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守卫再一次跑去通传,没多久,杜迪安就看见奥拉瓦起身,跟随守卫一同走出,与此同时,在研究所里的另外三位拓荒者朝奥拉瓦聚来。

    片刻后,杜迪安便看见一个银发老者在三位打扮各异的拓荒者陪同下,跟在守卫后面缓步走来,态度看上去气定神闲,颇有气势。

    “杜先生?”奥拉瓦看见杜迪安,目光微动,这还是他第一次跟杜迪安见面,即便是上次乌莉塔举办的讨伐入侵者会议,他也没有参加,而是让副院长前去参加,他已经多年没有离开过圣露西亚山了。

    “奥拉瓦院长?”杜迪安打量了他一眼,脸上并无寒暄的笑意,说道:“院长应该知道我来找你们的目的是什么,我就开门见山的说了,首先,配合王城,通缉罪犯乌莉塔,其二,魔物研究所对待王室,就要像从前亚里士多德在任时那样配合,这两点,能办到么?”

    奥拉瓦苍老的眼眸中闪过一丝精光,静静地瞧着杜迪安,这少年说话方式直接到有一丝不近人情,而且脸上毫无笑意,虽然一般人带着的微笑也是假笑,但后者似乎连假笑一下都不情愿,这样的态度,让他感到一丝愤怒,不过他没有表现出来,只淡淡地道:“杜先生,乌莉塔殿下的罪名,其中只怕有些蹊跷,还希望你不要轻易下断论?!?br />
    杜迪安冷声道:“我这人喜欢开门见山,不喜欢啰嗦,乌莉塔殿下的事情是什么样,你们心里清楚,我今天过来,也不是跟你们商议,因为你们已经错过了跟我商议的机会,我亲自过来,只是给你们通知一下,你们可以反抗,可以不从,但那样就是与我为敌!”

    奥拉瓦微微皱眉,杜迪安的口气让他感到极不舒服,如果用四个字形容的话,那就是“盛气凌人”,甚至是咄咄逼人,不过,这样强硬的态度,也让他不自禁地思考起杜迪安手里的底牌,以及他们手里的底牌,思索片刻,他眼中带有一丝冷色,道:“杜先生,既然你喜欢聊得这么直接,那我奉劝你一句,别太高估你自己,壁主随时会归来,凡事留一线,也是给你自己留一线机会!”

    杜迪安直视着他,道:“你是在威胁我吗?你觉得以我目前所做的事情,壁主回来了,还能有饶恕的可能性?既然没有,我为什么不能赶尽杀绝?当我得到的结果是一样的,我杀一人是杀,杀一万人也是杀,何必杀到自己快哉为止?另外,我也奉劝你一句,至少两年内,壁主不会回来,如果你不信,大可去问问乌莉塔,她心里应该有底?!?br />
    奥拉瓦脸色微变,他自然知道壁主短时间内不会回来,但是,杜迪安前面的话,却让他听了很不舒服,不过他知道,跟这样的疯子做理论毫无必要,他沉声道:“先不说壁主何时回来,杜先生,在壁主回来前,你当你的陛下,我们研究所也继续做我们的研究,我们不会理会你跟殿下之间的事,也希望你不要干扰我们,我们研究所向来不喜欢跟这些有牵连?!?br />
    杜迪安静静地凝望着他,看得奥拉瓦心中有一丝不自然,然后杜迪安缓缓开口,道:“院长,是什么给你的自信,让你有底气这么跟我说话?”

    奥拉瓦怔住。

    在他后面的三位拓荒者脸色微变,惊怒地看着杜迪安,这话已经相当不客气了!

    奥拉瓦反应过来,温和的脸上笼罩上一丝阴霾,道:“杜先生,你既然夺走王宫,鸠占鹊巢的在那里待了这么多天,应该也知道,我们魔物研究所是什么存在,就算亚里士多德陛下在这里,也不敢动我们研究所半点寸土,你不要以为没人能治得了你!”

    杜迪安眼中充满嘲弄地看着他,道:“说来说起,你的底气不过是神国在你背后撑腰,但你不该如此愚昧,有一句古话叫近在咫尺,人尽敌国,不管你有什么底气,你已经站在我的攻击范围,只要我愿意,可以立刻取下你的头颅,你没有资本跟我谈条件!”

    奥拉瓦微微眯眼,道:“我既然来见你,就不怕你犯蠢,就算你杀了我,也不会让我们研究所向你归降,而且杀了我,你一样会死,神国使者是不会放过你的,我这一把老骨头换你一个年轻的生命,还是划算的?!?br />
    “神国使者还能够在整个地球上搜寻我么?”杜迪安冷声道:“离开这座巨壁,世界之大,我可以去任何地方,要改头换面,对我们这样的人来说,轻而易举,你莫非觉得我会等到壁主归来,跟他决一死战?”

