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十二个伯爵中,谁的家仆最少?”杜迪安平视着前方,话却是对身边的索尔问的,他送给十二伯爵的邀请函,没有一份回信,三日来只有几个小贵族来投靠,还要求加官进爵,封赏领地,他全都懒得理会,让索尔暂时安顿在王宫附近的酒店中。

    “家仆最少?”索尔微愣,没想到杜迪安会问这么奇怪的问题,他已经知道杜迪安要出去干嘛,但他要做的事跟谁的家仆多少有什么关系?他想不通,说道:“回禀殿下,据我所知,希明伯爵的家仆最少,希明伯爵性格怪癖,不喜与人接触,也很少参加贵族间的宴会,即便是王室召开的宴会,也经常不来,他家里除了他,就剩下一个女儿,子嗣不多……”

    说到这里,索尔微怔,忽然间意识到杜迪安有此一问的目的。

    家里人丁不旺,自然家仆不多,杜迪安是想选择一个家族人数较少的伯爵动手?

    他看了杜迪安一眼,却只看到一张侧脸,格外冷漠,没有半分人情的感觉,心中顿时有种错觉,但很快,他便想到这希明伯爵,此人虽然怪癖,但也是一个出了名的痴情伯爵,他的妻子早逝,只留下一个女儿,他此后半生未娶,才导致家族人脉稀疏。

    他的妻子是一个普通歌女,当初他以伯爵的身份不顾流言蜚语追求他的妻子,成为吟游诗人歌颂的佳话,后来为妻子守身更是广为流传,说来也是一个可怜人,难道要第一个惨死?

    他心中暗叹,没有再说什么,在死亡面前,谁不可怜?

    “希明……”杜迪安低念一声,记住了这个名字,背上的割裂者战甲缝隙处飞速生长出两只魔翼,腾飞而起,极速掠去。

    半小时后,杜迪安便来到距离王城不远的一座大城市中,只见高耸的城墙上插着白色花朵的旗帜,这是一种叫‘雪鸟’的花,代表的是希明伯爵家族。

    从上空俯视望去,城市里并不像其他灾难城市那样残破,并没有被尸乱波及。

    杜迪安刚飞入城中,没多久,前方忽然飞起两道身影挡在了他面前,二人背上都有奇特的翅膀,一个是类似蝴蝶状的巨大翅膀,另一个的翅膀颤动极快,薄翼透明,翼上有一条条银线,看上去背后像是一片银线飞舞。

    “请问您是?”其中蝴蝶状翅膀的成熟女子向杜迪安小心询问。

    杜迪安一眼就看出这二人身上的热源反应只是界限者,但魔痕是保命能力不错的稀有魔痕,他没有减速,吐出一个字:“滚!”

    二人脸色顿时变了,成熟女子忍住怒气,道:“这里是希明伯爵的领地,您要拜访的话,请报上性命,我们替你……”说到这里,见杜迪安依然没有慢速下来,反而一股惊人杀气散发而出,她顿时止了声,吓得急忙侧身躲避。

    嗖!

    杜迪安从二人身体中间穿梭而过。

    等看见杜迪安远去的背影后,二人才反应过来,知道自己方才渎职了,彼此对视一眼,立刻追了上去。

    虽是追赶,但他们却觉得自己似乎是向后倒退着飞翔,距离杜迪安的背影反而越来越远。

    片刻后,杜迪安来到了城市中央偏西方的一座古堡前,在这古堡周围十里外,全是繁华街区,行人如梭,但在这古堡附近却是一片广袤田野和青山,以及大片的果园和庄园,此外在古堡后面有一个超大型养马场,碧绿色的草地上有几个蚂蚁般细小的工人牵着马匹,在草场上溜达。

    杜迪安看到这一幕,微微眯眼,如果不是古堡上面的旗帜,他几乎不会相信,这是一位伯爵居住的地方,实在太朴素了,虽然以这个地区的地皮价格,以及这巨大养马场的面积来说,需要难以估量的财富才能办到,但给人的感觉却是十分原始,跟其他贵族居住的流金地带截然不同。

    杜迪安俯冲而下,落在古堡正门前。

    “谁?!”

