吸收了狩魔器后,海利莎恢复了原样,眼底闪动过的光芒也渐渐沉寂,如同先前那样静默地坐着,没有任何表情,也没有任何异动。

    杜迪安凝视着她,许久,时间仿佛静止了一样。

    见她仍没有反应,杜迪安眼中闪过一抹暗金色光芒,催动魔痕的透视能力,仔细地观察着她的身体,很快便发现在她体内的脊梁骨间隙处,沾染着黑色黏液,正是那融化后的血爵。

    这血爵在器化时比海利莎本人还要巨大,但此刻融化后,却大幅度缩水一样,浓缩后的黑色黏液只附着在脊梁骨上,将脊梁骨染得漆黑,而且骨骼的菱角变得更加尖锐,像一条狰狞的黑色蜈蚣,又像一条魔气四射的蛟龙,看上去格外醒目。

    杜迪安微微皱眉,凝目看了一会儿,这黑色黏液似乎沉寂下来,没有任何变化,他又看了看海利莎,最终收回目光,从目前情况来看,至少暂时不会出现什么问题,只是这狩魔器为什么能融入体内,却不变成魔身状态,让他有些想不通,大概是因为海利莎尸化的缘故吧。

    这件事像一段插曲,很快过去。

    半夜中,吉妮丝和一众王室教授返回到王宫中,杜迪安正在洗脚,听到吉妮丝回来,便叫诺伊斯让他们进来,然后自顾自地继续泡脚。

    “少爷,我回来了?!奔菟靠醋抛谕豕筇樽狼暗亩诺习?,低头行礼。

    在她后面是七八位披着长袍的教授,大多数都是年龄五十以上,有的满头白发,只有一个看上去年纪最小,但也已是中年人了。

    “辛苦了,晚饭吃过没?”杜迪安的目光从手里的书籍上挪开,望向吉妮丝。

    吉妮丝低头道:“多谢少爷关怀,等忙完我就回去吃?!?br />
    “不用回去了,我已经让诺伊斯给你准备了?!倍诺习菜档?。

    旁边的诺伊斯会意,给一旁的侍女递个眼神,后者立刻离开。

    吉妮丝看了杜迪安一眼,嘴唇微动,低头道:“多谢少爷?!?br />
    “这次收获怎么样?”杜迪安问道。

    吉妮丝从怀里摸出一个小本子,道:“回禀少爷,我将奥拉瓦的回答都写在这本子上了?!?br />
    诺伊斯上前,将小本子取了递给杜迪安。

    杜迪安翻开看去,上面字迹清秀,是吉妮丝的手臂,他从上而下一个个看来,每个回答都对应了他的问题,他看着眉头渐渐皱起,最终合上了小本子,“这个老家伙,果然没白活,也不怕死!”

    吉妮丝见他表情,便知道出了问题,低头道:“少爷,您觉得他回答的是糊弄咱们的么?”

    “这老家伙从第二个问题,就意识到我们的目的,他应该事后了解了与我相关的事情,知道海利莎的情况,所以避重就轻的回答了你的所有问题,并且其中几个回答,还有故意误导我们的可能?!倍诺习材抗獾?,将小本子丢到旁边的垃圾篓中。

    吉妮丝看着小本子落入垃圾篓里,微微咬唇,道:“是属下办事不力,请少爷责罚!”

    “这事你没做错,不必自责?!倍诺习采裆骄?,道:“我也没有指望他能好好回答我的问题,所以这里面也有几个,是专门针对他的,总之,我想得到的答案,我已经得到了,你办的很漂亮,等会儿留下来吃晚餐吧?!?br />
    吉妮丝怔了怔,感觉有些听不懂杜迪安在说什么,看杜迪安的表情,没有丝毫高兴,但说的话却又像是夸赞她的,让她琢磨不透杜迪安的心思,她飞快思索一下,说道:“我还是回去吃吧,时间不早,就不打扰少爷您休息了?!?br />
    “没事,我睡的晚,诺伊斯都给你准备好了?!倍诺习舶谑炙档?,不再给她商议的机会,向她后面的教授们问道:“各位老先生,与行尸相关研究的图书,都搬运回来了么,可有漏掉?”

    八个教授见杜迪安终于提到他们,心中有种受宠若惊的感觉,其中一个年龄最大的头发花白的老人上前一步,恭敬地道:“回禀大人,我们把奥拉瓦的地下图书馆里所有与这类相关的书籍,全都挑选出来了,事后还反复检查过两次,确认没有遗漏,据我所知,魔物研究所的所有珍贵资料,都被奥拉瓦收藏在了自己的图书馆里,他时?;岱??!?br />
    杜迪安微微点头,道:“你们去的时候,图书馆里可有被动过的痕迹?”