    奥拉瓦淡淡一笑,道:“世界很大,但你我都要生活在壁内,离开了神壁,就是死路一条,你实力虽强,但连主宰都不是,这神壁外面附近的区域,虽然安全,足以让你生活,但远在荒区之外的深渊区域,就算是深渊行走者,也得小心翼翼,而每个巨壁外面,都有这样的一片区域环绕,就像城堡外面的护城河一样,你拿什么翻越?天上有雷鸟,地上有深渊魔物,你以为你能逃到哪去?”

    “看来你知道的挺多?!倍诺习驳谋砬楸人云骄?,道:“但你忘记了,我跟入侵者勾结过,这些入侵者是怎么来的,我就会怎么离去,没有这条后路,你以为我哪来的底气?”

    奥拉瓦愣住。

    他呆了片刻,缓过神来,脸上微微变色,额头上溢出冷汗。

    他知晓杜迪安协助入侵者从乌莉塔等人商议的伏击战中脱身的事,也知道杜迪安跟入侵者勾结,但他没有深思,更没有想到,这些入侵者会拿出离开巨壁的方法跟杜迪安做交易!

    现在想想,正如杜迪安所说,没有退路,他怎会底气如此强硬?

    “能够翻越深渊地区,这里困住他……”奥拉瓦的思绪有些被打乱,这一点超出他的预想,让他有种措手不及的感觉,而且也让他先前的自信,显得有些可笑。

    杜迪安既然打算随时离开,又有本事能够离开,又岂会惧怕他们背后的神国?

    “现在,院长还愿意配合么?”杜迪安瞧着他,眼中带着一丝俯视的意味。

    奥拉瓦感觉自己此刻的脸色有些难看,他努力保持平静,抬头直视着杜迪安的双眼,但看见的却是一双毫无犹豫,充满强大自信的漆黑眸子,他心中的最后一丝希望也幻灭了,沉默片刻,低声道:“我们愿意配合你,就像之前配合亚里士多德陛下一样?!?br />
    “识趣就好?!倍诺习采裆?,道:“稍后我会派我的人过来,到你们这里取点东西?!?br />
    奥拉瓦脸色阴晴不定,低声道:“我知道了?!?br />
    杜迪安看了他一眼,目光扫过他背后的三位拓荒者,冷哼一声,转身腾飞而起,离开了这座山。

    目送着杜迪安的背影远去,一个中年拓荒者攥紧了拳头,咬着牙向奥拉瓦道:“院长,这小子太过分了,我们真的要屈辱他么,我们待在山上不出来,他有能奈我们如何?”

    奥拉瓦神色复杂,慢慢收回目光,叹了口气,道:“是我低估了此人,如果不是亲眼所见,真是难以相信,这样的智谋,这样的心性,居然是一个少年?!?br />
    中年拓荒者瓮声道:“院长,我倒没看出这小子有什么智谋,心性也是幼稚,嚣张狂妄,一点城府都没,如果他态度好点,好好跟我们说,虽然我们也不会同意,但至少也显得懂事一点,哪有这样说话的,一点教养都没!”

    奥拉瓦微微摇头,叹气道:“因为他知道,我们必须屈辱,所以他已经没必要给我们好脸色看,反而是这样强硬的态度,让我们没有任何回旋余地,如果他客客气气的聊,这件事还能慢慢拖延一阵子,哎,我本以为小乌莉塔已经算是少见的聪慧之人,没想到这少年更胜她十倍,难以相信,外壁区那种贱民生活的地方,也能培育出这样的人才……”

    中年拓荒者感到憋屈,道:“院长,我们凭什么要屈服他?真逼急了我们,联合乌莉塔殿下和翼王,我们固守神山,他能奈我们如何?”

    奥拉瓦瞧了他一眼,道:“依你所说,他固然无法攻入,但我们也无法出去,你别忘了,他让我们亲自出来相见,说明他知晓神山上有不少机关陷阱,陷阱之所以有威力,是因为出其不意,既然他已经知晓,这陷阱还有什么意义?他攻不下我们,可以转攻我们的分所,时间久了,断粮断水,人?;鸸?,我们又怎么抵抗?”

    中年拓荒者愣住,顿时说不出话来。

    “但愿壁主能早点回来,这段日子,好好熬吧,希望他不要太过得寸进尺,否则的话……”奥拉瓦叹了口气,抬头看着杜迪安离去的方向,眼底深处闪过一丝锋利冷光。

    ……

    昨晚本打算两更,结果码完第一更去吃完晚餐后,写第二更写一半时,肚子痛,全身发痒,食物过敏,没能继续写下去,今天三更补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