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者脸色难看,如果是其他的拓荒者高手,他就算自忖不敌,也不会任由对方如此无礼,但三天前伯爵跟他提起过王城里的变故,他知道,眼前的少年并非只是口头威胁而已,连公主殿下都被他击败,如今下落不明,如果他们反抗的话,很可能真的会被他斩杀!

    后面几位骑士面带怒色,紧握拳头,敢怒不敢言。

    思量片刻,老者向杜迪安道:“您稍等,我这就去请示伯爵大人?!?br />
    “别让我久等?!倍诺习怖渖?。

    老者转身快速进入古堡中,过了七八分钟,在杜迪安等得有些厌倦时,他的身影飞速从古堡中冲出,来到杜迪安面前,含笑道:“大人,伯爵大人身体已经好转许多,等您的继位大典开始后,必会到场参加?!?br />
    杜迪安先前用热感视觉看见了他进去跟另一个普通热源的身影商议,知道那人就是希明,他微微点头,道:“记得让希明诏告全城,通缉叛徒乌莉塔,另外,我不希望这座城里传出一些不好的流言蜚语,否则下次过来,就不会先跟你们打招呼了!”

    老者面色尴尬,道:“是,是?!?br />
    杜迪安不再耽搁,转身离去。

    目送杜迪安的背影消失在天边,老者才收回目光,心中松了口气,先前站在杜迪安面前,他感觉像面对着一只恐怖巨大的魔物,这少年身上自然散发出的杀意让他感到心颤,即便是不用交手,也知道自己绝不是他的对手,这让他心中忌惮的同时,也有一丝落寞。

    “大人,这人是谁啊,什么继位大典,还通缉乌莉塔殿下?殿下可是公主啊,我们通缉她,岂不是以下犯上?!”几个骑士见杜迪安离开,立刻向老者愤然道。

    老者转头看了他们几人一眼,叹了口气,道:“如今变天了,公主殿下被此人击败,霸占了王位,如今下落不明,在壁主回来前,我们只能假意归顺,但愿壁主不会责怪我们……”

    几个骑士听得呆住,满脸错愕。

    数小时后,杜迪安来到另一座伯爵城。

    他飞入城中,将前来阻拦的守卫随手斩杀,一路飞驰,很快便来到城中央的一片繁华街区上空,地面上似乎有人察觉到他,仰头望着,指指点点。

    杜迪安飞掠而下,落在繁华街区后面山坡上的古堡前,这古堡并列成数座高大建筑,气派雄伟,古堡外是一大片庄园,大量的仆人在庄园里修剪果树,在庄园四周有数百个守卫巡逻,环绕在整座山的四周。

    他直接降落在庄园中,落在其中一座看上去规格最大的建筑面前。

    这建筑面前的十位身披银甲的骑士看见杜迪安,吓得一跳,立刻拔枪怒指,喝斥道:“什么人?竟敢擅闯伯爵庄园!”周围的守卫被惊动,立刻包围过来,数十杆长枪指向杜迪安。

    “让维西特林出来见我?!倍诺习卜愿赖?。

    周围几十位守卫顿时愤怒,其中一人大手一挥,喝道:“给我拿下!”

    周围众人立刻一拥而上。

    嗖!

    黑影一闪,所有骑士全都愣在原地,下一刻,他们手里的长枪从中折断,掉落在地上,发出叮当声响,然后他们握枪的手臂也划落下来,耷拉在地上,鲜血从断臂上流出,还不等他们惊恐尖叫,身体也随风而倒,四分五裂散落在地上,转眼间,在杜迪安周围环绕着一堆切割整齐的石块,鲜血飞快从石块中流出,染红了台阶,大量热乎乎的内脏滚落出来,顺着黏稠的鲜血滑落到地上。

    庄严的门前,顷刻如炼狱。

    杜迪安神色平静,身体依然是最初的姿势站在原地,一动未动,鲜血慢慢蔓延到了他的脚边,染红了鞋底。

    建筑后面几道破空声飞速而来,最先冲来的是一个头发极长,面容俊朗的中年人,他的头发披散在肩上,身上穿着脏兮兮的袍子,袍子上沾着五颜六色的颜料,像一个久居家中的画家,但此刻却散发出凌厉无比的强大气势,仿佛一块巨石,轰然降落在杜迪安面前。

    台阶微微震颤,碎裂开几条裂痕。

    杜迪安平静地看着他,道:“我叫杜迪安,让维西特林出来见我?!?br />
    “老子滚你是什么,敢杀我的人,去死!”中年人看着杜迪安周围的遍地碎尸,眼中露出愤怒之色,咆哮着挥拳杀来。

    杜迪安微微皱眉,没想到此人穿的儒雅,脾气却这么暴躁,他身体微晃,指甲划过,嗖地一声,如同幻影般绕到对方身后,抬起的手臂也自然地放下,指尖滴着鲜血,而冲向他的中年人背脊上却破出一个巨大窟窿,恰好是心脏位置。

    下一刻,中年人倒地。

    这时,另外几道身影也赶了过来,恰好看见倒地死去的中年人,脸上露出惊色。

    “让维西特林出来见我?!倍诺习苍俅沃馗吹?。

    其中一个身材丰满,面容端庄的贵妇女子冷声道:“你就是趁乱攻击王城的那个杜迪安吧?既然来了,就别想离开!”

    杜迪安微微抬眼,“这么说,伯爵跟你们说起过我?”

    “当然说过,没能去王城帮殿下诛杀逆贼,伯爵已经深感遗憾,既然你主动上门领死,这人头我们就替殿下收下了!”贵妇女子说完,全身蔓延出黑色物质,激发出魔身,像一只半人半蝎的怪物,朝杜迪安冲杀过来。

    “愚蠢……”杜迪安眼眸中露出深沉之色,同样激发出魔身,恐怖的利刃肢体从他身体各处摇晃着生长出来,散发出滔天魔威,瞬间古堡门前的光线都阴暗了下来。

    嗖!

    鲜血溅射,残肢飞舞。

    没有任何搏斗的画面,完全是一面倒的屠杀。

    惨叫声响起,半人半蝎的贵妇首当其冲,一个被杜迪安斩杀,古堡的大门被撞飞,鲜血蔓延了进去。

    ……

    ……

    半日后,维西特林伯爵的死讯传出各城,引起一片哗然。

    各个城中的大小贵族,上到伯爵,下到子爵,全都惊呆,要知道,即便是壁主回来,也不会无缘无故将一位伯爵给杀死,即便是有明确的罪状,也要经过其他伯爵的票选,才能够进行处罪,毕竟,他们不是外壁区那些自称贵族的伪货,而是神国封赏的伯爵。

    虽然他们没有能力联线神国,但只要神国存在,他们的地位就能得到保障!

    然而,这次杜迪安斩杀维西特林伯爵,并且将其庄园血洗的暴力行事,却像一个沉重的巴掌,扇醒了所有贵族。

    “大人,传来消息,有几位伯爵公开发出声讨,准备联合其他贵族一同讨伐王城?!蓖豕?,索尔向杜迪安小心翼翼说道。

    他早料到这样的可能性出现,他只怕这些贵族会再一次激怒杜迪安,引得他大开杀戒。

    杜迪安神色平静,道:“如果他们打算攻城,你去解决,来了就别让他们回去,不过照我看,他们应该叫不了多久,其他伯爵不是傻子,很快会明白他们现在的处境是多么的卑微和无力,这件事无需操心,我登位壁主的时间,半个月举办,这段时间,你让那些有威望的文豪、诗人、音乐家出面,传播我的正面形象?!?br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