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就是希尔维亚?

    杜迪安的目光从她腰部以下的身躯上掠过,眉头不自禁地皱起,强烈的恶心感觉让他的脸部表情都无法保持平静,这团肢体似乎是凌乱的蛇群,又像是蟑螂被碾碎后的内脏,上面还长有怪异的眼珠,以及像嘴唇一样的东西,一般人看到,绝不会想再看第二眼。

    如果单看她的上半身,杜迪安会感到震撼,敬爱,但这恐怖的下半身,却将他从那美好的画面中硬生生拉拽出来,他忽然想到,自己在各个密册资料上见过的希尔维亚,似乎都只显露出上半身的模样,下半身不是因纸张面积不够而没有画出来,就是被一些魔物围攻的身影遮挡住。

    现在看来,这显然是有意为之。

    毕竟,如果真的将她的全貌画出来,任何人都难以产生敬爱的心,只会厌恶,甚至憎恨。

    杜迪安一直觉得自己不是个以貌取人的人,但看到希尔维亚的身体后,他发自内心地感到厌恶,排斥,讨厌,这些想法就像本能,不受控制地涌出。

    “她真的是庇护所有幸存者的女战神?”杜迪安望着这巨大的身躯,心中不禁产生这样的疑问,很快,他便醒悟过来,不能因她身躯怪异恐怖而生出这样的主观臆想,毕竟,谁也不能肯定,救世主就必须有一张耶稣般仁慈的脸,以及伟岸的身体,单是他所知晓的,在历史上很多有名的名将、英雄,大多数相貌粗犷,身材彪悍如屠夫,但经过,话剧等诸多文化艺术的渲染,慢慢美化了形象。

    就如同他所见的密册上,只摘取了希尔维亚完美的上半身,掩盖了下面恐怖丑陋的另一部分躯体。

    “不过,她的身体,应该不是人类?!倍诺习餐潘薮蟮纳硖?,单是上半身就有四五米巨大,这完全超过了人类的标准,不过,要说她是外星人的话,却偏偏长着人类的模样。如果说整个宇宙中,存在着地外生物,他是相信的,但这地外生物长着人类的上半身,他就绝不相信了。

    他没有冒然靠近,先用透视察看着她的身体,这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

    她上半身体内的构造跟人类大致相似,但骨骼的数量和形状,跟正常人类的有较大差异,数量少于人类,但形状的构造,用于受力和发力都有更显著的提高,最让他震撼的是,她骨骼的密度,是常人的数百倍不止,浓密到他的透视甚至很难完全贯穿进去。

    这样高密度的骨骼,意味着她的体重非同常人,同样也意味着,她的力量远超人类的想象。

    除了这些外,杜迪安还发现,她的遗骸极其新鲜!用“新鲜”这个词来形容或许不合适,但给杜迪安的第一感觉就是如此,仿佛是一具刚死去的尸体,除了体内的黑色血液已经凝固外,身体的所有组织,都保持着刚死不到半日的新鲜程度,就像是死后马上进行冷冻处理一样。

    这让杜迪安不禁将注意力再次延伸到她躺着的金属球神棺上,这神棺的造型太奇特了,而且内置的寒气,完全是冷冻作用,这让他想到了自己沉睡的冷冻仓,不过相比之下,他的冷冻仓比这个金属球的冷冻技术似乎更高明一些,因为他的冷冻仓是给活人用的,仓内并没有冷气外放,因为冷气在冷冻身体的同时,也会破坏身体组织和脑组织神经,当冷气解冻时,残存的水分会积在身体中,因此大多数被寒冰速冻的生命,当寒冰解冻后,生命不会复活,因为无论是脑积水,还是心脏解冻后的衰竭,都无法再让生命复苏。

    而这个金属球内的冷气外放,显然是给死人用的,将遗体冻结,能永久保持原貌。

    但让杜迪安惊异的是,在那么冷的寒气笼罩之下,这希尔维亚的遗体居然没有被冻成一具冰雕,身体看上去依然充满活人般的光泽,头发也光滑润泽,没有一丝凝冻的干硬感,要不是用透视看过她体内凝冻住的黑色血液,杜迪安都会怀疑她也是跟自己一样,只是沉睡在这里。

    “说起来,这神棺蕴含的技术,绝对不是壁内的工业科技能够制造出来的,那未知的语言验证,以及刚才验证时变化的激光,完全是旧时代级别的科技,而且数百年过去,里面居然还残存着启动的能源,完全是顶级机器……”杜迪安目光闪动,说到那未知语言验证,他不禁想到自己通过验证的怪异事情。

    那佣人被射杀,显然是验证失败。

    按理说自己应该也被射杀才对,但偏偏到自己这里,却转为绿光,开启了神棺。

    这让他百思不得其解,总不可能这只是巧合,是因为这东西杀过人,开了荤,所以才自行开启的吧?不过要说自己和那佣人的区别,他实在找不出有什么不同之处,如果非要说的话,倒也有一些差别较大的地方,第一是他是旧时代的人,第二是他是拓荒者,第三是他是处男……当然这个他也不清楚那佣人是不是了,也许他们哥俩都是。

    不过,这些差异,在他看来都是次要的,这金属球既然设置了验证系统,自然是要有特定的验证对象,而自己似乎附和了他们验证的对象。

    可是,他们设定的特定验证要求究竟是什么?

