类似这样大小的爪印,杜迪安这一路早已见过不计其数,只是这次他却看得移不开目光了。

    因为爪印中,竟嵌着一个人。

    一个正常大小的人!

    杜迪安自从来到深渊后,除了身边的海利莎外,便再也没有见过正常模样的人类了。

    即便是行尸,也都变异成极其狰狞的模样,半人半兽,难以辨认。

    这爪印里的人面朝地,被压在了爪印中,似乎是被这爪印的魔物一脚给踩了下去,不过这魔物似乎没注意到这个人,或者是嫌太小,懒得去叼起来吃,使得这人就这么趴在了爪印中。

    杜迪安用透视一看,便发现早已断气多时,只是,这人的尸体还没有腐烂,身上也没有行尸的气味,而是一个“活生生”的人类尸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