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露西亚山,魔物研究所总部。

    一条漆黑的山道蜿蜒如蛇,直通山顶,在山顶的广场上林立着各类狰狞魔物的雕塑,仿佛异世界,其中不乏能看见一些熟悉的魔物身影,如割裂者,魔龙者,蝠音者等传奇魔物,姿态各异,栩栩如生,居高临下地俯视着广场外面的山道,任何从山道上来到此处的人,都会有种被众多魔物盯视的恐怖感觉。

    在这些狰狞魔物雕塑后面,是一片光线阴暗的建筑,无论是多么灿烂的晴天,这里都是阴沉死寂,所有的光芒似乎都被广场上的雕塑所吸收,只剩下阴森。

    在其中一座建筑中,里面堆满书籍,这是魔物研究所总部的图书馆,也是所长常年待着的地方,比议会厅更像办公室。

    “所长,王宫来信了?!币桓雠虐底仙づ?,戴着银灰色兜帽的阴影悄然来到图书馆的地下一层,在一片四五米长的弯形书台前低声说道。

    书台上坐着一个满头银发的老人,穿着褐色学者长袍,戴着老花眼镜,手里捧着一本暗红色封面的书籍,书的册面上有一串字母,如果杜迪安看见便会认出,这是旧时代的英文,而银发老人此刻正专心致志地皱眉翻着书,似乎在阅览里面的内容。

    听到说话,银发老人抬起头来,看了阴影一眼,将他递来的信笺接过,这信笺是密函的样式,他捻过火漆,抖开信纸看了起来,眼中慢慢露出一丝惊讶之色,“王宫被人攻击了?”

    全身笼罩在阴影中的人低声道:“我也是刚得到消息,王宫那边被攻击了,如今王宫里消息未明,入侵者正待在里面,乌莉塔殿下行踪不知,这信上可是让我们前去增援?”

    “原来如此?!币⒗先耸种敢欢?,将信纸夹住,递到旁边的火炬上烧成灰烬,“信不是殿下传来的,而是那个攻击王宫的人传来的,说殿下勾结壁外的入侵者,制造尸乱,神尸丢失是殿下一手策划的,呵,此人倒是脸皮够厚,刚赶走小乌莉塔,就将她定罪,还让我们配合擒拿?!?br />
    阴影微怔,似乎松了口气,“这么说来,攻击王宫的人,并非是抢夺神尸的入侵者了,没想到还有人趁火打劫,所长,我们要帮乌莉塔殿下除掉此人么?”

    银发老人放下手里的书籍,沉吟道:“王宫里有亚摩斯统帅和小乌莉塔坐镇,他们两个可都是内荒高手,这人能够击溃他们,让小乌莉塔难以匹敌,说明也是比较难缠的内荒高手,小乌莉塔的「逐光者」魔痕如果排在咱们希尔维亚神壁的话,估计能跟魔龙者并列吧,能够击败她的人,至少也是不激发出冰魔力量的龙母那一个级别,以我们所里现在的力量,想要帮忙,也无能为力?!?br />
    阴影明白过来,点头道:“这人蛰伏已久,刚好在我们跟入侵者争夺最虚弱的时间,暴起发难,应该是准备多时,真是一个该死的卑劣小人!”

    银发老者嗯了一声,淡然道:“但正因为卑劣,所以他现在成功了,这件事我们无需操心,入侵者很可能还潜伏在这里,从上次的引诱计划成功一点可以看出,这些入侵者不会就此善罢甘休,他们应该会复仇,将我们这里的人屠杀殆尽,这才是最麻烦的事?!?br />
    阴影呆了一下,“他们还没有离开?怎么可能,可是都过了一个多月了,他们一点音讯都没,难道他们不急着回去复命么?”

    “如果他们已经带神尸离开了,估计这几天就不会这么太平了?!币⒗先艘庥兴?,忽然想到什么,道:“估计要不了多久,殿下就会来此求助,我就不见她了,这娃娃从小对我撒娇惯了,我可不好当面拒绝她,还是你去说吧,就让她静等她父亲回来,暂时在这里歇下吧?!?br />
    阴影点点头,疑惑地道:“所长,既然您知道他们没有离开,我们何不趁这机会,从他们手里将这神尸夺回?”

    “太难了?!币⒗险叱ぬ疽簧?,道:“我们已经尽力了,剩下的就交给命运吧,实在不行的话,让神国再送一具过来便是,只是这中间的日子,要吃点苦了?!?br />
    ……

    ……

    王室密函传遍各个城市居住的贵族领地中,如今尸乱已经平息,派送密函的又是界限者,传讯的速度极快,短短半日就能将消息传到所有贵族手中。

    “杜迪安?这谁啊,居然敢自称壁主?”

    “居然还要我们协助通缉公主殿下,简直可笑!”

    “殿下勾结入侵者盗取神尸?呵呵,一派胡言!”

    “这人的姓氏挺奇怪,三大狩魔家族中似乎没有这个姓氏,他能以王室密函传来消息,应该是已经控制住了王宫,按信上所说,殿主如今下落不明,公主殿下从小骁勇善战,小小年纪,早就能够跟狩魔家族的那些老家伙平起平坐,居然奈何不了此人,奇怪!”

    各个城市的贵族收到密函,全都炸开锅,一时间彼此联络,确认消息真伪,很快便统一了消息来源,并且共享了城市里伯爵安插在王城里的情报网,得到王宫中的最新消息。

    当消息传回时,贵族们再次哗然,没想到在神不知鬼不觉的情况下,王宫居然真的被人占领了,而名正言顺的公主殿下,此刻居然沦为通缉犯!

    甚至在王城各处的大街小巷上,军队已经张贴出通缉告示!

    这一切太突然,太迅速,所有贵族感觉像做了一场梦一样。

    “让我前去参加继位大典?哼,痴心妄想!”

    “快去查查,这个叫杜迪安的是什么人物,从哪冒出来的?!?br />
    时间飞逝,转眼间三天过去。

    王宫中,杜迪安在装饰得温馨又奢华的餐厅里吃过早餐,他估摸着时间,给这些人的缓冲时间应该也差不多了,是时候让他们表明各自的态度了。

    “魔物研究所至今没有回信,应该是不打算理会了,既然选择观望,就让你们好好看看?!倍诺习苍谒鞫呐阃伦叱隽送豕?,望着前方的千层台阶,虽然上面的尸体已经处理过,但台阶的缝隙间依然残留着浓重的血腥气味。