    “什么人,大胆!”

    铁栏门后的守卫被从天而降的杜迪安吓得一跳,立刻愤怒喝斥。

    杜迪安伸手推开铁栏,门锁嘎吱作响,铁栏从中折断,他向铁栏门后面惊呆的守卫道:“这里就是希明伯爵的城堡?”

    几个守卫反应过来,顿时大怒,拔出腰上佩剑,包围在杜迪安身边,他们之所以惊呆,并非是杜迪安随意展露的力量,毕竟这样的力量一般的界限者也能做到,他们只是没想到居然有人敢一声不吭地强闯此地,就算是他们所了解的那些大人物,都不会这么干!

    “居然敢擅闯伯爵城堡,找死,拿下他!”

    “臭小子,找死!”

    几人立刻朝杜迪安围攻过来。

    杜迪安微微皱眉,抬步向前走去,在他背上的魔翼微微闪动,阴影闪动而过,包围过来的守卫身体僵在原地,随即散落成数块,脏器散落一地。

    杜迪安顺着碎石小路来到古堡前,沿途经过的庄园中,一些女仆抱着被子出来晾晒,看见杜迪安古怪的装扮,有些好奇,纷纷侧目。

    “防守力量居然这么薄弱……”杜迪安的目光穿透整个古堡,发现里面只有一个拓荒者级别的热源反应,剩下的大多数是狩猎者,其中界限者仅仅二十来人,这完全不像一个伯爵该有的力量,不过倒也附和他筛选的标准。

    “什么人?!”

    从古堡中冲出几名骑士,身披重甲,满脸戒备地凝视着杜迪安,他们最早发现门口的异状。

    “我要见希明?!倍诺习菜档?。

    “要拜访伯爵的话,需要得到他的邀请,或是等我们通报才行!”几个骑士冷冷地看着杜迪安,若非是感觉到杜迪安的力量非同寻常,早就直接拿下了。

    杜迪安注意到古堡里唯一的那位拓荒者也察觉到这里的动静,赶了过来,当即没有立刻出手,静静等着。

    几个骑士见杜迪安不发一言,眉头皱起,脸色越发不善,慢慢向前踏出。

    呼!

    古堡的大门忽然被风吹来,一道披着月白色长袍的老者飘然而出,落在几位骑士面前,上下打量了杜迪安一眼,眼中闪过一丝惊色,“您是?”

    在他后面的几位骑士没想到会惊动他老人家,看见他居然对杜迪安用敬语时,顿时大吃一惊,满脸骇然。

    “这里就你一个拓荒者么?”杜迪安望着面前的老人,随意问道。

    老者目光微动,微笑道:“平日里就我一人,不知您是何人,我怎么从未见过你?”

    杜迪安淡然道:“你没见过我,但应该听说过我,三天前我的邀请函已经送到了你们伯爵手里,邀请他参加我的继位典礼,他为何至今没有回信?”

    老者一怔,顿时呆住,“你,你是……”

    “怎么,这件事他没跟你说过么?”杜迪安瞧着他。

    老者反应过来,忙道:“没有没有,这件事伯爵大人跟我提过,只是近来伯爵有病在身,不便出席,还请见谅?!彼祷凹?,满是皱纹的脸上渗透出几分冷汗。

    “多余的废话我也不想说,我今天亲自过来,自然要一个满意的答复,要么希明前去参加我的继位典礼,为我祝贺,并且协助我通缉叛徒乌莉塔,要么,你们就当我手里的肉鸡,有一句古话叫杀鸡儆猴,意思就是杀鸡给猴看,警告那些喜欢蹦跳的猴子?!倍诺习材抗饫淠?,道:“现在,让希明出来,立刻给我答复?!?br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