    是进化过后的拓荒者?

    还是体内有传奇魔痕的人?

    还是自己作为旧时代人类的基因?

    他想不通,但他忽然想到上次在荒区的那个庇护所基地中,那一次的识别,似乎自己也验证通过了。

    这两种识别,都是同一种么?

    他猜不出,忽然感觉自己身上似乎存在着一些秘密,不过他觉得最大的可能是,自己是旧时代的人类,或是,自己体内有传奇魔痕!

    “说起来,那些入侵者应该开启了神棺,他们也是通过验证的么?如果是这样的话,那么倒可以推断出来了,这验证应该适用于拓荒者?!倍诺习残闹邪档?,他跟入侵者最大的相似之处,就是都是拓荒者,而且那些入侵者夺走神棺后再次出现时,人数并没有少,可见全都通过了验证。

    如果说这验证是拓荒者,倒也能解释得通,在一些中,不都是强者在死后的墓地中埋藏着绝世秘籍,等有缘人来此就能得到么?

    想到这里,他眼眸微亮,打量起希尔维亚遗体身边的东西,这一看顿时找到很多稀奇古怪的构造,首先希尔维亚躺着的地方,像一个加长版的老爷椅,在她下身凌乱恐怖的肢体旁,有几个头颅大小的金属球状的物体,下面连接着金属杆,此外在其它地方,有几块泛着蓝光的荧幕。

    这构造……

    杜迪安微微瞪眼,这模样让他联想到一些东西,但他不敢确定。

    他慢慢靠近,这时神棺附近的温度已经没有那么凉了,里面释放冷气的系统似乎在神棺开启时,就停止了冷气供输,杜迪安闻到一阵淡淡的恶臭味扑面而来,有点像尸臭,又像死鱼的臭味,还有点像老鼠内脏腐烂的味道,配合她下身恐怖的模样,杜迪安险些当场吐出来。

    他见过各种狰狞的魔物,闻过壁外无数死尸的腐烂味道,但跟眼前相比,他都觉得是小巫见大巫。

    他屏住呼吸,用魔身笼罩全身,抬起一根利刃肢体触摸向她垂落在旁边的雪白手掌。

    他的动作很轻柔,心中却有几分莫名的紧张,目光不由自主地看向她的眼睛,总觉得她微微半睁的眼睛,似乎在注视着自己一样。

    很快,他的利刃肢体触碰到了她的手掌,顿时感觉到一阵凉凉的感觉,却没有他想象中那么冰凉,而且手掌富有弹性,极其坚韧,杜迪安见自己的利刃肢体居然没有刺破她的肌肤,试着稍微施力,很快便看见她的肌肤被刺得慢慢凹陷下去,但没有被戳破。

    杜迪安施加的力量慢慢加大,最后几乎用上了五成力量,但依然没能刺穿她的手掌,他不敢再施加力量,将利刃肢体收回,心中有些震撼,要知道,他用上五成力量的攻击,足以斩断绝大多数拓荒者的狩魔器,可是却刺不破她那看似柔软光滑,吹弹可破的手掌。

    “看来,她的身体是最值钱的研究材料?!倍诺习餐潘木薮笊硖?,心中有一丝炽热,恨不得马上解剖她的身体,研究个透彻,单是她那在强冷气的笼罩中依然看似柔顺的头发,就让他好奇无比,不知道里面是什么构造,不过,他不会冒然将她当研究材料,毕竟以目前的科研仪器,能从她身上挖出的信息十分有限。

    就在这时,杜迪安的余光忽然看见她巨大的手掌旁边,靠着一个金属板,这金属板中间是玻璃质感的荧幕,这金属板周围没有连接别的零件,似乎是一个单独的个体。

    杜迪安有些好奇,用利刃肢体夹起这金属板取出,金属板的大小跟一个成年人的上半身大小相似,以这希尔维亚的巨手尺寸来说,刚好能握住。

    虽然面积巨大,但杜迪安夹起时却发现异常情况,就像纸片一样。

    他用手抓住后,伸手在漆黑的荧幕上敲了敲,这时,荧幕忽然亮起,泛着蓝色的线条波纹。

    杜迪安一看还有能源,倒也不奇怪,毕竟整个金属球都还有能源启动,只是这单独的金属板不知道是什么,他反复看了看,忽然发现上面的蓝色线条波纹幅度并非恒定的,而是会有涨幅和跌幅,像高低不平的山脉,这让他想到一种很久远,在某个大国中曾使用过的特殊通讯密码。

    难道这上面显示的是某一段信息?

    他凝目望去,仔细观察。

    单看了两分钟不到,荧幕上的波纹线条忽然一闪不见,下一刻,荧幕中间似乎坍塌,出现一个黑洞漩涡,似乎要将整个荧幕扭曲吞噬。

    与此同时,黑洞漩涡里面传出一串奇特的语言,这语言跟杜迪安先前听到的识别语言似乎是同一类型。

    杜迪安听得怔了怔,难道是希尔维亚临死前留下的语言信息?他想到自己刚制作出不久的留声机,立刻让诺伊斯去取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