    老教授心思聪慧,听出杜迪安的意思,微笑道:“回禀大人,吉妮丝大人说过要搞突袭,所以我们去的很突然,想必他们应该来不及挪走一些资料,而且他们也不知道我们此去的目的,我看各个书架上并没有空出的地方,所有空的书架里的书籍,都在旁边的书台上能找到?!?br />
    杜迪安微微点头,“那你们要书籍时,这老家伙什么态度?”

    听到杜迪安直呼“老家伙”时,虽然知道他说的是奥拉瓦,老教授还是感到一丝尴尬,毕竟他也算是跟奥拉瓦年龄相仿的人,轻咳了声,他说道:“奥拉瓦虽然有些惊讶,但并没有阻止我们,倒是他的几个学生,有些怒色,不过被他拦住了?!?br />
    杜迪安明白过来,道:“各位辛苦了,时间不早,早点回去歇息吧?!?br />
    “是,大人?!崩辖淌诤推溆嗥呷斯Ь此档?,但见杜迪安没有留他们下来吃晚餐,心中不免感到一丝失望。

    等教授们离开王宫后,吉妮丝让随行的守卫将教授们挑选出的书籍搬运到王宫中,书籍被叠得高高一堆,杜迪安目测大概有两三百本。

    这些书籍都是他要亲自翻阅学习的,换做是他小时候,让他去读这么多的书,他宁可死掉,但现在看见这些书籍,他心中反而感到一丝兴奋,并不是他好学了,而是书籍越多,说明魔物研究所在这方面做的研究越深入,也就说明从里面找到方法的希望更大!

    而且,以他如今的记忆力和视觉,阅览速度是普通人的数十倍,书籍虽多,但他相信自己很快就能啃完。

    夜深,等吉妮丝和诺伊斯等人都退下后,杜迪安让女佣点上壁炉,并且准备了一个烧火盆,放在书桌下面烘着,这要求让女佣感到大跌眼镜,如今都快是进入炎热黑死季的时节,杜迪安居然用上了黑雪季才会用的火盆和壁炉,说出去估计被人当疯子。

    杜迪安对温度的感觉异常敏锐,夜深时,气温骤降,他感觉右臂中的寒气隐隐作祟,似乎要流蹿到身体中来,所以不得不用上壁炉和火盆,同时他还准备了自己让人酿造的白酒,他并不嗜酒,但喝酒能暖身,而且白酒比葡萄酒的驱寒效果更好。

    他挑着夜灯,将堆积在书桌前的书籍抱上七八本堆在书桌上,一本一本地拿下来翻看。

    到了后半夜,困意袭来,他让女佣准备了热水,洗过脸后,继续挑灯夜读。

    时间过得飞快。

    杜迪安在王宫中闭门读书,王城中却依然陷入乌莉塔被通缉的震惊当中,其他城市里的贵族们也蠢蠢欲动,不少富商也翘首以盼,准备趁大势大捞一笔。

    而索尔则根据杜迪安交代的事,跟诺伊斯一起,帮杜迪安打点继位前的事宜,主要是名声洗白,其次是传播威望。

    对于这两点,诺伊斯比索尔更有经验,但他对内壁区的各个职位和势力不熟,只能跟索尔配合,两人商议,将杜迪安继位的消息传遍到各个城市中。

    “乌莉塔殿下居然是勾结入侵者的叛徒,真是难以置信!”

    “有什么好吃惊的,这年头,什么事情干不出来?”

    “我怎么听说,是这个叫杜迪安的人,强占了王宫,有人传说他才是入侵者,将公主殿下击败了,如今还反过来通缉公主殿下呢?”

    “你从哪听到这么不靠谱的消息的?公主殿下勾结入侵者的事早就是铁板钉钉的,你没看之前的报纸吗,莫可西大师都出来谴责痛斥了,他老人家这么大岁数,难道还会说谎?”

    “这倒是,莫可西大师向来刚正,真是没想到啊,这公主殿下的野心居然如此大,果然人丑心也丑……”

    “是啊,听说她这张脸蛋,是十二岁那年被魔物研究所给替换过,她原本长的那样子你们没见过么,简直看得吃不下去饭!”

    “啧啧,有权有势就是好??!”

    转眼间,半个月过去。

    杜迪安已经啃透了两百多本书,他从小记忆力就比较强,如今又进化成内荒级强者,在战斗方面非于常人,记忆力也大大提升,虽然没有到过目不忘那么夸张的地步,但多读几遍便能默写了。

    “大人,明日就是您的继位大典了,您看还有什么需要准备的么?”索尔求见杜迪安,满脸恭敬。

    杜迪安的目光从书上抬起,想了一下,道:“那些不安分的贵族怎么样?”

    “大人,如今有八位伯爵都来到王城,准备参加您的继位大典了,还剩下三个,其中一个没有消息,另外两个准备联合魔物研究所讨伐你,但魔物研究所那边并没有给他们回音,所以他们还在观望当中?!?br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