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先试试看?!倍诺习踩〕霰衬依锏纳癯娣?,然后再从附近引来一只行尸,让海利莎奴役,再将神虫粉洒到它身上,让其进入到绝望森林中。

    这只行尸对神虫粉的气味似乎有所反应,但在海利莎的威慑中,还是乖乖束手走入到森林中。

    等进入森林后,杜迪安让海利莎控制着这只行尸在森林中大肆破坏。

    嗖!

    刚破坏几颗树木,沙地便陡然蹿起,将这行尸裹住,拉拽到土壤深处,很快便将其分解。

    “神虫粉果然不行?!笨醇饨峁?,杜迪安并没有太失望,神虫粉在这边界到处都是,翼族先祖们也不缺,但依然没能探索到森林中,他便知道此物不行,只是仍抱着一丝希望试试罢了。

    他从背囊里取出一个小盒子,里面是单独存放的一片女神肢体残骸肉片,他拿着密封的盒子,从附近再次引诱来一只行尸,将这密封盒子打开,将里面一片拇指大小的薄薄肉片取出,放到这行尸颈脖后凹陷的骨坑中,然后驱使着让它前往森林。

    这薄薄肉片出来后,空气中便被一股腐烂恶臭的怪味充斥着,这味道极其浓烈,以至于连行尸身上的腐臭和血腥味都被完全掩盖。

    杜迪安凝目望着。

    很快,他便发现了不同之处,这只行尸尚未靠近森林,森林中的树木便忽然间像活物一般扭动起来,尽数蠕动着缩入到泥土中,一路往下,竟缩到地下深处看不见的黑暗中。

    这景象让杜迪安有些吃惊,没想到小小一片女神肢体的肉片,就有如此神奇的效果。

    这行尸每往前走一步,便有成片的树木缩入到沙土中,看上去极其震撼。

    黑漆漆的森林,像被净化一般,大片的树木缩入沙土中,只剩下光秃秃的黝黑地面。

    其余远处的树林,在不安的扭动着,似乎在犹豫着要不要遁入沙土中,但随着行尸走近,越来越多的树木收缩到了地底。

    杜迪安心中震撼,既是被这女神尸体的效果所震撼,也是被这片‘森林’所震撼,先前所见的树木,竟然全都能够活动!这还是植物吗?或者说,这是一群伪装成植物的魔物?又或是,这并非‘一群’,而是一只?

    他心中想象过无数次深渊地区的景象,但没想到还未踏入,便已经被深深震撼到,似乎一扇未知的,充满凶险的大门在他面前缓缓敞开。

    过了片刻,他慢慢回过神来,看着森林中以这行尸为中心消失的半圆弧度树木,他慢慢地抬脚,跟在这行尸后面走去。

    他心中祈祷,但愿这诡异的森林不具备较高的智商,若是故意引诱他进来,那就百死无生了。

    在这行尸身体半径五百米左右的树木,尽数缩入沙地中,随着行尸不断向前,森林中慢慢被开辟出一条光秃秃的大道,深入到七八里后,杜迪安回头望去,发现在身后极远的地方,又陆陆续续冒出了那黑色的植物,依然维持着先前静止的样子,风也无法吹动,扭曲的树杆如同一只只张牙舞爪的妖魔,狰狞地看着他。

    杜迪安收回目光,让那行尸加快了步伐。

    十里,二十里,三十里……

    杜迪安走的同时计算着脚下的距离,向前径直走了四十多里后,他才从森林前方的树木间看见微光,没多久,森林尽头的树木缩入泥土中,显露出一片苍茫的平原,平原上有零散的大树,以及一片湖泊,这湖泊平静如镜,倒映着蔚蓝的天空。

    杜迪安心中松了口气,终于走出来了。

    从未有人能够返回的绝望森林,他应该算是第一个从里面走出来的,而这一切的功劳,都是女神尸体上的肉片。

    杜迪安让那行尸停下,然后带上塑料手套,将它后颈骨坑中的肉片抠下,封入盒子中,如今已经踏入到深渊区域,随时可能遇见对女神尸体有兴趣的恐怖存在,这女神尸体的肉片可谓是一把双刃剑,用得不好,将死无葬身之地。

    肉片虽已经抠下,但这行尸的脖子上依然残留着那浓烈的难闻气味,杜迪安让它继续向前开路,他注意到了这平原上的湖泊,根据他在拾荒者时学到的知识,有水的地方,就有野兽。

    这样简单的道理,适用于低级的狩猎者地区,也适用于恐怖的深渊地区。

    杜迪安的双眼进入透视状态,看了一眼湖泊中,顿时发现湖水漆黑深沉,在湖底深处,隐隐有一片淡淡的红色微光,他心中一凛,这红色微光正是热源反应,虽然热量较淡,密度很低,跟普通牛羊差不多,但其面积,却大得骇人,在千米外望去,都感觉直径有五十米左右,具体的大小,或许更加恐怖。

    让杜迪安心惊的是,这湖内除了这巨大的热源外,并没有其他的热源反应,似乎只有这一只生物。

    杜迪安不敢靠近,控制着那只行尸绕过湖泊,从旁边走过。

    湖内的生物似乎没有察觉到杜迪安,并没有任何动静。

    杜迪安从湖边绕出数千米距离走过时,看见其中一处通往湖泊的地方,地面留下几只巨大脚印,他整个人站在脚印的坑中,感觉像独自站在一片广场上一样宽阔。

    杜迪安脸色难看,提心吊胆地慢慢走过,屏住呼吸,压低体内热量反应,他忽然有一丝后悔,不该冒险横渡深渊,但很快,他便将这萌生的退意给掐灭了。

    绕过湖泊后,杜迪安顺着平原走出十几里,便看见一具巨大的骸骨,像犀牛,尸体似乎刚死不久,散发着浓重的复仇气味,血肉被啃咬得一片模糊,但杀死它的东西似乎胃口不大,并没有将它的身体完全吃掉,杜迪安用透视看了一眼,便发现它的内脏全都不见了,体内空荡荡。

    杜迪安看了两眼,便牵着海利莎飞快离开此地,以免尸臭引来别的魔物跟他撞上。

    走了五六里不到,杜迪安便遇见一只盘踞在平原草丛中的岩鳞蟒,此蟒身长二十米,身体比水缸还粗,全身鳞片极其坚韧,缠上猎物能够发挥出数十吨的绞杀力量。

    “捕猎等级一百零二的存在,红荒地区的一号霸主,接近主宰级的力量?!倍诺习参⑽⒚醒?,没有逃跑,越跑此物反而越会穷追不舍,他松开海利莎,进入魔身状态,迅速迎面冲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